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法輪大法洪傳雙城(上)

獻給偉大師尊60華誕及法輪大法傳世19週年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

序幕

雙城,位於黑龍江哈爾濱西南部的一座小城,普通、平凡。一九九四年五月,一種教人祛病健身、讓人道德昇華的氣功功法──法輪功(法輪大法)悄然傳入雙城。十七年來,這座寧靜的東北小城見證了一段輝煌的歷史。

一九九四年四月,一名雙城氣功愛好者偶然的在書攤上買到一本《中國法輪功》,通過閱讀,雖然對法輪功沒有太深的了解,但是,這名氣功愛好者卻被法輪功能夠「二十四小時法煉人」的特點吸引,於是,幾名雙城氣功愛好者來到了吉林省長春市參加了法輪功(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在長春市辦的氣功學習班。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應長春市氣功科研會邀請,李洪志大師在長春市吉林大學鳴放宮禮堂舉辦長春第七期法輪功學習班,五名雙城氣功愛好者有幸和一千餘人共同參加了那次學習班的白天班。

學習班結束後,雙城法輪功新學員懷著無比喜悅的心情返回了家鄉。那時,他們並不知道,他們此次長春之行將會使家鄉及周邊區縣發生巨大的變化……

二、從氣功到修煉

一九九四年五月,黑龍江雙城的第一個法輪功煉功點就出現在原雙城市人民政府院內,當時,參加煉功的也僅有十餘人。

隨著在市政府院內學煉法輪功人數的增多,煉功地點就改在距離市政府不遠的雙城市第七小學院內,那個時候,參加煉功的人數已經增加到了八十餘人,而且,來學功的人數還在一日一日的增多。最終,還是因為學煉人數眾多的緣故,煉功地點就再次轉到雙城市人民體育場內(也曾短時間在燈光球場、廣播電視大學、農機局院內)。到一九九四年七月末,通過親友相傳,學煉法輪功的雙城市民已經達到三百餘人。

(歷史照片:黑龍江雙城法輪功學員在雙城市燈光球場晨煉)
(歷史照片:黑龍江雙城法輪功學員在雙城市燈光球場晨煉)

沒有誰去組織,更沒有誰去刻意的宣傳,親傳親,友傳友,法輪功憑著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一百日之內由十餘人變成三百餘人學煉。通過學煉五套簡單的動作,多年疾病纏身的人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也從死亡的邊緣上走了回來──法輪功真是神了!

一名雙城市民,經哈醫大二院和哈爾濱市工人療養醫院檢查,確診患有心肌炎、附件炎、肺炎、肺葉高壓、骨質增生、風濕性關節炎,在喪失勞動能力的情況下,她學煉了法輪功,不久,她的身體恢復了健康,還成為家庭的主要勞動力。

一名雙城市民,經雙城市市醫院與阿城市市醫院三次CT檢測,確診患有「肺癌」,通過學煉法輪功後,他的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

一名雙城市民,經哈醫大二院確診患有骨髓異常綜合症,他花了近八萬元錢醫治,也沒甚麼治療效果,最後,只好躺在家中等死。後來,他學煉了法輪功,僅僅煉了五十天,就能夠自己騎自行車上班了。

……

像這種祛病健身的典型事例,在當時的雙城法輪功學煉者中比比皆是,幾乎每個學煉者都可以講出自己學煉法輪功後身體發生的巨大變化!後來,這些典型的祛病健身事例與其他事例一起被收進由雙城市市委印刷室(打印複印室)承擔印製裝訂的《雙城市法輪大法學員健康狀況精神文明狀況調查100例》(簡稱《調查100例》)中。

一九九四年七月下旬,哈爾濱功友傳來喜訊:法輪功(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要親自來哈爾濱辦法輪功學習班!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至八月十二日,應哈爾濱市氣功科研會的邀請,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舉辦了為期八天的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在聽課學功的四千五百多人中,來自黑龍江雙城的有四百多人。四百多名雙城學煉者中,絕大多數都是普通的市民,他們來自各個階層:有工人,有農民,還有正在高校上學的大學生。也有一少部份人是在政府機關工作的,還有幾名當時市政府各大科局的領導,也在親友的帶動下,慕名參加了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

