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前期迫害案例彙編(2012年2月20日發表)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日】

  • 山東華能德州電廠職工胡欽蘭一家遭迫害事實

  • 湖北安陸「警嫂」毛翠英遭受的迫害

  • 四川廣漢市退休教師陳世芬遭經濟迫害

  • 河北辛集法輪功學員陳豔輝被迫害事實

  • 黑龍江穆稜市婦女遭受的三年迫害

  • 山東華能德州電廠職工胡欽蘭一家遭迫害事實

    (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胡欽蘭是華能德州電廠的一名退休職工。她和丈夫車憲起、兒子車奇聰、女兒車國萍,於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相繼修煉法輪功,並嚴格按照「真善忍」重德行善做好人,親身受益,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思想道德提升,每天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洪恩之中。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瘋狂打壓後,胡欽蘭一家堅持自己的信仰,只想做一個更好的人,卻遭到中共多次各種迫害:監視監控,非法關押、抄家、綁架、高額勒索、洗腦、勞教、酷刑折磨等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瞬間被邪黨迫害的妻離子散,胡欽蘭於二零一一年二月被迫害離世。

    華能電廠以郭良、高振之為首的中共組織受其毒害很深,對本廠煉法輪功的人逐個登記,並報送德州市公安機構備案,為迫害法輪功提供了信息,其中華能德州電廠退休職工於蓮春被迫害致死。

    車奇聰曾多次遭綁架關押、兩次勞教

    兒子車奇聰,大專畢業,在電廠管財務,當年才二十幾歲。像他這麼大的年輕人,大多都熱衷於權欲的追逐和物質的享受,迷魔於燈紅酒綠,可車奇聰對這些看得很淡,甚至遠離這些現代化的「享受」,因想做一個對社會有益的好人。這樣一個好青年,卻遭中共五年之久的各種酷刑折磨。

    九九年七二零,德州電廠郭良、高振之等人在「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操控下,對不放棄修煉的人停職停薪,非法軟禁在電廠招待所洗腦。車奇聰就是其中的一員,強制逼迫他寫不修煉的「保證書」。

    在九九年十月份,車奇聰發表聲明所寫的「保證」作廢,結果他們將聲明交給德城區河西派出所。在德城區河西派出所人員的配合下,德州市刑警大隊警察馮國旗、河西派出所季佳軍、德城區政保科張宗明等十幾人瘋狂抄家,搶走電腦、錄像帶等私人物品,並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將車奇聰綁架,關押在德城區公安分局拘留所十五天。

    車奇聰被釋放後,仍沒有一點人身自由,和本廠法輪功學員退休女職工於蓮春被監視在電廠居住。單位派保安警察日夜圍堵在他家門口,有人出入都派人跟蹤,對父母全家限制人身自由,侵犯人權長達三個多月。

    二零零零年初,中共「六一零」及公安人員把於蓮春綁架到濟南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於當年年底就被濟南勞教所迫害致死),才解除了對車奇聰的非法監視居住,但讓他長期待崗,不發工資。

    車奇聰進京討公道 兩次被關進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車奇聰上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被押回非法關押在德州市看守所。同時,再次野蠻抄家,搶走電腦等私人物品,不留任何清單。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四十五天,又被劫持到本廠單身宿舍非法監視居住。期間,河西派出所警察屠明友和單位政工處的趙傳升找他談話,逼迫車奇聰放棄信仰。車奇聰明確表示,繼續修煉法輪功。他們又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再次把車奇聰送回看守所,車奇聰對惡徒們的惡行進行抗議,絕食六天,生命出現危險,才把其放回,但不讓回家,仍軟禁在廠單身宿舍非法監視居住。

    車奇聰被綁架到洗腦班 兩天後又遭勞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警察屠明友等人將車奇聰綁架到德州市「六一零」洗腦班(當時設在德州東方賓館)。因車奇聰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兩天後,又把他從洗腦班強制押往臭名昭著的山東淄博王村第二勞教所,非法勞教。同時,廠邪黨組織還編造不實之詞,污衊車奇聰「違法」,給予他「開除廠籍,留廠察看」的處分。車奇聰被非法勞教後,一直對他家監控,打匿名電話,跟蹤他父母,到家騷擾。

