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龍江五常洗腦班看中共的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中共江澤民團伙發動了這場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大約從二零零零年開始,在全國各地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恐怖組織陰謀策劃和組織糾集,相繼開設洗腦班(對外謊稱「法制學校」或「法制學習班」,實為違法私設的黑監獄),用謊言加暴力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堅定和對迫害的否定,以及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和大善大忍的表現,震撼了許多世人和參與迫害者,許多人從中明白了真相而退出迫害,這使得全國絕大多數的洗腦班迅速解體。只剩下極個別最流氓、無恥、殘忍和為了私利不擇手段、不惜出賣良知道義的幾個洗腦班,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就是其中的一個。

五常洗腦班頭目付彥春對剛被綁架到來的法輪功學員的開場白就是:「進了這裏轉化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如果不轉化,要想出去,只有抬著出去!」「你可以出去打聽打聽,這裏不是沒整死過人!死也白死,算自殺,這是政策!」「共產黨就是這麼不講理,有兩下出去告去!告也白告!誰敢受理!?」「到了這裏就我說了算,整死你咋的!?這裏是你們的人間地獄!」該黑窩所使用的酷刑有「上大掛」、「大字形吊銬」、腳尖點地背吊銬在鐵管上、電擊、暴打等,現在最常用的方法是:腳尖點地背吊銬在鐵管上(可調高度,使被吊銬者達到腳尖點地、胳膊反背角度最大、最痛苦)。

酷刑演示:上大掛
酷刑演示:上大掛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五常洗腦班這個邪惡黑窩,從二零零零年到現在,共迫害過約四百多名法輪功學員。現位於五常市計生辦院內的一棟居民樓下,一、二樓為該黑窩所用,大門沒有標牌,但五常市民眾一般都知道這個邪惡黑窩。它由黑龍江省「610」直接操控,多年來不僅迫害黑龍江省的法輪功學員,也有吉林、遼寧的個別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該黑窩遭受迫害。

法輪功學員在遭受酷刑期間,付彥春和其女婿是凶殘的黑臉,朱憲福、莫振山扮紅臉,用暴力、酷刑和誘騙等手段迫使法輪功學員寫「三書」。

法輪功學員如果承受不住無休止的、不斷變換招數的迫害而寫下了所謂的悔過書等「三書」,就會被一直關在封閉的房間裏開始另外形式的更殘酷的迫害:每天早上寫一遍詆毀大法和師父的「三書」(對於他們認為轉化難度比較大的每天早上則寫一篇謾罵李洪志師父或大法的話),白天逼迫「學習」詆毀、栽贓和謾罵大法和李洪志師父的書、錄像和寫罪惡的「認識」,日復一日,直到他們認為合格了才釋放;如果不能達到他們所謂的「標準」,就會無限期關押。

期間,他們還會用「如果不轉化將會被勞教或判刑」進行威脅。在釋放前,還會經過多種形式的所謂「檢驗」,如:安排給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洗腦。一是「考驗」是否真轉化,二是看是否會被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影響而聲明從新修煉。──如此陰險毒辣的招術,也惟有中共惡黨的最邪惡、喪盡天良之徒才能為之。

讓我們來看看構成五常洗腦班的究竟是一幫甚麼樣的貨色:該黑窩所謂領導都是五常市政法委被排擠下來的人員,用政法委一些人士的說法,他們是五常市政法委的臭魚爛蝦。就是這樣的幾個人渣加上其幾個家人、親屬,在省「610」惡徒的慫恿下幹起了迫害善良的勾當。而且,一幹就是十二年。就從這一點,可以折射出中共是何等的邪惡、殘暴、泯滅人性。

付彥春,現任五常洗腦班主任,陰險毒辣,是五常洗腦班暴力酷刑的主要決策和實施者。聽熟悉他的人講,付彥春待人一向都是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皮笑肉不笑、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為了利益,不管是非,不擇手段;付過去就是十足的地痞無賴,人都說他妻子就是被他打死的。沒想到他靠心狠手辣迫害法輪功爬上了政法委副書記的職位,明裏暗裏掙的都是帶血的錢……。像他這樣的人,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積極為中共賣命迫害善良,運動後沒有一個落得好下場,真正的丟了性命。付彥春曾多次向朋友炫耀自己的關係硬,並因此收受一些人的賄賂;他還常說「610」在所有職能部門中是最「牛」的,「610」花錢如流水,上邊給撥,下邊可要,處理法輪功案件,只要幾個相關「610」頭子一碰頭就可以定罪,想怎麼定就怎麼定,想定多少年就定多少年,公、檢、法的程序只是騙人的擺設。

朱憲福,現任五常洗腦班中共邪黨書記,正邪不分,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扮演紅臉,掌管五常洗腦班日常生活採購安排。此人是原五常市政法委書記,後被排擠退居二線入洗腦班參與迫害,軍人出身。熟悉他的人一般都為之惋惜:沒想到這些年竟幹起了這種傷天害理的勾當。可能是多年來被黨文化洗腦洗糊塗了,認不清邪黨的邪惡本性。這種人是最可憐、最危險的,如果不能及時認清形勢,儘快脫離邪黨,停止作惡,將功折罪,將悔之晚矣!

莫振山,現任五常洗腦班副主任,見風使舵,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扮演紅帶黑臉,在五常洗腦班主要負責對法輪功學員用邪惡謊言進行強制洗腦和脅迫每天寫「三書」、寫詆毀大法和法輪功創始人的所謂「認識」。此人是五常市政法委紀檢書記,曾當過教師,受人排擠,花瓶職位無實權實事,被安排幹起了泯滅人性的罪惡。了解莫振山的人,都說它口蜜腹劍、笑裏藏刀、暗中使壞、不懂裝懂、見風使舵,人稱「笑面虎」,典型的酒囊飯袋。在中共體制中有一部份這樣的人,藉著自己肚裏的二兩墨水會釀出八兩害人的壞水,只是為了私利而出賣良心。這種人做人的原則就是見風使舵,一旦其主子不行了,會馬上另尋新主。

剩下的人員,絕大部份是付彥春、朱憲福、莫振山的家人或親戚。其中付彥春的姑爺是協助其實施酷刑暴力的骨幹,其他人員基本都是協助轉化和監管法輪功學員的,這些人由於長期受到邪惡謊言的灌輸,亦心生邪惡,助紂為虐。他們本以為自己的家人、親戚有本事,幫他們找到了不用出大力就能月掙2000元的美差,不曾想他們正走在越來越深的犯罪道路上。

該黑窩對法輪功學員洗腦所用的光盤、書籍,都是漏洞百出、拙劣可笑的謊言,裏面充滿了對大法和師父的謾罵及仇恨,這一切不僅不能欺騙和真正轉化法輪功學員,反而使被迫害中法輪功學員更加看清楚中共的邪惡和殘忍,更增強了法輪功學員對大法的堅定和對師父的尊敬。

從五常洗腦班的人員構成,可以看到中共從上到下整個體制內官員的邪惡和腐敗;從五常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不擇手段的酷刑折磨和強制洗腦,可以看到中共層層官員是如何為了私利絞盡腦汁魚肉百姓、禍害中華的。

中共的謊言已被絕大多數人民識破,一億多人已勇敢的聲明「三退」,拋棄中共。當前的中國,民怨四起,群體事件頻發,災禍遍野,是上天的警告,是百姓的憤怒,是埋葬邪惡中共的前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