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技術工作中修煉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下面在從事技術工作中修煉的角度,談一談體會。

一、在技術工作中去怕心

我從小膽子就比較小,發資料又被揭發過的事也一直留有陰影,怕心很重,總是疑心有沒有人跟蹤。前幾年因為怕心,出去做項目回來後,經常感到精疲力盡,有時躺在床上幾個小時甚麼也不想做。那時掛電話也怕,到電腦城上貨也怕,到同修家去也怕。因為有怕心,邪惡演化出了許多假相。比如,感覺電腦好像被人安過軟件了,夢到過被警察追趕的景象等等。有一次,在夢中還聽到聲音「某月某日,邪惡破門而入」。把我嚇的夠嗆,我想:「邪惡破門而入」這句話不能是邪惡嚇唬我的吧,邪惡不能說自己是邪惡吧。那段時間心中忐忑不安,擔心這天會不會有事。

因為怕心,有時表現的不夠正常,因此還有過被同修懷疑為特務的事。

怕心困擾了我很長時間,有時在被干擾後也想:我到底害怕甚麼?我找到:主要是擔心被迫害後承受不住,寫保證不煉或出賣同修。其實這也是對法不堅定的表現。

現在回想起來,怕心是一點一點魔下去的。在被怕心干擾時,有時就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可能是因為有了這點正念,才一直走到今天。

二、突破家庭關

做技術工作需要安裝系統、教電腦、採購設備等,常常早出晚歸,妻子經常說三道四的,有時還發脾氣,給臉色看。

有一個星期天,我去給同修安裝衛星天線。晚上七點多回到家中,妻子沒做飯,還因為我回來晚了大發脾氣。我一邊做飯一邊想:這關怎麼這麼難過呀!

因為在家庭關中心性提高的不夠,去年夏天,矛盾爆發了:她給我寫了一封信,提出要離婚,並且在假日回娘家了。我去把她接回來,矛盾暫時緩和了些。因為這一關沒過去,我的狀態逐漸下滑,越來越差,精進不起來。同修也提醒我,矛盾來了是提高心性的,她並不是想要和你離婚。我向內找,發現我怕離婚是因為不想失去家庭,對妻子還有依賴心,同時覺的離婚說出去挺難聽的,求名的心還很強。有時還裏外不分的對妻子說:「修煉人不能離婚。」這樣她更來勁了,說:你不想離婚就不離婚了?那時她經常把離婚掛在嘴邊。

直到二、三個月前,我悟到:修煉人不應該主動離婚,但是也不能有怕離婚的執著,不允許舊勢力利用修煉人的善來干擾,不能讓她造業。我想起了師父說的:「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
(《精進要旨》〈道法〉)

一個星期天,我七點多回到家,她說:「你這樣一天到晚在外面跑,這日子怎麼過?你看看怎麼辦?是協議還是上法院?」我當時就對她說:「我在外面做事,可是並沒有影響到家庭。你想怎麼辦就去辦,不要一天到晚跟我提這個。」然後我對十歲的女兒(同修)說:「你媽媽總這樣,你也不管?」女兒說:「等她平靜下來我和她談。」之後的兩天,我和妻子沒有互相說話,她是抹不開面子,我是不想縱容她總這樣。第三天她主動和我說話,一切像沒發生一樣。此後她一直沒有跟我提過離婚二個字。

三、嚴肅對待大法資源的使用

做技術工作和協調工作,經常要購貨,免不了要動錢。經歷的幾件事,使我認識到了大法資金使用的嚴肅性。

(一)資金混用引起誤會

有一段時間,資料點的資金和我自己的錢沒有分開。當時想,自己也在往裏投錢,投的肯定比我自己用的要多,分開放太麻煩了,就混到一起了。結果過一陣子,有同修說我五千元錢沒還,又過了幾天,有同修說我二萬元沒還。我想,五千元我能賠得起,二萬元可怎麼辦哪?後來他們都想起來我還過錢了。

我悟到了這事是資金混用引起的,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混過。現在我採購時,百元以下的零錢都是用自己的錢,一百以上的整錢動用公款。

(二)手機丟失

有一次,外地同修給我一款手機,讓我研究能不能群發短信。我試後發現不能群發,同修讓我留著用,我當時想,反正不能群發了,留著專門上貨用吧。過時間不長,有一次我在出租車上就迷迷糊糊睡著了,下車後發現手機丟了,而第二天別人還要給我掛這個號碼,很著急。

我認識到因為自己做的不好,會被舊勢力抓住干擾,還會給證實法帶來損失。從此往後,在用錢方面比以前嚴格了。現在我購買自己用的設備和實驗新技術的器材等,都是用自己的收入,交通費也都是用自己的收入。

(三)家中失竊

有一次我用同修捐給資料點的錢買來無線上網卡送給一位同修,當時聽說同修被老闆給辭退了,因為同修間的情,擔心她的生活問題,同修要付錢,我沒收。沒過幾天,我家晚上進小偷了,丟的錢、物價值幾百元,正好和網卡的價格差不多。

