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程寶英被冤判 丈夫呼籲營救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朋友們,大家好,我是百姓呂春江,遇到難事了,我妻子程寶英被公檢法合謀非法關押七個多月了,我多處寄信要人無果,五月十一日又被無罪冤判四年刑期,目前,程寶英已提起上訴。今天我把信貼出來,讓大家看看我的事,給我評評理。

* * * * * * *

我是中國公民呂春江,東北人,家住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今年五十四歲,我妻子程寶英五十二歲,有一個兒子,大學畢業有了工作,去年兒子二十八了,張羅結婚,兒子結婚這在誰家都是頭等大事,就這麼一個兒子,總得打點的差不多吧,現在房子太貴了,買房子要貸款要首付,貸款孩子自己還,我們倆口子借錢做首付,我覺得挺對不起孩子的,結了婚就還債,百姓的孩子就是遭罪了。

婚禮辦得挺熱鬧,兒子兒媳婦也懂事,沒曾想兒子結婚四個月,公安局把我家寶英抓走了,還把婚禮司儀、音響師、攝像師也抓了,理由是我們用法輪功的人主持婚禮了,再不懂法,我也知道中國沒有一條法律規定,法輪功的人主持婚禮就犯法。

一、一場文明的婚禮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是我兒子結婚正日子,之前,我家寶英找司儀公司,找了幾家都要七、八千元。最後找了這幾個法輪功學員來主持婚禮。有司儀,還有仙女舞、有腰鼓隊、還有唱歌,還有錄音錄像,啥也不差,一直演唱到客人走了,我們只花了二千元。

司儀與新郎新娘的對話,都與阿城古都的歷史聯繫起來,還有按照中國人的老傳統先拜天地,不是一般婚禮先拜領導,好多多關照,司儀還教育我兒子,尊老愛幼,夫妻互敬互愛,幹好工作,做一個對家庭對社會有責任心的公民。老人樂,小孩子也高興,婚禮過程中老有鼓掌的。

親朋好友來了三百多人,有知識分子、領導,不同職業不同階層的人都有,還有人當場表示自己兒子結婚也用這些人辦婚禮,還有的與司儀握手合影的,怎麼好我不會說,有結婚錄像大家看。

二、飛來的橫禍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早六點,我出門走了,等回家一開門,家裏亂營了。房間被翻得亂七八糟,滿地都是東西,床上床下屋裏陽台亂糟糟,來了幾個鄰居氣憤地告訴我:寶英被抓走了,我當時就急了,直奔轄區派出所。他們承認出警了,是阿城國保大隊抓的人。

他們搜走我家人民幣現金一萬八千多元,我兒子上大學學的是計算機,所用的電腦、打印機等物品也被搜走了,我家寶英在無罪釋放之前,家中其它物品尚不清。

後來聽說不但抓了我家寶英,還抓了參與主持婚禮的,其中司儀張寶勝在上班的路上被抓,音響師趙玉安在回家的路上被抓,攝像師王金玉開出租車在大街上拉活被抓。現在四人都給判了大牢,最多的七年吶!

三、我為啥支持我家寶英煉法輪功

我不煉法輪功,我家寶英煉。法輪功遭了這麼多年的難,誰當我面說法輪功不好,我都說:「擋住!」為啥?我得說說。

我家寶英身體不好,脾氣很厲害。她有個胃疼病,一發作通宵跪著腦袋頂著床,一宿吐半盆黃綠色的水,痛苦得連哼哼都發不出來,那個狀態真嚇人。我脾氣暴躁,我們倆經常吵嘴,因為一點小事,她翻了臉就對我罵起來沒完沒了,急眼了就廝打到一塊,日子過的很不像樣,鬧過離婚,那時候我就想,說不定哪天這個家就散了。

一九九六年我家寶英三十五歲,聽說煉法輪功挺好的,她也去練了,我沒想到一煉真把病煉好了,至今十六年沒打過針,沒吃過藥,幹起活來沒有打怵的事兒,現在年過半百的人走起路來就像燕兒飛,脾氣也好了,對我對孩子也不發火了,一家人和和氣氣過日子,兒子也有出息了。妻子變的這麼好了,我能不高興嗎?

