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大法在吉林大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二零一二年的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大法傳出二十週年的紀念日。在二十年前的這一天的長春,李洪志師父把他自己珍貴的法輪大法向十幾億中國民眾公開,從此,截止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大法,短短七年間,得益於大法恩惠的人們通過人傳人、心傳心,使上億的中國民眾得法,修煉者普遍得到了身體的淨化和精神的昇華。「真、善、忍」的法理在中共摧毀了一切信仰的中華古國,開啟了道德回升、信仰復歸的新篇章。

吉林大學煉功點的大法弟子和李洪志師父有一段特殊的歷史機緣,回憶起來我們感慨萬千!李洪志師父對吉林大學的修煉者給予了非常多的關愛,寄予了很高的期望。靠著對師父和「真、善、忍」大法的真誠敬仰和堅定正信,吉林大學的修煉者們不僅僅身體受益、精神昇華,二十年的魔煉也讓他們成熟,成為了堅定、理性、慈善的大法徒。在紀念師父傳法二十週年的時刻,我們追憶恩師傳法的艱辛,感念師尊洪大的慈悲,回顧吉林大學大法弟子走過的修煉和正法之路,所有這些對於我們都彌足珍貴。

師父曾七次蒞臨吉林大學。這在師父傳法的整個過程中是很少有的。師父給了我們那麼多的關照,是我們吉林大學修煉者的幸運。師父每一次的到來,都讓我們見證了師父的慈悲的心懷和超常的功力,帶給我們珍貴的啟示和難忘的回憶。

一、師父在吉林大學傳法

李洪志師父幾次來到吉林大學(那個時候,吉林大學還沒有合校)進行傳法傳功,記有: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吉林大學禮堂為氣功愛好者做帶功報告;一九九三年七月六日在吉林大學禮堂舉辦長春市第六期法輪大法傳授班;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在吉林大學禮堂舉辦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以及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在吉林大學理化樓七樓小禮堂為長春輔導員解法。

第七期長春法輪大法傳授班

李洪志師父在長春辦過七期傳授班。其中第六和第七期傳法班是在吉林大學禮堂舉辦的。

吉林大學禮堂位於長春市縱貫南北的人民大街西側,解放大路北側這個位置上,禮堂東面現在是牡丹園,每到五月,牡丹園裏牡丹盛放,芍藥爭輝,遊人如潮。吉林大學禮堂位於牡丹園的西北角,是一座古風醇厚的唐代風格的建築,深藍色琉璃瓦的屋頂,飛簷優雅流暢,四週有朱門和白牆,坐落於綠樹環繞之中。吉林大學禮堂在日偽時期曾是日本軍方的「靖國神社」,中共篡政後政治運動頻頻,在反右運動前夕「引蛇出洞」,知識份子被誆騙「大鳴大放」,從而陷入深重的苦難。吉林大學禮堂俗稱鳴放宮,就保留了這段歷史的痕跡。

'吉林大學禮堂(鳴放宮)'
吉林大學禮堂(鳴放宮)

'長春市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現場'
長春市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現場

鳴放宮不僅有禮堂,禮堂裏面的西側面、北側面和地下還有很多附屬的房間和廳堂。這些附屬的部份是吉林大學工會辦公和舉行活動的地方。禮堂裏面兩層座位,樓上樓下可以坐一千五百多人。在師父傳法的時候,在長春也算是比較大的場所了。當時中國氣功熱,健身潮也是工會活動的主要項目。

在開辦七期班之前的四月二十八日,師父提前來到吉林大學禮堂清理了環境。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第七期長春法輪大法傳授班正式舉行。到了第七期傳授班的時候,其它氣功迅速衰落,法輪大法洪傳民間的趨勢已經比較明顯了,門票的需求量很大。消息一出,全部票都沒經向社會公開就被各個煉功點分完了。很多想要學習功法的人們得不到票。工作人員把這個情況跟師父做了彙報,師父當即決定每天上午再加一場,當時就規定,學員們只能參加其中的一場,不能重複參加,這樣的話就有超過三千多人能參加了。即使這樣也還是供不應求,很多老學員本來也想參加,後來都把自己的票讓給新學員。

師父早期傳法就有這麼一種情況,師父走到哪裏,學員就跟到哪裏。師父在廣州辦最後一個傳授班的時候,最遠新疆來的、黑龍江來的都有。學員三番五次跟班是一個普遍現象,因為他們每次聽法都會有不同的收穫,每次聽法精神境界就有所昇華。到了這個時候,一些老學員逐漸明白,在對待票的問題上就有心性問題了,把票讓給新學員其實也是把受益的機會給了別人,這也是修心性的表現。

