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監獄奢華外觀下隱藏的罪惡(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中共肆意迫害法輪功已持續近十三年,中國大陸的公、檢、法、司整體成為中共施暴的工具。尤其是監獄,完全被中共反其道而用,鼓勵暴惡、打擊良善,已經成為吞噬良知、抑善揚惡的黑窩。在迫害最高峰的二零零二年,佳木斯監獄開始非法關押毫無罪錯的法輪功學員。今天,翻開歷史就會看到,十年來法輪功學員在佳木斯監獄遭受的非人處境和斑斑血淚……

即使在這種環境中,法輪功學員仍舊按照「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在和法輪功學員朝夕相處的日子裏,犯人們有的公開表示學法輪功,有的表示出獄後也要學法輪功,更多犯人被法輪功學員在逆境中仍舊無私無我的高尚境界所震撼。

在過去的二零一一年裏,佳木斯監獄因「十一天內虐殺三人」而被中共評為「全省第一」和「全國先進」,消息一經傳出舉世震驚。鐵窗牢籠內承受著巨大恐怖壓力的人們渴望得到外界的關注,我們也急切盼望知道真實的內幕。但是,在中共操縱下從上到下各級組織面對如此人命關天的大事,依舊實施慣用的掩蓋伎倆,使得暴力殺人變成了「心臟病猝死」和「高血壓致腦出血而死」等等彌天大謊。

一、監獄概況

佳木斯監獄由原省直蓮江口監獄與原市屬佳木斯監獄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合併組建而成,隸屬於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位於松花江下游北岸,區域面積182平方公里,耕地11186公頃,轄區人口13526人,在職警察1053人,職工4046人,是全省規模較大的監獄。黑龍江省監獄系統各監獄內各機構設置如下:監獄獄長,政委,改造副獄長,常務副獄長,紀委書記,政治處主任,政治處,勞資科,紀委監察室,辦公室,獄政科,教改科,獄偵科,生活科,看守隊,獄政科接見室,1至15個監區。佳木斯監獄分為集訓監區、一至九監區、後勤監區、出監監區共十二個監區,每個監區又分成幾個分監區,法輪功學員被分散關押在各個監區。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佳木斯監獄執行江氏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迫害政策。在佳木斯監獄高大華麗的辦公大樓後面,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獄警們實施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酷刑手段,殘酷程度非人所能想像,從下面的圖表中可見一斑。

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法輪功學員概況:(根據輾轉傳到明慧網的案例不完全統計)

關押人數 十年累計關押人數140人,至截稿日期仍有46人被關押(其中2人被轉至牡丹江監獄),58人回家,在獄中被迫害致死3人,嚴重迫害回家後不久離世1人,無法核實32人。

工作職務和社會階層 在這140人中,公務員警察(獄警)、醫生、教師、幹部、藝術人才、在校大學生等社會精英24人。
警察(獄警):商錫平、侯希才、戴啟鴻、齊雙元、劉俊華、范強
教師:單志平、張明輝、劉延長、孫士偉、孫殿山、張景東、張忠、劉慶福、姜波濤
幹部:馬學俊、劉俊忠、狄會斌、孫立福、張征遠
藝術人才:李海善、王海洋
臨床醫生:桑川
在校大學生:張鈺

年 齡 最小的23歲,最大的78歲。
刑 期 3──14年不等,十年以上10人:
商貴民14年
汪志謙、馬學俊、張普賀12年
包永勝11年
於友、劉振昌、劉俊忠、商錫平、秦月明10年

被關押人家庭住地 佳木斯地區29人、鶴崗23人、伊春23人、雞西17人、雙鴨山11人、哈爾濱地區8人、牡丹江7人、黑龍江農墾總局7人、七台河5 、綏化1人、合江林業管理局1人、無法核實8人

迫害程度 獄中致死3人,嚴重迫害回家不久離世1人,精神失常1人,癱瘓傷殘3人,夫妻、兄妹或父子同陷冤獄9人(其中有父子倆同在佳木斯監獄的),兩次被非法判刑的3人。


截至二零一一年三月,能夠核實的有44名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他們是:

