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沒有常人的遺憾


【明慧網2006年5月31日】對人生苦澀的回味,對人生許多的遺憾難以釋懷,是作為一個人沉湎感情的正常心理活動,而作為一個放棄世間名利情、超然物外、念在方外的修煉人,就要放棄這一切。但這些東西,在我們今天的許多同修中,還有一定程度的認同,甚至非常執著,而且沒有被自己和周圍同修重視,讓「情」泛濫著,在此特別提醒。

最近,多位同修的這方面問題,引起了我向內的思索,讓我找到了我的問題所在,它很「深」,而且不易察覺。

我的父母都是惡黨機關的幹部,經歷了許多次政治運動,加上他們各自家庭的原因,導致內心非常冷漠,不懂感情,所以從小我就沒有得到過家庭的溫暖。很多鄰居和同事經常問我:「你母親不是親的吧?」當時我還很納悶,後來才知道別的父母是甚麼樣子的,這讓自己感到很失落。

因為這些原因和家庭暴力,我和父母很少說話,直到修煉大法後,才漸漸緩和了關係並逐漸變的融洽。但是近年來,他們夫妻分居、離婚(已經七、八十歲了),弄的我們兒女精力消耗很大,耽誤很多時間。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內心非常不平衡,而向內找,找自己的原因好像總是找不到。有時我想:「是不是我對他們的怨很多,小時候他們對我不好,我總也不能平復,觀念沒有歸正啊?」通過調整,略有變化,但是還是覺的不對勁,與他們交流時,總是有一種隔閡,特別是影響了講真相的效果。

近期,我周圍發生了幾件事。上月,我間接聽一位同修說:「我一直沒有得到過真愛,是我人生中的一大遺憾。」原來她過去的一個戀人現在總是找她,她認為可以講真相,就和他接觸多次,勾起了很多往事的回憶,所以她天天念叨:「丈夫不懂我的感情,我太缺乏真愛了,我這一生真苦啊!」

還有一位老年同修對他的兒女講:「我和你媽,我們這一生太苦了,你們得理解我們過去的經歷,太不容易了……」於是一肚子苦水宣洩出來,就像常人中說的「情感的大門開閘放水了」。

對人生苦難的不滿和感嘆,幾乎是每一個人的特點,每個人的經歷都可以寫一本書,很多是帶有「戲劇性」甚至傳奇色彩的,所以有些人「回味」綿綿。其實,這只不過是情的演化,是神的有意安排,從而加重人被情左右。對於修煉人來講,如果不抑制它,就會成為一種魔性的體現,成為修煉的障礙。

有位同修發現儘管自己和妻子的關係還不錯,可是個別時候,妻子的魔性一大,自己還是很難寬容。最近,他明白了是自己內心對妻子的不滿意,這種不滿意是從戀愛時就開始了,當時觀念中認為:「她並不是我心目中愛慕的那種。」認為這是自己的人生遺憾。

師父的法中講過有關於「心目中愛慕的那種」的情況。試想,如果目前真的有了一個你愛慕的那種,又會怎樣?作為修煉的人,你不是要放棄這一切嗎?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不就是多了一個關嗎?多了一個讓你修去的執著嗎?當然,你一定要執著這個,你就是不修煉。有和沒有,對一個修煉人究竟會帶來甚麼?

與此類似,一位老年同修對自己的妻子的方方面面抱有反感,因為他們的結合是惡黨搞階級鬥爭劃分的特殊產物,他當時的處境只能「委曲求全」,所以一直帶有自己的遺憾。

其實從因緣角度來講,因緣不管是因為甚麼原因,都是我們自己的所為的必然結果,都是你的「願」所致,何談不滿?況且,對方的痛苦可能比我們還要大,為甚麼不能為對方考慮考慮呢?從師父的法中,我也悟到:天地已經為結婚的人作了證,我們在人的角度應該敬天意,對人家負責啊。

從這幾個事情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人生遺憾」。前幾年我下班很晚,但是妻子總是等我回來一塊做飯,我非常反感,抱怨吃飯太晚,對她怎麼說也不行。現在我明白了,是我一直覺的自己很苦,想得到別人的溫暖,小時候就沒有得到的溫暖,現在想得到,回家能吃口現成的好飯成了我一個很大的願望。其實這就是對人生「美好」的願望和追求,還是喜歡做人,喜歡享受一些人的「美好」,不願意放棄人。所以每當午飯時經過父母的家,卻不能進去吃點「家裏現成的飯菜」,而只能在他們不遠的外面小攤上湊合一點,心裏總是有一絲失落,而有時到同修家或親戚家吃到一次「現成飯」時,總是感到很「愜意」和「溫暖」,這不就是享受著人的東西嗎?

其實反過來講,你看穿了生死和生命的無常,這個所謂的「溫暖」「美好」不就是人的曇花一現嗎?不就是人的情嗎?情是為私為我的,是低級生命的生存方式,你不是要解脫這一切嗎?給了一個修煉人這些,你就固守人的理念,放棄理應遵循的真正的更高的法理嗎?

對自己的父母的問題也是一樣,你降生到一個溫暖的家庭,擁有愛你的父母,就是你今生做人的意義嗎?真的有了,不也是最終要修去情、修出對所有人的慈悲嗎?有與沒有,對修煉人有何意義?

不僅如此,這一切都是你的業報,都是你自己要走過來的,況且在這個萬古難求的大法洪傳之時,這已經成為你的修煉狀態,在這個所謂的「苦」中修煉,「苦」只是一個修煉的方式而已,何談遺憾和失落?

到了今天歷史這台大戲即將結束的一剎那,無論你做的好與壞,一切都即將過去,所有這一切所謂的「人生苦短」都將過去,「輪迴五千雲和雨 撣去封塵看短長」、「歲月悠悠千百度 緣結正果眾蓮開」(《洪吟(二)》)我們的使命之大,千萬年的輪迴之苦都是值得的,看到眾生處於危難之際,還何談自我的哀傷情感呢?只有我們博大的一念:「大戲誰是風流主 只為眾生來一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