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看人的忠奸善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整個中國烏雲密布,全國的公檢法司、各個單位乃至居民委員會甚至每個家庭的成員都捲入到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之中,忠、奸、善、惡,每個人都扮演了一個角色,每個人都毫無掩飾的展示了自己的內心世界。上天記錄下了每個人的一言一行,每個人也在或將在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並付出代價。

下面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真人真事,截取幾個鏡頭,也許會幫助看到此文的人分清正邪、善惡,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一九九九年十月,正是大法弟子為大法蒙冤大批進京上訪的時候,我市為了阻止大法弟子上訪,便把我單位七個比較堅定的大法弟子軟禁起來,辦洗腦班進行「轉化」。一天,單位經理兼副書記看同修不「轉化」,氣急敗壞的說:「不轉化就把你們送進去(拘留、勞教),扒光衣服,頭上套個塑料袋,叫你煉。」同修說:「你說的是法西斯還是共產黨?我怎麼覺得你說的像納粹,像法西斯呀?」經理愕然,無言以對。

還有一天,一個副經理對我說:「上面不讓煉就別煉了,跟共產黨作對沒好果子吃!」我說:「我們修真善忍處處要求自己做好人,沒有和任何人做對呀!」他一聽就火了:「做好人?這年頭,整的就是你們這些好人!」說完,把門一摔,氣哼哼的走了。我心裏很酸痛,心想:整好人的人,他們又是些甚麼人呢?

還有一次,一個局領導來了,他不主管迫害法輪功,那天是出於關心,利用週日休息來看看我們。開始說的挺好,說著說著,共產黨的那套黨文化思想就來了,他說:「叫我是共產黨,我也得把你們迫害下去,你們那麼多人煉法輪功,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的人數,那還了得?」同修說,「我們修的法輪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我們不會危害任何人。他說:「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為了政權,可以不擇手段,這就是政治。」他完全讓共產黨的鬥爭哲學洗了腦了,哪有人的善惡理念了呢?我覺得他好可憐,這就是黨培養和重用的局一級領導,叫這些人管理國家,真是國將不國、家也不家啊。

有一次,單位書記把我們幾個大法弟子找去,說每人寫一篇揭露法輪功的材料交上來。回來後,我們當天就動手,寫了大法的洪傳、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理念,談到耶穌的被害,談到迫害好人的危害等等。第二天一早,我們就交上去了。書記很生氣,我們又面對面的和他講了大法真相。書記說:「你們宣傳的都是迷信,哪有耶穌啊,那都是神話故事。」這就是共產黨的書記,連耶穌的存在都不相信,共產黨的無神論真是害死人了。

我也看到了很多善良的人。在洗腦班,每個大法弟子住的房間都安排一個同事一起居住,目地是監視行動,向領導彙報。有一個和我一起住的同事了解大法真相,對大法弟子特別好,每天從家裏來時都帶著瓜子、糖塊、水果等東西給大法弟子吃,還說:多吃點水果,免得上火。我帶了一本《轉法輪》,晚上吃完飯我們幾個就集體學法。一個負責看著我們的同事就給我們放風,有人來了就大聲咳嗽或說話,我們就把書放起來,他們走了我們接著學。她還向我們詢問大法的其它事情,我們都耐心的告訴了她,並教了她煉功動作。洗腦班結束了,他們看我們不「轉化」,就把我們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十五天,有一個同事幫我們把《轉法輪》的書珍藏了起來,我們回來後又還給了我們。

我丈夫和我的工作單位是屬於一個局管轄,一次春遊,大夥聚餐。一位退居二線的老局長和現任的一位副局長坐在了我丈夫的一左一右,說:今天咱倆就陪老劉喝酒了。我丈夫回家後跟我說:老婆子,劉某跟你借光了,今天兩個局長陪著喝酒。我心裏明白,這兩個領導一定對法輪大法有好感,人家是用這種方式安慰我們的家人呢,因為那段時間我不是被叫去談話,就是被劫持到洗腦班,要不就是被綁架到拘留所迫害,也是當時的一個小有名氣的人了。善惡良莠,很多人心裏還是有桿秤的。

為了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單位邪黨組織準備開除我和另一位同修的黨籍,並把所有不「轉化」的同修開除工職。在選擇大法還是選擇共產黨的問題上,我們選擇了法輪大法。有的職工私下議論:看來這共產黨可真是要完了,人家大法弟子要法輪功、不要共產黨。可是開除我們公職的問題上,他們沒有得逞。在職代會上,職工代表以多數票否決了公司領導的決議。我真為我們單位有善念的職工們高興,他們的善舉也為他們生命的永遠奠定了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