雙鴨山8人 單志平、林澤華、劉俊忠、孫兆祥、於佔鴻、孟憲國、蔣桂福、田成軍
雞西7人 張月增、張明輝、王新春、項洪福、項彬、劉學剛、王蘭生
伊春6人 張培訓、栗從富、包永勝、侯志軍、汪志謙、國慶安
黑龍江農墾總局5人 石孟文、田寶玉、張普賀、陳東、郝耀華
佳木斯5人 商錫平、綦先安、蔡海紅、張寶春、劉延長
牡丹江4人 孫士偉、侯喜才、戴啟鴻、劉明福
七台河3人 於友、姜波濤、郭其中
哈爾濱地區3人 陳繼忠、孫仁、馬洪剛
鶴崗1人 劉振昌
綏化1人 董廣文
未知地區1人 楊永剛
合計44人

另有32人無法核實是否還被非法關押,他們是:

張鈺、劉海秋、劉建富(劉殿富)、李榮鵬、古廣厚、王海波、鞏志軍、王吉斌、李軍、呂華豐、姜勇、高宗根、楊元忠、史志軍、譚鳳江、李成、姜文上、張恆元、李建剛、黃詩生、王亞凡、王永志、張洪瑞、耿傳軍、馮國清、常月勝、常立臣、岳陽軍、夏友、趙烘請、石野軍、洛姓法輪功學員。

令人不解的是,在佳木斯監獄罪惡殺人的二零一一年,原本豪華奢侈的辦公樓對面和現有各項設施齊全的監區內又開始大興土木。通過一個來自互聯網的截圖,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項建築面積71818平方米,投資金額高達7500(萬元)的監獄工程。

佳木斯監獄在全省評比中得了「第一」,並沒有明確說明是因為它虐殺了三位法輪功學員而得的這個第一,可是對於黑龍江監獄系統來講,哪家監獄不清楚呢?而今又投資助其擴建,這不是在鼓勵虐殺嗎?為甚麼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十二年來一直如此的血腥?從中我們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新建的佳木斯監獄辦公樓正門
新建的佳木斯監獄辦公樓正門

二、公開殺人前從未停止過的暴虐

佳木斯監獄外觀象貴族的城堡,然而奢華背後隱藏著多少罪惡?明慧網上揭露佳木斯監獄迫害案例報導,已有250餘份。監獄使用的迫害手段包括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唆使、鼓動、縱容其他人毒打、折磨大法弟子致殘致死;推行/執行迫害法輪功政策;逼迫放棄信仰;剝奪睡眠、坐小板凳、奴役、洗腦班、嚴管隊、禁止外界通信;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

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最瘋狂的二零零二年三──四月,佳木斯地區曾發生了警察在一夜之內就綁架200餘名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佳木斯西格木女子勞教所成了初期參與迫害的黑窩,佳木斯監獄調二十多個女警到勞教所參與迫害。

二零零三年佳木斯監獄開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惡人追隨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至今從未停止。在獄中,法輪功學員吃的是小麥加工中精粉提出後所剩的麥皮和麩子做成的乾糧,沒有菜,全是喝湯,湯中沒有油,只有一點菜葉。惡警每天強迫大法弟子坐小凳到很晚不讓睡覺,強迫給他們幹活創效益。法輪功學員因抵制迫害、拒絕奴役勞動,經常被毒打吊銬。

迫害初期,就有惡警這樣說:「上邊說了,打死你們白死,有死亡指標。」(「死亡指標」是江澤民和610辦公室鼓勵地方警察實行群體滅絕的罪證!)時任副監獄長劉昌余不僅唆使警察和犯人迫害,還當眾對法輪功學員毒打、吊銬、關小號等。

近十年來,殘酷迫害針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暴虐事件時有發生,這裏僅舉幾例:

* 吊銬、地環

單志平,男,六十多歲,是紅興隆農墾管局雙鴨山農場中學的一名退休教師,由於他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七年被誣判六年牢獄,關在佳木斯監獄。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佳木斯監獄一大隊二中隊惡警李相國、陳喜強將單志平吊在車間鐵窗上,並使其兩腳離地進行折磨。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法輪功學員鞏志軍、王蘭生上前勸阻,副大隊長全偉帶領一群惡警與監獄犯人把他倆打倒在地。惡警不罷休,收工後繼續將單志平吊在廊門上,一大隊大隊長張波和一群惡警對鞏志軍、王蘭生破口大罵,公然叫囂「監獄打死兩個人很正常」。