八天的學習中,除少數人住宿在哈爾濱外,絕大多數人是通勤:有的坐火車,更多的,則是乘坐合租的四台大客車。大客車每天下午三點三十分左右從人民體育場出發,晚六點前到達哈爾濱飛馳冰球館,從晚六點到晚八點,學煉者在冰球館內先聆聽李洪志大師講課,然後再學煉功法動作。

(網絡圖片: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舉辦地點──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
(網絡圖片: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舉辦地點──哈爾濱市飛馳冰球館)

(歷史圖片:黑龍江雙城法輪功學員保存的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期間飛馳冰球館門票)
(歷史圖片:黑龍江雙城法輪功學員保存的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期間飛馳冰球館門票)

(歷史圖片:雙城法輪功學員保存的學員證)
(歷史圖片:雙城法輪功學員保存的學員證)

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期間,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人格風範讓參加學習班的雙城法輪功學員永久回憶:「師父看著很年輕,穿著一件白襯衫,襯衫很白很白的!」「老師非常遵守時間!幾乎每天都是提前十分鐘入場,講課前五分鐘,老師就坐在講桌前,沒有一天不是這樣的!」「開課前的五分鐘,有許多學員找師父簽字,和師父握手,我和師父離著很近,現在一想起來,就非常後悔!」……幾乎每個參加哈爾濱學習班的雙城法輪功學員都可以講出師父留在他們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故事。多年以後,當這些有幸在一九九四年八月親耳聆聽李洪志師父講課的雙城法輪功學員終於徹底明白了自己所修煉的是宇宙大法的時候,每每讀到《轉法輪》中:「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之處時,常常會從內心深處湧出一種難以言表的幸福和感恩!

(歷史圖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學法點集體學法)
(歷史圖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學法點集體學法)

八天的哈爾濱學習班期間,發生的那些神奇的故事也讓雙城的學員們久久回味,津津樂道的講述給其他的學員:

……我坐單位的小車去,到的很早,每天都能看到師父入場。一天,有人要和師父合影,我幫忙拿相機照相,照了很多次,也沒有照成,當時還不知怎麼回事……後來,要和師父合影的這個人不煉了!……

……在場內一半一半的給學員淨化身體時,師父讓把眼睛閉上,我開始就沒有閉上。師父喊一、二、三跺腳時,我就看到一個大火球從上面落下,嚇得我趕緊閉上眼睛……

……一個學員的姐姐在揚州,她先學了法輪功,當她得知師父在哈爾濱辦班時,就打電話通知弟弟,讓他馬上從西安趕回哈爾濱來學法輪功。這個學員八月五日晚提前來到冰球館時,根本就買不到門票了。這時,他看到一位高大的青年從一輛小車中走下來,就覺得這位可能就是李大師。這個學員走到師父跟前,說:您是李大師吧?我是從西安來學功的,我沒買到票。師父就對這個學員說:你等著吧,你肯定能夠買到票!說完,師父就進冰球館了,這個學員就坐在木頭堆上等。冰球館裏開始鼓掌(開幕儀式),他就著急。這時,他看到一個人從冰球館裏出來,東看看,西望望,然後就回去了。這個學員也沒當回事,心想:等著吧,李大師告訴等著,那就等著!不大一會兒,那個人又出來了,東張西望一下,又回去了。等到那個人第三次出來時,這個學員就主動上前問:你幹啥呀?那個人就說:我這兒有別人的一張票,乾等,這人也不來!這個學員趕緊說:那你就賣給我吧!就這樣,真像師父說的那樣,買到了票。

