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400例」看中共媒體的陰陽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為迫害法輪功,拋出了誣陷法輪功的「1400例」謊言。中共利用對媒體的絕對控制,在全國範圍栽贓陷害、移花接木,用種種貌似聲情並茂的畫面、場景,試圖欺騙不明真相的中國人,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那麼在迫害之前大陸媒體曾經是怎樣報導法輪功的呢?我們來看一下。

1998年5月15日晚10時,中央電視台在第一套節目《晚間新聞》和第五套節目中分別報導了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視察長春,廣大群眾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盛況,時間大約10分鐘。

1998年7月19日,《中國經濟時報》以《我站起來了!》為題報導河北邯鄲家庭婦女謝秀芬在癱瘓十六年以後因煉法輪功恢復了行走能力。

1998年8月28日《中國青年報》報導了瀋陽亞洲體育節中華傳統養生健身活動週開幕式上,法輪功學員們多種難治之症痊癒的情況。這篇題為《生命的節日》在報導中寫道:

「觀眾席上1500人組成的法輪功觀眾隊形令人讚歎,隊員們頭頂烈日,端坐6個小時。自始至終整齊威儀。走進法輪功的陣容,學員們熱切地向我(記者)介紹煉功的收穫,44歲的劉菊仙,因患股骨頭壞死而臥床不起。痛不欲生。96年夏由姐姐介紹學煉法輪功後。堅持煉功,至今跑跳自如,入場式上腳步輕盈。

「年逾古稀的王效鹽是瀋陽醫大退休的醫生,過去患十多種病(冠心病、哮喘、肺氣腫),年年住院,氧氣筒子不離辦公室與居室,天天吸氧度命。公傷造成股骨骨折使她拄拐行走。96年春開始煉功,改變了大把吃藥的生活,成為一位健康的學員。

「64歲的陳桂華是瀋陽音樂學院的退休教師,她過去患冠心病、高血壓等多種老年病。經煉功強健了身體。她的病癒吸引了50多名人,連音樂學院很有名望的老院長丁鳴,也堅持每日參加晨煉。尤其感人的是,陳教授工資600元並不富裕,卻每年資助東工特困生程輝1760元,並連簽了三年協議,需付出5000多元。」

1998年11月10日廣州《羊城晚報》刊登了一篇題目為《老少皆煉法輪功》的文章,介紹修煉法輪功的好處。

1998年12月31日,中國《深星時報》在「熱點專題」以整版篇幅刊登法輪功簡介及《法輪功修心健身走俏鵬城 三千學員勤修煉樂此不疲》、《大學校園設煉功點 教授學生自發煉功》、《法輪功祛病效果明顯 不少病患者深受其益》等文章,並配以七幅法輪功學員心得交流會及煉功的彩色照片。

同年,國家體育總局組織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省的醫學專家,對近三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做了五次醫學調查,證明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於百分之九十八。同時,以喬石為首的老幹部也做了詳盡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在中共沒有干預的情況下,媒體對法輪功所做的報導,相對來說都比較客觀公正。然而,在1999年7月,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為了達到「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目的,利用其控制的媒體拼命造假,惡意對法輪功栽贓陷害,煽動中國人敵視法輪功,讓恐怖的氣氛瀰漫全國。中共這個「1400例」就是這個時間拋出來的,對比一下以前中共媒體天壤之別的報導,這已經很說明問題了,其實這就是中共媒體的陰陽臉。那麼,這所謂的「1400例」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一、利用精神病患者造假栽贓法輪功

李洪志老師明確指出,精神病人不能修煉法輪功,而中共媒體栽贓嫁禍法輪功的「1400例」中許多就是精神病患者,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這裏舉兩例。

王成祥九九年跳樓內情

王成祥,男,六十多歲,黑龍江省雙城市韓甸鎮糧庫一名退休工人,家族有精神病史,他的母親是跳井死的,舅舅是上吊死的,家族中跳井、跳河、跳房、上吊等非正常死亡的就有十三人。引發王成祥發病的原因是一九九八年他兒子買了一套糧庫的家屬樓,就動員父母也搬到樓上住。但王成祥上下六樓很費勁,再加上二、三年前他剛蓋了三間新磚房,很遂心,捨不得賣掉,有一次對兒子說:你買了樓我也不去住,就是去了,我早晚也得從樓上跳下去。後來勉強搬到樓上住,卻整天鬱鬱寡歡,精神恍惚,要尋短見。