酷刑演示:銬在小號地環上
酷刑演示:銬在小號地環上(人盤腿坐在冰涼的瓷磚上,地上有一個固定的手銬,人雙手被銬上後,除上廁所給鬆開外其餘時間都不給打開,吃飯時只能趴在地上吃,一天24小時不讓睡覺。)

當晚還將單志平關禁閉,並把他鎖在地環上折磨。在監獄教改科的指使下,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八日開始不讓單志平睡覺,持續五、六天後沒有達到目的,一監區二分監區指導員劉煥指使犯人張方把單志平的棉襖澆濕,讓單志平坐在地上一宿。

* 剝趾甲、塑料袋窒息、電擊

二零零四年六月,對50歲的男法輪功學員王莊的毒辣折磨開始了,七、八個犯人在惡警指使下,對王莊實施酷刑大背掛,直到昏死過去。到了晚間將王莊四肢捆綁住,頭上套個塑料袋,在脖子處繫上,喘不了氣,人只能在塑料袋裏憋死。王莊被多次窒息,滿頭大汗,大小便失禁。


酷刑演示:塑料袋窒息

惡人們用抹布直接塞到王莊的嗓子眼裏,對王莊說:「不轉化就憋死你。」結果真的把王莊憋死了。據刑事犯自己說,他們一夥人搶救了一個多小時,王莊才有了知覺。這些刑事犯見王莊活過來了,對王莊說:「我們也是沒辦法,是警察讓我們這樣幹的,你要是真的死了,我們有可能洗不清,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幹了。」當天晚上讓王莊睡了一宿覺。

可是,第二天這些刑事犯便被惡警召集去開會,鼓勵他們繼續轉化,「整死白整,死了填個單子,報個自然死亡,完事。」在警察的唆使和脅迫下,這些刑事犯變本加厲。一名殺人犯用鋼針扎王莊的腳趾蓋縫裏。王莊的腳趾蓋黑紫,往出淌血、化膿。另一名犯人用腳使勁踩,不久王莊的兩個大腳趾蓋給活剝掉了。惡警隊長李顯奎把王莊找到辦公室,讓一名刑事犯按著王莊的雙手,用電棍對王莊的喉部和嘴唇進行電擊,把喉部整個電糊起大泡,疤痕累累。

每隔幾天,隊長李顯奎便找王莊談話,問:「怎麼樣,能不能轉化?」「不轉化還是沒完沒了。」在旁邊的教育中隊長張迪說:「現在王莊的身體有點緩過來了」,言外之意繼續施刑……

* 「獎金」誘惑惡警、「減刑」鼓動刑事犯

暴力「轉化」案例被曝光出來的還有許多。惡警、犯人們在層層的鼓動、利誘、脅迫下,主動或被動地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劉昌余,開大會向獄警宣稱:轉化一名大法弟子,給幹警一千元獎金,並當眾發給惡警夏衍東一千元獎金。惡警為了所謂的「成績」,也去脅迫刑事犯:無論用甚麼手段,只要能把法輪功學員「轉化」過來,就給罪犯減刑立功。

中共有甚麼風吹草動,佳木斯監獄馬上反應過來就搞嚴管、洗腦。在二零零八年奧運臨近之際,佳木斯監獄已宣布並開始施行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洗腦、封閉隔離。監獄還特別宣稱,在奧運之前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實行特別嚴管,封閉了法輪功學員與外界的一切聯繫。自奧運會以後開始把所有在這裏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三樓四樓,不讓下樓打飯,不讓去小賣點,主要目的是不讓相互接觸。三監區甚至幾個月不放人出來活動。

二零一零年七月份後,佳木斯監獄二監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又一輪的「五停」迫害,包括停止親人探視,停止打電話,停止通信等項目,時間長達兩個月,藉口是 法輪功學員不寫所謂的「作業」,不參加所謂的「考試」。涉及到的法輪功學員有:侯希才、李榮堂、張春波、張月增、段體林、孫仁、閻達山七人。

*迫害致死致殘、精神失常

伊春法輪功學員李長生,遭獄警逼迫作苦役,並強行洗腦,不許煉功。身心受到很大的摧殘,出現腦血栓症狀,回家數月含冤離世。

哈爾濱依蘭縣法輪功學員宮鳳強被非法判刑關進佳木斯監獄。在兩年中宮鳳強沒說過一句話,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失常。監獄還企圖讓宮鳳強做勞工,經常拖到監獄的工廠。在家屬三年不斷的堅持爭取下,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整個人瘦的皮包骨的宮鳳強才被「保外就醫」。

