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遼寧女子監獄的奴工產品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原名叫「瀋陽大北女子監獄」,是中共在遼寧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至今被其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二十多人,被其迫害致殘、致精神失常及由此導致失去生命的暫無法統計。

遼寧省女子監獄不但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同時也逼迫法輪功學員及服刑犯人做奴工謀利。遼寧女子監獄就是地下黑工廠,各監區長都有承包指標,上交剩的就歸承包者所有,監區各分隊長的獎金都與產值掛鉤,所以她們拼命榨取被奴役者的血汗,根本不管人的死活。以下曝光遼寧女子監獄的奴工產品。

一監區:

紙製品車間:加工銀行裝錢的信封、檔案袋、各種紙兜、牙籤袋。有個犯人患乙肝病,但她天天做牙籤袋、筷子袋、麵包袋,根本不講衛生。還有各種包裝盒、月餅盒、瀋陽桃李食品廠的麵包袋、漢堡盒、各種藥盒、鞋盒、化妝品盒、海報、廣告製作裝訂佛教等書籍、中、小學、幼兒課本、輔導材料等各種產品。

縫紉:羽絨服、挺美胸罩、各廠、單位、廠服、工作服。

手工品:做「鬼」產品出售到東南亞、中東地區,用黑色布做成衣服,裏面塞進垃圾棉,然後安上頭、腳、腦袋,用顏料塗上色,齜牙咧嘴,頭上安上電池,插上電源,鬼哭狼嚎的;還有用白紗布纏成帽子,塗上紅顏色像血跡,再粘上碎玻璃片,看上去就是傷病員似的;手套、腿套都是類似的,血跡斑斑的,很血腥。據悉這些鬼產品出口到外國作為萬聖節(鬼節)產品。該女老闆是瀋陽蘇家屯的,四十多歲,被人叫做鬼媽。鬼產品的原材料都是垃圾產品,膠、染料,氣味特別大,特別髒,對人體傷害很多。

七監區老殘隊:手工捻棉籤,有人上廁所不能洗手,各種傳染病、性病都有。監獄為了多賺錢,不擇手段逼人多幹活,根本不管消費者的死活。

十監區:一分隊加工汽車靠墊、坐墊、靠背套等產品,廠家出設備,租場地,讓犯人幹串花的活,就是把花瓣插進塑料花梗上,串成一長串,非常難串,每個人都有要完成的數量,完不成就得晚上收工帶回牢房串。(現在十監區和八監區合併成八監區。)

二分隊和一分隊是一樣的,廠家租場地,生產的產品有胸罩、褲頭、睡衣等婦女用品。

四分隊是化妝品車間,也是廠家租場地,主要是灌裝生產線。如果奴工活接不上,監區獄警就逼她們剪線頭,或者包裝、裝車等。

三分隊和五分隊,專門承攬加工服裝,其中有飛龍牌男褲、迷彩服、大連外貿、丹東外貿加工出口服裝、電業工作服大棉襖、長春軍隊軍官大衣、給五愛街批發市場老闆加工假品牌各式服裝,還有兒童服裝等。這兩個分隊的人是最累的,每天要幹十二個小時的活,有時機台工晚上還要加班,案板工基本天天帶活回監舍幹,有時要幹到後半夜,每週一個休息日,機台工案板工都得加班。監獄長戴靜不管幹活的人多累,逼著晚上加班繡十字繡,那是雙面繡,錯一針都不行,連續好幾天熬通宵。

還有一種紙糊的七星瓢蟲,是晚上七點收工回牢房後,全監區都得加班幹的活。連續一個星期,有的人幹到後半夜,有的人幹通宵,如完不成定額,白天照樣還得接著完成720分鐘的產值。為了多完成產值,惡警逼奴工們在案板上、機台上吃飯,沒有水洗手,餐具不讓用水洗,監區讓用衛生紙擦。

以下曝光遼寧部份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奴工產品:

馬三家勞教所:奴工被逼一天幹十四、十六個小時,完不成定額遭打罵、罰款。其中女二所二大隊:做羽毛(有毒),用松樹桃粘羽毛,做花;三大隊:做婚紗、服飾、頭冠,穿珠子,串小花,手工毛衣上的繡花;做棉大衣、迷彩服、犯人穿的馬甲;做棉被、還有死人用的祭品(出口);八月十五之前做月餅盒,與食品廠合作。扒大蒜出口,秋天扒苞米。做一種類似刺梅果,把它紮成把朵,這種花是噴漆的,氣味刺鼻,有很多過敏。

瀋陽東陵監獄:鐵絲粘球、各種球;做各種各樣花;做心、麻、綢布做成心型鑲金粉;粘鑽一幹一宿;顯示屏燈泡安裝。

丹東勞教所奴工產品:在雞冠山薛裏村織玻璃絲袋,礦山用的水泥袋。

本溪威寧營勞教所奴工產品:手機、電子元件:二極管,用手工搓的。也有用膠皮做的工具,把這個件滾直。

鳳城看守所奴工產品:做祭奠用的花;坐便紙(出口)或各大賓館馬桶用。一個房間十幾平方米,住二十多人。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廁所也都在一個屋裏。到處是紙屑,非常骯髒。

寬甸看守所奴工產品: 做祭奠用的紙花(出口),插塑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