當時我還沒想到是錢的方面出了問題。到學法小組跟同修交流,同修問我:最近在用錢方面出沒出問題?我恍然大悟:用大法資源買的網卡,我沒有權利說不要錢,大法弟子上網應該自己掏錢。同修告訴我:在這方面你既然悟到了這些,就應該做到,做不好容易被干擾。以前用同修捐給資料點的錢為其他同修採購時,我有時不好意思張口向採購的同修要錢,現在很正常的直接說是多少錢。

通過以上幾件事,我認識到了在用錢方面的嚴肅性。師父說過:「我知道有些項目、有些地方資金是出了問題的,我也不想說。在這方面出問題的我看你是不想修了,眾神都在看著你呢,對修煉人來講也太嚴重了。」(《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四、師父給我開啟智慧,在技術上突飛猛進

在學習技術過程中,我感受到大法的超常,儘管快四十歲了,我現在學習的能力比在大學時要強的多,只要是狀態好,法學的好,需要的技術很快就學會了。我現在體會到,在技術上的提高與修煉狀態的提高是同步的,如果這一段時間關過的好,心性提高的快,那技術方面掌握的就快。師父說:「那麼也就是說呢,不論你在哪一個領域裏,你的技能方面能夠提高那是你不斷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後的表現,表現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你在變成好人,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最近師父一下就把我的智慧打開了,技術水平有很大的提高。幾個月前,同修讓我負責本地不乾膠的製作,我的排版技術又有提高。通過學習明慧有關新聞製作方面的文章,寫作能力也有很大提高。我想起師父說:「利筆著華章 詞勁句蘊強 科學滿身洞 惡黨衣扒光」(《洪吟二》〈讀學員文章〉)。現在不乾膠內容的寫作,我都是按照專業新聞稿的方式寫作,努力用準確、幹練、平和中帶有威嚴的語言,去講清真相、揭露和震懾邪惡、救度眾生,同修看了我寫的文字也比較滿意。

在技術工作中,也容易產生幹事心、顯示心等,面對著同修的誇獎,需要自己去把握。師父說:「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有的學員想讓我看他的本事,其實我想,這都是我給的,不用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經常想起師父講的這段法,提醒自己:我的一切能力都是師父給的,自己能做這些,是因為師父的洪大慈悲,給予了我們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機會。能夠有幸助師正法,是弟子永遠的榮耀,弟子一定抓住這萬古機緣,精進實修,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在技術工作中也容易產生對技術本身的執著。前幾天,有同修問我:搞技術的同修容易有過份鑽研技術的問題,你有沒有?其實我有。有時在給同修裝系統時,遇到困難表現的不知所措,同修告訴我要正念對待技術問題。在寫稿這幾天,我看到了明慧文章彙編《技術問題與修煉因素》,感覺到自己長期以來受實證科學的影響,用人心看問題多,用正念看問題少,這方面急需提高。

五、在與同修配合中提高心性

一年半以前,和同修配合做一個項目。這個項目我牽頭,有一個同修總是對我的想法提不同意見,我想把產品做的精緻些,但是感覺到她總想省事,此時發生了一些爭執。後來有幾次她沒參加集體學法,同修說她,她反駁,我就挺嚴厲的說了她,當時還認為是為她好,再加上其它一些認為她不在法上的事,對她的看法很大,還跟別的同修說,矛盾比較尖銳,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配合。後來有幾次別的同修說,是因為我總習慣把意見強加給別人,是證實自己。

二零一零年夏天和一個同修發生了矛盾,我在車上總想她的不好,我心裏也排斥這個想法,在心裏對自己說:一定是自己的問題,一定是自己的問題!下車後我一下悟到了:我如果看不上她,不就和她一樣了嗎,要不怎麼能看不上她呢?怎麼還覺得自己比她強呢?當時感覺就像是一個結打開了,豁然開朗。從此以後,再有看不上同修的時候,自己很快就調整過來了。

現在感覺同修在一起配合太重要了。師父說:「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隨著那些天體來的,人人結了緣,一旦圓滿回去之後啊,你們要再想見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們要珍惜你們的這段緣份。而且你們這些緣份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結過不同的緣,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協調好,每個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個人都不要因為小小的一點事情就互相產生很大的隔閡,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的好一些。」(《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我周圍的同修,有的男同修電工、鉗工等活都會幹,有的女同修幹活比較仔細的,有提供房屋的,有開車幫助運貨的,我們在一起配合做了幾個項目。一次學法後做事,男同修焊接,我和另兩個女同修打下手。兩個女同修走了以後,我對男同修說:有同修幫打下手,活幹的挺快。同修說:不是打下手,是配合。其實我心裏也知道是配合,但是有人心,可能還有想恭維男同修的心,就說打下手了。同修的話說出來,我馬上感覺到了自己和同修的差距。

事後我和男同修交流了,我們認識到我們在常人中學到的這些技能,都是為證實法做的準備,當迫害發生時,我們要用這些技能來救度眾生,開創歷史。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精進要旨》〈路〉)

後記:那天寫稿前我在想,寫別的文章可以,寫體會文章怎麼這麼打怵呢?其實這也是觀念在障礙,正念太少造成的。可能另外空間的文章已經在那裏了,我只要認真去寫就可以了。以這個心態坐在電腦前,文章寫的很順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