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北京女子監獄兩個最邪惡的監區(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朝陽區法輪功學員杜鵑被北京女子監獄洗腦迫害致癌症晚期、生命垂危,其親屬已多次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方面以種種藉口拒不放人,於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離世,年僅五十七歲。身後留下一個十多歲的智障兒子,和年近九十歲的老父親。杜鵑曾被獄警隔離在小班單獨關押嚴管,長達一年之久,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的都潰爛流膿水,在四分監區與八分監區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折磨。

北京法輪功學員杜鵑
北京法輪功學員杜鵑

北京市海澱區六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耿金娥,在公交車上講真相時被綁架、非法判刑二年,被送到北京女子監獄迫害,於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在監獄四分監區被迫害致死。在家人的追問下,惡警先謊稱是心臟病猝死,後又改口說是腦溢血死亡,最後被問的啞口無言。

耿金娥
耿金娥

北京女子監獄,從外面路過的人會以為這是一座養老院、或是一所大學校園,但深入其中就會發現這裏是一座名符其實「人間地獄」,不僅在肉體折磨上堪比地獄,更是具有連地獄都沒有的精神摧殘。這裏是迫害法輪功學員,傳播邪悟謊言的黑窩,從二零零一年至今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到了滅絕人性、令人髮指的殘酷折磨。北京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僅嚴重違背了《國際人權公約》,而且也違反了中共當局自己制定的《憲法》、《刑法》、《監獄法》等相關法律,參與迫害的惡警已經犯下了酷刑罪、故意傷害罪、虐待罪、群體滅絕罪等種種罪行。北京女子監獄是中共的一部折磨肉體、摧殘精神、扭曲人格、戕害善良、扼殺良知的機器,中共的邪惡本質和國家恐怖主義在這裏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

北京女子監獄欺騙世人的外表
北京女子監獄欺騙世人的外表

就像北京女子監獄那奢華外表一樣,北京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也披著迷惑人的外衣,用甚麼「規範管理」、「人性化管理」、「尊重服刑人員的人格」、「教育挽救轉化」等等漂亮的說辭來系統地掩蓋罪行、欺騙誘導輿論。實際上北京女子監獄是泯滅人性、污染心靈的大染缸,是暴力謊言大行其道的流氓黑窩。在這裏黑白不分、是非不論、善惡顛倒,惡警執法犯法不僅不被追究,反而得到重用升遷,犯人在獄內從新做惡犯罪,反而得到減刑嘉獎,而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備受折磨,有良知正義的人遭到打擊報復。

「紙裏包不住火」,北京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赤裸裸的迫害不斷曝光後,在二零零九年解散了原來專門迫害法輪功的老十區(十分監區),法輪功學員被分散到一、三、四、八分監區,後來一、三分監區被認為迫害力度不夠,在二零一零年也解散了,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又被分散到四、八分監區。目前北京女子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就是這兩個最為邪惡的分監區,現在讓我們看看這兩個地方的真實面目。

一、 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標兵監區」

北京女子監獄的八分監區的前身是未管所(北京未成年犯管教所)的九分監區,當時就是北京監管局(北京監獄管理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標兵監區」,二零零四年被合併到北京女子監獄,成為北京女子監獄八分監區,一直以來是北京監管局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標兵單位」。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犯是惡警黃清華。

八分監區除了採用女子監獄慣用的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體罰、車輪戰等迫害手段外,還有兩個特有的迫害手段:「親情呼喚會」和「株連」。被黃清華美化成「春風化雨」般的所謂「親情感化」,其實是最為陰險的精神折磨,對於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會反覆暗示其精神不正常,將其妖魔化,然後打著挽救人的幌子進行批鬥、虐待。黃清華慣用邪黨政治運動中「群眾鬥群眾」的經驗,指使八分監區幹警搞的所謂「親情呼喚會」,實質上是強迫服刑人員發言表態的批鬥會,用搞階級鬥爭的辦法煽動大家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株連」是限制那些看管法輪功學員的包夾、幫教、或同監舍的人正常洗漱、睡覺、及其它基本權利,有時甚至強制這些人和法輪功學員一起「熬鷹」,藉以製造矛盾和事端,來孤立醜化法輪功學員,加大對法輪功學員的壓力。

