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不實修最後遺憾而走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某地一位女學員五十七歲(以下稱為甲學員),由於個人脾氣,主觀意識強,邪黨的強制思想,沒有分清這些不是真正的自我,是應該放下和改變的,所以沒有改變,一直用不正確的觀念強制改變家人和同修,強迫丈夫和自己的母親、女兒煉功,達不到她的要求就生氣或威脅。母親身體虛脫她還要強制煉功,同修善意勸她說修煉不能強為,她的做法不在法中,這是不修心性。甲學員不聽,固守自己的觀念,不願接受別人的意見,也不在法中真正改變自己。她在家裏做甚麼,家裏人必須服從,不服從就發脾氣。家裏人都害怕她,丈夫也是同修,得法十多年,妻子對他發脾氣,自己認為正常,一味忍讓,助長了妻子的執著,也助長了邪惡,最後害了妻子也害了自己。

二零一一年過年的時候,甲學員完全把師父的教導放在一邊,買活魚活雞並殺生,自己還兩條兩條的買。她並把一條四斤六兩的鯉魚魚鱗剝光後,扔進燒開的油鍋。鍋底當時就漏,屋子也差點著火。甲學員還不醒悟,並對家人說自己不吃做好的魚肉雞肉;但等家人走以後,她自己把剩下的肉都吃了。今年五月初,甲學員突然昏迷不醒,理智不清,躺在床上,開始說胡話,說另外空間生命體的話。開天目的同修在其層次中看到,她有時清醒,有時糊塗;等到完全臥床的時候,她的主元神被邪惡黑手和一些人不人鬼不鬼的生命控制。在她周圍另外空間環境中的所有生命體,都急切想被救度;有的還急著討債,它們想脫離這個快死亡的身體而獲得新生,因為甲學員沒有修好,這些生命也要被解體銷毀。

它們開始要求甲學員親自善解,但操控她主元神的壞神不同意善解、阻止善解;這些生命體就乞求在場的大法弟子善解。善解的生命體分三批。第一批是甲學員的九個孩子(曾做過九次流產),它們全部乞求大法弟子能善解,並全體喊出:「全宇宙,全人類,都聽他的!」(師父的名字它們不敢喊,如果喊了就會化掉解體,因為它們不配。)第二批乞求善解的生命,是甲學員曾講真相勸退的生命,有的在她空間場中等著,以為她能修成,但最後看到她沒修好,空間場已經不行了,它們也急切的要求善解。第三批乞求善解的,是被甲學員殺過的魚和雞,它們也要離開她的身體,乞求善解。甲學員最後的那些天渾身發燒,並對家人說太熱,讓他們把她衣服脫光並往她身上澆水,家人以為是她本意就照著做,其實開天目的同修在其層次中看到的是:她曾殺的那條魚借體在說話並討債,因為這條鯉魚被甲學員活活把魚鱗剝光,並用油鍋炸,它要討債。大法弟子與之對話,問它有甚麼要求,它說別的生命都善解了,它也要善解,並要一張床。大法弟子拿來一張面板放到甲學員身邊,過一會再拿面板時面板變的很沉重。它又借甲學員肉體對其他大法弟子說:我不是人不能從門走,從窗戶走,窗戶再開大一點。當有大法弟子把面板放到窗台前,面板突然向窗戶一側傾斜後就不再沉了。最後一個生命善解完之後,甲學員的肉身停止了呼吸。所有被善解的生命在最後都高喊出:真心謝謝你們,大法弟子,我們終於能被救度!開天目的同修看到:師父給甲學員身體下的所有機制在元神離開之前,從頭到腳,像精密儀器,整個碎了,全部解體,最後像粉末一樣,甚麼都沒有;最後看到甲學員的元神穿著白紗走了,甚麼也沒帶走。甲學員得法十多年了,卻一直不肯、不會實修,造成最後只帶著一個空空的本體,帶著遺憾走了。

當地很多學員為甲學員發正念,並安排幾小時換一批人,影響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使命,被舊勢力給安排的盤機制在起了作用。此地同修交流後,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安排,才得以解脫。過後大家交流,認識到這是每個人都有修煉問題造成的,有怕得罪同修的心,沒有盡心去幫助同修,所以互相之間沒有起到正面作用,最後造成這樣悲慘的結局,走了舊勢力給安排的路,帶來損失。當然該學員的損失主要是她本人造成的──生前長期不接受別人意見,一意孤行,長期不在法中,忽略了真正的實修,造成這樣的慘劇。這是教訓。

以上是同修在自己所在層次看到,口述並由他人整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