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天地有正氣 一硯伴三雄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清人筆記》有這樣一段記載:一個清代文人買到一方岳飛使用過的硯台,上面寫有岳飛的硯銘:持堅守白,不磷不緇。這八個字義出自《論語•陽貨》,孔子曰:「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不是說堅硬嗎,再磨礪也不會變薄;不是說潔白嗎,再污染也不會變黑。」意思是一個意志堅定的人,不會因環境而改變自己的節操。這句硯銘是岳飛的志向,更是他一生的寫照。

岳飛自少時就勤奮好學,熟讀《春秋》、《孫子兵法》,立報國之志。十九歲投軍,開始了他抗擊金軍的戎馬生涯。傳說岳飛臨行時,其母在他背上刺了「精忠報國」四字。

1127年,金軍攻破開封,俘獲了徽、欽二帝,北宋王朝滅亡,趙構建立南宋王朝,一心收復失地以雪靖康之恥的岳飛上書高宗,卻因主戰而被革職。1130年,岳飛在牛頭山設伏,大敗金將兀術,收復建康,金軍被迫北撤。之後,岳飛升任通州鎮撫使,建立起一支紀律嚴明、驍勇善戰的抗金勁旅「岳家軍」。

紹興九年,高宗、秦檜與金議和,岳飛上表堅決反對。次年,兀術進兵河南。岳飛奉命出兵反擊。相繼收復鄭州、洛陽等地,在郾城大破金軍精銳鐵騎兵「鐵浮圖」和「拐子馬」,乘勝進佔朱仙鎮。金士氣沮喪,發出「撼山易,撼岳軍難」 的哀嘆。

正當岳飛行將渡河時,高宗、秦檜詔令各路宋軍回師。岳家軍孤軍難支被迫撤退,恢復中原的計劃功敗垂成。1141年岳飛被解除兵權,12月29日,被高宗、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其子岳雲和部將張憲也一同遇難。宋孝宗繼位後為岳飛平反昭雪。淳熙五年(1178年),謚武穆。宋寧宗嘉泰四年(1204年)追封鄂王。宋理宗寶慶元年(1225年),改謚忠武。

岳飛在出師北伐、壯志未酬的悲憤心情下寫下了千古絕唱《滿江紅》,慷慨激昂,一片浩氣忠魂沛然其間: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岳飛死後,這方硯台輾轉到了謝枋得的手裏。謝枋得是江西信州弋陽人。公元1256年,三十歲的謝枋得與文天祥同科考取進士。

公元1258年,蒙古軍大舉攻宋,謝枋得被朝廷任為禮兵部架閣,負責招募民兵,籌集軍餉,保衛饒、信、撫三州。謝枋得變賣家產,八方奔走,共招募民兵一萬多人。當時的丞相兼樞密使叫賈似道,他奉行投降政策,謝枋得極為憤慨,以賈似道政事為題,言「兵必至,國必亡」。指出賈似道「竊政柄,害忠良,誤國毒民」,為此而被貶官,謫居興國軍。

公元1271年,蒙古改國號為元。1275年,元將伯顏率元兵大舉攻宋。在此國家存亡關頭,謝枋得又挺身出來組織抗戰。朝廷先後任他為江東提刑、江西招渝使等職,防守信州。謝枋得親自率兵與元軍展開血戰,終因孤軍無援而失敗。

元朝統一中國後,開始拉攏漢族士大夫,由於謝枋得的文名和威望,元朝曾先後五次派人來誘降,都被他嚴詞拒絕,並寫《卻聘書》:「人莫不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若逼我降元,我必慷慨赴死,決不失志。」

公元1288年冬天,福建行省參政魏天佑奉元帝之命,強迫謝枋得北上大都。謝枋得用絕食表示抗拒,5天後,謝枋得終於以死殉國,時年64歲。

在《別二子及良友》一詩中,謝枋得以雪中松柏比喻自己獨立不移的氣節。

雪中松柏愈青青,扶植綱常在此行。
天下久無龔勝潔,人間何獨伯夷清。
義高便覺生堪捨,禮重方知死甚輕。
南八男兒終不屈,皇天上帝眼分明。

謝枋得生前,把那方珍貴的硯台,送給好友文天祥,文天祥得到這塊硯台後,又在上邊刻下了自己的硯銘:硯雖非鐵磨難穿,心雖非石如其堅,守之弗失道自全。

文天祥,初名雲孫,字天祥。自幼仰慕先賢,以忠臣良將為榜樣。二十一歲即考中狀元。在殿試中,他提出改革方案,表述政治抱負,被宋理宗親拔為第一。

1275年正月,元軍大舉進攻,宋軍的長江防線全線崩潰,文天祥立即捐獻家資充當軍費,招募當地豪傑,起兵勤王,組織義軍三萬,開赴臨安。由於元軍攻勢猛烈,江西義軍雖英勇作戰,終因孤立無援,抗爭失敗,到最後僅餘六人。

次年正月,元軍兵臨臨安,文武官員紛紛出逃。謝太后任命文天祥為左丞相兼樞密使,派他出城與伯顏談判。文天祥據理力爭,不幸被捕。伯顏企圖誘降文天祥,但文天祥寧死不屈,伯顏只好將他押解北方,在得到當地義士相救脫險後,他派人赴各地募兵籌餉以繼續抗元戰爭。

1278冬,文天祥兵敗後被俘。元世祖忽必烈愛其才,首先派降元的原南宋左丞相留夢炎對文天祥進行勸降,被文天祥怒罵而去。元世祖又讓降元的宋恭帝趙顯來勸降。文天祥北跪於地,痛哭流涕,對趙顯說:「聖駕請回!」元朝丞相孛羅開堂審問文天祥,文天祥昂然不跪,毫不畏懼。元世祖忽必烈召見文天祥,親自勸降。但文天祥對元世祖仍然是長揖不跪,回答說:「但願一死足矣!」元世祖無奈下令處死文天祥,乃從容就義,年47歲。

元軍張弘范曾經派人請文天祥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寫下一首七言律詩表明自己的心跡。這就是流芳千古的《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
干戈寥落四週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
零丁洋裏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一方硯台見證了三位氣壯山河的英雄。「磨而不磷,涅而不緇」,真正堅強的意志、高潔的情操,決不會被強暴改變、被污濁染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