前來學法的人,各行各業的人都有。吉林大學的不少專家學者,有的還是國內非常著名的學者專家,都來聆聽師父講法。聽法的人中,也有七、八十歲的老者和幾歲的兒童,特別是兒童很容易開天目,能看到許多美妙的東西。師父講法的時候,有功能的人能夠看到師父的法身、功身在講課,能看到法輪在給學員調整身體,看到天女散花,看到非常豐富多彩,變幻無窮的美妙景象。但是大多數人看不到,都是從法理上去領會,師父講的法理清楚明白,內涵高深,極富啟發性。

'學員們在講法現場合影留念。'
學員們在講法現場合影留念。

師父講法的時候,禮堂裏鴉雀無聲,除了師父講法的聲音,掉在地上一樣東西都會聽得真真切切。聽法的人把全部的身心都溶進去了,聚精會神,安靜祥和。經過了文革後的中國人很難見到這樣的景象。在七期班中,第二天突然停電了,大家都很著急,師父一點都不急,非常溫和地說,你們不是有錄音機嗎?買幾節電池,利用錄音機的音箱一樣可以擴音。學員很快買來了電池,把錄音機裏裝滿電池,就用這錄音機的音箱,一千五百人的大禮堂,秩序井然,鴉雀無聲,只有師父講法在空中迴盪,聽法的效果和沒停電的時候一樣。師父一邊排除干擾,一邊講課。禮堂的工作人員感到很驚奇,沒有電還能這麼清晰的講課,大家都能靜心聽講。也感到了大法和這群修煉者不同凡響。其實這就是大法的力量,是人出了善念後強大的道德自律的力量的展現。在人類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唯有法輪大法是淨土,是一個無需外在約束就能做好一切事情的修煉人共同的心性表現。大法不僅能使有病的人完全康復,也能使思想感情變異的生命變好。吸毒的、貪腐的、自私自利的人都能被大法改變,只要你出了真正修煉的那一念,甚麼都能歸正。

師父在第七期傳授班上白班和晚班各講了十堂課。這次共錄有二十盤九十分鐘講法錄音帶,由二十個學員在兩週內抄錄完畢,每人分擔一盤。按照師父的要求,學員們一字不差的將錄音中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抄錄下來,於五月二十五日交總站轉送師父。當時師父還在各地辦班傳法,同時還要審核各地送去的講法錄音抄錄稿。直到八月底師父才暫停辦班,全力編寫《轉法輪》,於九四年底出版,九五年一月四日召開了《轉法輪》出版的新聞發布會,把偉大的法輪大法給予全人類。

在《轉法輪》中,師父把能夠指導學員們修煉的一切東西都壓到這本書當中去了。「一切功,一切法盡在書中,通讀大法自會得之。學者自變,反覆通讀已在道中。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精進要旨》〈拜師〉)在這部大法中,師父講的都是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法理,有些學員說李洪志大師講的句句是天機,是洩露天機。師父說:「我們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就是度人。要對大家負責任,能夠承擔起這個責任,所以就不是洩露天機。而不負責任隨便的去說則是洩露天機。」(《轉法輪》)師父使用人類最淺白的語言講的是包括佛、道、神在內的整個宇宙的根本大法!

七期班結束的時候,學員們都想和師父合影留念,都想留住這幸福難忘的時刻。這群修煉人,開始的時候只知道祛病健身,把師父當作一般氣功師,想花點錢把病去掉;經過師父兩年來的數不盡的艱辛,從教學員煉功開始,到教大家做好人,苦口婆心地引導大家向善,最後學員們懂得了修煉的道理,懂得了發自內心地感恩與敬畏大法,心性的轉變已非差之千里能夠形容,終於讓這群修煉人有了一個繼續成長的良好開端。

也許學員們在冥冥中意識到,這可能是師父對家鄉人們最後的一次講法了,學員們要和師父合影留念,師父體諒學員們的心情,慈悲大家。師父一直站在鳴放宮正門外的台階上,等候著學員們來合影,兩個多小時,大家自由自願組合起來,安靜地等候著,分別有序地走到師父的身旁,把自己內心的喜悅與驕傲留給這個瞬間,所有在場的學員都分享了這個幸福的時刻,讓這一刻在生命中永遠珍藏!

