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雲福起遭大慶監獄迫害 失去自理能力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黑龍江省方正縣法輪功學員雲福起在大慶監獄被迫害三年半後出獄。然而,在獄中的三年半,雲福起的兩根肋骨被大慶監獄惡警和被指使的犯人打折,頭部多處骨折。現在回家後,雲福起也無法做事,睡覺翻身都費勁,渾身無力。

自從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被綁架,雲福起先後被非法關押方正縣看守所、呼蘭監獄和大慶監獄。下面是雲福起遭迫害的事實。

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方正縣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雲福起在德善鄉新立村傳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屯長康永昌、村民何萬才惡意舉報(當時舉報一個法輪功學員,惡人得獎金五百元錢),德善鄉派出所所長何萬軍、警察張老五、另一個不知姓名,把雲福起綁架到派出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張老五和另一警察對雲福起拳打腳踢,一頓暴打把雲福起打倒在地,然後他們跳起來,踹胸、腹部,當時就踹折一根右肋骨。二十七日,就把雲福起送到方正縣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半個月。這半個月中,雲福起因肋骨被踹折,一直高燒不退,昏昏迷迷。五月十二日,把雲福起轉入刑事拘留所,在刑事拘留所期間,方正縣國保大隊魯統金、白文傑、王春林三次非法審訊,所長丁紀剛恐嚇雲福起兩次,說要把雲福起裝進麻袋裏,扔到松花江裏,管教劉某指使犯人毆打雲福起,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六個月後,方正縣邪黨法院非法誣判雲福起三年半,綁架到呼蘭監獄。

呼蘭監獄集訓隊「轉化」迫害

在呼蘭監獄集訓隊,雲福起受到酷刑的折磨,監獄執法犯法,把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通過犯人進行實施。張大隊長、中隊長尤達指使犯人鄭太平、高建平、高峰每天都對雲福起進行謾罵、恐嚇、毆打、拳打腳踢、還有酷刑推掰撅,就是把人摁倒在地,用腳踩住後背把胳膊往後掰再用力往頭部方向推,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同時威逼雲福起寫四書強迫轉化。包夾白向豐、羅兆力、楊磊、張某給雲福起罰站,每天二十四小時站立,不讓睡覺,一閉眼就捅你,還不給水喝,一直站了四天四夜,腿腳都站腫了,鞋都脫不下來了,其痛苦程度是一般人忍受不了的,站到第三天時,又派猶大郭剛來威逼雲福起「轉化」,寫「四書」。

大慶監獄惡警惡人折磨毒打

在集訓隊兩個半月後,又把雲福起綁架到大慶監獄進行迫害,在大慶監獄六監區,監區長李偉楠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骨幹,還有副大隊長李乃順、犯人打手趙國龍、梁秋、叢明、張福明、李本榮、呂百葉、呂會武、侯振峰、閆昌軍等開始逼迫穿囚服,把雲福起自帶的衣服都給燒了。雲福起不配合,李本榮、張福明等多人對雲福起拳打腳踢,打倒在地,李本榮把他肋骨踢折,這些人就像瘋了一樣踢雲福起,把雲福起左側肋骨踢折一根,大隊長李偉楠還強迫雲福起奴役勞動,雲福起不配合,李偉楠說不幹活就用針扎。於是,指使犯人侯振峰用針扎雲福起,渾身扎了一百多針,扎出了很多出血點。後來,又有一次李偉楠無故指使侯振峰用針渾身扎雲福起,從此以後李偉楠就經常毆打雲福起,還指使犯人經常折磨毒打雲福起,經常打雲福起的頭部,致使頭部多處骨折。副大隊長李乃順經常翻法輪功學員的東西,一次把雲福起縫在褥子裏的二百元錢還有大法書籍都給翻去了,還有一次李乃順翻到雲福起有大法書,對雲福起用對講機狠打頭部,打的雲福起暈頭轉向。

大慶監獄曾幾次發生犯人打死人的事,打壞了人,還不讓曝光。一次,雲福起被犯人閆昌軍、侯振峰打的頭骨多處骨折,雲福起的女兒去探視時,獄長李威龍告訴雲福起不要說被打的事,否則不讓接見,一次雲福起的妹妹和幾個鄉親去探視,大隊長李偉楠怕雲福起把迫害事實透露出去,不許接見,還破口大罵要求接見的人。

雲福起在三年半牢獄監禁中,遭受的殘酷折磨一言難盡,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以前在長林子勞教所就被打的多處骨折,這次迫害又被打折了兩根肋骨,頭部多處骨折,現在回來後也不能幹啥,睡覺翻身都費勁,渾身無力。

以上就是中共邪黨對一個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平民百姓所謂「春風化雨」的轉化迫害的簡述,邪黨的醜惡面目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