酷刑演示:熬鷹
酷刑演示:熬鷹

八分監區的另一大特點是用邪悟洗腦。黃清華親自研究那些亂七八糟的邪悟歪理,濫用宗教詞彙歪曲正教的內涵和歷史,用假經文和特務網站的東西欺騙學員,給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灌輸邪黨文化,同時研究心理學、玩弄攻心術,先後誘騙史秀芬、姚潔、李蘭華、沈俊蘭、姚悅等主動配合邪黨、散布亂法邪悟歪理、為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出謀劃策。

對於長期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八分監區就會不擇手段將她們先逼至身心崩潰的邊緣,再企圖搞亂她們判別善惡的能力,黑白顛倒的誣蔑這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是亂法者、散布「只有轉化才符合正法要求」的歪理,矇騙學員放棄信仰。八分監區的邪悟歪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比肉體酷刑更陰毒,是最為邪惡的。八分監區還經常要求製作誣蔑法輪功和美化八分監區惡警的宣傳片、文藝節目等來給自己的精神強姦惡行塗脂抹粉。

曾在八分監區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姜昌鳳、姚悅、裴鳳媛、何桂蘭、劉繼英、劉小傑、穆春燕、郭淑靜、郭琰、姚潔、李潔、李淑英、劉靜航、劉錫珍、李超然、常秀英、沈國雲、馮秀春、陳建利、安麗珠、李敏、許那、李蘭華、賈紅軍、翟鳳英、李素琴、王貴珍、韓玉蘭、史秀芬、孔雪松、李紅燕、楊鳳霞、張立新、王玉珍、晏榮、焦淑賢、虞培玲、劉翠芬、趙秋霞、李雪賓、孟慶霞、宮瑞平、袁林、滕春燕、王春英、李桂平等。

目前仍在八分監區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旦玲、孫秀英、張利前、陳鳳仙、韓英麗、范大潤、曹桂榮、楊進香、趙學鳳、褚彤、杜娟、葉紅等。

二、 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惡警

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首犯黃清華,四十九歲,畢業於北京第三警察學校,現任北京女子監獄所謂「邪教辦公室」主任,主管監獄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女子監獄因迫害法輪功獲中共邪黨記功獎賞最多的警察,她的仕途上洒滿了法輪功學員的眼淚和鮮血。在二零零八年以前黃清華一直是八分監區的監區長,包括合併前未管所的九分監區。

黃清華除了自己作惡外,還培養了很多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如:鄭玉梅、張海娜、李小娜、曹豔梅等。同時在摧殘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和信仰上也無所不用其極,樹立了姚潔、滕春燕、姚悅等所謂的「轉化典型」。

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首犯黃清華
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首犯黃清華

黃清華曾把法輪功學員褚彤、宮瑞平、虞培玲單獨關押、晝夜迫害,最後將本已飽受虐待的宮瑞平折磨成精神錯亂,將虞培玲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惡警黃清華對虞培玲的殘酷迫害包括:不讓睡覺,並授意包夾鮑海英肆意折磨虞培玲,打盹就用冷水潑、腳踹,致使虞培玲右大腿淤血腫脹,竟比左腿粗了近十釐米;不讓上廁所,虞培玲被迫把屎尿便在褲子裏,又不讓換洗;連續罰坐硬板凳,致使虞培玲臀部潰爛長期不能癒合;縱容猶大沈俊蘭用力踩踏踢踹虞培玲腳面、大腿和臀部;誣蔑虞培玲為癔病,為進一步虐待找藉口。虞培玲被折磨得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無法保持身體平衡。

酷刑演示:踩腳
酷刑演示:踩腳

黃清華指使其他惡警虐待李雪賓、楊進香,李雪賓被說成是精神病受盡欺辱,楊進香由於長期睡眠不足導致跌倒磕掉門牙。黃清華還直接迫害剝奪張利前的基本生存權利,限制上廁所、不讓睡覺,導致張利前神志不清,又製造恐怖氣氛使其崩潰。黃清華還授意普犯長期欺凌侮辱袁林,將她逼至身心絕望的境地。

