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惡多端 黑監獄惡犯王鑫華遭天懲身亡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惡警以減刑為誘餌,唆使邪惡犯人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惡犯王鑫華就是警察利用做打手的替罪羊,她毫無人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在二零一一年遭到天懲,患血癌身亡。

王鑫華,女,身高一米六九,體重一百五十多斤,身體十分強壯,因詐騙罪被判無期徒刑,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王鑫華是社會上的人渣,心狠手毒,多年被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獄警利用充當打手,毒打迫害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她常常毒打法輪功學員,打人瘋狂至極,不計後果,善於詭辯,謊話連篇。王鑫華曾先後五次包夾迫害黑龍江省漠河縣法輪功學員裏玉書,長達三年多。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日晚六點,王鑫華將裏玉書打倒,窮凶極惡的打裏玉書耳光,打累了,用衣掛猛力的抽打裏玉書的頭部,打的裏玉書痛不欲生,足足打了半個小時,幫兇惡犯袁安芬進到屋裏,跟著一起打,直到她倆打的精疲力竭,才停了下來。

那一夜,裏玉書被打的一直迷迷糊糊的,早上醒來,發現大便失禁,腦袋上全是大包。兩個月後才消去。那段時間,裏玉書被迫害的身體極度消瘦,走路都扶牆,說話沒力氣,身體麻木,心臟也都常常麻木,裏玉書感到自己隨時好像都會死亡。

一天,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院長趙英玲大罵裏玉書,用書本打裏玉書的臉。王鑫華從此打裏玉書更猖狂了,並威脅裏玉書說:「你要說出去,我就打殘你。」她使勁的踩裏玉書的胳膊,用手搬,力圖將裏玉書的胳膊弄折,把裏玉書倒控過來,把裏玉書綁在地上,用擦地布塞住裏玉書的嘴。

七月二十六日,王鑫華說:獄警讓她給裏玉書穿囚服。這樣每天,她們強行給裏玉書穿囚服,裏玉書拒絕。她們把裏玉書從床上拽到地上,從地上又扯到床上,只要一有機會,裏玉書就脫掉囚服,裏玉書被強行穿上囚服後,折磨的筋疲力盡。然後,她們趁勢把裏玉書捆綁起來,或者用她身體壓著瘦弱的裏玉書。

王鑫華搶走裏玉書的衣服,在衣服上寫了「犯」字,並把裏玉書的衣服給扔了一些。她惡毒的說:「看你怎麼辦?」裏玉書就只穿一個小褲頭,身上披塊布。後來,裏玉書把寫「犯」字的地方剪掉,補上一塊布。

晚上,王鑫華準備一盆水和兩個針管,往裏玉書臉上噴水,澆的裏玉書渾身濕漉漉的,行李上也都被弄濕了,裏玉書用熱水瓶將濕的地方烘乾。王鑫華又偷偷摸摸的將裏玉書的熱水瓶蓋擰開,行李又都濕了。

一次,裏玉書煉功,王鑫華用冰冷的水噴裏玉書,還用盆子往裏玉書的頭上澆涼水,裏玉書一動不動的一直坐到天亮。

王鑫華常常把裏玉書從床上打到地上。一次,她用笤帚砸裏玉書的臉,足足砸了半個小時。裏玉書的臉都被砸腫了,滿臉全是傷。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惡包夾王鑫華、項桂芬,弄了一大盆的液體食物給裏玉書灌食,灌了一半,裏玉書全都吐出來了。餘下的半盆子液體食物,王鑫華氣急敗壞的潑了裏玉書一身,裏玉書的棉衣和被褥都濕了。北方的冬天異常的冷,王鑫華打開窗戶,凍裏玉書,寒風吹的屋裏直冒白煙,凍的裏玉書瑟瑟發抖。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王鑫華、袁安芬倆惡犯把裏玉書從床上拖下來,頭往暖氣管上撞,拳打腳踢。她們給裏玉書灌食的時候,管子上全帶著血絲,灌食的時候還往裏邊加入大蒜,辣得裏玉書在地上直打滾。

二零零七年,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大隊長於英民指使惡犯王鑫華再次包夾裏玉書。七月十日,王鑫華將裏玉書打個半死,王鑫華經常晚上用特大號的注射器,抽入事先準備的涼水往裏玉書的頭上身上噴水,冬天開著窗戶,裏玉書的棉衣,被褥都很濕,因為太冷了,王鑫華走出了房間,但不讓裏玉書離開房間半步。

王鑫華還給裏玉書野蠻灌食,一次將食物塞到裏玉書嘴裏,然後用筷子往嘴裏頂,筷子扎在嗓子肉裏,包夾王鑫華用力拔出筷子,因為用力太狠筷子折斷了,裏玉書的嗓部血肉模糊,殘忍至極!而且,王鑫華對灌食的用具經常不洗涮,灌食的饅頭一泡就是好幾天。還時常用繩子捆住,用擦廁所的抹布堵住裏玉書的嘴,扔在沒有監控的單獨一小屋水泥地上,然後包夾王鑫華揚長而去。

二零零八年,趙慧華任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院長後,為了利用邪惡犯人王鑫華,將王鑫華直接提升為道長,以讓她掙高分、早減刑為誘餌,讓她去「包夾」裏玉書。在趙慧華的驅使下,惡犯王鑫華、陳曉霞肆無忌憚,稱王稱霸,胡作非為一直捆綁迫害法輪功學員裏玉書。這些惡犯頭有警察給的特權,出入自由,為所欲為。

王鑫華還經常毆打虐待其他法輪功學員,她被邪惡利用、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作惡多端,終遭到「善惡有報」天理的懲罰,於二零一一年患血癌暴病身亡,死時五十多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