七期班結束了,對很多人來說,這是最後一次見到師父。傳法班一結束,師父又要乘火車去外地傳法。很多學員戀戀不捨,到火車站為師父送行。師父語重心長地對我們說,你們每個人的身後都有我的法身陪伴著。師父以這樣一種方式回答我們離開師父之後的那種思念,開示我們未來再艱難的歲月都有師父護法。師父站在車門口微笑著向大家擺手,火車徐徐而動,師父的笑容總是那麼慈善和祥,這種慈善的力量能融化我們生活中一切的苦難與煩惱。師父的高大形像與音容笑貌留在了送行的學員們永遠的記憶中。

為長春輔導員講法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師父在吉林大學理化樓七樓小禮堂為長春法輪功各個輔導站的輔導員講法。

吉林大學理化樓位於長春市的中心地帶,是當時吉林大學的標誌。《轉法輪》中所說的吉林大學正門就是指的理化樓前的這個大門。師父給長春輔導員講法的地點就是這座理化樓的七樓小禮堂,這次講法的內容經過師父修改,發表在《法輪大法義解》的頭一篇當中。題目為:《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轉法輪》所說的吉林大學正門,背後是吉林大學理化樓。'
《轉法輪》所說的吉林大學正門,背後是吉林大學理化樓。

《法輪大法義解》這本書,彙集了從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到一九九五年一月二日之間,為輔導員和輔導站的各次講法。出版的時候主要是作為輔導員的參考資料。師父在對長春輔導員講法的時候,指出學員最關鍵的問題是要把法學透。師父已經把學員應該知道的一切都寫在法裏面了,只要多學法,理解好法那就甚麼問題都能解決。

師父還對長春法輪功學員提出了一個建議:「再有我還沒有和咱們幾個負責人說這事兒,就是我們能不能在我家鄉帶個頭,組織一下,我們不能只是集體煉功,我們能不能找個特定的時間集體來學一學法。逐章逐節的,大家念一念、討論討論。學習時間的安排像集體煉功一樣固定下來。我想這樣更有好處,有針對性,這樣對我們將來,遇到實際問題就有法可依。我們開個頭,在全國各地輔導站能起到一個很好的帶頭作用。然後全國各地可以效仿,這樣對我們提高認識是非常有好處的,提這麼個建議。」(《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師父講法之後,長春法輪功學員開始注重學法修心性,並很快推向全國。一九九五年,《轉法輪》面世,大家更是手不釋卷。學員就近組成學法組,有大有小,自動組織起來學法。很多人都是下班後直接就去學法組學法,每天如此,打下了深厚的個人修煉基礎。

二、師父為我們選定煉功點

李洪志師父第二次來吉林大學是在一九九二年九月十七日,前一天,參加長春四期班的吉大學員聽說師父就要到外地去辦班了,就求師父第二天到吉大來幫我們建立煉功點。師父很高興的同意了。學員們一早就來到科技樓旁的小樹林煉功等候師父,不一會師父騎著一輛舊自行車來了,環視了一下環境,師父指著科技樓前面說:「到那邊去吧。我給你們清場。」

這塊地方位於理化樓後院的中央,師父辦第六期和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的吉林大學禮堂(鳴放宮)就在這裏的東邊偏北一點。這裏很安靜,風景宜人。科技樓把北側和西側與外界環境隔開,東側有涼亭環廊,環廊往東不遠就是牡丹園。南面是一片綠樹,綠樹的南面由理化樓把這裏和外界環境隔開。進到這個地方,樓前是柏油路面,寬敞而平坦,中間是花壇,有假山,花壇的周邊是花圃,各種花草不時開放,花壇和花圃之間穿插著方磚鋪成的小路。這個地方安靜優美,真是鳥語花香,樓前路面、花圃中的小路上,樹林中的空地都是煉功的好地方。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合適的環境。

