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崗市第二看守所鐵支棍折磨五十三名善良婦女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輪功學員成功在鶴崗市電視插播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二零零二年四月末,黑龍江省鶴崗市先後綁架四、五百名法輪功學員。在當時的中共市委書記、大貪官、好色之徒張興福操控下,鶴崗市安全局、公安局、所有分局、所有派出所等直接參與了這場瘋狂的迫害,七天七夜大批綁架法輪功學員,上百人被非法勞教或含冤入獄,一個個溫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

在公安局副局長張春青和第二看守所所長李樹林的指使下,第二看守所當時對兩個牢房共五十三名女性法輪功學員實施最殘暴的鐵支棍酷刑。這種酷刑迫害的十分殘忍,站不了,蹲不下,要去廁所,獄警不給打開支棍。

一、五十三名善良女性遭鐵支棍摧殘

鶴崗市第二看守所牢房是直筒子屋,牢房內廁所和睡覺的板鋪只隔著一道矮牆,停水時在牢房內大、小便,臭氣熏人,牢房內空氣污濁。四、五十個人擠一室,板鋪滿了,很多人睡在地磚上。看守所多次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慘烈的酷刑──鐵支棍。自從數百名法輪功民眾被綁架到第二看守所後,紅色恐怖氣氛更濃了。白天碼坐,從早晨開始,有時碼坐到深夜十二點。

酷刑演示:銬鐵支棍
酷刑演示:銬鐵支棍

一天,隔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趙淑香所在的那個牢房有人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闖進來問誰喊的,把趙淑香、王秀琴、張春芝等都叫出來,給三人戴上手銬,第二天給趙淑香戴上鐵支棍:一米長的粗鋼筋,在兩端焊上鐵環,把鐵環套在腳上,兩條腿劈成三角形,然後將兩個手又銬在一隻腳上,背、胳膊、腿也呈三角形,腰也得彎下來,怎麼也動不了。開始感覺要多難受有多難受,漸漸麻,後來木了,再後來沒有了知覺。強迫坐在水泥地上,感覺到面部、手腳、腿不過血脹起來,頭皮都麻了。不讓睡覺,閉眼就用鞋打,往身上澆涼水,惡人每兩個小時換崗一次。

有一天所長和獄警叫一間牢房所有人都到大院站著,把趙淑香等三人抬出去示眾侮辱,說誰還煉就上鐵支棍,說不煉就到那邊,這邊是堅定信仰煉的二十七人,全部上了支棍。這期間,另一牢房,也就是十三號牢房的二十五名法輪功民眾也被鐵支棍迫害。那天女牢房的管教吳雁飛看到有的法輪功學員閉著眼睛就開始謾罵。在這無理的漫罵中,有的法輪功學員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就這一聲「法輪大法好」招來了惡警們滅絕人性的迫害,第二看守所用鐵支棍酷刑摧殘十三號牢房二十五名善良的法輪功民眾。

被鐵支棍酷刑迫害的有張華、姜月秋、王秀琴、宮桂芝、宮桂花、呂豔秋、丁鳳蓮、鄧愛民、趙淑香、陳明珍、張迎春、王志君、龐麗華、周桂琴、鄭洪麗、李國霞、張春芝、高穎、田桂英、吳美豔、白雲芝等五十三人。

鐵支棍最短的九十釐米,最長的一米三。姜月秋、陳豔梅、宮桂花被施的支棍一米六,和她們身高不相上下。一米六的支棍將兩腿撐開,是何等殘忍,一般人兩三個小時都很難堅持,而法輪功民眾被迫害時間大多數都超過半個月。