張普賀,家住黑龍江農墾總局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農場場部,在長期的高壓迫害下,張普賀家破人散、親人承受著巨大的經濟和精神壓力,有冤無處申,更無法過上安穩日子。二零零六年,張普賀的母親在迫害中去世,臨終前也無法見兒子最後一面;二零零九年,張普賀的父親患腦血栓癱瘓、需要人照顧。目前,張普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張普賀的病一天比一天嚴重,生活無法自理,卻仍被關押在佳木斯監獄六監區二隊,佳木斯監獄仍不放人。

林澤華,雙鴨山市友誼縣友誼鎮人,二零零八年三月林澤華被中共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遭受強行「轉化」迫害,強迫出奴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包夾」刑事犯李岩松故意將林澤華推倒,重重的摔在樓梯上,後背、臀部、頭頸撞到樓梯階邊上,致使林澤華從此頸部以下除了手臂能動外大腦不能支配胸部以下的身體自由活動。隊長賴寶華還說他是裝的,不僅不安排人護理,也不許好心人幫助。就這樣林澤華七個月沒人護理,沒洗過澡,只能少吃少喝,以減少大小便的次數。被迫害致癱瘓已經三年多,監獄拒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佳木斯監獄五監區的佳木斯市湯原縣法輪功學員萬樹青被所謂的「教導員」王臣暴打,臉被打得腫起來,左耳失去聽力,頭疼,頭暈。

*重點迫害教師、工程師、公務員(警察和獄警)等社會精英

黑龍江省前樺南林業局派出所副所長商錫平,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判刑十年,也曾被關在二零一一年的佳木斯監獄嚴管隊,失去了生活最基本的權利,連上廁所都被限制,商錫平絕食抗議。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兩年未見面的妻子強烈要求見人,商錫平被兩個包夾架出,面容枯槁,舌苔很厚。商錫平穿一棉襖,從翻領中看到裏面有兩層毛衫,外套一囚服,給人的感覺他被關的地方很冷。

原牡丹江監獄獄警戴啟鴻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傳播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戴啟鴻抗議非法關押迫害,不參加奴役勞動,一監區三中隊隊長王燕濤(音)指使犯人毆打他,後來又把戴啟鴻強行拖到車間,用電棍電擊其敏感部位。致使戴啟鴻嘴部被電擊潰爛,不能吃東西,生命垂危。

佳木斯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神經內科醫生桑川,四十歲,是個公認的好醫生,在他被非法綁架之前,曾被單位職工全票推選為「優秀醫生」(全院僅有兩個名額)。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桑川在佳木斯大學成教學院授課時,因講到氣管切開術時結合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疑點問題,以此揭露了中共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栽贓和陷害,被不明真相的學生誣告。在佳木斯監獄三年的冤獄生活中,獄警曾把桑川隔離一個月強制轉化,獄警和犯人對在押的桑川實施拳打腳踢、兩根電棍長時間電擊等多種手段迫害。

酷刑演示:多根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多根電棍電擊

父子全家人同遭冤獄迫害。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張鈺(玉),二零零二年被綁架時年僅23歲,是一名在校大學生。他和父親張景亮、母親馬光霞同時被非法判刑。居住在雞西市恒山區大恒山礦工農委九組的項洪福,六十五歲,退休工人,和兒子項彬同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二零零九年五月項洪福和老伴於淑琴,項彬和妻子黃瑩傑四人同遭綁架後,均被非法判刑。項彬被枉判四年,項洪福、於淑琴、黃瑩傑各三年半。黑龍江省雞西市的劉學剛、仲麗夫婦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綁架,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被雞西市雞冠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劉學剛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此前夫妻倆經長期磨難,才於二零零七年完婚,現又長期身陷囹圄。

三、十一天內虐殺三人

二零一零年底,佳木斯監獄常務副獄長李好軍在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受到批評,原因是該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率」( 採用暴力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居全省之尾。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佳木斯監獄召開所謂「轉化」攻堅與鞏固會議。二月二十一日佳木斯監獄成立所謂「集訓隊」,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開始暴力「轉化」。

