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難忘幸福時刻

回憶兩次參加師父的傳法班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師父在《轉法輪》書中講:「有個青島學員,午休時室內沒人,他在床上打坐,他一打坐就起來了,往起顛的很厲害,一米多高。起來之後又落下來,咚咚來回顛,把被子都顛到地上去了。有點興奮,也有點害怕,顛來顛去的顛了一中午。最後上班打鈴了,心想:可不能叫人看見了,這幹甚麼呢,趕快停下來吧。停下來了。」(《轉法輪》)我就是師父所說的這個打坐起空的老學員。

在師父從九二年親自在大陸傳法傳功不長的兩年半中,我兩次參加了師父的傳法班,並有幸當面聆聽師父的諄諄教導。十多年來,師父的音容笑貌不斷的在腦際出現,激勵著我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

大法因緣一線牽

一九九三年六月,我有幸在師父的家鄉長春得法。

我清楚的記得,那年我老伴與孫子同時生病住進醫院,我在醫院照料他們。這時,我們單位的一位同事對我說,在長春有個氣功報告會,問我去不去。那時,也不知道一股甚麼樣力量牽引著我,一定非要去長春聽這個氣功報告不可。我對生病的老伴說,讓他做孩子們的工作,支持我去參加這個學習班。老伴非常支持我,滿口答應,就這樣,我就把老伴和孫子交代給家人,跟同事一起去了長春。

到達長春是六月二十五日。我們幾經周折找到一個別的氣功學習班。當我看到這個學習班的工作人員對待學員態度十分惡劣,還滿口粗話時,對學習班感到非常失望。這時,我們又聽說李洪志師父在省委禮堂舉辦第五次法輪功學習班。那時票已賣完。又聽說師父在吉林大學做帶功報告,我和同事就買票參加了師父的這個報告會。報告會臨開之前,我去洗手間,在走廊裏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輕人站在那裏,我就覺得這個年輕人太不一般了,氣宇軒昂,非常英俊。這時就聽到有人喊他「李老師」,原來這位就是做報告的李老師呀。

整個報告會,我們越聽越覺得師父講得太好了,這個法太好了。我跟同事說:「我一定要參加法輪功學習班。」同事說:「票很難買到。」我說:「這個你不用擔心。」

師父講完課後,我看到師父回到後台的休息室,這時我也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勇氣,雙手撐著講台就翻了上去,然後直奔休息室而去。一進屋,我看到師父正面朝我微笑,我就大聲的對師父說:「老師,我是從青島來的,我不參加×××的學習班了,我要參加您的學習班,可我還沒買到票。」師父滿面笑容,說:「你叫工作人員給你解決。」這時,我就像個孩子一樣站在那裏,向師父問這問那,而師父一直微笑著回答我。

我不記得是怎樣走出休息室的,只記得我剛一出門,就看到一個人微笑著朝我走過來,我就對她說:「我想買張票。」她當時就說:「我正好還有一張,給你吧。」她就像知道我要買票似的,恰好就在這個時候出現,真是太奇啦。

在學習班上,我看到來自全國各地的學員,把整個禮堂擠的滿滿的。這時就聽師父說:「請工作人員注意,從全國各地趕來的學員,你們要像對待你們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樣的照顧他們,他們有甚麼困難要給予解決。」多麼偉大、慈悲的師父呀,我聽後從心裏感到無比的溫暖。

在學習班上,越聽師父講法,越覺得師父太好了,這個法太好了,我下定決心要永修法輪大法,所以一心想要拜師。從這天開始,我就一直想著拜師的事,但一直沒等到機會。等到最後一天,我對二位同伴說:「今天晚上一定要請到師父,如果再請不到,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們三人就一直在禮堂外邊等候師父出來。

等學員都散盡後,師父出來了,師父身邊還跟隨了許多學員。我們也跟在師父身後走,走到勝利公園後門一條東西馬路上的時候,我根本想不起拜師之事。我緊追著師父,說出自己想回去教我們領導煉功的事。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真是不懂事,不知道敬重師父。我對師父說,我要回去教我們單位領導煉功,讓他來支持法輪大法。師父說,可以,你們回去可以教別人學煉法輪功。師父又叮囑我要好好學法煉功,要提高心性。聆聽著恩師的教誨,一股熱流通透全身,倍感溫暖與幸福。

