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學院副教授在北京監獄遭受虐待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國家檢察官學院哲學副教授李莉,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二零零零年被迫離家出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九年,至今仍在北京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她曾被連續二十多天剝奪睡眠。

國家檢察官學院是直屬於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的成人高等院校,李莉早在一九九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曾擔任法輪功石景山義務站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設瘋狂打壓法輪功後,檢察官學院及其上級單位最高人民檢察院對她進行文革式的攻擊,強迫她放棄信仰,李莉明確表明修煉無罪,隨後被學校開除、住房收回,並移交到石景山八角派出所繼續監視。

中共北京當局將李莉劃定為重點監控對像,二十四小時監控。二零零零年,八角派出所要將李莉綁架到「轉化班」強行洗腦,李莉被迫離家出走。在流離失所的生活中,李莉依然堅持講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深圳發放真相光盤時被深圳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深圳南山看守所,隨後又被非法劫持回北京。在北京豐台區看守所的非法關押期間,李莉又被警察帶到惡名昭著的「北京法制培訓中心」洗腦班強制洗腦。洗腦班頭子說:「李莉,你知道嗎,你睡的這張床剛死了一個你們法輪功,你怎麼樣?」經過一個月狂轟濫炸式洗腦,李莉沒有任何改變,他們又將她帶回了豐台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李莉被非法判刑九年,關在曾迫害法輪功學員董翠致死的北京女子監獄十分監區。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十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考核」,李莉表達了堅信法輪大法的態度,之後被拉出來在圖書館被所謂「幫教」迫害,一個多月以後監區長鄭玉梅改變了方式,讓李莉白天車間出工,中午和晚飯後大家休息的時間,逼迫她在大廳抄監規,晚十點以後等別人休息了,她再回去睡覺。由一個新來的叫王革的經濟犯包夾李莉。一天晚上,李莉被罰站,鄭玉梅嫌她沒站好,就在後面踹了李莉一腳,王革見警察這麼隨便打人,表情有點驚愕,正好被鄭玉梅看到,第二天王革就被換了。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監獄按照監管局的指示,讓十區停止出工,全監區對李莉等幾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李莉被帶到一個無人住的監區, 遭受慘無人道的人身傷害與人格侮辱。每天轉化她的犯人三班倒,不准李莉休息,她們強迫李莉長時間罰站,不准睡覺,一直站到腿腫,在地上寫滿罵大法的話,讓李莉踩,還對李莉進行人格羞辱。

李莉被帶回來時走路就一瘸一拐了。有一個新來的小姑娘,負責給李莉值夜班,就去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跟警察反映不去了,警察問為甚麼,她說:李莉這麼大年紀,要是不在監獄,我得叫她姨,你們這樣對待她,我實在看不下去。警察威脅她別站錯了立場,以後減不了刑,這個小姑娘還是堅持不去。折磨李莉的犯人有許英、夏芳、靳紅衛、吳嘉萍、連九菊、李小妹、鄭鳳蓮,警察有鄭玉梅、牛娜。

在後來的幾年中,李莉一直有包夾跟隨監控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分監區解散,李莉被關押到四分監區,這是個自稱‘教育轉化有絕招’的魔鬼監區。她在這裏再一次遭受監區長劉迎春的迫害,劉迎春為了立功,不擇手段對她進行精神和身體的大力度傷害。李莉被封閉嚴管,遭受惡言惡語的晝夜圍攻、並持續加大對身體的摧殘,被剝奪睡眠十幾天,一分鐘都不許睡,或晝夜只能筆直坐在小塑料凳上,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後來還被強制抄四區自己編的佛教大白本書,每天在昏暗燈光下抄到後半夜,並強迫信仰它;強迫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書籍,強迫聽猶大的謊言,強迫反複寫思想認識。李莉多次寫控告檢舉揭發信,被包夾扣押,想面見監獄領導投訴,都被阻攔。

二零一零年,李莉反映被四區虐待迫害及被強制信仰佛教等違反憲法的事實,「邪教處」的黃清華包庇劉迎春,不上報。劉迎春利用李莉的善心做秀,編造李莉的虛假情況,向監獄上級彙報,想方設法掩蓋虐待李莉的罪責。四區迫害李莉的幹警有劉迎春、王英華,劉麗新。

現在,李莉精神壓抑,身體非常不好。可能今年十月出監。

北京女子監獄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之一,原名天堂河監獄,實際是一所「人間地獄」。女子監獄表面以「人性化文明管理」欺騙國內外輿論,混淆視聽;而 實際上對法輪功學員用肉體摧殘、精神迫害及其謊言矇騙等手段實行殘酷的「轉化洗腦」。自二零零零年至今,女子監獄中的惡人致傷、致殘甚至致死多名法輪功學 員。

惡警劉迎春
惡警劉迎春

左一為惡警王英華,左三為惡警劉麗新
左一為惡警王英華,左三為惡警劉麗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