    在邪惡的黑窩裏,車奇聰經歷過電擊,就是用電棍電擊身體;體罰,就是長時間站立或坐蹲著;熬鷹,就是長時間不讓睡覺;還強迫奴役勞動等等,於二零零三年釋放。

    二零零三年三月,胡欽蘭、車憲起、車國萍再次遭綁架、關押、勞教

    二零零三年三月,胡欽蘭和丈夫車憲起上濟南照顧年邁的母親,由德城區公安分局警察張宗明、於修紅等六人,誣陷他們兩會期間傳播「真善忍」佛法是犯罪,竟驅車到濟南將兩位六十多歲的老人押回。他們一夥,還在老人的身上搶走了鑰匙,瘋狂抄家,搶走電腦等多種物品,還敲詐勒索,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續,並把二老關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張宗明非法提審車憲起,逼迫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逼迫幹奴役活、夜間值班,背監規等,非法關押一個月。

    四月底又被女警段慧娟等人劫持到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德州市六一零洗腦班,當時設在德州凱悅賓館)王建松、楊中福、張素芳逼迫老人每天看天安門「自焚」偽案,寫不修煉的保證書。一切費用均由自己承擔,每人二千至三千元,非法關押約二個月。

    六月二日,由德城區張宗明、劉大偉、段慧娟和河西派出所季佳軍等人將兩位善良的老人強制送山東淄博王村勞教三年。經查體因車憲起血壓高拒收,才肯把老人放回。劉大偉等又以「取保候審」為名,敲詐其女兒逼交九千元,季佳軍又敲詐勒索一千元說是交通費。

    德城區公安分局張宗明、段慧娟等警察,又把正在發高燒的胡欽蘭,強行打針後,從凱悅賓館洗腦班直接押送到山東女子勞教所,勞教三年。先是把胡欽蘭老人關在鐵籠子裏,直不起腰,只能蹲著,觀察是否是非典。

    在勞教所,對不「轉化」的學員,吃飯、洗刷、上廁所都受限制,有時憋的尿拉在褲子裏。每天逼迫看誹謗污衊大法的造假錄像,幹奴役活等,逼迫放棄信仰。對堅定的學員關小黑屋,吊銬等酷刑折磨。胡欽蘭也沒有逃脫中共的魔爪,經歷了種種酷刑折磨,身體出現嚴重的咳嗽、胸悶、無力狀態,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回家。由於中共長期對其家庭成員的殘酷迫害,胡欽蘭承受著身體精神等各方面的壓力,身體越來越差,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份含冤離世。

    當時車國萍的孩子才四個月,尚在哺乳期,惡徒們對她也不放過。私闖民宅,竄到車國萍婆婆家把她綁架到河西派出所關押一宿。第二天,又被劫持到德州凱悅賓館洗腦,逼迫寫不修煉的「保證書」等。不但野蠻抄了家,搶走了電腦、打印機等物品,還停止了她丈夫的工作,敲詐勒索其婆家二萬元錢,逼交住宿、生活費二千元錢。

    二零零四年四、五月份期間,車奇聰、車憲起再次遭勞教,車國萍被關押

    二零零四年四月,河西派出所(現德州商貿開發區公安局)警察李敬增、於修紅、魯英傑、李海洋、齊某某等人,土匪般瘋狂抄家,翻箱倒櫃,撬開衣櫥,搶走私人電腦、錄音機等物品,連搬家用的鐵絲都被他們誣陷說是作案工具。再次將車憲起、車奇聰、車國萍三人綁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逼迫幹奴役活做花芯,一天七、八個小時,如不幹活,獄頭就指使犯人打罵,吃的是帶泥巴的菜湯子。父子三人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再次將車奇聰非法勞教兩年、車憲起勞教三年。

    警察給車憲起戴上手銬強制送到淄博王村八三廠醫(勞教所所屬醫院),強行輸液、輸氧、打針吃藥。開的藥是磺胺,心臟病吃後過敏。在勞教所,每天被強行逼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廣播、逼寫認識,體罰等,逼迫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戴手銬又被押至周村軍隊醫院查體,經診斷確實血壓太高,有生命危險,最後才肯「保外就醫」放回,所有費用均由本人拿。

    車奇聰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從七月開始,王村勞教所專門組織了一支所謂的「攻堅隊」,用刑事犯人對最堅定的大法弟子施以最殘暴的強制轉化手段。長期「不轉化」的車奇聰等人曾被送往「攻堅隊」加重迫害。車奇聰同樣經歷了上次體罰、熬鷹、奴役等種種迫害,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回家。

    車國萍由十幾個警察從婆家被綁架,並用攝像機、照相機拍照。家中被抄的一片狼藉,搶走電腦、書籍等。在德州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勒索一萬元錢後放回家。