從二月二十一日開始,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劫持進「嚴管隊」,已核實的有:原被關押在一監區一分區的法輪功學員王蘭生(雞西)、四監區一分區范強(寶泉嶺)和秦月明(伊春)、七監區一分區付裕(佳木斯)、商錫平(樺南)、劉俊華(佳木斯)、陳東(建三江)、劉振昌(鶴崗)、於雲剛(佳木斯)。嚴管隊設在集訓隊,每位法輪功學員都有多名犯人「包夾」監控。

繼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法輪功學員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後,三月一日法輪功學員於雲剛又被監獄嚴管隊迫害昏迷,三月五日下午離世。然而,令人髮指的迫害並沒有停止。三月八日半夜一點多,法輪功學員劉傳江又被佳木斯監獄害死在佳木斯監獄醫院裏。

佳木斯監獄成立「集訓隊」兩週內害死三人
佳木斯監獄成立「集訓隊」兩週內害死三人

酷刑迫害不僅僅侷限於嚴管隊。被關押在九監區一中隊的法輪功學員姜波濤,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又被犯人暴打逼迫「轉化」,喊叫聲傳出監舍。二月十七日早晨,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二監區四分區的原牡丹江獄警侯喜才在食堂打飯時,侯喜才給監區警察送講法輪功真相的信件,被二監區四分區警察任岩峰帶回辦公室內毒打,拳腳齊上,多拳打在臉上、太陽穴上,直打到侯喜才暈倒在地。

*三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過程

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被抬到醫院一樓衛生間,由四個人分別按住他的四肢、另有一人按住他的頭部,強制他靠在椅子背上,並野蠻的用止血鉗子夾住他的舌頭,拉出來,強制插管灌食。灌食時,秦月明發出淒慘的叫聲。灌食回去後,秦月明仍然不停地發出痛苦的喊叫。包夾犯人找來獄醫趙偉,趙偉說:「怎麼(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裏了?!」第二天早上,秦月明就被迫害死了。

三月一日下午三點多,於雲剛被迫害的昏迷不醒,緊急送往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CT報告腦畸形伴出血。醫生進行開顱手術,從頭部取出一塊頭骨,並一再下病危通知,告訴家人準備後事。術後於雲剛被推進重症監護室,門口一直有警察和便衣監守,不許外人介入。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兩位家人才得以見於雲剛一面,只見於雲剛頭上纏著厚厚的紗布,兩眼發直,已經不認識人了。三月五日,於雲剛不治身亡。

事後得知,於雲剛的顱內出血,是被惡徒用礦泉水瓶子擊打造成的。

劉傳江遭到的迫害是:惡人們拿著四根電棍電擊他,直至電到沒電為止。毆打、酷刑造成他一隻手臂折斷。當他從集訓隊被轉至三監區三分監區後,警察曾讓四個犯人看著他,在他解手時,犯人們看到他的臀部都是傷,劉傳江自己說是被電棍和警棍打的。

劉傳江在三月七日晚十點左右被送去佳木斯監獄醫院,他因感到窒息,還向醫生呼籲快給自己輸氧。當時監獄醫院的氧氣已用完。醫生說:「人都不行了,搶救不了了。輸氧氣也沒用了。」據看到這一幕的人說:「不一會兒,人就死了。滿身是傷,真是太慘了!」

*中共人員試圖掩蓋虐殺真相

為「統一口徑」,監獄曾召開全監獄幹警通報大會,聲稱:秦月明與劉傳江都是死於心臟病,而於雲剛為高血壓導致腦出血。佳木斯監獄在虐殺了三位法輪功學員後,很快對監獄實行了全封閉。同時,獄警對知道死因的犯人恫嚇:「誰說實話就收拾誰!」

自三位法輪功學員的死訊被海外報導以後,中共上層異常驚恐,它既怕外界的指責,更怕法輪功學員對真相的進一步報導及死者家屬的追究。三月十一日前後,中共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秘密派人到佳木斯市調查。它們調查的是法輪功學員致死的過程,怎麼這麼快就被詳細報導到外界去了。這是調查嗎?這不是幫助佳木斯監獄進行恐嚇來了嗎?說到底,就是用另一種形式對虐殺進行掩蓋。

佳木斯監獄勾結秦月明家鄉伊春市金山屯區政法委韓姓邪黨書記、佳木斯市向陽區公安分局保衛派出所警察共同跟蹤、威脅、恐嚇秦月明家屬,勾結佳木斯國安、公安、「六一零」以及社區人員的騷擾,威脅、恐嚇於雲剛家屬,於雲剛的哥哥最終被迫簽字同意火化遺體。