'師父為吉林大學的修煉者選定的科技樓煉功點。'
師父為吉林大學的修煉者選定的科技樓煉功點。

'科技樓煉功點的一個建築。每週日晨煉後部份學員在這個樓裏的一個房間學法。'
科技樓煉功點的一個建築。每週日晨煉後部份學員在這個樓裏的一個房間學法。

師父給選定的這個煉功點是吉林大學的第一個煉功點,法輪大法吉林大學輔導站就在這裏誕生了。雖然沒有辦公地,但是晨煉的時候,大家在這裏聚一聚,議一議,好多事就都辦了。九二年冬天,師父從北京回來,帶來兩面法輪旗,一面給了勝利公園煉功點,一面就給了吉林大學煉功點。能得到師父親授的法輪旗,是師父對我們的愛護和鼓勵,也表達了師父對我們寄予的無限希望!大家對師父給予的法輪旗非常珍惜,一直掛在這個煉功點陪伴著大家晨煉,到現在,這面法輪旗還為學員珍藏。後來,修煉者越來越多,吉林大學發展出來了不少煉功點,吉林大學也成了長春比較大的輔導站。

師父給我們選定了煉功點,還為煉功點清場。到這個煉功點來的學員不只限於吉林大學,周邊的居民也都喜歡到這裏煉功。晨煉的時候,大家也不用指揮,煉功音樂一響起來,大家馬上整整齊齊地站好,開始煉功,動作整齊而優美。

師父給清場後,又答應給學員調整身體。師父說:「你們排好隊,每人給去一個病。」幾個學員就排成一隊。師父的話被人們傳揚開來,說是有高功夫的氣功師給人免費治病。附近有很多晨練的人,還有練各種氣功功法的,一下子上來了近百人,排隊的每個人都得到了師父的親自調理,大家都見證了師父超常的功力,只要說出一種病,師父手到病除,無一遺漏。有人說出的病多些,師父就和這樣的人商量,究竟去哪個好,然後這個病就好了。也有人不滿足,師父給看過了,他又去排隊。師父就說:「給你看過了,怎麼又來了?」那人不好意思,師父也沒說甚麼,就又給看一遍。從清晨,到一個一個給看完,給近百人調病,用了兩個多小時。師父離開的時候,都八點多鐘了。他還有一堂傳法的課要上,晚上還要去北京傳法傳功。

師父不辭勞苦親手給這麼多人免費清理身體,就是不讓有緣人失去認識大法的機緣,讓更多的人認識大法,走入修煉,親身受益。師父在後來的講法中經常強調,給人淨化身體這種事情,只能給修煉人做,而不能給常人做。那個時候大家都沒有多想師父為甚麼會這麼做,走入修煉大法後才逐漸明白,這樣的機會再也不會有了,師父親手給祛病是多麼稀有珍貴啊!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師父來到了煉功點,看看學員的情況,還和煉功的學員一起合影留念,合影就在煉功場東側的涼亭邊,學員們一直珍藏著這張照片。這是他們人生最珍貴的記憶。

三、師父關心吉林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會

李洪志師父第四次來到吉林大學是參加吉林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會的活動,並接受了研究會顧問的聘書。

當時全國氣功熱,人體科學研究會有很多。雖然有研究會的名號,各地情況也都不一樣。很多研究會並不從事科學研究,而是從事健身氣功和其它健身方法的普及和推廣。有的所謂研究會依托官方的一個組織,打著研究的旗號只管辦班賺錢。吉林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會是在校老師自發的群眾團體。由於吉林大學有比較好的學術傾向,這個研究會並不隸屬官方,不辦班掙錢,很少直接推廣普及健身方法,而是了解人體科學的學術信息,開展人體科學的理論研究與探索,推動人體科學研究的交流活動,促進人體科學發展壯大。其中的成員也有氣功愛好者,自己鍛煉身體,並對氣功現象有特別的關注和愛好。氣功在當時屬於熱門的新生事物,無論在自然科學上,還是在人文社會科學上都引起了社會的高度關注。但畢竟能進行嚴肅研究的人不多,吉林大學對研究還是重視的。

進入吉林大學正門往東,依次是理化樓、圖書館樓和白樓。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李洪志師父來到白樓,和吉林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會成員及部份法輪功愛好者座談。李洪志師父被這個研究會聘為顧問。師父在座談中鼓勵了人體科學研究。據學員回憶,師父指出煉氣功可以開發人體潛能,也是搞人體科學研究的一種方法。研究人體科學有助於人類認識氣功現象。那個時候,社會風氣還有文革遺風,人們的行為都不怎麼講究。我們有的學員回憶,師父的風範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師父從來不打斷其他人的發言,不把自己的觀念強加於人,口氣親切、和緩,以商榷的口吻說話。態度謙和,尊重別人的風範給學員留下深刻印象。

