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西市法輪功學員在佳木斯監獄遭迫害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受共產邪黨迫害後,雞西市共有八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監獄,還有七人正在遭受迫害。他們中最長刑期九年,也有父子同獄的,還有七十七歲的老人被迫害得大腿骨斷裂的(近期已回家)。他們遭受的迫害都給親人帶來了很大痛苦,老人孩子的生活陷入困境。

項洪福:六十五歲,退休工人,長子項彬四十五歲,無固定工作。父子一家五口人,居住在雞西市恒山區大恒山礦工農委九組。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項洪福一家四口修煉人被恒山公安警察綁架,項洪福的老伴於淑琴、長子項彬、兒媳黃瑩傑同時遭公安警察劫持,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打印機、電腦等私人物品被搶走,給小兒子準備結婚辦酒席的四千元錢也一起被警察搶走。在恒山公安分局,四人均遭受到警察的刑訊逼供迫害。

項洪福修煉前患有嚴重的小腸疝氣,煉功後好了;老伴於淑琴脾氣暴躁,二人打打鬧鬧的過了大半輩子。煉功後二人禮讓寬容,夫妻和睦融洽。大兒子項彬煉功後大改一發火就砸東西的暴烈脾氣,性情變得溫和善良。他們深深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一家人平靜幸福的生活著。

六月六日,本來是小兒子從海南回來結婚的大喜日子,可一家人被非法關押,不能給小兒子操持婚禮。這令許多親友落淚。可以想像獄中老人的心情是怎樣的痛苦。特別是年僅十七歲的孫兒,一提起父母爺爺奶奶就哭,孤苦伶仃的只能寄宿在親戚家。昔日祖孫三代其樂融融的生活氣息,今日變得人去房空。

後來恒山區法院秘密開庭,枉判項彬四年刑,項洪福、於淑琴、黃瑩傑各三年半刑。到佳木斯監獄後,項洪福被查出患有嚴重的肺結核病,一直隔離在監獄醫院。儘管如此,也未給項洪福辦理保外就醫回家。

王新春:四十八歲,家住雞西市雞冠區紅星鄉紅勝村,靠打工維持家庭生活。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未修煉前王新春很愛玩麻將,修煉大法後,改掉了賭博的惡習,處處事事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紅星鄉派出所所長於洪斌,警員呂志民等人闖進王新春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和三千元現金。然後把王新春和妻子魏桂君綁架到鄉派出所,刑訊逼供兩天一夜,不給飯吃,後被非法關押到雞西市看守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日,雞西市雞冠區法院非法庭審王新春,法庭上律師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當律師問公訴人和法官,我的當事人犯了哪條法律時,公訴人和法官支支吾吾,答不上來。引起了旁聽者哄堂大笑,儘管如此,雞冠區法院還是執法犯法,助紂為虐。枉判王新春九年冤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王新春被送到雞西監獄集訓隊。二零一零年一月,被轉監到黑龍江省佳木斯監獄。非法關押在九監區二隊。

王新春被迫害後,給妻子女兒和老人造成了極大的痛苦,上高中的女兒整天痛哭,無錢上學,只好失學。得腦血栓癱瘓在床、七十二歲的老母親無人照看,只得送到哥哥家,艱難淒苦的生活。八十多歲的岳父母痛苦不解,也得不到女兒女婿的照顧。妻子女兒四處打工,艱難維持生計。王新春被非法關押到佳木斯監獄後,每聽到修煉人在獄中受到酷刑迫害的時候,家人就擔驚受怕,真不知道他在獄中受到怎樣的折磨,家中的親人都希望這場迫害早點結束。王新春也好見到癱瘓在床時日不多的老母親。

吳寶庫:六十歲,家住雞西市滴道區光華社區,大專文化,滴道區水利局副局長。吳寶庫為人正直,為官清正廉潔,口碑極好。修煉法輪大法前,患有嚴重的失眠症,經常是十天、二十天的睡不著覺,這使他很是痛苦難受。嘗試過各種治療方法也不見效,也曾練過別的氣功,療效不大。一九九八年煉法輪功後非常神奇的都好了。這讓他深深體會到了法輪大法好真是好,更加明白了中共的造謠宣傳是對民眾的最大毒害。