中共公安部、國安部來人後,佳木斯市當局開始對所有相關的人的電話進行監控,對家屬進行跟蹤。從三月十八日開始,對佳木斯監獄所有人員的電話進行每天二十四小時監控。

而與此同時,佳木斯監獄又成立了「特勤隊」,勾結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蓮江口公安局與國保大隊,將迫害延伸到了看望法輪功學員的親屬身上。特勤隊每天來回巡視,並監督、盤查、毆打接見法輪功學員的親屬。繼三月十一日,來探望姜波濤的家人遭佳木斯監獄警察暴打後,三月二十一日又有四、五名不知身份的便衣,將一名去佳木斯監獄看望的法輪功學員親屬綁架。

佳木斯監獄隸屬於黑龍江司法局,和當地公安分屬兩個系統,一個是司法,一個是公安,可是他們互相的勾搭已經向世人表明,這一切行動除了有中共公安部與國安部參與之外,黑龍江「六一零」也參與了進來。當然參與的對像也不排除黑龍江政法委與黑龍江公安局。當然其目的就是要把虐殺的真相掩蓋起來。

四、佳木斯監獄惡人榜

▲劉昌余:原佳木斯監獄副監獄長。
在2003年11月份先後兩次親自動手毆打大法弟子,不僅唆使警察和犯人迫害,還當眾對法輪功學員毒打、吊銬、關小號等。
▲王佔利:原佳木斯監獄監獄長(正職),參與迫害。
▲呂允強:男 ,四十多歲,原佳木斯監獄副監獄長。
原籍為山東省黃縣,曾任佳木斯監獄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佳木斯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斷加劇,呂允強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葉楓:男 ,年齡未知,現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獄長。辦電:8816001 手機:13351666999

佳木斯監獄監獄長
佳木斯監獄監獄長 葉楓

▲李好軍:男 ,年齡未知,現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副獄長。辦電:8816007 手機:13504691000

李好軍
李好軍

▲張玉成:男 ,年齡未知,現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政委。
▲於義楓:男,佳木斯監獄集訓隊,職務:大隊長,警號:2316473

於義楓
於義楓

▲申慶新:男,佳木斯監獄集訓隊,職務:副教導員,警號:2316129

申慶新
申慶新

▲劉淼森:男,佳木斯監獄集訓隊二中隊,職務:指導員
▲徐亮:男,佳木斯監獄集訓隊二中隊,職務:中隊長

徐亮
徐亮

▲杜岩:男,佳木斯監獄集訓隊二中隊,職務:警察

因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登上惡人榜的佳木斯監獄獄警:
劉昌余, 王佔利, 呂允強, 葉楓,李好軍,孫佔彪,馬長順,王振喜,季儉奎,魏建敏,王慶軍,崔海軍,彭林,董貴勇,宋雲龍,馮忠慶,苗雪峰,朱貴東,曾明,李恆海,魏祖名,賴寶華,王連宇,曹建武,李成,王燕濤,王德祥(得祥),武軍,王凱,任岩峰,劉淼森,張平,汝志鵬,單開銳,賈啟明,肖洪斌,李平生,姚輝,婁本,付學軍,王洪彥,劉尚軍,張林,李運龍,周慶國,孫佔斌,聞俊生,齊連閣,王德權,劉慶春,劉連海,曾佔軍,王剛,王玉文,常玉林,隋今,滕啟寧(滕起寧),段穎清,王海超,李博,廉國軍,楊永年,劉維東,張井和,陳健,徐讓,王輝,司振明,李金奎,許崇文,葉春賀,蔡金海,王敬寶,李澤南,王佔利,張景河,許叢文,韓繼波(音),葉曉軍,滕樹良,梁振明,蘇加峰(蘇佳峰),曹志鵬,夏衍東,白振興,汝志勇,趙敏,王德朋,朱增光,王國志,龔佩峰,汝志明,杜以宏,朱峰,陳華,劉波,張青峰,陳春林,劉仁利,張波,溫棟,於海鵬,單升銳,劉偉,齊峰,田鑫,張士軍,張振錄,劉文革,吳海,殷傑,於義楓,胡新宇,李洪,史俊峰,張朝輝,李志海,杜炎(杜岩),葉楓,李好軍,張玉成,田月生,高俊,董大全,蘇志峰,楊永平,劉衍利,郭建軍,楊緒文,胡文躍,張格秋,趙金朋(趙金鵬),裴剛,關智慧,孟軍,劉長全,徐亮(許亮),李相國,全偉,陳喜強,劉煥,田增洪,劉金平,於彪,全景陽,張松嶺,田培洪,粟文亮,趙金奎,韓曉亮,張磊,馬大順,郭建民,栗文亮,田博文,景鵬,於峰,申慶新,朱明輝,趙民,魏孟軍,裴愛林,王臣,宮照普,於歡,白小光,劉旭,龐茂勝,崔豔平,蘇連騰,宮兆福,翟傳龍,王志勇,趙偉,王欣宇,張志海,錢程,