    湖北安陸「警嫂」毛翠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安陸市法輪功學員毛翠英,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僅僅兩個月,就使自己從生不如死的身體病痛狀態中走出來,獲得了身心健康,也使她全家人從她病痛的陰影中走出來,全家沐浴在幸福和睦的氛圍裏。毛翠英還獲得孝感地區公安系統頒發的「警嫂」稱號。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毛翠英和她的家庭遭到了中共當局的迫害。

    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毛翠英被多種疾病纏身:附件炎、胃病、失眠、類風濕、關節炎、眼睛白內障、神經官能症等等常年折磨著她,令她吃不好飯,睡不好覺。特別是類風濕病,不能下水,下水就像觸電,令她身心極度痛苦。無奈,她只好去學跳舞,期望以此來鍛練身體,打發時間。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毛翠英去安陸棉紡廠內跳舞時,看到一些人身穿煉功服在那煉功,感到很好奇,就上前去看,一問才知道是一群信仰法輪功的修煉者。毛翠英感到那些法輪功學員非常友好,很和善,就馬上跟他們學煉法輪功。沒想到她煉了不長時間後,全身的病奇蹟般的不治而癒。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那時毛翠英的丈夫身體也有一個毛病,總愛流鼻血,流起來就像放水似的止不住,四處求醫、甚至用土方子都無濟於事。自毛翠英修煉法輪功後,她丈夫也跟著沾光了,流鼻血的毛病也好了。毛翠英全家人都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無法用語言表達對法輪功的感激。

    毛翠英的丈夫在安陸市公安局工作,毛翠英通過修煉法輪功獲得身心健康後,積極支持丈夫的工作,令丈夫工作順利,出色。那時毛翠英曾與丈夫同時獲得過孝感地區公安系統頒發的獎項,還得了獎金,毛翠英獲得「警嫂」稱號,獎勵她對丈夫工作的支持與付出。那時很多世人從毛翠英身上看到了修煉法輪功的美好,很多人走入修煉法輪功的行列中,無數人從修煉法輪功中身心受益。那時,安陸市到處都是煉功點,連安陸市公安局內都有煉功點。

    堅持信仰遭迫害 家人遭株連

    天有不測風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動用了所有的電台、電視台、報紙、網絡等媒體對法輪功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誣陷,迫害法輪功。毛翠英的家和千萬個法輪功學員一樣,從此不得安寧,遭到安陸市公安局人員的多次騷擾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上午,安陸市府城派出所三個惡警(其中一個姓陳)突然闖到毛翠英的家中,拿出寫著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師父的紙張逼迫毛翠英簽字,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並不許她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之後,安陸刑警大隊隊長兼政委李厚榮、刑警大隊教導員楊北平,還有公安局警察吳望明等人每隔一兩天就到毛翠英家中監視她、騷擾她。

    為了達到逼迫毛翠英放棄信仰的目的,安陸市公安局株連迫害她的家人,在公安局對毛翠英的丈夫三天兩天的開「批鬥會」,威逼她丈夫作保證,保證讓毛翠英不煉功,不然就威脅降他的職、開除他的工作,給她丈夫造成精神上的極大傷害。中共邪黨安陸市公安局對毛翠英丈夫的株連迫害,使得毛翠英的丈夫一度對毛翠英由支持轉為怨恨,在家打她、罵她,不給她生活費,毛翠英丈夫的工作受到影響,也使得毛翠英的親友對毛翠英產生怨恨。這都是中共的邪惡迫害造成的。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毛翠英被迫停止修煉法輪功。

    毛翠英被迫又回到了常人打麻將的生活中,每日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她因修煉法輪功康復的各種病痛又回到了她的身上。她的內心極度痛苦。直到二零零五年,她才又回到法輪功修煉中,通過不斷煉功,修心向善,做好人,她的身心再次獲得健康,內心激動無比。

    無私傳播法輪功福音 遭劫持

    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帶給真修者生命無限的美好。毛翠英把法輪功的福音和法輪功無端遭迫害的真相及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曾於二零零六年底遭非法劫持。

    二零零六年黃曆十二月二十八下午約兩點鐘,毛翠英在安陸黃荊山部隊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部隊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遭安陸國保大隊綁架。安陸國保大隊惡警黃亞軍、葉木洲(開車)、陳旭東(女)將她綁架到國保大隊辦公室,黃亞軍對她非法逼供。

