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惡警張春生不要一條死路走到黑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自江澤民以權代法,瘋狂迫害法輪大法修煉人以來,黑龍江大慶監獄的惡徒緊隨其後,以各種手段,對堅持自己信仰的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施行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在監獄「六一零」頭目郭春堂明目張膽叫囂「大慶監獄整死幾個法輪功不算甚麼,啥事也沒有」中,至今,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已知的就多達十四名。

大慶監獄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除了中共的對待法輪功的邪惡政策外,大慶監獄還集中了一大批毫無人性的惡警有直接關係。這批邪惡警察之中包括了一個叫張春生的。

張春生是大慶監獄七大隊的警察,他因為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臭名遠揚。特別是,每當他在監獄值班和其他警察賭博輸錢後,他就會拿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或其他犯人出氣。就在一個月前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張春生賭博又賭輸了,找茬就把法輪功學員徐智毒打一頓。看法輪功學員老實就欺負,拿法輪功學員撒氣。

張春生為了個人私利,迫害大法弟子非常賣力。在七大隊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基本上都被他毆打過。二零零五年六月,大法弟子許基善被迫害死,張春生就是直接參與者之一,負有重大責任。張春生自己就毫不隱諱地說過,許基善就是他打死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黃鐵波被從呼蘭監獄轉入大慶監獄七大隊非法關押。因不穿囚服,張春生就打黃鐵波幾個嘴巴子。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前後,七大隊的邪惡大隊長常明和擔任十四中隊指導員的張春生,連續十多天以大法弟子不穿囚服為藉口,不讓被非法關押在七大隊的大法弟子下樓吃飯,這些大法弟子只能以方便麵充飢。

七大隊對法輪功學員和被關押的犯人的折磨招數不斷翻新。如規定,大法學員和犯人出工經過監獄中門進場區時,點人數就讓犯人蹲著。每次出工、平時點名報數都讓犯人蹲下,讓起來時還要說「謝謝政府」,如果聲小或聲音不齊,就讓犯人蹲下重來。二零一二年六、七月,大法學員徐智不蹲,就被惡警打耳光,還要撕他的衣服。十二月十八日早上出工在中門報數時,只因為監舍的門鑰匙被一個新來不長時間的犯人拿著,張春生對這個犯人就是一頓毆打、謾罵,報數時又有人報錯數了,他又讓所有人全蹲下,大法學員還有幾個警察的關係或給張春生錢的犯人沒蹲。張余氣沒消,他看好多人沒蹲下,手指著徐智說:「我就拿他出氣,就他軟。」上來就用腳惡狠狠地踢徐智,然後讓所有人進場區,進一個報一個數,大法學員徐智和他說,你不要生氣,打人不對,不要打人。他就讓徐智報數,徐智不報,他就過來毆打徐智,用對講機打徐智的頭,用腳踢,把徐智太陽穴部位打出了個包,右手食指踢掉長一釐米寬半釐米的皮。他說,你不報數就讓大家和你一起挨凍,等你。煽動犯人對大法弟子的不滿。此時防暴隊惡警田喜豐幫腔說,「法輪功就該打。」這時犯人畢永昌等幾個幫腔指責徐智,說因為你我們跟著挨凍。

徐智給張春生講真相,張春生竟然說:人家不蹲,是因為已經給監獄做了貢獻,拿多少多少錢。法輪功能給我錢?能給我官當?如果能我就不打。徐智說:「你看你都給我手踢得沒皮了。」他卻說,你把手指剁了我花錢給你接。他的心就狠到這種地步。

儘管大法弟子給他講過真相,此人卻至今本性不改,還在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請有條件同修繼續利用各種方式給他講真相,救度他。也勸張春生不要執迷不悟,難道你就想一條死路走到黑嗎?


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人員和電話號碼:

大慶市大慶監獄
區號0459 郵編163159
大慶監獄610辦:楊友龍18904863888
副監獄長莊樹本13836700009、辦0459-5058199
七大隊獄警張春生13351791666)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