因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登上惡人榜的佳木斯監獄犯人:
張金成,戶傳鎖,李本和,車曉民,蔣祥劍,高令軍,張景玉,羅士明,朱長力,劉景仁,姜美庚,王國慶,田松芝,孟慶革,於慶全,郭立軍,李成圖,馮偉志,楊鍵,王曉彬,韓本雙,張平文,張雷,陸春寶,竇立剛,趙波,孫華倫,張峰,林金峰,楊小偉,項陽,董志宏,紀相利,高利濱,李士強,張方,王越,武傳海(直接參與對秦月明灌食迫害),李岩松(故意將林澤華推下樓),劉海臣,陳紅偉,張光文,張興文,康宇軍,姜海濤,孫國玉,於忠傑,白佳明,趙立軍,徐洪革,王勃,劉成

五、佳木斯監獄惡報實例

▲王海超:原佳木斯監獄指導員,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死於淋巴癌,時年四十六歲。王海超生前在監獄任職指導員期間,曾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法輪功學員王東旭曾遭受過王海超的毒打迫害;包永勝、陳繼中等八名法輪功學員還曾被王海超整整三天吊銬在監獄衛生間內……

▲王鵬德:男,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惡警,曾任獄政科科長、監區長等職。利用職權迫害含冤入獄的法輪功學員。在參與迫害善良好人的過程中,他給自己種下惡果,招來一系列倒霉事,如:他突然中風,嘴歪眼斜。在任病號監區長時,所在監區病人逃跑,他險些掉職。接著再次違法,被降職。一件件倒霉事相繼而來,就是對其惡報的警醒。

▲孟軍:多次用三萬伏的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後遭惡報因其它原因被開除。

▲馬某:男,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惡警。多次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最終招來惡報。馬某知法犯法毆打一名有病的犯人,逼得犯人自殺,馬某一度被投進看守所成為階下囚。據說,家裏花了二十多萬才疏通各路貪官,替他平息罪惡。

無論是甚麼人,參與了迫害修煉佛法的人,遭惡報受天譴,毫釐不爽。在超過萬例的惡報事件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車禍死的、暴斃的、自殺的、半身不遂的,還有被判刑、撤職的,更有作惡殃及家人的。

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前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就是最好的例證,昔日中共警界的風光人物現「被失蹤」,表面上是因為他的貪腐以及在中共內鬥中被剔除,然而翻開王立軍罪惡的一頁便會一目了然,他的被捕正是他迫害法輪功(積極抓捕綁架並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遭到的報應。王立軍曾經在撫順一浴池內洗澡時對朋友親口說::「我心裏很清楚,我就是當官的嘴裏一塊口香糖,嚼得沒味兒的時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黏在誰的鞋底子下。」說完後他急忙用手捧水抹臉,他流淚了,可見他也不願意做口香糖。
佳木斯監獄及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政府官員,你們的罪責已經被追查國際記錄在案,趕快懸崖勒馬,停止犯罪,並加倍彌補。真心希望你們儘早走出謊言,明辨是非,理智選擇未來!

附錄:二零一一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針對佳木斯各級參與迫害部門發出的通告。
1、追查國際3447號通告《追查黑龍江省、伊春市「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的通告》(2011 年09 月16 日)
2、《追查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秦月明及家人的責任人通告》(2011年10月16 日)
3、追查國際2827號通告《追查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的通告》(2011 年11 月18日)
4、追查國際3805號通告《追查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張普賀的責任人的通告》(2012年3月15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