見證大法神奇

從長春回來後,我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常常記起師父對我說的「要好好學法煉功,要提高心性」的話。那段時間,我無論在上下班的路上或在其它甚麼地方,我都能看到師父法身就在我前方一米多遠的上空,對我慈祥的微笑。有時我感到身體輕飄飄的,就像師父說的「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轉法輪》)。

有一天中午我值班,我在床上準備煉第五套功法,我兩隻手結印剛要上舉時,忽然一股強大的能量猛烈的把我的兩隻手拉開,我整個身體開始猛烈的上下跳動,跳得很高,顛得很厲害,被子枕頭都顛到地上去了。我的身體比較高大、粗壯,而這時身體卻開始越跳越快,跳得我有點害怕,也有點高興。同時,我看到在屋頂的上方,有一根直徑一尺粗的很刺眼的白色大能量柱子直通天頂,柱子的密集度很大,我整個身體就融在這個大能量柱子中快速的上下跳動著。這時,上班的時間快到了,我就想不能叫別人看見,快停下來吧,可是強大的能量加持我,想停也停不下來,我就在心裏求師父,快停下來吧,最後停下來了。

師恩如山

一九九四年的大年初二,我參加了師父在山東墾利縣招待所禮堂舉辦的講法班,見證了師尊洪傳大法的艱辛,沐浴了師恩如山。當時剛過年,天氣比較冷,講課用的禮堂條件非常簡陋,我們都穿著很厚的棉襖還覺得冷,而師父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皮夾克,裏面穿的是一件舊的發白了的藍色羊毛衫。師父講課期間,曾經有位婦女對師父的講法不理解,嘴裏一邊說著對師父不敬的話,一邊往外走。我對同伴說:「這個人保準走不了,這麼好的法,她一定走不了。」果然她沒有走,而是坐在禮堂後邊,一直聽完了師父的講課。剛開始聽課時,禮堂只坐了三分之一的人,後來人越來越多,座位坐不下了,走廊都是滿滿的。

師父非常愛惜來參加學習班的學員,怕給大家淨化身體承受不住,囑咐大家一定要堅持住。那幾天幾乎人人都是不同程度的腹瀉和淨化身體的表現。我煉完動功時,腳底下排出兩堆冒著泡沫的髒乎乎的液體。

一次課間休息,我有幸坐在師父身邊,興奮的像個孩子似的,眼前的師父親切隨和,沒有一點架子,而師父的臉色特別紅潤,皮膚特別細膩光滑,渾身透著一種特別的說不出的氣息。我對師父說:「從長春回來後,我天天想您,天天看見您就在我前上方一米處的地方看著我。」師父說:「其實我天天就在你身邊。」我又對師父講述了我在煉功中出現的神奇現象。

每次學習班結束時,全國各地的學員都想和師父合影留念,我就看到這樣一種情景,這個地區的學員還沒有集合齊,就把師父請過去;另一個地區的學員一看那個地區的人還沒到齊呢,就把師父請到他們那兒去,結果師父就這樣經常被學員請來請去的。當時我想,學員這樣做對師父不敬,我心中感到難過。可是,師尊還是微笑著在等待學員。此時,我懷著最崇高的敬意走到師父跟前,對師父說:「老師,我有個小小的請求……」師父說:「你說。」我說:「您的辦班時間太緊張、太累了,班與班之間只有兩天的時間,我想請求您把時間再稍微延長一點。」 這時慈悲的師父馬上握著我的手說:「這個你放心,我受得了。」我也緊緊的握住師父的雙手,我再次感到一股強大的熱流通透全身,幸福的感覺無法形容。

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仍然歷歷在目,如同當初。從師父對我講的這九個字裏,我感受到了師恩浩蕩,感受到師尊為救度眾生所付出的巨大艱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