這五十三名善良的女子中,有年已花甲的老人,有未婚的女性。國家法律明文規定,除死刑犯外嚴禁使用戒具,然而在中共暴政下,法律已成一紙空文。第二看守所給法輪功學員使用的不是一般的戒具,而是慘烈的酷刑刑具。看守所沒有那麼多酷刑用具,就開車去佳木斯取支棍,還不夠,就派人立即製作鐵支棍。五十三人中還有另外兩人,除了鐵支棍迫害外,還加戴了腳鐐,把人的兩個戴了鐵鐐的腳脖子套在鐵環裏,兩腿大劈胯後回不過彎,將兩手銬在腳脖子上。那天,新一派出所王才等一夥惡警折磨完丁鳳蓮後把她抬回牢房,在她已經戴四十多斤重的大腳鐐情況下,第二看守所居然又加戴了鐵支棍。

被鐵支棍迫害過程中,最大的痛苦是大小便,因為自身那種狀態,身體沒有一點支撐能力,得靠幾個人幫助,還把別人累的夠嗆,為了減輕對別人的麻煩,她們只能吃極小一口飯或喝一口水,即使這樣,每天也要排尿兩次。法輪功學員忍啊忍,有的沒有辦法尿在褲子裏,再慢慢焐乾。有的忍得肚子好像要憋爆了,才被抬起來,在下面用塑料袋接才稍稍緩解。

這次參與迫害的惡徒除李樹林、尤傑、吳雁飛等人外,當時的市公安局局長、副局長張春青(已經遭惡報突然死亡)、邪黨市委書記張興福等惡人都在觸犯《刑法》,都有推脫不了的法律責任,他們犯有虐待罪、酷刑罪。

二、被施酷刑的日日夜夜

這次鐵支棍酷刑迫害十分瘋狂,對女性身心摧殘觸目驚心。在度日如年的每一個白天和夜晚,法輪功民眾承受的痛苦是無法想像的。兩個牢房五十多人被酷刑迫害,地下黑壓壓坐滿了!

1、陳明珍生前戴支棍時被尤傑用小白龍暴打

陳明珍是興安台人,她修煉法輪功前脾氣暴躁,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她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熟悉的人看到她變的平和、寬容、善良,從她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善良的陳明珍被劫持在鶴崗第二看守所慘遭鐵支棍迫害,日日夜夜不許她睡覺,坐著也不許睡一會兒,一天、兩天不許睡覺,一連多少天都被剝奪睡眠,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被鐵支棍折磨。

因為無法蹲下,無法正常大、小便,她們每天儘量少喝水,少吃飯,營養極度匱乏,再加上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到了後來,陳明珍等人被折磨的開始說胡話。在被酷刑折磨最嚴重的情況下,她被男獄警尤傑(遊傑)瘋狂毒打,尤傑用來打人的刑具叫小白龍,他用這種刑具整整暴打了陳明珍二十九皮管子。陳明珍的後背當時全紫了。

20多天後,陳明珍臀部就潰爛了,醫生給她換藥時,看見她臀部已爛成兩個大洞,醫生當時的淚水就流下來了,站在醫療的角度上,醫生一再請求看守所把陳明珍的支撐棍卸下來,陳明珍有點神志不清,好多天不能穿褲子,臀部在外裸露。直到六月末送到哈爾濱時,臀部的兩個膿塞子才掉下來,留下了兩個大坑。

陳明珍這次被鐵支棍迫害九死一生闖過鬼門關回到家中,不久被謀殺,她被害的當天接到一個電話出去後再也沒回來,她被害後被人背進興安台一家旅店,因為她修煉法輪功,被害後兇手一直逍遙法外。

2、鐵支棍迫害導致有人爛的露出骨頭。

鄭洪麗家住伊春,她不是鶴崗人,日夜坐地上,屁股硌爛了,有好心人看她冷,悄悄給她一件衣服,不料剛穿上就被惡人扒下來扔了。她和一些人坐的屁股上生瘡,有的人屁股上爛的傷口有大蘋果那麼大。如:被上支棍熬到第九天,王秀琴屁股已經爛的露出骨頭,臭的滿屋人都受不了了,才給她解除酷刑。

