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導演了這場戲?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日】在電影、電視的片尾,經常會穿插一些拍攝花絮,這些普通人平時難得一見的螢幕之後的故事,常常讓人們忍俊不禁,倍感放鬆。特別是在對故事情節陷入很深時,會讓人記起自己是在看戲,不必為劇中人物的悲歡離合太在意。

今天我們也來看一幕熒屏之後的故事,它不是哪部恐怖大片中的驚險場面,也不是哪位國際大導演的成名作品,更不曾獲得過甚麼大獎。但是,根據這個場景剪接出來的畫面,卻曾經被灌輸給很多人。

熒屏之後的故事是這樣的:警察們抬著死者的屍體來到山上,他們將屍體吊在微波塔鐵架上,在鐵架下擺上一幅照片,敬上酒,並燒了七炷香。旁邊,攝影機、照相機在忙碌的拍攝著,還有人對死者的妻子進行「專訪」……

這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午,發生在吉林遼源杏林山上的真實一幕。那些警察們所抬的死者叫李友林,他於頭天夜裏吊死在杏林山的微波塔上。那麼他是因何吊死的呢?警察們又是因何又把他的屍體抬到山上掛起來,並布置場景拍照、錄像的呢?

一位和李友林做了十年鄰居的正義人士於二零零一年向國外媒體明慧網披露了整個事件的過程:

李友林原是吉林省東遼縣安恕鎮的農民,後舉家搬到遼源。李家很窮,靠李友林每天推著手推車,上市區給人修理自行車維持生計。由於沒有修車執照,也沒有固定的修車地點,他經常被警察趕跑。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李友林所有的修車工具連同手推車一併被城管沒收了。失去最後的謀生手段,使他喪失了生活的希望,於是喝了很多酒,在家人入睡後,到山上上吊自殺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發現他吊死了,就打110報警,警察來到現場。左鄰右舍的人都去看。李友林的妻子也趕到山上,哭訴丈夫的死因,還說要告城管部門,是他們害死她的丈夫。圍觀的人看到這場面,都很同情他們。警察們將李友林的屍體放下,運回他家中。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中午時分,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警察們又把李友林的屍體抬回到他吊死的地方掛起來,並在旁邊擺了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照片,點了香,供了酒,錄像、拍照、採訪李妻。這時李妻的說法也由上午「城管害死自己的丈夫」變成了「是練了法輪功才自殺的」。

就這樣,一個被中共獨裁政權逼死的典型的「貧苦農民自殺案」,在警察、死者家屬的共同配合下,搖身一變,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藉口之一。

我們再對比來看一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是如何在熒屏上顛倒黑白的報導這一自殺案例的。

據中共媒體反覆報導:四十七歲的李友林是吉林省東遼縣安恕鎮成仁村農民。一九九七年李友林從單位拿回一本法輪功書籍,整天在家看書,打坐,漸漸迷上了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一日,他對妻子說:明天是師父的生日,我給燒燒香。五月二十三日他被發現在杏樹林山的微波塔上吊自殺。他上吊的鐵架下還放了一張法輪功師父的畫像,燒了七炷香,還敬了酒。中共借李友林妻子李金風的口說:李友林平時精神正常,是個好人。他的死誰也不怨,我怨「法輪功」。還導演出李友林的一些鄰居的反映:李友林精神正常,人很好,沒有發現在外面有甚麼不正常的行為,就是因為練「法輪功」而自殺的。同時,中共媒體還配了李友林上吊的照片來佐證:一人吊死在鐵架上,旁邊放有李洪志師父的照片,還有酒和燒剩的香灰。

這聲情並茂的表演畫面、場景,確實迷惑了許多對法輪功沒有任何了解的人。然而,即使拋開我們看不到的幕後,就是幕前,從畫面本身,也是漏洞百出的。凡是對法輪功有一點了解的人都知道:真正煉法輪功的人,都不抽煙、不喝酒,那麼這個被中共稱為自一九九七年就開始煉法輪功的「老學員」,怎麼還會用酒來敬李洪志師父呢?後來據內部透露,當時那些警察並不知道法輪功學員不能喝酒,而是搬照社會上通常的做法在導演這齣戲,因此鬧出了笑話。再則,法輪功中明確規定「煉功人不能殺生」及「自殺是有罪的」,如果他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怎麼還會上吊自殺呢?

李友林的鄰居同時還指控:官方(中共)說李友林從單位拿回一本「法輪功」的書籍。他和李友林做了十年鄰居,李是農民,沒有單位,也沒有上過班,不可能從單位拿回「法輪功」的書。李有精神病史,且從來沒有練過法輪功,這是鄰居們都知道的事實。

這幕由中共執法人員一手導演的破漏的戲,不僅被中共用來在全國毒害老百姓,還被其厚顏無恥的拿到聯合國人權大會,作為它迫害法輪功的理由之一。

事實上,在迫害法輪功中,類似的謊言數不勝數,如:「馬建民剖腹找法輪」、「張海青練出羅鍋」等等,無一例外是由中共編導的欺騙民眾、抹黑法輪功的醜劇。那麼有人不免要問:為甚麼這麼拙劣的表演,居然能夠曾經騙了全國甚至全世界的人呢?理由很簡單。通常的,對很多人來說,評判一個人或一件事的好與壞,第一印象起著很重要的作用。在當初中共喉舌幾個月不停止的把類似謊言在全國反覆播放,同時與法輪功有關的所有正面報導被徹底封殺,法輪功書籍被焚毀,法輪功學員失去了發聲的機會,整個社會所有的聲音都成了對法輪功的負面報導時,許多從未聽說過法輪功或對法輪功了解不深的人,就真的被中共一言堂的宣傳給矇蔽了,相信了中共的那一套說辭。而卻不知道,那個所謂的CCTV及其它中國大陸的媒體,正在中共的控制下製造驚天的冤案!

即使在今天,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中共的騙術被國際社會廣泛揭穿之時,它還在試圖炮製類似的自殺事件栽贓法輪功。不久前,明慧網報導這樣一件事情,十九歲的郭寶陽,原是山東省青島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他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在農貿市場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青島市惡警綁架,惡警們對他嚴刑審訊,在他的食水中偷放不明藥物,並對他施放有毒氣體。七天後,郭寶陽被送回家中,原本健康陽光的小伙子,此時已精神失常。

據後來了解的信息,青島市「六一零」是在有計劃的導演郭寶陽自殺、發瘋的事件,並已事先邀請媒體記者。在放出郭寶陽後,他們通過永平路居委會,讓郭寶陽的小學同學路文天到郭寶陽家,表面是關心,實質是企圖在郭寶陽精神異常期間促使他跳樓自殺。一次路文天說帶郭寶陽出去放鬆一下,散散步,結果下到單元樓四樓時,他推開走廊的窗,輕聲的對郭寶陽說:「下去吧!」因這時發現有人,陰謀沒能得逞。之後路文天又叫郭寶陽回家在插座上便溺,企圖令他觸電自盡。所幸最終陰謀沒能得逞,郭寶陽數次被母親救起。

十三年來,中共抹黑法輪功的仇恨宣傳是絕無僅有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也是史無前例的,然而法輪功卻頂著最邪惡的迫害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上億人修煉。在全世界法輪功弟子的同心同力下,不僅國際社會廣泛認知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的罪惡,即使大陸的民眾,也越來越清醒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宣傳,是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邪惡和曠日持久的造假。願還沒有明白真相的人們,在我們一次次澄清事實、揭穿謊言時,能夠靜下心來、理智的去了解法輪功,認識法輪功,為自己和家人開創一個永恆的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