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後的暴行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中共惡徒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為了逃避日後的追查,也為了加大受害人的恐懼,其實也是為了掩蓋自己行惡的卑怯,許多惡徒在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時,特意選擇在黑暗中施暴。我們看幾個具體的例子。

二零零零年元月七日深夜,四川彭州市蒙陽鎮中共惡黨書記鄭貴華、鎮長譚延柏,帶領鎮政府的所有官員,對法輪功學員鄭維剛暴打。從譚延柏開始,一幫子惡黨官員輪流對鄭維剛搧耳光。親自坐鎮的惡黨書記鄭貴華覺得不夠狠,就命人把鄭維剛拖進樓上房間,然後突然把燈關掉,蜂擁而上對鄭維剛一陣瘋狂的拳打腳踢。

同年的元月二十四日晚,蒙陽鎮「六一零」人員與市「六一零」人員相互勾結,將北街小學教師莊成林騙到鎮政府的一間辦公室。副鎮長白美春親率十幾個打手先是對他拳打腳踢一陣,而後又把莊成林按在地上跪著,兩手平伸,脫掉長褲,幾個惡徒開始用荊竹子、棍子打莊成林的臀部及全身。摧殘一陣後,再把莊成林拖進一間早就準備好的後屋,電燈一滅,七、八個中共惡徒一擁而上,一陣暴打後就離開現場。電燈拉開了,一個人也沒有。然後,電燈又滅了,打手們又衝進來,又是一陣暴打。就這樣持續作惡四、五次。半夜十一點三十分左右,莊成林右眼視網膜被打脫落,看不清楚東西。十二點左右,莊成林的頭被打破,裂開二寸多長的口子,鮮血流向全身,一件上衣變成了血衣。看到這情景,打手、惡黨官員一下子全跑光了。

二零零零年年底,河北保定市望都縣賈村鄉西新村法輪功學員蘇慧利,被綁架到鄉政府。政府惡徒耿新奇、牟平軍帶一幫惡人,把燈熄滅後,用笤帚、棍子遍打蘇慧利全身,打得他鼻子、嘴鮮血直流。惡徒們邊打邊說:「你說你煉功煉好了肝硬化、肝腹水,今天非打你的肝不可!」接著皮鞋猛踢他的肝部。從此之後蘇慧利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一歲。

在四川德陽監獄,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晚,獄警吳廷海故意叫廁所值班的犯人離開,並將燈關掉,在門口埋伏好三個犯人。負責監督法輪功學員陳京西的犯人陶治國,故意邀陳京西一同上廁所。一到廁所,那三個犯人抓住陳京西就是一頓暴打。毒打一陣後,陶治國看看打夠了,一招手,三個犯人揚長而去。行兇者一走,燈也亮了,值班的犯人也出現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深夜,在山東省蒙陰縣垛莊鎮司法所一房間裏,鎮副書記公茂禮親自指揮,垛莊鄉建主任王衍忠、林業站站長段尊國等一群惡徒,手持橡皮棍,氣勢洶洶地嚷著要給垛莊法輪功學員齊成榮「上課」。齊成榮對他們說打人犯法。公茂禮說:「打你不犯法。」說著就先下手抽齊成榮的耳光。隨即惡徒們蜂擁而上,將她打倒在地,然後猛踩她身體的各個部位,拳打腳踢,數根橡皮棍抽打在她的胳膊、臀部。一惡徒說打臀部。就有另一惡徒用手電照在她的臀部,惡徒們便狠命的打,直到打累了,然後開燈。惡人問齊成榮:「你說打人,誰打你了?」惡徒們休息一會後又把燈關了,說繼續「上課」,又一陣暴打,並踩住她的脖子不讓她出聲。

在對法輪功學員齊成榮的迫害中,惡徒們顯然提前有約定,說打哪就打哪,而且還在關掉燈的情況下,用一手電照著要打的部位。惡徒們的狡詐還表現在抵賴上:「你說打人,誰打你了?」明明將人毒打,惡徒還揚言是「上課」,真是流氓十足。

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富拉爾基區紅岸派出所,有一男惡警劉冬生以搜身為由,在審訊室裏先把燈關掉,然後亂摸女法輪功學員的下身。並且邊施暴邊叫囂:「我要叫你生不如死,我要叫你家破人亡。」

中共惡徒們齷齪變態的心理暴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