門面雖已改 迫害仍繼續

黑龍江省前進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牌子雖已改成「戒毒所」,但換湯不換藥,仍然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入所後,勞教所就實行暴力「轉化」,長時間坐小板凳,強迫背勞教守則,每週寫一篇所謂的「改造」日記。進而長時間做奴工,有包裝高、中、低檔筷子的;有做工藝品穿珠子的;有編汽車墊子的等等。

勞教所在生活、勞動的任何時間都安排非法輪功的勞教人員做法輪功學員的包夾,兩人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語言和行動的自由,迫害是隨時隨地的。如果法輪功學員稍有不如包夾人員的意,包夾人員就對法輪功學員拳腳相加,謾罵。哪怕是一個眼神,他們都要實施迫害。如:二零一二年六月份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對另一法輪功學員一笑,被惡人王芳看見,報告給劉曉宇,這位法輪功學員就被帶到鴨捨打幾個嘴巴子。

惡警大隊長王敏指派五個普教:李海山、崔戀戀、般欣欣、王茹豔、李珍,隨時監視法輪功學員,稍有不隨意,就任意打罵迫害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

對法輪功學員無故施暴隨時發生,無需理由。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無故找事扣分,多加刑期,更甚的是省公安廳和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以考核為由,每年三次檢查勞教所等機構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以「轉化率」多少評各部門的獎金,在此利益誘惑下,各級勞教部門為自己的私利,不遺餘力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哈爾濱法輪功學員郝佩傑因不配合惡管背報告詞,下午在車間被惡警叢志秀、周立凡帶到三樓管教辦公室,扒光衣服,用手銬銬在暖氣管上用電棍電一個多小時。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惡警叢志秀又一次從車間把郝佩傑叫到大隊部,惡警副大隊長周立凡打開窗戶,扒掉郝佩傑身上的衣服,用電棍電,當時戶外的氣溫是零下二、三十度。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四日,惡警教李曉宇把郝佩傑叫到二樓小屋,不讓睡覺,罰站到半夜二點多鐘,早晨四點半還得起床,白天繼續幹活。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惡警讓郝佩傑寫所謂的「紀實」,她不配合,晚上惡管教叢志秀把她叫到二樓一個小屋,拳打腳踢,接著體罰蹲著,又是一夜沒讓睡覺。

二十三日早八點,管教叢志秀又從車間把郝佩傑叫到大隊部,大隊長王敏親自動手,和叢志秀對法輪功學員郝佩傑輪流迫害,扒光郝的衣服,並要打開窗戶,因窗戶凍上沒得逞。對郝澆很多盆涼水,用電棍電,把郝佩傑按在地上,手抓著頭髮,腳踩著頭,用四十號回力鞋打郝的臉,當時就把郝的眼睛抽得流了血。中午回來時,只見郝走路很艱難,左眼紅腫,看不到人,晚上睡覺翻不了身。

哈市法輪功學員王麗娜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四日到二十七日因不做練操,被惡警大隊長王敏及其他惡警持續迫害十幾天,扒光衣服往身上澆涼水後,用電棍電,把人迫害得滿身都是黑紫色,不能躺下,好不容易能躺下又不能翻身。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棒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棒電擊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哈市法輪功學員林佩玉被道裏公安局非法抓捕,入所時,由大隊長王敏等惡警審問。林佩玉說共產黨迫害好人,是個邪黨,法輪大法好。惡警們就強行「轉化」,不服從便開始迫害,先是用手銬把手銬在窗框上,用電棍電她,不說就用涼水往身上潑,再用電棍電,身體都是黑色傷痕。惡警王芳也參與迫害。剛來三四天林佩玉沒有手紙,法輪功學員就往她的行李裏邊放一卷手紙,被隊長、班長發現竟然還追查是誰給的。林佩玉來了半個多月始終不報姓名,惡警便加重迫害,一直迫害二十多天林佩玉實在支撐不住受不了,才報了真實姓名,但是三書就是沒有寫。王敏看報了姓名,隨後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誘騙她說那你就背報告詞、守則吧。結果林佩玉中了她們的計。但是她們又換了另一種迫害方式,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晚上十點半睡覺,坐小板凳,或是蹲著長達十多個小時,就這樣也有一個多月。