為了讓民眾了解真相,吳寶庫等人到麻山偏遠地區發真相資料,被不明是非的人構陷。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麻山區公安和滴道東興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東興派出所遭受到了警察的刑訊逼供迫害,腿被打腫了。十月二十九日,吳寶庫被綁架到麻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侯利把吳寶庫打的站不起身來,後又被麻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五年四月,被非法關押到佳木斯監獄,獄警為逼迫他寫「三書」放棄信仰,吊銬毒打他。二零零五年五月,吳寶庫僅穿背心褲衩又被非法押送到了佳木斯監獄。

吳寶庫被非法關押後,妻子一人掙錢,艱難的供養兩個女兒上大學,一家人多麼盼望他早點回來團聚。結束這噩夢般的日子。

劉學剛:四十二歲,家住雞西市雞冠區,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曾被綁架到看守所三次,被恒山區公安分局和小恒山派出所警察勒索四千元,非法勞教三年,非法關押在雞西市勞教所,成家後在雞冠區賣水果為生。劉學剛下小井時腿被砸折過,手術後傷口不封口,修煉大法後好了。雖然鋼板未取出,十多年來一點不適的感覺也沒有,還改掉了愛喝酒,愛賭博的惡習,按照真善忍做一個有道德的好人。

雞西市法輪功學員劉學剛和妻子仲麗
雞西市法輪功學員劉學剛和妻子仲麗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雞冠區公安分局和西山派出所惡警綁架,家中許多物品和兩千元現金被劫走,在雞冠區國保大隊遭受警察毒打,上支棍等刑訊逼供迫害。十一月十日,被雞冠區法院冤判夫妻各八年。這給兩個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早在劉學剛被非法勞教期間,病重的母親帶著無限的牽掛痛苦的走了,臨死也未能見到兒子一面,這次七十九歲的老父病重住院,獨不見小兒子劉學剛夫妻來看他,總是不斷的念叨,他們怎麼不來看我啊,家人怕他傷心不敢告訴他。七十多歲的岳母小腦萎縮,總是呆傻的坐在門口等待女兒女婿來看她,最終淒苦的離開了這個「和諧」的社會。老有所養,兒之孝道,如今劉學剛仍不能盡孝贍養八十多歲孤苦伶仃的老父和岳父,更不知病重的老父能否等到兒子漫長的八年刑期滿後歸來。

二零一零年四月,劉學剛被非法送到佳木斯監獄,親人們先後三次去看他,均遭到佳木斯獄警的違法訊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不是×教,親人拒絕回答這無理的要求,就不讓見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劉學剛的哥哥思弟心切,違心的回答了獄警的違法訊問,終於見到了想念已久的弟弟,弟弟的眼睛被打的腫了,不知弟弟遭受到多少迫害。特別是今年二月有三名法輪功學員在佳木斯監獄被迫害致死,更令親人們擔心劉學剛的生命安危,不知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甚麼時候才能結束。

王蘭生:三十八歲左右,未婚,雞西市城子河區長青鄉城東村調過幾個監區,絕食反迫害,因為認為自己無罪,在看守所的時候經常寫上訴信,後被非法判刑七年。當時在一監區。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監獄要搞強制轉化,說了不轉化就永遠別想離開集訓隊,大家開始絕食,絕食四天以後開始強行灌食。

鞏志軍:雞西市城子河區東海礦。

十二年來,在中華大地上不斷的上演著這種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冤獄自古有之,但千萬人的冤獄一定是國家的浩劫,當人們走過這段屈辱的歷史,人們就會看清這場對真善忍的瘋狂迫害給人類帶來的災難是多麼的巨大,請用我們的良知善念共同發出「解體中共,結束迫害」 的正義之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