……

八天的哈爾濱學習班中,最令雙城學員難以忘懷的還是學習班結束的那一天──一九九四年八月十二日。

八月十二日晚,為期八天的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落下帷幕。學習班即將結束時,李洪志大師走下講台,繞冰球館場地一週,看望學員。所到之處,學員們自發的起立鼓掌。繞場一週後,李洪志大師從新走上講台,宣讀並批准了學習班期間由雙城學員提交的希望成立雙城法輪功輔導站的申請,隨後,又將兩面錦旗分別授予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和雙城法輪功學員。

(歷史圖片:李洪志大師授予雙城法輪功學員的錦旗)
(歷史圖片:李洪志大師授予雙城法輪功學員的錦旗)

從旗上的文字可以看出,這是中國法輪功研究會早期訂製的錦旗。這面錦旗曾經懸掛在煉功點,後來還在「雙城市第二屆法輪大法書畫刺繡作品展」中展出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錦旗珍藏在一名雙城法輪大法弟子家中,這面錦旗是黑龍江雙城所有法輪大法弟子的驕傲,他凝聚著師父對雙城大法弟子的信賴和期盼!

從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到十二月二十九日,在連續八個月的時間裏,師父不辭辛苦,在長春、大連、哈爾濱、延吉、廣州連續舉辦了五期法輪功學習班,在這五期學習班裏,期期都有雙城市民參加,到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末(一九九五年年初),學煉法輪功的雙城市民已多達五百到六百人。

(歷史圖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冬季在室內集體煉功)
(歷史圖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冬季在室內集體煉功)

學煉法輪功的人數一日日的增多,一個煉功場所不可能完全容納得了。為了方便煉功,居住相近的學煉者們就開始三五成群的在居住地附近比較大一點的公共場所一起晨煉。當時,除去各鄉鎮(五家鎮煉功點)以及無法統計的家庭煉功點外,規模較大的煉功點在雙城鎮內共有五個:體育場煉功點、十字街煉功點、東門煉功點、西門煉功點(三中煉功點)、四中煉功點。

在這些大大小小的煉功場所中,學煉者們主動拿出自家的錄音機,每日早早的就來到煉功場地,掛出宣傳條幅,為大家播放煉功音樂。一兩個看護煉功場地的學員,就向周圍早起鍛煉的群眾介紹學員們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簡單向圍觀的市民介紹法輪功,時不時的,還為初學者們糾正不規範的煉功動作……

雙城法輪功輔導站成立於一九九四年八月,是當時黑龍江省比較早的三個法輪功輔導站之一,另外兩個法輪功輔導站分別是齊齊哈爾法輪功輔導總站(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四日至七月二十三日,應齊齊哈爾市氣功科研會邀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郵電禮堂舉辦了為期十天的黑龍江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約五百人)和哈爾濱法輪功臨時輔導總站(成立於一九九四年八月)。

雖然名為「輔導站」,其實,只是一個口頭上的稱呼!根本沒有辦公地點,沒有名冊,不存錢,不存物,任何組織的最基本設施都沒有,只起著一種聯繫的作用:與外地功友保持聯繫,更多的,則是本地功友之間的相互聯繫。

雖然,那時絕大多數的學煉者們因對傳統修煉文化的模糊不清,對自己所煉的法輪功一時還不能完全從祛病健身的理解層次中走出來,但是,隨著對《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的閱讀,在學煉法輪功的人群中普遍出現了道德昇華的現象!這在物質利益至上,一切向金錢看齊,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衝突不斷發生的當時,引發了局外人的深深思索。

人們從這些默默的煉功人身上看到了一種久違的精神:真誠、善良、容忍!這種與人們久違的精神強烈的震撼著人心,他以無法抗拒的力量在迅速的改變著學煉法輪功的人們。

幾乎所有學煉法輪功的雙城市民在學煉後,身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和從前判若兩人:

斤斤計較的,變得願意幫助別人了,不但如此,還主動承擔起了公共衛生的清掃;