特別是十年前那事,寶英把我感動了。當時我是想搞點兒活幹,掙點錢,把家裏日子過的好點,結果搭了錢,幫人牽上了線,沒想到因為誤會,我被人誤傷了左小腿骨折。上醫院治療又出了醫療事故,我一個壯漢成了拄拐的人,錢花了,人落了殘疾,當時有人主張打官司索賠,可我家寶英一再勸我,別打官司了,醫生也不是故意的,看到我家寶英的好心善良,我也挺感動的,就聽了她的勸說,因為醫療事故發現的晚,所以至今也沒完全痊癒。我家寶英從我出事那天,至她被抓之前,十年多時間裏一句沒抱怨過,她上著班,管著孩子,家裏活她全包了,伺候我就像伺候小孩那樣。沒有法輪功,我呂春江不會有這樣的好媳婦,沒有這樣的媳婦,我這個家早就破碎了,而我的處境也不敢想像,所以,誰說法輪功不好都沒有用,我親眼見,親身經歷的,好不好,得用事實說話,報紙電視說啥都沒有用!我就支持我家寶英煉法輪功!

四、是誰讓公檢法迫害好人

我去國保大隊要人,他們告訴我說,看我坐上車走了之後去的我家,還說,這次抓人是黑龍江省公安廳督辦的,阿城說了不算,他們的壓力也很大。後來鄰居告訴我,抓人的車不是警車,很早就在那兒貓著了。

我諮詢了律師,知道了《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這不明擺著我家寶英不犯法,國保大隊犯法嗎?

今年三月二十七日,阿城區法院開庭審理了程寶英他們四個人,五位律師當庭做了無罪辯護,說的太好了,聽的人都鼓掌了,還播放了婚禮的錄像,大家都認可這種主持風格好,這怎麼能構成犯法哪?律師要求當庭無罪釋放四人。

我家寶英五月十一日卻被判四年刑期,是誰有這麼大的權力讓公檢法三家,沒有法律依據就抓人、關人、無罪判刑,是誰在指使公檢法迫害好人?不是依法治國嗎?法律哪去了?幌子?

五、艱難上訪路

我是個粗人,但講理。我一九七七年入伍在工程兵獨立團,四千多人,我第一個申請上前線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為保衛國家,我生死不懼。可是作為丈夫,卻連自己的媳婦都保護不了,還是在和諧年代,我一個剛強男人多少次落淚。我拄著拐,開始在阿城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多次要人,跑省信訪局,要人無果,我就開始寫信,我只有小學三年文化,認字不會寫字,我把要說的話先想好,再拿個字典不會的字一個一個的查找,一天一夜能寫二、三頁,坐在床上時間長了腿都不會動了。飯也顧不上吃,有時一天吃沒吃飯自己都不知道了,心裏就想著寫信了,好多次突然身體軟弱無力,無法翻動身體起不了床下不了地,有二次是打點滴好的,有幾次躺了三四天硬挺過來的,為了我家寶英我必須堅強!

寫好了信,阿城區公檢法領導我親自給送去;哈市公檢法離阿城區往返上百里,我坐公交車到哈市,再打出租車找哈市公檢法挨家去送信,回來後再給他們寄信:給省公安廳廳長寄信;給國家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寄信;最後給胡主席溫總理寫信。

六、請當權者作為

寶英她爸,為共產黨賣命一輩子,參加過四平等多次戰役活下來,快九十了,到頭來自己的女兒卻被共產黨抓走了!雖然瞞著,可父女連心,三月二十七日開庭,老人二十八日突發腦梗住進哈醫大二院。

兒媳在我家寶英被非法抓捕後生了小孩,要是寶英在家,一家人該多樂啊!

在此,作為公民,我鄭重要求:

立即無罪釋放我家寶英!包括張寶勝、趙玉安、王金玉三位主持我兒子婚禮而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修煉者。

同時,請有良知善念的中國人,幫助我上網、轉發,傳播我的公開信,在此,我祝願所有正義的人們安康!

敬禮!

以上所寫均為事實。

受害人家屬:呂春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