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男女情的魔障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在家庭的魔難中徘徊三、四年了,始終未徹底擺脫出來,被情困擾,直接干擾了三件事,過程中反反復復。有時似乎放下了,有時心又被帶動了。自己也在著急,怎麼才能擺脫出來?是不是像師父說的是一層層的去?還是自己這方面執著太重?

向內剖析,回想自己結婚前,曾把男女情看的很重,從小好看書,看過不少言情小說,特別是描寫男女情的章節印在腦海中,這些物質都是靈體埋在那裏了,形成了觀念,左右了自己的思想,當然這一切也都在舊勢力的周密安排之中。記得那時似乎把如何找到一位情投意合的如意伴侶作為人生最大的追求,其實是對男女情的執著,現在分析這可能就是我的根本執著。結果結婚後不如人意,丈夫對自己不大在乎,缺少關心,自己感到受冷落,後來丈夫又不斷的有外遇,自己更是傷透了心,就在這種心靈的枯竭中時,幸遇了大法,從大法中得到了解脫,知道了當人不是目地,修煉可以圓滿,一心精進想修出去。

帶著這根本的執著自己卻未曾重視,對丈夫也不大在乎,表面上看還好像是把情放下了,大法的事積極的做,好像也很精進,前兩年做事多,沒顧的去向內找,丈夫工作也忙,表面上家庭也比較平靜,也沒有甚麼突出的觸及心靈的事,誰知這個隱藏的根本執著被舊勢力瞅的清楚,給留到最後來一下子,來的如此迅猛,使我難以招架,這個情關,似乎成了我的一個死關,在再次撞見丈夫的外遇與經常不歸時,我的心再次被帶動了,丈夫的謊言欺騙及第三者的相貌不斷的在我腦中顯現,揮之不去,心裏煩亂氣恨、妒嫉。也不斷的清理自身,也學師父相關的法,有時心裏平靜了,有時又被觸及翻騰了。

再次向內找,發現前兩年表面上的放下,並不是真放下,把表面上對丈夫的冷漠當成放下了情,其實內心深處還有一種怨恨,甚至還有一種報復心,當然隱藏的很微妙,所以對丈夫不在乎。愛和恨都是情,心中對情的執著雖然碰了壁,但被深深的掩藏了。

當再次被情帶動的很難過時,也不斷的向內清理自身的執著和學習師父的講法,但動機不純,摻雜著為解決問題的手段,且每當覺得放下了時,都急切的注意觀察事情的結果,希望有轉機,而不是真正的去無條件的同化法,帶著有求之心。

以前做事總以自我為中心,以我的事為大,而不是以法為大,沒有去體諒家人(常人)的心、我行我素,沒有跳出情以慈悲的心看待家人,有時對家人好也是在情中。如果真的以法為大,就會知道如何處理好這些關係。

忽視了清理自己的一思一念,清除舊勢力的安排,被情與疑心帶動,被舊勢力牽著走。而應及時清除一切不正的思想念頭,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還沒有徹底的轉變人的觀念,對情的執著也就是還在執著那點人中的所謂幸福,即執著那點假感受,自欺欺人,也連累了眾生。沒有真正的把家人當眾生,被觀念帶動。

去執著修的很被動,被表面上的平靜假相欺騙,忽視了主動學法向內修。

再找潛意識裏還有擔心離婚會影響名利情、會破壞法,這個思想應該清除。因為大法中沒有這個東西,師父也沒有做這樣的安排。

還有有時不能忍受寂寞之苦,還是個情。

綜上一切都是為私為我的,更應該轉變為私的觀念,做一切事的基點都應是為了眾生得救,就會做好做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