得理不饒人的,變得能夠為對方著想了,即使自己受到了物質上的損失,也不向對方索賠一分錢;

待人冷漠的,變得有熱心腸了,看到醉倒大街上的行人,自己出錢打車將其護送回家;

是領導的,不收禮了;

當倉庫保管員的,不貪佔單位的便宜了;

做職工的,領導分派幹甚麼工作就幹甚麼工作,也不挑也不揀了,工作中任勞任怨……

一名雙城市民與婆家人關係非常不好,吵罵打架是家常便飯,她非常恨婆家人,打算在女兒稍稍大一點的時候,就把女兒託付給別人,然後,再找一個方法和所有婆家人同歸於盡!但是,她有幸的學煉了法輪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理啟悟了她,從此,她將「真善忍」牢記在心中,無怨無悔的對待婆家人,慢慢的,家庭變得和睦融洽。她的變化,曾在當地產生很大的影響,以至於許多親友都登門詢問……

一名雙城市民平日裏就愛打麻將,煉了法輪功以後,明白了身為煉功人絕對不能賭博的道理,從此,不打麻將了。一次,在招待所值夜班打掃房間時,他撿到了一萬元人民幣,就把錢如數的交還給失主,面對失主的感謝,他分文不取……

一名雙城市民不僅懶惰,還愛佔小便宜。本來已經成年,卻從不幫父母幹家務活,母女關係很不好。上街買東西如果賣主多找給她錢了,也不還給賣主。法輪功「不失不得」的法理點醒了她,此後,她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在家中主動幫助父母做家務,母女關係非常好。一年過年期間買東西時,主動把攤主多找的錢還給了攤主……

一名雙城市民孤傲清高,語言尖刻,還有潔癖,從不用別人的杯子喝水。與人同桌吃飯時,如果認為別人不講衛生了,這頓飯馬上就不能吃了!平日裏總是嫌這裏髒,嫌那裏不乾淨的,說話也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法輪功「處處為他人著想」的法理感召下,每當冬天下雪的時候,主動將公共胡同裏的雪打掃乾淨,還定時清理居住地附近的小廁所,髒活累活搶著幹,甚麼脾氣都沒有了。親朋好友都對她說:你真的變了……

一名雙城市民原本對人在世間如何生活充滿迷惑和疑問,學煉法輪功後,通過閱讀《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不但改掉了賭博等不良行為,精神面貌更煥然一新,思想變化很大,懂得了人生存的價值,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

一名雙城市民與本村的村幹部發生糾紛,就想學會武功收拾那個欺負他的村幹部,抱著復仇的心理,他接觸了法輪功。通過閱讀《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他放下了從前的恩怨,最後,還與那個村幹部和睦相處……

像這種道德昇華的故事在雙城法輪功學煉者中層出不窮!有一些故事,至今還在人們的口頭中流傳,有些故事,被收進由雙城法輪功輔導站在一九九九年一月編印的《雙城市法輪大法學員健康狀況精神文明狀況調查一百例》(簡稱《調查一百例》)中。

如果說一九九四年五月的雙城民眾過多的是從祛病健身的功效上盛讚法輪功的神奇,那麼,到了一九九五年,法輪功學煉者們道德昇華後的大善大忍之舉就更讓雙城民眾驚嘆不已!有甚麼疑難病症,煉了法輪功後就好;有甚麼不良嗜好,看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後就戒掉!一煉,疾病全無;一學,舉家和睦!不要學煉者一分錢,還有人無償教你功法動作,這樣的神奇功法,幹嘛不學不煉?於是,越來越多淳樸的雙城民眾開始學煉。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東門煉功點集體煉功)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東門煉功點集體煉功)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貿易城前集體煉功)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貿易城前集體煉功)

法輪功傳入雙城之前,有多種門派的氣功曾在當地流傳,人們對氣功的認知,也僅停留在祛病健身的層次上。對於法輪功,最初,人們也普遍認為他是佛家氣功中的一種,只不過層次更高,祛病健身的效果好於其它氣功。