    下午約三、四點鐘,黃亞軍與陳旭東到毛翠英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她所有的大法書籍、護身符、和二百多份法輪功真相資料,並逼迫毛翠英在非法搜查清單上簽字。安陸公安局局長吳曉敏、副局長劉小平、國保大隊隊長唐建國在背後指使拘留毛翠英十五天。當天晚上八點多鐘,安陸國保大隊惡警黃亞軍、葉木洲、陳旭東將她送到安陸拘留所。

    晚上九點多鐘時,拘留所惡警顏端超強迫毛翠英按手印,毛翠英不按,顏端超就捉住毛翠英的手按,然後把毛翠英關到一個小屋裏。在安陸公安局惡警的操控下,安陸拘留所黃愛國要毛翠英寫「三書」,寫了就讓她回家。毛翠英不肯,黃愛國就自己寫了一份讓毛翠英簽字。毛翠英被非法關押了兩天,吃了六餐飯,被勒索三百元,拘留所周福先說:要交,我沒辦法,局裏規定的。

    法輪功學員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美好與被邪黨迫害的真相,是行使憲法規定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權,是依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中共操控六一零、公檢法人員等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執法犯法,是犯罪行為。


    四川廣漢市退休教師陳世芬遭經濟迫害

    四川省廣漢市法輪功學員陳世芬(廣漢市六中退休教師),二零零三年六月被廣漢六一零綁架至廣漢看守所關押十八天。陳的家人除交了五千元保證金外,還通「關係」送了五千元。在陳世芬辦理退休時被強行降了三級工資。這是經濟上迫害法輪功學員。


    河北辛集法輪功學員陳豔輝被迫害事實

    河北辛集法輪功學員陳豔輝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合法進京上訪,回來後被興華辦事處與四街居委會強迫寫不煉功、不上訪保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合法進京上訪,從北京被辛集市站前街派出所劫持到辛集非法關押,被勒索現金三百元,後又非法罰款二千六百元,中共惡人經常到家中騷擾他。


    黑龍江穆稜市婦女遭受的三年迫害

    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穆稜市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綁架。先後在朝陽區大屯派出所、北京市看守所七處、朝陽看守所、北京天河監獄被迫害數月後,秘密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被秘密送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下面是這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自述。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在北京打工。這天,我在上班路上講大法真相,被警察綁架到朝陽區大屯派出所。在派出所裏,我不服從他們捏造的謊言,他們就用手銬子吊了我兩天一宿。我睏了,他們就往臉上潑涼水,還說:「把你送到蘇家屯裏,讓你永遠回不來。」

    之後,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捏造了證據,把我關進了朝陽看守所。兩個月後,他們把我轉到北京市看守所七處迫害十天,又送回朝陽看守所進行迫害。

    二十天後,他們非法開庭,法院無視中國憲法、法律,在無證據、證人、甚至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非法判了我三年,強制把我送進北京天河監獄繼續迫害。

    在天河監獄,我還是堅定自己沒錯,於是他們大打出手。有四個警察拿著電棍電我,並和監獄裏的犯人強制給我穿獄服,這時,我大聲的喊道:「法輪大法好!」幾個警察驚慌失措,拿著電棍一起電我的嘴,把我的嘴電的流血。然後,把我隔離看管,讓四、五個犯人罵我、侮辱我、不讓我煉功。一次我一盤腿,一個在押十五年的犯人就說:「要是前幾年你這樣的,還沒喊出‘法輪大法好’早弄死你了。」不聽勸阻的她拿著警察的俸祿,每天協助警察給我灌食、灌水。這樣,在天河監獄迫害了二十多天後,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我被秘密送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在位於哈爾濱的女子監獄九監區,大隊長濤(音)淑萍、濮玉的指使下,強迫犯人和我一起看中共編造的謊言電視,我不看,就讓我「碼坐」(法輪功學員被逼按惡人要求的一個挨著一個盤腿坐在地上不許動),並且讓犯人打我、抽我臉、不讓我吃飯、喝水、上廁所、晝夜不讓我睡覺、冬天臘月把我銬在窗邊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用寒風吹。要想吃飯,她們就給我插管灌食,裏面的犯人謊稱我「絕食」,隨意花我的錢,她們不停的用盡各種辦法折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

    迫害我的主要人有: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陶淑萍、濮玉、穆稜刑事犯趙豔梅、哈爾濱刑事犯王亞娟、齊齊哈爾刑事犯王曉紅、賓縣貪污犯趙鐵霞、朝陽大屯派出所所長等人、朝陽看守所等人、北京看守所七處等人、天河監獄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