吳美豔臀部坐爛了,爛的地方也露出白骨,臀部上一直留有斑痕。因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善良的吳美豔被中共非法判刑,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鐵支棍酷刑和監獄的折磨摧殘了她的健康,從監獄回家不久,吳美豔就含冤離開人世。

3、鐵支棍迫害中的各種摧殘

被鐵支棍酷刑迫害、日夜剝奪睡眠已經痛苦到了極點,可第二看守所的迫害還在升級。如:白雲芝等被犯人用鞋底狠狠抽打。鄧愛民不但被犯人打罵,還被澆涼水。支棍不夠用,臨時焊的,上面有鐵刺,有位法輪功學員腿腫了,鐵刺包在肉裏,疼得她精神失常,最後在醫生幫助下才給她拿掉刑具。獄警指使犯人迫害法輪功民眾,熬到半夜也不許閉眼睛,陳豔梅稍一閉眼睛,犯人就一盆涼水迎面潑來,頭髮、衣服全濕了,她穿著濕淋淋的衣服。那名摧殘她的犯人叫王偉,她給惡警當幫兇第二天遭惡報,心臟病發作,送市醫院搶救,差點丟了性命。

除陳明珍被尤傑用小白龍暴打外,還有一個高個、長得很漂亮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幾乎崩潰、也開始說胡話,她也被尤傑用小白龍暴打。

4、惡警遷怒有同情心的犯人。

惡警吳雁飛不許法輪功學員閉眼睛,命令看著的犯人打罵潑水。如果犯人稍有同情心,惡警吳雁飛就遷怒犯人。有一次吳雁飛看見一位法輪功學員閉眼睛,說刑事犯失職,給這位刑事犯戴上刑具。刑事犯戴了一天就哭著喊著哀求,說了許多好話才給拿掉刑具,她說太痛苦了,那法輪功學員呢,戴了那麼多天該多痛苦啊!而且長期不許睡覺,日夜摧殘,那種長期不讓睡覺的折磨甚至超過肉體上的痛苦。

張迎春等被鐵支棍迫害十天,陳豔梅、宮桂花、姜月秋被迫害十七天。趙淑香也被迫害十七天。十七天後,被取下支棍時,趙淑香渾身軟的像泥一樣,兩隻眼直流淚,幾位好心人為受酷刑折磨的法輪功民眾打水洗臉,扶著走路,她們是流著淚做的。

拿下支棍的人有一種頭重腳輕的感覺,有的人兩腿不聽使喚,很長時間站不起來,只好扶牆或扶板鋪的炕沿慢慢挪,因為這種酷刑對人的傷害太重了。

三、作惡者罪責難逃

善惡必報。原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兼第二看守所所長)張春青(六十一歲,負責主管第一看守所、第 二看守所、拘留所)多次參與綁架、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是第二看守所多次給法輪功學員戴鐵支棍、手銬到支棍上。在二零零八年夏,張春青心臟手術,上蒼已在警示他。但他沒有從內心醒悟,於二零零九年三月末,腦出血突然死亡。

韓樹貴,當時中共鶴崗市委宣傳部610成員),已現世現報,先是其女得血癌死亡,隨後其本人也患重病死亡。

張興福,原鶴崗市委書記,於二零零六年因省政協主席韓桂芝(原來的中共省委組織部部長和省委副書記,受賄賣官被立案審查)受賄案被雙規。

鶴崗市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代理審判員陶立君,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並多次說過仇恨、侮辱法輪大法的話。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早,在自家五樓窗台擦玻璃時,從窗台墜下身亡。

在此善意提醒那些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610人員及政府官員,能正視自己的危險處境,將功補過,贖回自己的未來。當惡人行惡時,當邪黨實施暴政時,你的一句話、一次行動可能就牽扯到自己的未來。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不是為了法輪功學員,而是為了你、我、他的子孫後代,是為了讓您了解迫害的邪惡,分清甚麼是善與惡,甚麼是正與邪,不再推波助瀾跟著江澤民流氓集團誣陷、仇視教人向善的法輪佛法,給自己選擇一個平安美好的未來!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