雖然中華傳統文化是半神文化,修佛向道,自古有之,但是,由於一九四九年中共用馬列唯物論強力破壞,人們在思維理念中對「修煉」二字的內涵普遍茫然。

雖然李洪志大師在哈爾濱法輪功學習班上多次講到了「修煉」,但那時,多數雙城學煉者的興趣點根本不在「修煉」上,即便是聽到了「修煉」二字,也只是膚淺的表面理解,根本就不懂「修煉」二字的深層內涵。但是,隨著學煉者們閱讀《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尤其是從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開始,雙城鎮內各個煉功點在每天晨煉一個小時之後,輔導員們都組織願意留下來的學煉者共同閱讀《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後來,煉功與讀書逐漸分開進行。早晨煉功,晚上讀《轉法輪》。讀書的地點,大都是在公共場所,如學校操場、單位會議室等安靜地點,極少數的是在學煉者的家中)。這群學煉者的理念普遍發生了轉變!通過系統的閱讀及切磋交流,學煉者們終於明白了:自己所學所煉的法輪功不是簡簡單單的氣功,而是一部宇宙大法──法輪修煉大法!自己的學法、煉功、修心性,就是在修煉!

(歷史圖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在學法點集體學法)

三、大法洪傳

一九九五年六月,哈爾濱輔導總站轉給雙城輔導站一套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帶,這套珍貴的講法錄像帶開始只是在雙城鎮內各個煉功點內輪流播放。鄉下的一個由佛教居士轉修大法的學員聽說後,就找到了雙城輔導站中的一個負責人,對這個負責人說:傳佛法是不能分城裏和鄉下的!……

一語點醒夢中人!

從一九九五年七月開始,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歷經四個整年,這些已經在法輪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修煉者們,開始了以黑龍江雙城鎮內為核心,向本地各個鄉鎮乃至周邊區縣洪傳大法的艱辛而輝煌的歷程。根據同修的回憶,當年洪法的形式主要有以下幾種:

三兩個人一組,背著放像機到鄉下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然後義務教功;

得法早的同修到鄉下走親串友,向親友介紹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的變化;

在城鄉的集市上,通過上百人集體煉功的宏大場面向現場鄉民弘揚大法;

……

一名雙城學員自己出錢買了三台放像機(當時折合人民幣約六千餘元),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拿出三千多元錢買了一台進口錄放機。這些在大法中精進修煉的學員們,帶著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分別在各個鄉鎮輪流播放。

九講錄像,分九天放完。先放錄像,然後再教功法動作。開始時,他們有的是住在鄉下,再後來,就騎自行車通勤。就這樣,一個鄉鎮一個鄉鎮的走,煉功點和學法點就在一個鄉鎮又一個鄉鎮的建立。鄉鎮有了煉功點和學法點一段時間後,得法的學員又自發的向本鄉鎮的村屯洪法,所用的洪法形式大都是先放錄像再教動作。

這樣,法輪大法快速的在雙城二十八個鄉鎮及鄉鎮所屬的各個村屯洪傳開來。

多年以後的今天,許多去鄉下放錄像洪法的大法弟子對那段經歷仍然記憶猶新……

一名雙城鎮內的同修是這樣回憶的──

……記得那是一個冬日,我和同修去一個村屯放師父的講法錄像,回城的時候,已是深夜十點多鐘,並且,天又下起了大雪。我們在公路上騎著自行車,凜冽的北風夾著雪粒迎面撲來,打在臉上又痛、又睜不開眼睛。嘴裏呼出的熱氣在帽子的兩側已結起了白霜。因是頂風,實在騎不動了,我們就推著走。就是這樣,我們也沒有感到絲毫的辛苦與疲勞,相反,卻感到非常的充實和快樂。因為,又有很多的新學員走入了修煉的行列!我們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也心甘情願,洪揚大法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另一名雙城鎮內的同修是這樣回憶的──