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功法傳出,師父在全國各地到處傳功講法,非常辛苦,沒有精力和時間參與與傳法傳功無關的社會活動。當時全國的氣功科學研究會很多,各地都有。師父在氣功和開發人體特異功能方面的事蹟廣為人知,能夠接受吉林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會的聘請,是一個非常的舉動,這是師父唯一一次接受的人體科學研究會的顧問和聘書的禮遇,體現了師父對於家鄉和吉林大學修煉者的特殊關懷。

師父來到吉林大學在學校也引起了反響。吉林大學校報與一九九四年五月十一日(第337期)做了詳細報導。這個時候差不多是師父傳功傳法兩週年的時候,師父的功法在長春影響日益擴大。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下午,師父在百忙之中再次與吉林大學人體科學研究會的部份成員座談。

四、師父關心弟子的一些事情

在師父傳法初期,人們只知道師父是一位很有本事的氣功師,碰到一些問題的時候,就找師父解決。師父也不推辭,就幫助解決,這種事情很多。我們吉林大學的修煉者很多都見證了師父對學員們的默默關懷。

早期與師父接觸多的學員分別得到過師父親筆題字,有「真修」,「忍」,「悠悠萬事,修煉為大」等,直接得到師父的鼓勵和支持。這些題字在紀念師父傳法五週年長春第二屆法輪大法書畫展上都曾展出過,這也是吉林大學大法弟子的偏得和極大的榮幸。

師父對弟子的關心很多都是在學員沒有察覺的時候。有一天早晨,師父悄悄來到我們煉功點,在煉功場外面看了一會,然後走到一個學員身後,用手在那個學員頭上抓了一下,然後重重地往地上摔,師父在為她排除一些甚麼東西。從那以後,學員的頭痛病就好了。接著,師父走到一位做過癌症手術的學員身邊,為他調理身體。師父接連給七、八個學員調理了身體,而學員甚麼都不知道。這樣的事情在其他煉功點也有,師父在長春的時候,有時候就出來看看學員的情況,學員有了甚麼問題和麻煩,師父都會悄悄地為學員做好。

有個學員煉功前脖子上長了一個包,煉功一週後,感到這個包隱隱作痛。這個學員就把這個情況跟師父說了,師父看了一會說,:「沒事,不用擔心。」果然沒兩天,脖子上的包不知道甚麼時候就沒了。師父說話就有效果,說沒事就真沒事。師父和學員們的接觸過程中,類似的事情很多,師父講了甚麼,事情就會兌現。一言一語,一來一去,非常輕鬆自然,不知不覺中很多事情就在起變化。

只要跟師父在一起大家都覺得很舒服,很祥和,想不起不好的事,大家都願意和師父在一起,這幾乎是經常和師父接觸的學員們的共同感受。時間長了,大家逐漸知道師父太辛苦了,也就自覺地不去打擾師父了。

對於學員求法,師父更是非常珍惜學員的一片真心。長春第七期法輪大法傳授班在吉林大學禮堂舉行時,有兩名五十多歲的外地女學員趕來聽法。按禮堂規定,沒票是不能參加的。師父知道了這個情況就說,下面沒位置可以到台上嗎!師父請她們進來,很關心的了解她們食宿的情況。這兩個學員為了珍惜大法而來,得到了師父格外的關照,滿眼含淚,非常感激師父。

我們吉林大學煉功點,有一個老人,已經退休了。她本來是佛教的居士,一直有心向佛,但是修煉不得法,一身病不說,做居士很久也沒覺得自己的心性有甚麼變化。後來她有幸學了法輪大法,原來的居士朋友們還來找她。師父怕她不珍惜修煉,為了引導她了解真修的涵義,不止一次和她不期而遇,與她交談,讓她注意不同的修煉人的言行。這個學員經常到廟裏去,發現僧人有時候會因為香火錢吵吵鬧鬧,很有名望的和尚做法事的時候心不在焉,還打瞌睡。這些現象讓她對於真正修煉似有所悟。

