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律師韋良月被國保警察綁架後失蹤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5月25日早6點30分左右,哈爾濱市一自稱物業公司人員說韋良月律師家車被撞,請他出去查看。韋律師家有車庫,所以未理其無稽之談。三番五次敲門後,大成派出所劉民(音)等叫門,依然謊稱車被撞。韋律師出去後被二十多名著裝及不著裝警察綁架,至今未與家人聯繫,家人亦未得到任何相應法律文書。

前些日子,有許多正義律師來哈爾濱市為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打官司,韋律師曾遭大成派出所一女警察電話騷擾,其妻戶口所在地亦在那時有警察上門騷擾。

韋良月家屬委託謝燕益律師幫助依法尋找其下落。謝律師和家屬終日輾轉奔波於哈爾濱各個執法部門,卻未得到合法的待遇。

5月26日早10點30分左右,謝律師及其韋良月家屬一行抵達哈爾濱市南崗區大成街派出所。值班警察武欣鵬(警號017663,電話:13936005978)、張元東(電話:13633631068)在致電指導員李森林(電話:13945171561)後,得知韋律師是在南崗國保大隊隊長周松濱(電話:18845168110 、13303609772)指使下由當日值班警察劉民(音)及哈爾濱市國保支隊惡警二十餘人共同綁架的。

謝律師及其韋良月家屬又抵南崗分局,值班的戶政科魯警官接待了家屬,並與周松濱取得聯繫。周同家屬通話時說:「不知道,不知情。」家屬讓其與委託律師講話,周說:「願意上哪兒上哪兒去等,不接待律師。」並幾次掛斷律師電話。家屬再次與其取得聯繫後,指出韋被劫持超過24小時,依照法律應有說法,大成派出所已告知你是知情的。周這才說:「去‘學習班’,甚麼時候回來不知道。」

家屬迫切地想知道親人是否安全,以甚麼理由被綁走,卻未得到答覆。家屬繼續打電話給主管國保的分局長宮質彬(音),對方說在外地,需要甚麼手續週一給補。

一行人接下來到了省檢察院,胡姓女警官(警號JJ0185)和當日值班的另一戴眼鏡的楚姓女士說應先去市檢察院。2點半左右來到市檢察院(位於哈爾濱市紅旗大街186號,郵編150090),當日政務值班趙主任(女)接待了律師,並留下電話(82359223),說儘快回覆。

3點左右來到哈爾濱市公安局,找督察辦,因週六休息,保安隊王曉鵬收下材料,並說與宮質彬(音)局長聯繫,宮依然稱在外地,週一回來給答覆。此間市檢察院趙主任給律師打來電話說,已請示領導,領導未收件。謝律師指出其行為是瀆職,對方匆匆掛斷電話。

韋良月律師,48歲,吉林大學法律系本科畢業,在十幾年的律師執業中辦理經濟、民事、刑事、行政、非訴等各類案件六百餘起,並長期擔任哈爾濱市經濟廣播電台、哈爾濱市廣播電視報社、黑龍江省嘉禾貿易有限公司、黑龍江省永泰亞麻股份有限公司等二十餘家企業的法律顧問。2008年以來,法輪功修煉者慘遭中共的迫害,一些修煉人家屬在狀告無門的情況下紛紛聘請律師為親人討還公道,韋律師也勇敢的站出來接受聘請,為被迫害者作無罪辯 護。韋良月依據法律且實事求是的辯護,得到家屬和當事人的好評,一些法律工作者也漸漸明白了真相,開始反思自己的行為。韋良月律師與所有為遭受侵權者辯護 的律師一樣,他們的正義行動觸怒了中共既得利益者,這些依附於中共的大小利益者們開始陰謀構陷迫害韋良月先生。2009年2月28日,韋良月和修煉法輪功的妻子杜永靜被哈爾濱惡警綁架,在各方正義人士及團體的多方關注下,2009年3月30日被取保釋放。

韋良月律師是有口皆碑的好律師,其再次被綁架失蹤引起律師界震驚及各界好友的不解。一個好律師的人身安全不能得到法律的保障,是對人權和普世價值觀的踐踏。無論是出於人情還是公理,律師和家屬都不會坐視這樣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下去,會追究到底。也請各界有良知的人們給予正念的支持,還天理於人間,還百姓一個公道。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