……我聽同修說,剛開始下鄉洪法時,人們對大法不了解,那時去鄉下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每天都得背上放像機、食物、水。放完錄像後,要是沒有住處,就得返回城裏來,第二天,再去接著放。後來,煉功人多了,到誰家都願意留吃飯,都不願意讓你走,你要不吃飯,人家都不高興。

……我得法幾個月後,就和幾個同修騎自行車到七十里地外的農村去洪法,到晚上,騎自行車回來,一天下來,整整騎了一百五十多里地,我都沒感覺到累!家人看在眼裏,連聲說大法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因為,我沒得法前,身體非常虛弱,整天渾身疼痛,腦瘤發病時,頭疼難忍!身邊經常帶著速效救心丸:一驚一嚇一著急,人多一鬧,我都好休克,根本不能走太遠的路。修煉以後,這些就全都好了!所以,我每次外出洪法時,家人就都非常支持!

……我們幾個同修經常騎自行車到農村去洪法,有時走到半路,天就下起雨刮起風來。冬天,路上冰多,路面很滑,可是這些都擋不住我們洪傳大法!我們的心裏總是美滋滋的,渾身也有用不完的勁兒!去時,要是鄉下學員留我們吃飯,我們每人就給二元錢,鄉下學員說甚麼也不要錢!可我們也不能白吃人家的飯啊,等到再去時,我們就買一些掛麵和食物。

還有一名雙城鎮內的同修回憶到──

……鄉下農忙的時候,白天根本無法向村民們洪法。我們就在白天義務為村民插稻苗(雙城個別鄉鎮有水田)幹農活,晚上,再放師父的講法錄像。那時候,村民要雇一個工的話,一天得四十元錢……

……得了法的人都說大法好,他們把對大法的感恩表達到我們這些下鄉洪法的學員身上,有的人家儘管生活不富裕,儘量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我們。

……我們有的學員體悟到:下鄉洪法,絕對不能竊取鄉民對大法的感恩!所以,咱們幾個學員就做了一個規定:為對方考慮,下鄉洪法的學員,如果在村民家吃飯,絕對不能吃雞、魚、蛋、肉!而且,吃完飯,得給村民一元錢的伙食費……

一名鄉下同修的回憶也見證了那段歷史──

……一九九七年,我們這裏湧現出一批年輕的修煉人,他們很快把大法傳遍各個村屯。學煉的人一多,就需要大量的大法資料,這批年輕人悟性好,理性昇華的快,有的就主動拿出資金購買大法書籍、煉功錄音帶、講法錄像帶、講法錄音帶等,無條件的送給偏遠地區的新學員;有的還把自己的摩托車借給去村屯洪法的同修用。

到了十一月,我們這裏就建立了三十個煉功點,點上學員共有四百多人。早晨,大家都在各個煉功點上煉功,晚上,年輕人就分散下到各個學法點,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每天都是半夜十一點以後才回家,從沒有怨言……

當然,向本地鄉鎮村屯洪傳大法絕不僅限於放錄像教功法這一種方式,親友間相傳的形式也起到了很大的洪傳的作用……

一個雙城鎮內的法輪功學員,帶著大法書籍騎自行車去鄉下走親戚。他看到親戚病得很厲害,腰不敢動彈,就對親戚說:你和我煉煉法輪功,再看看《轉法輪》,你的腰病就會好。親戚半信半疑的按照他說的話做了,果然,腰部疼痛減輕了!親戚覺著這法輪功挺好,就要煉。於是,這名鎮內的法輪功學員就在親戚家住了三天,教親戚學煉法輪功。要回城的時候,他對親戚說:就你一個人煉,也煉不起來啊,你再找幾個人,一起煉吧!於是,親戚就找到一個本村曾經練過其它氣功的村民。剛開始,這個村民還捨不得放棄曾經練過的氣功,這名鎮內的法輪功學員就對他說:我給你留本書,你先看看,再琢磨琢磨能不能放棄你練的那個氣功。過了十多天,這個村民同意放棄練過的氣功,專煉法輪功。而且,他還找來了十多個人一起學煉。在那名鎮內的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他們先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然後再學煉功法動作,最後,成立了這個村屯的第一個學法點和煉功點……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鄉鎮法輪功學員在村頭集體煉功)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鄉鎮法輪功學員在村頭集體煉功)

