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何灣勞教所的奴工產品(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湖北省武漢市的何灣勞教所是武漢五大勞教所之一,也是集中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黑窩之一,那裏曾非法關押過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至今仍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其中。

何灣勞教所不但動用各種酷刑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且還強迫法輪功學員從事超負荷勞動,毫無人性的榨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汗。

一、何灣勞教所門口掛著服裝廠的牌子

何灣勞教所六大隊臨街的大門上掛著××服裝廠的牌子。

高牆內,你看到的何灣勞教所簡直就像是一家緊張運作的企業,那裏的「工人」常常平均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有的甚至高達20個小時。

勞教所屬於「事業單位」,由國家財政供養,但勞教所又被允許註冊成企業法人,獲得公司、工廠等營業執照,對外以企業法人的身份從事來料加工等經濟業務。

因此,何灣勞教所不止是六大隊有個「服裝廠」,還有其它的企業執照。

中國不少企業(包括很多從事出口生產的企業)都與勞教所、監獄、看守所註冊的「企業」有業務關係,於是,大量的奴工產品就通過這些公司出口到世界各地。

二、何灣勞教所為了賺錢,甚麼產品都做

曾在那裏遭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說:何灣勞教所為了賺錢,甚麼產品都做。

左圖的這個「小狗」身上穿的毛衣是何灣勞教所八大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勞教人員生產的產品,每人每天被強制要打好幾件,有的勞教人員每天被規定要打八件至十件。

右圖的這個衣服上的小花也是何灣勞教所八大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勞教人員生產的產品,每人每天要做幾十朵,一朵才幾分錢人民幣。還有婚紗上的各種小花,勞教人員每天要做很多朵這樣的花,而且很繁瑣,對眼睛傷害很大。

何灣勞教所還做過拆紗、包裝產品、刮頁子等等。只要有那麼一點點錢賺的活,勞教所都接,因為勞教所的「勞動力」是免費使用的,「損壞」了也不用負責任的。

二大隊做過愛帝針織內衣的包裝盒,每人每天做100個。有個法輪功學員回憶說:「勞教所幹的活很雜,都是手工活。例如:做麥當勞的紙盒子;做的手提袋有好幾種,其中有一種是由明星李湘做代言人的。還做一種出口產品的包裝;還有家裏裝修用的走電線(明線)的那種帶釘子的扣子,等等。」

何灣勞教所還生產、加工、包裝偽劣調料品──燒滷王,把二樓教室作為車間,那些上了霉的原料仍在進行包裝,無任何證照,無任何機構能監督,產品嚴重危害百姓身體健康。

更駭人聽聞的是,勞教所還與不法商戶勾結,利用這裏的場地(避風港的優勢)加工黃色卡通畫和其它淫穢書籍,使之流入社會,毒害青少年,賺黑心錢。所謂「刮頁子」大多數都是在裝訂黃色淫穢書籍。

三、超限奴役勞動使法輪功學員的身心備受摧殘

強迫法輪功學員超限奴役勞動,既是勞教所榨取法輪功學員血汗的手段,又是勞教所強制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手段。

警察一方面以「減輕奴役勞動任務」利誘法輪功學員「轉化」,讓那些法輪功「猶大」減輕勞動甚至不用勞動;另一方面則以加重奴役勞動任務、不許別人幫助完成任務、不完成奴役勞動任務不准休息甚至加期關押等惡性規定來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例如,張玉芳、樂雪松、胡慧文三名法輪功學員被實行嚴管,每天拆紗十幾小時,完不成定量晚上10點以前不能休息,警察還規定其他學員不能幫忙,發現幫拆一塊,罰二兩。惡警甚至要求其他學員不准在生活上關心她們,妄圖用這種手段達到「轉化」的目的。

在警察的惡意之下,法輪功學員的身心都受到嚴重的摧殘。因篇幅所限,以下僅列幾則親歷者的控訴:

在何灣勞教所,我們被逼無休止地超強度勞作,每天從早晨7點開始在昏暗潮濕的庫房裏拆紗至第二天凌晨2點以後才能稍睡一會。夏天,屋內無比悶熱蒸人,腳下蚊子又多,雙腳被咬腫、咬爛,還得日復一日地勞作,不停地拆紗、拆紗,就這樣還必須完成定額,完不成就不讓睡,24小時地拆。法輪功學員一個個被摧殘得精疲力竭……