黃清華當上北京女子監獄「邪教辦公室」主任後,成為女子監獄惡警肆意行惡的保護傘,在她的指使、縱容、包庇下,惡警、包夾、和猶大們有恃無恐、無所顧忌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國際追查」已將黃清華列為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對像。

八分監區現任監區長張海娜,三十三歲,北京第三警察學校畢業,是目前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指揮者。她繼承了黃清華的迫害手段,深得黃的賞識。二零零七年以後,張海娜多次因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中共邪黨記功,到處作報告宣講推廣其邪惡的「轉化經驗」。張海娜的特點是非常狡猾,她幾乎從不出面,總是和包夾、幫教密謀,利用普通刑事犯馬維、張迎春、鮑海英、薛曉娟等想儘早掙分減刑的心理,誘使她們主動獻計獻策迫害法輪功學員,操縱利用她們使用卑鄙的方法迫害陳鳳仙、楊進香等法輪功學員,自己則規避「虐待被監管人」的法律責任。張海娜指使包夾不許陳鳳仙上廁所,慫恿普犯瘋狂羞辱她,長期熬她,剋扣其囚糧,凍她,甚至夜裏把她帶到衛生間毆打。對於維護自身權益、控告八分監區使用酷刑的楊進香,張海娜竟然污衊她是復仇心理,指使包夾長期污辱戲弄她。張海娜還協助黃清華迫害張利前,使用恐嚇手段殘害人。

八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惡警還有:張海娜、劉靜、劉莉莉、李直、許晨陽等。

三、四分監區---北京女子監獄的「魔鬼監區」

北京女子監獄的四分監區,是另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監區,二零零四年組建至今,多次被評為所謂的「優秀監區」、「文明監區」,但是被關押的犯人、甚至連一些警察,都私下裏稱之為「魔鬼監區」。四分監區的監區長一直是劉迎春。

在監獄長李瑞華、黃清華、監察科科長唐風軍的包庇下,四分監區以「教育挽救」為藉口,大設「牢中牢」、「獄中獄」,剝奪、限制堅定者的基本生存權利和條件,製造事端,搞集體圍攻與群體脅迫,煽動其他普犯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不滿與仇恨,醜化法輪功學員,慫恿其他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人身攻擊、人格侮辱,用不許睡覺、體罰或變相體罰、毆打等等手段折磨摧殘法輪功學員。

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李瑞華
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李瑞華

除了以上方法,四分監區的最大特點是給全體服刑人員強制灌輸胡編亂造的、連正統佛教都不認可的歪理邪說,以此禍亂佛法、誣蔑歪曲大法。劉迎春安排猶大覃歡東拼西湊編寫所謂「佛教理論」,把它作為自己的「轉化理論」,印製散發推廣,強迫全體警察及服刑人員學習討論,強制法輪功學員信仰她們胡編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如果抵觸反對,就被認為是思想有問題,要強制「轉變認識」。劉迎春還讓劉小莉、王然、梁研等普犯及幫教李大凡等深入研究「大白本」,用邪說進一步顛覆她們的良知,指使她們去擾亂學員的正念、正信。

管理嚴密、高壓防控,全力封堵迫害真相的傳出,是四分監區的另一特點。虐待法輪功學員時,四分監區以各種辦法避人耳目,唯恐迫害真相洩露出去。四分監區的警察、事務犯、包夾、幫教的主要任務就是不擇手段阻止法輪功學員揭發檢舉、甚至正常的說話交流。四分監區還經常單獨給幫教、包夾開會,要求她們必須「積極靠攏政府」,保守監區秘密,蠱惑她們告密、嚴密監視、配合折磨修煉者,如果出問題就會被扣分。法輪功學員耿金娥去世前七小時,眼睛已看不見東西,可是監區還是不給她看病。耿金娥去世後,四分監區給事務犯及耿金娥同監室的人開會,要求她們對檢察院的調查要統一口徑,不該說的話不許說,法輪功學員丁小蘭講班裏人對耿金娥不好,耿金娥心情鬱悶等,還被劉迎春責罵一頓。