在向各個鄉鎮村屯洪傳大法的形式中,最讓人難忘的,場面最壯觀的,還是要數上百人集體煉功洪法的場面……

一名雙城鄉下的同修是這樣回憶的: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我們就到集市上集體煉功洪法。我們這裏每隔十天一次集市。每逢集市的早上,我們幾個學員就把洪法宣傳欄、洪法條幅、大法簡介、法輪旗等早早布置好,在等同修到來的時候,我們用廣播喇叭播放大法簡介。同修們都到齊了,廣播喇叭裏放出大法煉功音樂,剎時間,煉功場地一片寧靜,在祥和的煉功音樂聲中,新老學員們整齊的做著五套功法動作。集市上的人們都上前觀看洪法宣傳欄、大法簡介,負責看護場地的學員就主動向圍觀的人群講解大法洪傳的盛況,介紹學員煉功後身心發生的變化。

……一九九八年四月五月間,我們本鄉鎮十四個村屯的新老學員聯合起來,幾百人到附近村屯集體煉功洪法。幾個年輕的學員騎摩托車在前面開路,車上裝著洪法用的廣播喇叭、宣傳欄等。摩托車後面是騎自行車的、趕馬車的、開三輪車的,大部份同修是走著去的,同修中有七十多歲的老人,還有三歲的孩童。每到一個村屯,我們先布置洪法宣傳展板,同時用廣播喇叭播放大法簡介。村屯中的人們看到我們,就在屯子裏奔走歡呼:法輪功來了!法輪功來了!每到一處,我們都受到村民的歡迎和支持。廣播喇叭和功放機需要電源,就有村民主動提供。有時,我們也用村委會的廣播,村民們都主動聯繫。一九九九年年初,我們又改換樂隊音箱,播放出來的煉功音樂那真是撼天震地!

……集體煉功洪法中最令我感動和敬佩還是那些老年同修!她們不會騎車,接連走三、四個村屯,一天下來,就是一、二百里地!

……冬天特別冷,在戶外洪法煉功時,最多也只是戴一副薄薄的線手套,有的學員光著手煉功,站樁時紋絲不動,圍觀的人們都說:法輪功真了不起!

……一九九九年,我們進行了三次大型的集體煉功洪法。最後一次,是七月二十一日,當時參加的有幾百人,因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我們被中共警察包圍,然後強行驅散。

……粗略統計一下,我們共在七十個地方洪過法,建立煉功點六十五個,這期間,發生了許許多多神奇感人的故事。

(圖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自製的洪法時廣播用的功放設備)

一名雙城鎮內的同修又是這樣回憶的:

大約是一九九九年春天的時候,雙城鎮內有三百多名大法弟子一起去一個鄉鎮集體煉功洪法。當時,是專門跑長途客運的同修出了五輛大客車。本來要去的同修還很多,但是,五輛大客車實在是裝不下了!那個鄉鎮附近的學員有騎自行車去的,有坐其它車去的,還有走著去的。上百人一起煉功的場面非常震撼人心,簡直無法用人間的語言來表達,非常壯觀,非常神聖!來來往往的鄉親們都停下了腳步,一邊看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金黃色的「法輪功簡介」條幅,一邊端詳著我們優美、寧靜的煉功動作,他們的臉上都洋溢著歡快與讚許的表情。

負責看護場地的同修就向他們介紹甚麼是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後,人們的道德是如何的高尚,身心又是怎樣的健康……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向來往的鄉親們講:她沒修煉以前是聾啞人,學了法輪功以後,不但能聽到了,還能講話了……