通過學法,這位學員看到師父把佛教中過去非常熟悉的那些名詞概念講的那麼清楚,更堅定了她修煉大法的決心,她覺得自己碰到了真正明白佛法的人了。她遇到過去的熟悉的居士就跟人家講,「知道甚麼是法身嗎?」「知道甚麼是開光嗎?」後來這位學員自己越來越明白,覺得師父的《轉法輪》中每句話都是法理,都是真的。過去佛教中知道的那些事情大法中都有,但也只不過就是《轉法輪》中的一句話,一個理而已。她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的病都好了,一些頑症也都輕鬆地不翼而飛了。她和她的家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功效,深感師父功力深厚,功法神奇。再有居士來找她,她就跟人家講:做居士的時候甚麼病都有,一煉法輪功病就都好了,都是佛家的,還是法輪功比較適合自己。在江澤民迫害大法最猖獗的時候,他們一家人出去張貼真相標語和傳單,力所能及地維護師父和大法。他們一家人對師父都非常尊敬,對大法很能維護,有誰污衊大法,贊成邪黨的時候,他們就跟人家講事實上的情況。

在傳法初期,大家也就把師父當作氣功師看待,很多麻煩事都找師父,做了不少難為師父的事情。在《轉法輪》〈辟穀〉一節中,師父也記錄了當時的一些真實情況:「也有的人找到我叫我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我也不願意管這些事。」

後來,人們逐漸認識到了,師父不是一般氣功師,師父是來傳佛法的,是來度人的。師父以氣功師的面貌出現,但是師父所傳是真正的佛法,是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要想真正從大法中受益,就得以法為師,真正提高心性。心性提高了甚麼都在其中了。

五、洪傳大法

吉林大學是全東北境內最好的綜合性大學,在全國也有比較高的地位。就公共資源來說,吉林大學有很多公共的空地,可以作為煉功點。學校周圍的居民可以就近到這些煉功點煉功。吉林大學輔導站從科技樓煉功點開始,逐漸分出了文科樓煉功點、外語樓煉功點、長春市城鄉規劃設計院煉功點,東朝陽路煉功點和南校區煉功點。幾年間煉功人數迅速擴大。

吉林大學的煉功點上,輔導員都是以在吉林大學工作的老師和家屬為主,有的教師煉功時間不長就成了輔導員了。這些輔導員和知識份子學員雖然得法晚,但是很多人沒有治病等等牽掛,對修煉沒有早期學員經歷的那種漸進的認識過程,一上來直接就奔著往高層次上修煉的目標來了。這些知識份子學員對於煉功點和學法組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吉林大學文科樓煉功點'
吉林大學文科樓煉功點

'吉林大學南校區煉功點'
吉林大學南校區煉功點

法輪功廣傳以後,社會各界對於法輪功都是非常支持的。吉林大學有各種空閒的辦公場所提供給修煉人學法用。那個時候吉林大學就有不少辦公場所建立了學法組,有的學法組還很大,比如吉林大學鳴放宮西側有一個大教室,是鳴放宮的一個附屬部份,裏面可以供五六十人共同學法,大家一起讀法,然後交流切磋,收穫很大。規模十幾、二十多人的學法組有很多,也都是利用閒置的或下班後的辦公場所。

'學法組在校工會的一個房間學法'
學法組在校工會的一個房間學法

'吉林大學學法心得交流會'
吉林大學學法心得交流會

吉林大學還接待台灣和國外的學員來交流。吉林大學圖書館樓的216會議室曾經是學員們交流的場所,吉林大學學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這裏舉辦過。在大法洪傳的那些年,台灣的、國外的學員追尋大法的聖跡,追隨師父傳法的道路,特別是台灣學員們的那種虔誠朝聖感,當時讓我們家鄉的一些弟子們感到臉紅,師父在我們身邊,我們卻沒有那麼強烈的神聖與幸運的感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這個時刻,我們日夜思念的師父已經身在國外,遙望我們修煉與洪法的盛況。

'吉林大學圖書館樓,這裏也是和外地學員交流的場所'
吉林大學圖書館樓,這裏也是和外地學員交流的場所

學員們得法後的那種找到家的感覺都很強烈。是啊,不管中共怎麼宣揚無神論,在人的內心還是存在不可磨滅的返本歸真的渴望。有不少人走遍山南海北,到處求法,尋訪半生,徒勞往返,勞民傷財,甚麼也沒得到!這麼好的大法,師父卻給我們送到家門口來了,捧給我們了。人來到世上不就是來尋找回歸的法船嗎?