十月份林佩玉不配合做操,也遭到惡警王敏、周麗范等人用電棍電,還在車間坐塑料小板凳四、五天。十一月份省裏檢查「轉化率」,她又一次遭到了迫害。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長時間罰坐小凳子

雙城法輪功學員梁豔因不配合惡人們的所謂「摸底」、「調查」,她絕不「轉化」。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午被惡警叢志秀叫到大隊部,想要再次「轉化」她,被她拒絕,立即遭到王敏、劉曉宇、叢志秀輪番打耳光,臉被打腫了。惡警又逼迫她說法輪功是××,她不說,惡警就往她身上潑涼水,用電棍電她,不僅電她,惡警們還對她連踢帶打,往身上澆涼水澆多了,把棉褲都澆濕了,折磨到下午三點多鐘,濕棉褲沒讓換,只讓她把外衣換了,就讓她回到車間繼續幹活。

雙城法輪功學員王東麗只因沒寫「紀實」,就被惡警叢志秀毒打。(「紀實」是掌握思維活動的日記)

雙城法輪功學員姜秀珍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晚八點左右被惡警李曉宇叫走,帶到二樓被惡警大隊長王敏和惡警李曉宇拳打腳踢,直到午夜才回來。回來時,幾乎不能行走,肋痛難忍,已上不了床,自己說右肋變形。自此好長時間勞教所不許親人接見,不但不讓接見還威脅姜說:不許告訴任何人,否則和你沒完。

延壽縣的法輪功學員藍波也遭到迫害。一月十九日早晨六點起床,七點吃飯幹活,暖氣到中午十一點左右就不熱了,中午十二點吃飯接著幹活,屋裏的溫度特冷,凍手凍腳了。大家在原地活動五分鐘時,在這期間藍波說了一句煉功的話,被付敏管教聽見了。一月十九日下午一點把她叫到大隊,由張豔麗隊長拿電棍電她,不一會兒電棍就沒有電了,付敏管教和張隊她倆用電棍打她。

一月十三─十四日藍波因不配合惡警要求,被王敏、叢志秀、王曉宇電擊打,蹲小號兩個多小時才被放出來。

五常法輪功學員張立梅因不背報告詞,王曉宇、王敏電她,迫害時上來一幫惡警,硬拉著張的手抄三書上的二十八個字,逼著悔過,張立梅被打得心臟不好,一年多了,腰挺不起來。後期十一月份到二隊因不背報告詞和守則,被惡警隊長吳寶雲吊在床上電擊,又一次被迫害吐了半碗多血,心臟難受得不得了。

五常法輪功學員劉慧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因沒背守則,被惡警隊長張豔麗晚上八點帶到二樓值班室打、踢。然後弄到樓下又踢打直到十點才讓回去。

伊春法輪功學員顏廷珍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因不配合背守則寫紀實,晚上八點管教班長崔戀戀把她帶到二樓惡警大隊長辦公室,王敏讓她在兩個辦公桌中間蹲一宿,第二天早七點王敏把她帶到洗漱室扒光衣服電一小時,邊電邊澆水,連打帶踢,還用皮鞋踩手,經此折磨後顏廷珍從此吃啥吐啥。

海林法輪功學員徐英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因沒背守則,惡警崔戀戀報告王敏,徐英被立即帶到鴨舍打嘴巴子,受辱罵。

