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崗市洗腦班首惡艾洪武犯罪記錄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艾洪武,男,五十八歲,鶴崗市洗腦班頭目(對外謊稱「法制學校校長」),公開身份─鶴崗市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家住二馬路文化局後身,妻子有病,兒子在上海工作。

鶴崗市洗腦班,藏匿在市自來水公司對面的黑龍江省農村信用社的三樓上,為中共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相當於納粹時期的蓋世太保)私設的黑監獄,唯一職能是:以組織綁架、迫害為手段,逼迫法輪功信仰民眾放棄說真話、做好人、祛病健身的最基本人權。

鶴崗市洗腦班建立以來,在艾洪武的操控和指使下迫害的法輪功民眾有:劉春蘭、劉慧、紀世斌、周玉芹、李志剛、墨建山、馬英全、劉振昌、張愛誠、趙福強、冷冰、牛慧傑、高秀珍、王躍、周兆祥、任秀雲、呂德梅和姜彪等近二十人。

劉春蘭:因信仰真、善、忍,曾被判刑七年,丈夫被判刑十七年。她於二零零九年回家後以自營服裝加工兼洗衣店為生,供給獄中的丈夫和上大學的孩子生活。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被六、七個人以消防不合格為由騙到洗腦班打昏。六天後被放回家時,腿不能走路,被架著回到家中。

劉振昌:修煉前患有嚴重的胃病、腎病、心臟病,而且抽煙、喝酒,不喝酒手就發抖,不能工作,喝完酒手就不抖,才能工作。修煉後疾病痊癒,一個星期煙酒全戒。因堅持信仰真、善、忍,向父老鄉親講述法輪功真相,使他們不被中共謊言矇騙,被中共監獄迫害十年。儘管如此,他也沒有違背自己的良知,放棄心中的信仰。

二零一二年十年期滿時,劉振昌被社區和六一零人員從監獄直接綁架到洗腦班。到了洗腦班他一個星期沒有吃飯,被張子龍用電棍電擊,並且告訴他:這裏不講法律,沒有期限。當時他父親八十二歲臥床不起,母親七十八歲。他母親去看他,艾洪武,張子龍等人不給開門 ,不讓見,他的母親在門外喊他的名字,他答應了一聲,張子龍進屋就踢他。為了能夠回家照顧年邁的父母,劉振昌違心的在三書(悔過書,保證書、決裂書)上簽了字。

任秀雲:修煉前患有心臟病,生氣、驚嚇時隨時都可能死過去;腦神經痛發作時,一動不能動;因關節炎在三伏天都得穿著絨褲。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病症全都消失,並且由內向性格變得開朗、樂於助人。堅持幾年打掃無人管的樓道衛生,樓道牆黑了,她自己買白灰刷牆。照顧八十多歲住院的鄰居。

二零一三年早上七點半,鹿林山派出所四人闖入她家將她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到了洗腦班張子龍拿著電棍威脅,很多人圍著你一言我一語,逼著在打印好的三書上簽字。每天逼著看誣陷大法的光盤,並且寫誣陷大法的體會,直到晚上十點才可以睡覺。她的姐姐去送衣服也被張子龍打了,孩子去見也要求寫保證,使孩子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任秀雲在洗腦班兩次遭到電擊。

墨建山:煉法輪功以前做乘務員工作,因為工作原因患有嚴重的風濕病、肩周炎、胃炎,還有嚴重的鼻炎,經常吃藥。煉法輪功後這些病症都消失了,也不用吃藥 了,身體健康了。煉法輪功以前他脾氣不好,夫妻間時有爭吵,學煉法輪功後夫妻關係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為中共多次迫害他,給他的妻子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怕他再被迫害,不讓他學法煉功。有一次她用掃帚打他,把掃帚都打折了。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墨建山在牡丹江機務段七台河運用車間準備工作。哈爾濱鐵路局政法委一個科員,是男的,姓高。還有一個牡丹江機務段一個保衛。找到他後,說送他去「學習」,他說不去,僵持了四個多小時,他們趁他沒勁了,倆人架起他,就把他塞進依維柯車裏送到鶴崗洗腦班,同去的還有工會人員劉萬春。 剛一進洗腦班就對他進行非法搜身。洗腦班校長艾洪武對他多次說,這不是普通的學習班,你要不「轉化」,我們可以用其它方式讓你「轉化」; 你要不「轉化」, 我們就送你進監獄;你要不「轉化」,我們可以對你實行暴力專政等等許許多多。他在鶴崗洗腦班共計被迫害了四十三天。

周兆祥:因希望世人了解真相,被勞教一年。由於勞教制度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而被廢除,各地勞教所紛紛解體,勞教人員本應都被放回家中,可是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週兆祥卻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無法回家照顧已80 多歲身患癌症的父親。他的妹妹去洗腦班看望他時,遭到了張子龍的電棍電擊。

在洗腦班,當法輪功學員譴責艾洪武等人的非法行為時,艾洪武高聲地明確告知:共產黨對法輪功不講法律!張子龍叫囂:這裏沒有法律!艾洪武在非法組織「六一零」工作多年,參與迫害了許多大法弟子。已經觸犯了《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條、二百四十六條、二百四十七條、二百三十八條之規定,構成了非法剝奪公民信仰自由罪、嚴重的侮辱罪、誹謗罪、非法拘禁罪、虐待罪、酷刑罪 。

真心希望艾洪武、張子龍等人,為了自己和家人能夠懸崖勒馬,立功贖罪,不然等待你們的將是極其可悲的下場。

鶴崗洗腦班
鶴崗洗腦班的地址在鶴崗市自來水公司對面3樓,窗戶帶鋼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