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一名技術功友的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九日】我做大法技術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了,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學法還算精進。參與到技術工作中之後,看到師父講法中說:「負責人無論肩負的工作有多大、多了不起,也不能忘了修自己。你做的工作再多,你應該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工作,所以一定要學法。」(《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我知道了每個大法的技術人員都必須學法修心,然後才能做好大法技術工作。

我在平時的生活中一言一行倒是能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但是由於大法工作有時很忙,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瑣事,就忽視了學法,存在吃迫害前學法的老本現象。不單是我,我發現很多大法技術功友也存在這種情況。而且有時正在修機器或做電腦系統等事時正趕上四個整點發正念的時間,仍沒有放下手中的工作,儘管有時有其他功友在身邊提醒時間到了,思想卻仍然想著馬上做完就佔二三分鐘,結果卻佔用更長時間,甚至錯過了發正念。

師父在法中多次強調學法發正念的重要性,我們大法弟子就不應該以任何理由忽視學法發正念,長期這樣容易被邪惡鑽空子。而且,大法技術人員相對其他功友,有機會接觸很多功友,大家都知道以法為師,不看別人,可功友之間的狀態也會不知不覺的互相影響,我們技術功友如果能夠方方面面都做的很好,功友看到了,當作鏡子,也會「比學比修」(《洪吟》〈實修〉),對照自己的不足修去不好的東西。

和技術功友接觸的功友,有問題發現了就要直接指出來。我們雖然技術工作能力很強,有時會陷入鑽研技術的誤區中,有時想問題不全面或有意識不到的地方,功友看到了就應該建議我們,或給我們提醒一下。

技術功友大多像師父說的那樣,有一定技能,有很多的專門知識,大家在一起時,各自都提出了解決問題的辦法,各種的辦法都能解決問題時,我認為就應該按師父講法中說的「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誰去當副手用心配合功友做,在做大法工作的過程中,會有不完善的地方,想方設法做好,配合用心完善,這樣的功友我想是師父說的:「如果真能做到這一點,眾神都會說這人真了不起。」(《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大家共同努力去做事,才會把事做好。我有一次和功友有矛盾時,表面並不是我的過錯,我就差和他針鋒相對了,正在這時我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後明白了矛盾當中有我們需要提高的,即使在矛盾面前過不去也要按師父講法中提到的以法為大考慮問題,建議功友多看一看《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

安全問題也是大家經常談的問題,但我發現有的功友並不注意安全,在身邊功友被邪惡迫害時緊張幾天,過後又放鬆了。用正念不怕邪惡迫害而無視安全問題我認為是錯誤的,尤其有的技術功友接觸的人很多,要是自己不注意安全問題,身邊的功友看到你不在乎也會隨之放鬆,並且接觸的功友情況不一樣,更應注意安全,這和怕我認為是兩個概念。有時存在嫌麻煩不願再注意安全,技術功友接觸很多設備,注意安全保護好設備和他人的安全,我認為是在為法負責任。

有時教其他功友技術,功友當時學會了,但學的時候就說學這東西也用不上,沒多久就忘了,有的功友確實學東西很費力,但卻很用心。大法技術很多都不是偶然接觸學的,表面上看起來學甚麼是無目地的浪費了時間,我在學大法工作相關技術時就想,不管現在能不能用上,我都要學,結果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沒有白學。還有的功友,給他做完系統他認為不好就又找別的功友做,或乾脆不通過你,直接找常人做了,有時花了半天時間做完沒吃飯還要馬上去幹別的事,功友也百般留著吃飯,但為了趕別的事,匆忙走了,白費了時間的心情比沒吃到飯更不好過。

有時很容易就解決的問題,就等著主要的技術功友,讓技術功友很忙,其實有的問題即使身邊的功友沒遇到,但大家可以研究一下就能解決的,不要等靠,大法也在給每位大法弟子智慧。

在耗材的採購問題上,有的功友,幫著資料點採購耗材,就要知道各資料點耗材用沒用完,保證時時心中有數,避免誤工。往往負責採購的功友還承擔著大法技術工作,各資料點的功友,如果能夠自己採購,就儘量不要麻煩功友,開始可以讓他們提供採購渠道,建立起來後自己採購,如果是老年功友可以讓家裏明真相的年輕親人幫著採買。而有的功友不但耗材靠著功友,有些小東西的採購和真相資料的傳遞也靠技術功友,這樣更增加了技術功友的負擔也不太安全。常人中有句話叫「破車攬載」,是說沒有能力卻做著辦不到的事,如果有能力承擔的多了,結果不也一樣嗎?技術功友更應自己把握好,不能疲於做事,也要留一些時間給自己學法,可以告訴功友哪裏能買到要的東西,讓小花自己補給營養,但要避免集中採購。

這些問題有的是功友沒注意到的,不是指責誰,在做大法的工作中,只要我們不斷的改進,我們會一起成熟起來。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的功友總是對技術功友大加讚賞,「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其實只不過是證實法的願望不同,技術功友大概就是來做大法技術工作的,技術功友也不能忽視面對常人去講真相,做好三件事。也有例外,有一個功友問我,你是不是在擺顯自己,我當時因為覺得我沒有這個心,很反感功友打擊人,但後來想了想,這也是功友的提醒。有的技術功友的付出也是很大的,為了安全很多是不能見人就說的,只有在探討時才能談事。

我們技術功友還要感謝那些為我們分擔的功友。身邊的功友,有很多知道我們承擔的項目多,事也多,他們也是身兼多能,不斷的學習技術,承擔了很多為功友解決問題的工作。「但是我告訴你們,在常人這邊表現的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的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有的功友也默默的付出了很多。在困難和艱苦的時候想起師父救度我們的苦就不算甚麼了。

有不當之處請功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