不少外地學員來長春一趟,看看師父的家鄉,親眼目睹師父的聖跡,和師父家鄉的弟子進行交流,在他們看來都是最有價值的事。外地學員來長春尋訪聖跡、學法得法的事情很多。同時,這些外地學員往往都有學法得法的特殊經歷,有他們修煉的動人故事,對大法有很高的認識,這些寶貴經驗給我們當地同修鼓舞和啟發都很大。

一九九七年初春,山東慶雲有一個年輕女居士,走過寒冬,步行化緣來長春。學員就問她,怎麼區別出家人中的大法弟子和其他僧人呢?這個弟子說,大法弟子只要飯,別的甚麼也不要。而佛教的很多僧人只要錢,他們也不吃人家的剩飯。這個女居士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煉,路上吃了很多苦,她自己一點都不覺得苦,反而覺得收穫非常大。

當時全國各地來長春交流的大法學員各個行業、各個階層的都有,吉林大學學法組很多,經常和外來的學員一起學法,交流修煉心得。

吉林大學禮堂也是吉林大學輔導站和長春法輪大法輔導總站利用的場所。在這個禮堂裏舉辦的錄像傳法班就有多次,一般是放師父講法的錄像,一天一講,九講九天。煉功動作可以在錄像班學習,也可以到各個煉功點去學。受益的長春市民達萬人以上。吉林大學修煉隊伍日益擴大,其中有學校主要領導、校部機關的領導、各個院系的教師、學生、家屬都有人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日,長春市法輪大法輔導總站舉辦的「長春市首屆大法弟子學法得法心得交流會」也在這裏舉行。省內外一千七百多名學員參加了交流會,交流會進行了五個多小時,十七個人作了發言,學員們講了自己學法得法,修煉心性的體會。這些發言者中,有軍人有百姓,有學生有幹部。有老人也有孩子,會場秩序井然,對於長春市大法弟子學法實修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長春市法輪大法輔導總站對這次法會進行了錄像。錄像中顯現出我們平常狀態下看不到的景象。禮堂外天空格外晴朗,空中出現了多道彩色光線,光線中還夾帶著各種顏色的光點,這些光點光彩奪目。學員們入場的時候,這些光線和光點也隨著學員入場。禮堂入口的大門兩側,各有一個光亮物在大門兩旁停留不動,直到學員入場結束光亮物逐漸消失。師父也看了錄像,這件事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中《廣州對全國部份輔導站站長的講法》中提到過。

除了吉林大學禮堂,吉林大學外語樓(現在是吉林大學子弟中學)也有過重要的大法活動。在七期班以前全長春市只有十八個煉功點,七期班以後,學員人數迅速增加。師父給長春輔導員講法以後,法對學員的要求也高了,學員們除了集體煉功,還集體學法。隨著學員和煉功點的迅速增加,有的新學員成了煉功點的輔導員。為了培訓輔導員,總站於九五年十月間在吉大外語樓的同聲傳譯室召開了第一次輔導員培訓班。這個同聲傳譯室像個小禮堂,大約有三百個座位。由於來的輔導員很多,還不得不加了一些凳子。這裏我們看到法輪大法傳播的迅速,三年前師父辦長春第一期傳法班,學員不到二百人,僅僅三年功夫,輔導員就超過了三百人。

'吉林大學外語樓煉功點'
吉林大學外語樓煉功點

'長春首屆輔導員培訓場景'
長春首屆輔導員培訓場景

這一期輔導員培訓班就是幫助輔導員學好從《真修》到《何為空》等九篇經文。各煉功點的輔導員講了學這些經文的體會,還有一個小弟子背誦了《悟》,還討論《明智》一文中說的比較弱的思想業力和自己不好的思想如何區分。這是輔導員培訓最初的嘗試,為後來輔導員培訓積累了經驗。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三日,為了紀念法輪大法傳出五週年,法輪大法吉林大學輔導站舉辦了「紀念李洪志師父傳法五週年書畫展」。書畫展就在鳴放宮西側的附屬建築中,展出了條幅、繪畫、書法、圖片、手工藝品、手抄經書、學法心得、師父為學員的題字題詞等等展品。展品共有兩百多件,展出了三天時間。參展者表達了大家對師父的感恩和景仰,對大法的讚美與洪揚,對修煉的經驗和體悟。展品展出的時候,人群絡繹不絕,除了吉林大學和周邊的得法學員,還有整個長春市不同地方的大法學員趕來參加。大法的事情好像都能引起修煉者廣泛的興趣,能夠成為修煉者交流和提高的契機。