依蘭法輪功學員左先鳳,據所知情況,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一直絕食,因她絕食與其他法輪功學員隔離,有包夾看著,內情不太詳細。主要由惡警大隊長王敏、副隊長周立凡、劉暢及惡管教叢志秀、李曉宇、許薇、張豔麗等參與迫害。大概五到七天,或十餘天,左先鳳不吃東西,惡警就把左先鳳帶到前進管教所衛生院,由院長王中良協同王敏等人強行灌食。就是這樣也是每天早晨四點起床,晚上十點半才讓背手蹲著,連續一個多月之久。左先鳳整個人的臉色蠟黃,黑瘦,直到一月二十三日回宿舍時還靠流食維持。惡警們怕透漏消息,在車間幹活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分離,上廁所都是其他法輪功學員上完了,她才與包夾上廁所。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田慶玲二零一二年夏季體檢時,查出畸胎瘤,在監獄的環境下,導致身體更衰弱,走路緩慢肌肉無力,氣喘吁吁。惡警王敏、叢志秀、李曉宇、謝秋香、張豔麗竟然說田慶玲是裝病,繼續讓挑筷子幹活,體罰勞動,一直被迫害,直到有一天田慶玲上二樓飯堂吃飯,昏倒在二樓樓梯口,有幾個法輪功學員掐人中把她叫醒。飯後,周立凡報告了所長,找來了前進勞教所張副院長前來看病。(病情不告訴任何人)只知道給她吸了氧氣。經歷了此情此景,我們深深感到在這裏沒有生命安全的保障。

第二天惡警們照樣讓田慶玲幹活,她肌肉無力,走路極為困難,每天從大隊到車間,一步步挪,需二小時才到。一次下雨天,她拿小板凳當拄棍,法輪功學員要背她,惡警不讓,讓她自己挪。一路挪了兩個小時,披著塑料布都把衣服淋濕了,法輪功學員趁上廁所時,把乾衣服偷著送給她,被惡警王芳、叢志秀發現,追問是誰給的,大家誰也不吱聲,她倆就罵個不停,並逼著田慶玲把換上的乾衣服強行脫下,就讓她穿濕衣服,還威脅她家人接見時不准說出實情。

當田慶玲的家人來看望時,是法輪功學員把她架到接見室的,家人見此情況找到所裏,要求放人,說「我們要活著出去」,所裏不同意。田慶玲的妹妹跟所裏爭執起來了,最後雙方協商做手術,術後田慶玲走路還是吃力,家人要求保外就醫。可是王敏這個大隊長總是推三阻四的,迫於家人的壓力,他又給田慶玲照相,表示無傷疤,無大礙,又找了四個人去配合簽字,其中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拒絕簽字,被王敏、王芳用電棍電,打耳光,強行簽字,才放了回來。

惡人頭目王敏認為手術後就應該好,不好就是裝病。給田慶玲吃精神類的藥物,頭一天她沒吃,第二天由王敏、叢志秀帶到衛生院,院長王中良強行讓她吃,田慶玲不吃,王中良氣急敗壞照她頭部猛打兩拳,然後由王敏同王中良一起強行用胃管灌藥。後來田慶玲吃了十幾天藥,拄拐杖也不能走,惡警懲罰她坐小板凳和法輪功學員隔離。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仍被前進勞教所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

一大隊:
雙城:杜亞敏,王亞麗,姜秀珍,梁豔,趙豔菊,馬紅霞,王敏,孫會敏,王曉菊,王冬麗,張百華,陳秀梅。
哈市:李國華,亓貴珍,王麗娜,康敏,程顯嬌,徐春梅,郝豔秋,田慶玲,
肖雲芳,潘文麗。
牡丹江:徐英,王金鳳,馬淑傑,徐慧娟,翟玉琴。
五常:張玉梅,劉會琴,沈秀麗。
伊春:顏廷珍。

二大隊:
雙城:萬雲鳳,吳金蘭,姜麗娟,王秀清,王相芬,方桂蘭,陸廣文,曾淑玲,伊正方,郭淑雲,趙天玲,陳桂琴,閆金霞,焦秀英,杜亞敏,趙淑雲。
哈市:王惠,刁俊華,王美芳,黃金琴,張維卿,華鳳霞。
伊春:秦海龍,王秀清。
五常:張玉娟,張淑文。