曾在四分監區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徐晶、劉曦、陳淑蘭、杜鵑、李雲英、寇桂環、徐若暉、杜筱軍、周孜、賀新平、劉玉萍、張桂平、王淑英、劉兵、田玉華、梁佔勝、覃歡、徐雪芹、寇桂環、路淑敏、郭琰、許那、劉小傑、張春芳、耿金娥、劉冰、路淑敏、任貴敏、和同鵑、楊蘭、王金玲、李雲英、張鵬枝、邢格莉、潘偉、張豔陽、許那、王春英等。

目前仍在四分監區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李桂平、李瑞蓮、靳秀文、蘇秀榮、崔翠巧、王麗雲、李秀玲、覃歡、李大凡、丁小蘭、張震雲、季連雲、李莉、韓玉榮、南秀萍、侯愛華、張靚穎、李鳳英、楊順梅、梁波等。

四、四分監區迫害法輪功的惡警

四分監區的監區長劉迎春,三十六歲,也是北京第三警察學校畢業,家住在北京市房山區北潞園,目前她是北京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指揮者,多次被邪黨記功評為所謂的「專家型幹警」、「優秀幹警」。劉迎春善於偽裝和作秀,在公開場合表現的冠冕堂皇。她用障眼法營造四分監區「人性化和諧管理」的假相,編造歌功頌德的宣傳片混淆視聽,組織排練讚美四分監區警察的文藝節目,搞有名無實、嘩眾取寵、可笑之極的監區文化、傳統文化講座,用這些手段來做虛假的政績宣傳,應付監管局的檢察。這位「專家型幹警」還玩弄手段、搞文字遊戲,虛報「轉化成績」和「攻堅成果」,杜撰編造李桂平「轉化」過程,欺上瞞下地邀功請賞。由於劉迎春的偽裝和監獄中上下串通沆瀣一氣,當四分監區違法亂紀的事實被上級主管部門知道後,劉迎春也居然沒事。

北京女子監獄四分監區監區長劉迎春
北京女子監獄四分監區監區長劉迎春

和劉迎春表面的偽善相對應的是她背地裏的陰險殘忍,她重用曾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的殺人犯劉小莉、王然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不動聲色地找碴整治不願同流合污的犯人,對寫揭發信的法輪功學員郭琰、李莉、許那打擊報復,對同情法輪功的普犯找茬扣分、不給及時申報減刑,普犯於淑平就曾因為請求劉迎春善待法輪功學員被找茬取消了記分資格,結果延遲減刑半年。在劉迎春的直接指揮下,法輪功學員孫俊英飽受各種殘酷折磨;路淑敏被迫睡大廳幾個月,還被普犯帶到沒有監控的小屋毆打;法輪功學員王淑英出現高血壓症狀後仍被熬夜不許睡覺;在十區受盡酷刑虐待的法輪功學員李莉又在四分監區遭到更殘忍折磨。

在四分監區被強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都出現了病狀,以前煉功治好了的病又返了回來。加上被強迫去信劉迎春搞的不倫不類、邪惡荒唐的「佛教理論」,還要不斷表態違心認同,所以很多法輪功學員心情抑鬱,精神不濟,與剛下監、未「轉化」時相比,法輪功學員判若二人。目前李鳳英小腦萎縮,季連雲、南秀萍的身體衰弱至極,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崔翠巧患了糖尿病,李莉的眼睛受嚴重摧殘,四分監區幾乎成了北京女子監獄的病號區。身心遭到巨大迫害而又無法正常修煉,五年之內,四分監區竟有張春芳、耿金娥等三名大法學員去世。耿金娥去世後,很多法輪功學員悲痛不已,劉迎春居然說如果沒有四分監區的教育挽救,耿金娥不會活這麼長時間,真是恬不知恥、無恥之極!正是四分監區滅絕人性的「肉體折磨」和毒害心靈的「強制洗腦」把這些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摧殘成了這個樣子。

不僅對法輪功學員,四分監區嚴密的思想管控使普犯都不敢說真話、實話,只能說假話、唱讚歌,否則就很難掙分減刑,所以監區整個環境非常壓抑。劉迎春雖然以免費旅遊等獎勵誘使其他警察迫害法輪功,但四分監區的很多警察並不願隨同劉迎春去迫害法輪功學員。

目前四分監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惡警有:劉迎春,劉麗新、肖蕊、李遠芳、王英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