參展部份作品展示

為了洪揚大法,一九九七年,吉林大學輔導站還搞了一次法輪功學員身體健康問卷調查。這項調查分別列出了十二種常見病,對煉功經過不同時間後病症恢復的情況做了對比。結果表明,煉功三個月症狀消失或基本消失的比率佔到了百分之六十二;六個月就上升到了百分之七十五;如果能夠堅持一年的話,基本上就都痊癒了。說明了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突出,而且和能不能堅持下來有直接關係。這樣的調查客觀上證實了大法,為疾病患者和氣功愛好者提供了參考。

吉林大學修煉者來自全國各地,修煉者把大法傳到四面八方。修煉者回老家的時候,給親人們捎帶的最珍貴的禮物就是《轉法輪》。不管家裏的親友是不是有修煉的意願,總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們知道。我們有的學員從長春往老家帶《轉法輪》,送親朋好友幾十本之多,到現在還在堅持。

因為吉林大學在長春,也吸引了不少優秀學子投奔而來。從九五年初到九九年「七﹒二零」,很多高中生、大學本科生、研究生學員,因為《轉法輪》書中提到吉林大學,就志願報考吉林大學。來報到那一天,到學生處註冊的同時,馬上到煉功點、學法組來報到。他們都是很聰明的學生,是可以考到清華、北大去的,有的學生能背誦整本《轉法輪》,學法的時候就是背,一字不差。他們來吉林大學,就是為了融入這裏的學法修煉環境。

還有這樣的事。大約在九五年,甘肅省蘭州有一個人,在書店裏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他一翻,感到這不是一般的書,就請回家去看。他看了書,就想學,可是不知道怎麼煉功,動作是甚麼樣。他看到書上寫的「上次我們在吉林大學辦班」,就給吉林大學校領導寫了一封信。學校煉法輪功的人很多,領導教師都有人煉,學校領導把這封信就轉給了一位學員,這位學員就把師父教功錄像帶郵寄給他。他們往來多次通信,直到九九年「七﹒二零」。吉林大學在大法洪傳中對全國乃至世界的輻射作用體現在方方面面。

一九九四年夏天,一位美國的化學家到中國來參加學術會議,他見到吉大的化學學科的一位知名的教授,他對這位教授說,他聽說吉大煉法輪功的人很多,他妻子托他去中國一定要學會法輪功動作,回美國後好教她,她非常想煉法輪功。這位化學系的老教授,就把這位美國化學家帶到了一位大法學員家,這位化學家學會動作回去教他夫人功法。

在大法洪傳的過程中,《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是師父第一次專門為了輔導員和輔導站建設公開講法,提議長春的大法弟子在學法方面在全國帶個頭。培訓輔導員與大法弟子法會也都是從長春開始,在吉林大學進行的。吉林大學得到了大法的特殊關照,讓我們倍感殊榮和責任重大。

六、維護大法 講清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者的全面迫害。

在重大的歷史關頭,吉林大學的修煉者沒有被常人中令人羨慕的優越地位、工作、學位、待遇所羈絆,不少師生員工挺身而出,冒著被監禁和死亡的危險,到北京去上訪,堂堂正正地向當政者表達對於法輪大法的價值的真正認識,呼籲停止迫害,在流氓和狂暴面前維護正義與良知,體現了大法修煉者應有的大善大勇,博大的心胸和義無反顧的擔當。

吉林大學成了中共迫害的重災區,大法弟子被嚴密監視,被剝奪工資收入,被開除工職,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迫流離失所,也有的人被迫害致死。吉林大學法輪功學員們被迫害的事實,也構成了起訴吉林省政法委頭目與六一零頭目的主要罪行證據的一部份。令中共迫害主流社會的基本民眾,恣意踐踏普世價值,草菅人命、大展狂暴登峰造極的惡行被國際社會知曉。

吉林大學的大法弟子在對中國民眾講清真相中,也都充份利用了自身的能力和常人社會所學之長傳播大法的福音,揭露迫害的邪惡,挽救被愚弄的民眾,堅定地走在證實法、救眾生的路上。在邪惡的迫害面前,他們鍛煉的越來越慈善、越來越智慧、越來越成熟。

在紀念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的這一刻,吉林大學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非常想念恩師,期盼著不久就會到來的和師父最終相聚的那一天!我們沐浴師父和大法的洪恩,唯恐辜負了師父對眾生的慈悲,唯恐有負自己的責任。這裏通過我們的經歷,希望有緣的知識份子和各界同胞,能夠從中了解到一些真相,能夠為自己的生命作出令您和您的親人們驕傲的選擇!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