勞教所每天早上6:20起床(冬天為6:30),洗漱後就一直在車間(包括吃飯、上廁所)。勞動的內容以「拆紗」為主。車間裏拆紗時灰塵四揚,每天身上(特別是頭上和肩上)都是一層厚厚的灰,按規定下班時間為晚上9:00,但因奴役勞動量大,大多數學員做不完。對於完不成當天任務的,她們在擁擠的洗臉間稍稍洗漱後就必須到車間加班。11點做不完12點接著做,有時做到凌晨2、3點鐘。大多數特別是年紀大的學員自從進去就沒有好好休息過。

2003年,從何灣勞教所期滿出來的一個刑事犯,告訴法輪功學員說:何灣勞教所把女八隊合到六大隊,法輪功學員整天沒飯吃,警察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昏倒撞牆,還要挨打,打完後,繼續叫她們站。法輪功學員遭毒打,有的還被迫奴役勞動直至深夜,警察還要對她們進行騷擾,從半夜騷擾到凌晨,以達到折磨的目的。她們休息一會接著幹活,吃的菜連泥沙都沒洗乾淨,幹活計分,差1分扣一百元。該刑事犯敘述此事憤憤不平,說她自己扣分累計要了幾千元才釋放,否則加期關押。

有的學員還要從事每天十幾小時繁重的體力勞動(從早上7:00~晚上11:00~12:00),有的女學員累得節育環自行脫落,引起大量出血……。

四、沒有任何報酬的「無價勞動力」

勞教所的奴工不是「廉價勞動力」,而是不需要任何人工成本的「無價勞動力」。

勞教所關押的人員,是由國家財政供養的。被強迫奴工的勞教人員沒有工資,還要自己掏錢買菜。

法輪功學員回憶說:商家為了減少成本總是拿到勞教所做這些活,因為勞教所裏有「無價」的勞動力,有時趕貨,還要延長奴役勞動時間,每天完不成任務還要被延長勞教期。

因此,勞教所實質上是被中共邪黨披上了「合法」外衣的現代奴隸工廠。

近年來,有些監獄、勞教所為了欺騙世人,也出台了被押人員的「工資制度」,但所謂的「工資」少得可憐──每天長達十幾小時的勞動,每星期、每月幾乎沒有休息日,可是一個月的「工資」往往只有幾元人民幣,還不夠一次在勞教所「加菜」的錢。

五、奴工勞動帶來的經濟利益成為迫害不斷加劇的動力

基於經濟利益考慮,為了加大「創收」步伐,勞教所也就希望被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越多越好了。

何灣勞教所視法輪功學員為「優質勞動力」。因為那些真正的勞教人員多是好逸惡勞者,而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是修煉「真善忍」的,心性高,工作勤奮,任勞任怨,精益求精,是勞教所求之不得的「勞動力資源」。因此,中共上層迫害法輪功,把一批又一批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正好為勞教所平添了一大批「優質」的勞動力,這是勞教所夢寐以求的「好事」。

勞教所警察一方面要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以獲得高額獎金,因而他們要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學習」,從而「犧牲」「勞動時間」;另一方面,這些警察極其希望法輪功學員儘快「轉化」,好專心為他們從事奴工勞動,「創造經濟效益」。幾乎每一個受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能清晰感受到勞教所警察的這種唯利是圖、一味向錢看的心態。這種惡劣心態使他們認為不「轉化」的學員阻礙了他們「發財」,好像這些學員直接從他們錢包裏拿了錢似的,警察因此而對法輪功學員生出恨意,這些都是他們不斷加劇迫害的原因。

十二年多來,全國被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監獄中製造了大量的廉價「勞工產品」,養肥了中共的警察。強制勞工產品所帶來的巨大利潤,又刺激監獄、勞教系統進一步對被勞教人員的迫害。一些大陸省市經濟發展區的招商廣告, 甚至以地處監獄、勞教所區域的廉價勞動力來吸引外資。

為甚麼勞教所警察如此賣力的參與迫害法輪功,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從迫害中獲得了巨大的利益。中共邪黨放縱了人的貪婪魔性,使之成為加劇迫害法輪功的一種強大動力。

結語:奴工產品傷害的是全人類

目前,中共的奴工產品已引起了國際公憤。對某些商家而言,或許奴工產品能給他們帶來經濟利益。但對全人類來說,這種現代奴隸工廠不但嚴重侵害了被奴役者的人權,而且嚴重侵害了公平競爭的商業精神,更破壞了全人類的道德良知。因此,全人類都有責任站出來制止這種野蠻的奴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