家人對此很擔心,王成祥的老伴就勸他煉法輪功,讓他開一開心,減輕點精神負擔。王成祥不看《轉法輪》,象徵性的比劃比劃動作,根本算不上法輪功學員。九九年正月初二夜裏,由於家人沒看住,王成祥從他家六樓跳下自殺了。中央電視台就這樣把他的死嫁禍於法輪功,糧庫的職工都說:「他跳樓可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不煉法輪功也得自殺,他們家兩輩就出三個。」

其實看過法輪功著作的人都知道,修煉人不能有意傷害生靈,更不能殺人和自殺,因為那會產生很大的罪業。可中共連這個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硬去對法輪功造假栽贓,真是愚蠢透頂。再如:

朱長久殘殺父母事件真相

朱長久,河北省任丘市青塔鄉張各莊村人,一九九七年患精神病,他的妻子邊立新經常發現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亂語,言行異常,但九九年初病情有所好轉。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父親朱振虎把他保存的法輪功書籍燒掉,村幹部及鄉派出所天天找他談話,使他受到巨大精神壓力,精神病復發。十一月二十五日,他兩眼發直,不穿衣服赤條條的傻笑,第二天凌晨,突然用鐵錘將父母殺死。

這本是一宗精神病患者發病錯殺父母的案件,中共媒體發布的新聞稿完全不提他患病事實,卻以《法輪功分子殘殺父母》為題,將責任推到法輪功身上,並收入1400例。

二、威逼利誘絕症病人編造假新聞栽贓法輪功

為了達到迫害的目的,中共不擇一切手段編造假新聞栽贓法輪功,公安人員逼迫犯罪分子,承諾減免刑罰;醫院收買危重、絕症病人,承諾減免醫藥費。有些人就在這種威逼利誘下謊稱自己是煉法輪功的,配合電視台、報社記者演戲;有的人不願違背良知說謊便遭到毒打折磨,最後還是被迫屈從於不法人員的淫威。這裏舉幾個例子:

「羅鍋事件」真相:中央電視台記者許諾藥費減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央電視台以每天90分鐘時間連續播放誣陷法輪功的節目時,播出了一個所謂「羅鍋事件」。此人張海青,在遼寧省盤錦市開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難,住在農村,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協和醫院看病,他妻子說當時在北京醫院排隊掛號人很多,他們排很遠的隊。這時來了一個記者說是中央電視台的,和當時排隊的人說誰想上電視說法輪功不好,就給誰先掛號,並且藥費減半。因為當時他們看病著急,張海青就胡說自己是煉法輪功煉成了羅鍋,並且按記者寫好的台詞說了些不好的話。結果是先掛了號,但藥費沒有減半。後來張海青的妻子說中央電視台淨騙人,藥費都是自己花的,至於張海青從沒煉過法輪功,認識他的人都知道。

李淑賢病重栽贓法輪功:醫院院長承諾免費治療

李淑賢,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新華鄉崔家屯農婦,婚後在阿城區大嶺鄉居住。一九九九年七月李淑賢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病重期間因生活貧困交不上住院費,醫院院長主動給他們出主意:你們就說李淑賢是煉法輪功煉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並在生活上還能給予照顧。李淑賢及家屬為了利益同意了。於是,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到醫院採訪,用編好的台詞讓李淑賢的丈夫照著說,還告訴他:你得帶著表情,說得像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事後李淑賢病情不斷加重,被醫院強制出院,回家後時隔不久就死亡了。

李淑賢被列入栽贓法輪功的1400例中,被中央台多次播放。有人問當地官員:為甚麼中央電視台向全國人民撒謊呢?官員說:「這麼大的媒體哪能不出現一點紕漏呢!」話一出口,聞者寒心。阿城區強行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還播放此錄像,法輪功學員說:「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包括你們和大家都知道是謊言和欺騙,還拿出來給我們看?」當時,他們就不放了。

杜維平之死栽贓法輪功,電視台記者承諾付報酬

杜維平,女,遼寧省鐵嶺市大甸子鎮人,身患怪病於一九九九年八月在家中死亡,時年二十二歲左右。據了解,杜維平生前到處求醫,找巫醫、去基督教會禱告均未見起色。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學了一、兩個月法輪功,煉功動作還沒學會就不學了。死亡前幾天還請巫醫到家中治療,當時巫醫告訴她及家人在三天之內不允許見任何人,她都照辦,過了不幾天就死了。

當時正值江氏集團開始誣蔑法輪功,當地不法官員到處找誣陷材料找不到的情況下,鐵嶺電視台記者崔大新,與報社記者多次到杜維平家裏,要她父母作假證陷害法輪功並承諾給一筆錢作報酬。杜維平父母在金錢的誘惑下違心作了假證。這件事在當地引起很大反響,有的老百姓說:通過杜維平這件事,我知道了電視台所報導的這些都是假的,我們不會相信的。