有許多村民當場就表示要學煉法輪功,同修們就把帶去的《轉法輪》等大法資料贈送給他們……

(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城鄉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洪法用的大橫幅)
(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城鄉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洪法用的大橫幅)

還有一名鎮內的同修的回憶補充了那次去鄉下集體煉功洪法的壯舉:

……一九九九年四月下旬,因為四二五事件,雙城鎮內有的煉功點已經受到有關政府部門的騷擾,不許在企事業單位門前煉功。可是,還有一個鄉鎮的村屯沒有建立煉功點。我們就先找到了那個鄉鎮的一個幹部,他也是修煉大法的。他給我們寫了一張條子,對我們說:在村屯集體煉功洪法時,如果有人阻撓,就拿出他的條子。有了這個保障,我們就決定到這個鄉鎮的村屯來洪法。那天,晴空萬里,跑長途客運的同修共出了五輛大客車,雙城城裏一共來了三百多人。就是那一天,我們一共走了二十三個村屯,每到一個村屯,我們就集體煉功洪法。煉功的場面真是祥和寧靜,村民們都出來圍觀。有要學煉的,我們就送一本《轉法輪》給他,並讓當地同修和他保持聯繫,如果能煉,《轉法輪》就給你,如果不能煉,就把《轉法輪》收回……經過了那次集體煉功洪法,當時雙城二十八個鄉鎮就全有法輪功煉功點了!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洪法用的法輪旗)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洪法用的法輪旗)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用來印製洪法標語用的模板)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用來印製洪法標語用的模板)

在1995年7月到1999年7月大法洪傳的年月裏,在雙城城鄉各個主要的公共場所中,你都可以看到法輪功修煉者們煉功的身影,那真是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鄉鎮法輪功學員在戶外集體煉功洪法)

那個時候,在大街小巷,在企事業單位,在日常生活中,你隨處都可以看到佩戴法輪章的修煉者們,他們以修煉後身心的變化和所作所為中的善行善舉,吸引著越來越多的雙城民眾走近大法,走進修煉。

(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法輪功學員佩戴的法輪章)

在大法洪傳雙城的年月裏,法輪功學員曾經公開發行過小報《法輪大法在雙城》,任何一個公共場所,都可以公開懸掛法輪旗以及多種形式的大法宣傳簡介,企事業單位在舉辦新年聯歡的時候,修煉者表演的法輪功功法動作引來了觀眾們的陣陣掌聲!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市市民在公共場所觀看法輪大法宣傳展板)
(歷史照片:1999年7月20日前,雙城市市民在公共場所觀看法輪大法宣傳展板)

一九九五年七月到一九九九年七月,在向本地各個鄉鎮洪法的同時,黑龍江雙城還承擔起向周邊臨近區縣洪傳大法的使命。

吉林的舒蘭、尚志的葦河就是通過雙城聽聞大法的。

延壽縣法院的一名職工在來雙城開會期間幸運的學煉了大法,回到延壽後,就在自己的家鄉洪傳大法,在延壽成立法輪功輔導站之前,那裏的學煉者們就一直和雙城法輪功輔導站保持聯繫;

雙城西門煉功點的一個小木匠在嘉蔭做木工活時,把大法洪傳到那裏,後經雙城法輪功輔導站的幫助,嘉蔭共有一百多人走入大法修煉;

四中煉功點的一個輔導員利用親戚在通河廣播電視局任要職的便利條件,先在電視上打了一個小廣告,然後,又租下一個錄像廳,給前來學煉的人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法輪大法因此在通河得以洪傳;

與雙城有交界的哈爾濱近郊、拉林、三岔河、蔡家溝、陶賴昭、扶余等地,從開始得法的時候,有些就把自己當成是雙城的一個鄉鎮,始終與雙城法輪功輔導站保持聯繫。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