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城紅禍(二)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接前文

惡報事例多

中共惡黨無法無天,只講政治,不講道理,但天理昭昭,報應分明,所以那些逞兇一時的惡徒們,自然會受到了天理的嚴懲。請看該縣惡徒們的報應下場:

劉增超,原沂水「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於零四年在縣印刷廠對過人行道上行走,竟飛來橫禍,被一輛汽車撞上,夫妻二人共赴黃泉。

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富官莊鄉鄉長任成臣、鄉黨委書記呂瑞軍的妻子和兒子呂良同乘一輛車回家,到道托鄉青山鋪嶺時與另一輛車迎面相撞,結果任成臣、呂瑞軍的妻子和司機當場死亡;呂良被撞的眼球迸出。

蔡偉,沂水縣城裏街人,原在沂水鎮鎮政府工作的,於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晚十時三十分左右,在沂水縣火化廠附近遭遇車禍身亡,年僅三十六歲。

孔祥義,沂水縣「六一零」人員,極其仇恨法輪功,積極追隨江氏邪惡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零五年十月七日在去公園的路上在縣廣播站門前突發腦血管病,送醫院搶救六天後死亡。

毛洪保,高莊鎮所謂「綜治辦」副主任、「六一零」主任,該鎮小朱家莊村人,上躥下跳迫害法輪功學員,將該鎮法輪功學員多人非法勞教,勒索一位法輪功學員一千八百元,白條都沒寫一張。零二年十月三日,鎮長追問錢的下落,批評了他之後,他騎著摩托車走了。第二天鎮長去他家叫他去上班,他妻子說到鎮上去了,後經四處尋找,最後在山溝裏找到了毛洪保的屍體,他已經喝農藥自殺一天多了。

韓立波,男,三十多歲,沂水鎮南關街道治保主任。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多次綁架本街法輪功學員送洗腦班瘋狂迫害,致使本街的法輪功學員高玉梅被迫害致死。韓立波撕毀、塗抹大法的標語等,給自己造下了很大的罪業。法輪功學員對他多次勸善一概不聽。韓立波失去良知的惡行,被共產邪黨控制著一步一步走向絕路,他於零六年六月服毒自殺。

吉長春,原姚店子鎮吉家莊村書記,自願當江氏幫兇,後得到報應,並殃及家人。在八月十五中秋,夫妻倆坐雇來的三輪車去女兒家處理家務糾紛時,與一車相撞,並排坐在車前排的夫妻倆,兩人相鄰的一條腿被撞斷,而司機僅肩部受輕傷,吉長春受傷最重,腿粉碎性骨折,在沂水醫院花了上萬元。

原崔家峪鎮惡黨委組織委員牛司軍(男,三十歲);沙溝鎮於溝管區副書記徐新國;沂水縣電業局局長梁之顏;高莊鎮上峪村副書記張道芳;朱戈鎮店子村村幹部唐義成;沂水縣公安局政保科惡警武善會;朱戈鎮人店子村人李文德等人皆已遭報死亡。

許多惡徒都得了絕症死去,有的正在遭受痛苦熬煎,生不如死。

而高橋鎮綜治辦工作人員於長亮(男,時年二十七歲,未婚,四十里鎮於家河村人,大學畢業)遭報死亡後,又「回來」警告同事們說的話語,更發人深省。請下載閱讀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發表的文章:《發生在山東省沂水縣高橋鎮委「綜治辦」的一個真實故事》。

國際疑犯多

自二零零六年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在北美正式成立)對沂水縣參與迫害的黨官警匪幫兇共發布了多個追查通告,該縣近百名惡徒已被「追查國際組織」列為疑犯追查對像:

張德志、黃秀軍、張仕葉、王思科、張玉東、蔡成剛、王兆彩、邱春標、高振國、劉傑、李志剛、王飛、王磊、李錦麗、蔣樹棟、袁中泉、劉柱平、魏文書、吳元平、杜紀富、程世波、高善迎、武剛、雷富東、竇玉潭、張波、石軍、林淑正、杜紀芬、劉明、林興富、武光昌、劉志智、李慶軍、孫永勝、田相瑞、於富傑、何浩然、劉書峰、劉克儉、劉培讓、劉曉、劉濤、劉煥德、劉賢軍、周曉、夏同軍、孫明永、孫峰、宋偉、宋克祥、宋成波、宋玉旺、張其國、張大農、張建平、李波、張志田、張文、張覺遠、李東、李建平、李玉友、杜中波、楊振龍、楊樹桐、林慶仁、武開鑫、段寶欣、王京文、王永太、王永斌、王道倫、王長龍、申恆春、祝鈞乾、袁國強、袁焱、解富貴、趙德林、郝風雷、陳希龍、高春龍、黃傳亭、黃寶輝等。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成立並發布公告:

徹底清算江澤民流氓集團、「六一零辦公室」以及直接實行迫害的公、檢、法組織,和在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的管教人員與惡警,以及喪盡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謂醫生等。正義之劍高懸,法網步步在收,參與迫害而不悔罪者終將面臨正義法律的審判。

中共罪惡滔天

十多年來,沂水老城親眼目睹了中共的血腥罪惡,見證了善良人承受的難以言表的冤屈凌辱,雖然現在老城被套上了現代文明的光環,但他的故事滿城辛酸。以上僅是沂水縣不法之徒罪惡點滴中的點滴,就憑這其中的點滴,就足以戳穿當局建立「和諧沂水」,「和諧社會」的無恥謊言。

是啊,中共惡黨運用謊言暴力奪權建政,幾十年來,又用謊言暴政殃民禍國,荼毒生靈,八千萬中華同胞死於非命,原罪累累,積重難返,只好用經濟腐敗安撫黨徒,收買人心以苟延殘喘。

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漢奸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與萬惡中共一道,挾持整個國家的暴力機構和一切社會資源對法輪功進行最慘烈、最惡毒、最流氓的滅絕迫害,使用上百種酷刑摧殘致傷、殘、瘋無數善良民眾,不計其數的民眾被投進洗腦班、精神病院,非法勞教判刑數百萬人,幾百萬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記錄在冊的已有3638人),造成大量人員失所失蹤,製造了無數家庭悲劇,並且活體摘取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高額販賣牟取暴利焚屍滅跡,其罪之大,在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導致神州大地道德淪喪,法制潰退,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中共的罪惡被揭露出來後,立即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抨擊,但狡詐的中共不但不悔過認罪,對外回應常用的話語是「現在是人權最好時期」,對內則大喊建立所謂的「和諧社會」,目的是掩蓋真相,欺騙民眾,粉飾太平,延續罪惡,並且將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手段運用加害社會正義民眾。所以,中共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魔教怪胎永遠不可能建立起和諧社會。

但是,中華民族走向社會和諧,不是沒有希望,而前提應是必須立即解體萬惡的中共,清除罪惡的黨文化,使人人走出中共強加的恐怖心牢,擺脫被中共綁架的身牢,恢復中華傳統文化和正統道德,才能實現民族覺醒與社會和諧。只要中共在神州大地還存在一天,社會絕無和諧之說,世界也沒有安寧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