三、自然死亡也要栽贓法輪功

其實,生、老、病、死是人類的自然現象,疾病是造成死亡的首要原因,據中國統計年鑑一九九八年所記載的全國平均死亡率,一千萬人中每年約有六萬五千人死亡。在醫學比較發達的美國,每年僅急性心肌梗塞死就有二十萬人。法輪功是一種古老的佛家修煉方法,他的祛病健身效果顯著,但並不是說接觸了法輪功、煉了法輪功就上了保險,包治百病長生不死。中共則毫無邊際的把一些人的正常死亡說是因煉法輪功致死。其中有的人根本沒有接觸過法輪功,當然也不排除有些人為治病接觸過法輪功,有些人在親屬的勸說下練過功,但是他們真正的死因卻是疾病。

馬錦秀腦梗塞病故,被列入「1400例」內的事實真相

據馬錦秀的女兒披露:馬錦秀於一九八一年左右患了糖尿病,每次都是四個「+」號,每天每頓吃很多藥,飽受疾病折磨,特別是九四年和九五年兩次中風致使面部偏癱,十多年一直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甚至早早就做了身後事料理,囑託親屬:萬一自己有甚麼不測,幫忙照看三個孩子。一九九六年馬錦秀學習了法輪功後,病情奇蹟般好轉,面部的偏癱迅速恢復,糖尿病的症狀全都消失。直到九七年又出現身體不適,住院治療,幾個月後病故。馬錦秀好幾次跟女兒說:你看你某某阿姨,某某叔叔,比我後得的糖尿病,都比我先走了,還就算我活的長了,我還能得大法,真是幸運。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集團為了栽贓法輪功,把馬錦秀也列入「1400例」,其女兒聽說後心情異常沉重,「媽媽明明是因腦梗塞病故的呀,怎麼成了煉功造成的呢?媽媽在醫院治療了幾個月去世,在醫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療,藥也吃了,藥液也大量注射了,可還是去世了,我們能說是醫院造成的嗎?因為醫院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為甚麼媽媽煉過功,就說煉功造成的呢?」馬錦秀的丈夫也說:說你媽媽是煉功致死的,那倒不是,她是近二十年的糖尿病,又是腦梗塞。

王嚳肝炎死亡,也被中共收入「1400例」

王嚳是機關公務員,一九八四年得過乙型肝炎,一九九八年五十歲時死於肝硬化,卻無故被收入1400例。他的妻子二零零一年投書明慧網說:「一九九八年八月,不知記者採訪的誰,在報上登出來了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栽贓陷害法輪功。我丈夫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本人從未煉過法輪功。」並提到「五十歲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因為他哥哥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五十歲,弟弟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死於肝病,時年四十六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

「1400例」反證法輪功的神奇

反過來就假定這1400例是真的,就假定全國煉法輪功的人數是中共迫害開始時所謂的僅有二百萬人(實際上,一九九八年官方公布全國約有七千萬到一億人煉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按中共造謠的死亡1400例算,平均一年兩百人,即所謂的煉法輪功死亡的年平均死亡率僅為萬分之一;而根據《中國統計年鑑1996》,在一九九零年到一九九六年七年中,全國人口正常的年平均死亡率為萬分之六十六,大大高於所謂的煉法輪功死亡的年平均死亡率;而據國內醫藥學專業期刊提供的數字,住院病人中因藥物不良反應而死亡的死亡率至少是萬分之二十四,也遠遠高於法輪功修煉者萬分之一的年平均死亡率。這是在退一萬步說,假定中共造謠的這1400例是真的,那麼它也恰恰證明了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異功效!

結語

在中共發起的一場場對人民迫害的運動中,媒體就像是變色龍一樣,根據邪黨的需要往往把好的說成是壞的,善的說成是惡的。1400例完全是江澤民與中共流氓集團為了迫害法輪功而採用欺騙民眾的彌天謊言。目的是煽動、挑唆人民對法輪功這個佛家大法的仇恨。在中共的歷史上,中共想要打倒誰總是製造藉口,媒體齊上全國造假,大肆渲染,往往被迫害者誰也挺不過三天。然而中共這次失敗了,十三年過去了,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依然還是法輪功。不但在中國屹立不倒,而且目前已經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因為迫害法輪功這個佛法正信,現在中共敗象已顯,將很快滅亡。法輪大法的洪傳,跨越國界和種族的界線,獲得各階層民眾的廣泛好評,得到各界褒獎和支持,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被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在全世界發行。作為可貴的中國人為何不能受益?真的希望所有的同胞能明辨是非。只有了解法輪功真相,才能擺脫邪靈的附體,才能走出中共謊言的漩渦,才能走人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