由於中共的封鎖,這裏只是揭示出前進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真相仍被掩蓋著。希望善良的人們、正義人士和國際人權組織給予幫助。讓我們共同來結束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黑龍江哈爾濱前進勞教所現在主要參與迫害的責任人(這是現在所裏主要的工作人員名單)。
正所長:王亞羅、五十多歲 警號:2343001手機:13304645999)
副所長:葉雲 (主管洗腦,所有被非法關押人員的一切都由她負責)警號:2343006 手機:13945666688 13936139139
管理科:科長 陳立華 五十三歲。(所有勞教所的管理工作都是她管,接見時逼迫家屬侮辱法輪功師父、讓家屬簽訂幫教協議、不讓接見等都是她定的。)警號:2343023 手機:13945666688,據說今年4月份張波當了管理科科長。
副科長:楊國紅 四十五歲左右(曾經是一隊隊長) 警號2343031 電話:13948190154
教育科 科長 常淑梅
衛生所所長:王忠良 三十六歲左右 (是勞教所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又黑又壯,像黑社會的打手。)
衛生所醫生:汪美琪 三十歲 李海嬌 三十一歲 邢宇庭二十七歲
護士:寧博 三十二歲
一隊隊長:王敏 四十一歲 (體校畢業,一米七十多的個頭,身體魁梧,性格粗暴、修養極差,她出手特別狠毒,毫無人性。為了工作利益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為邪黨利用的工具。)警號:2343072 電話:0451-86953257 手機:13945190070
一隊副隊長:周麗范四十歲 電話:13946069188
一隊副隊長 劉暢 三十四歲 (經常打罵學員)警號:2343105 電話0451-86953257
一隊獄警 :叢志秀; 四十多歲 (此人素質極差語言粗俗、刻薄經常利用職權難為法輪功學員和普教,也經常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電話:13936643388
張豔麗 (脾氣暴躁,愛動手,有時看見法輪功學員閉眼睛,她過去就一巴掌,過去被稱為好戰分子)
劉仙宇 三十一歲(是內勤,高幹子弟,十六歲就幹這份工作,在給法輪功學員左先鳳強制灌食時,她故意用冰涼的水稀釋流食)
謝秋香,四十五歲左右(此人自私自利說話刻薄,當隊長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她為了表立場,經常說些惡毒的語言。)
張薇,二十七歲;徐薇,二十六歲;李小宇,二十七歲(她們三人是2011年11月份通過公務員考試得到的這份工作,開始時很單純,現在也被污染了,說話也不文靜了,也喊、罵。特別是李小宇和王敏、叢志秀一個班,也變得冷漠。)
二隊隊長:霍淑萍 12年4月份左右調到二隊當隊長, 前任隊長是王曉偉現在好像是調到教育科了。
教導員 楊燕
副隊長:吳寶雲 四十六歲 (特別愛動手打法輪功學員,認為打法輪功學員也沒人管。)
二隊警察:叢志麗 四十七歲左右 (是一隊叢志秀的姐姐,經常上隊長那去惡意構陷,挑撥是非,對法輪功學員看得特別嚴,說話刻薄、粗俗。)
胡琳琳,女 27歲(也是2011年11月份通過公務員考試得到的這份工作,開始時很單純,和叢志麗一個班,現在也被污染了)
王玲,32歲,研究生,也是2011年11月份通過公務員考試得到的這份工作。
王美英:四十歲(經常讓學員給她洗衣服,放被子、疊被子。只要是她的班她總是有很多私活,隊長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她也參與,經常喊罵,她的班不許說話,像對待奴隸一樣說話。)
趙爽,女,35歲(隊裏奴役學員勞動時,她積極配合隊裏逼迫學員幹活,語言尖刻,有時愛動手)
富麗紅,40歲左右,不了解真相。
盧淑彬:四十六歲 (主管食堂採買,她買來的新鮮菜只作為擺設給領導看,經常是爛了扔掉也不讓給學員吃,肉、魚、雞在冰箱都放一年了也不讓吃,將近七十人,每個月她只給九斤油的標準)
李佩環,48歲左右,謝春燕,47歲左右。崔宇嘉,27歲左右(他們三人主管食堂,是二隊的成員,二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迫「轉化」時,也讓她們參與)。
前進勞教所郵信地址:哈爾濱市道裏區新農鎮後胡家前進勞教所 郵編:150078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