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師父幫我打開了大鐵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我於一九九六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總認為自己沒有文化,修的又不好,所以也沒有向《明慧網》投過稿。看到《明慧網》徵集「神在人間」徵文啟事,不禁想將大法在自己身上展現出來的神跡寫出來與同修分享,感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師父幫我打開了大鐵鎖

那是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晚上,將近十點鐘,我剛洗完澡,突然縣「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國保大隊、還有看守所和我們單位的二十多人一下子闖進我家裏,說找我有事,要我跟他們走。家人(未修煉)不讓我去,我說我也沒做甚麼壞事,怕甚麼,就跟他們走。這邊說著話,那邊一夥人就像土匪一樣開始抄家,到處翻箱倒櫃……。他們先把我帶到單位辦公室,除了單位邪黨書記,還有單位保衛科的,另外還有一男一女兩個警察。

警察對我說:「你有甚麼趕快講?」我說:「這麼晚,你們把我帶來這裏幹甚麼?我又沒做甚麼壞事。」他們說:「人家講你煉法輪功。」我說:「我煉法輪功犯了甚麼法?你們壞人不去抓,專門來對付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這時邪黨書記插話說:「你要好好配合他們。」我對邪黨書記說:「你當領導的,不維護單位職工的利益,反而配合他們來迫害自己的職工,迫害修煉人,迫害我的家人,你跟著他們幹壞事,是要遭報應的。」

在這期間,我一邊向他們講真相,一邊發著正念,就這樣一直折騰到快十二點,突然一些警察進來說:「找到了。」(大法書、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他們就要帶我去公安局。我不去,一夥人就強行把我綁架進警車,將我帶到了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關押在五樓的一個屋子裏,門從裏用鎖給鎖上,由兩名警察看守著我,桌子上放著他們從我家裏抄來的一大包大法真相資料。那兩名警察對我說:「我們終於找到證據了,現在你就講講這些資料的來源。」他們一邊說,一邊就開始做記錄。

我沒有回答他們,反而問他們:「我犯了甚麼法,你們把我抓來?」他們說:「有人舉報你,有個村長說你發《九評共產黨》。我們在你家店門口(自家開的小店)蹲了好長時間,看見你到處發法輪功資料,今天終於找到證據了。」我不配合他們的迫害行為,甚麼都不講,他們說:「你不講,明天天亮就送你到看守所,看你還講不講。」我說:「那地方是關押壞人的,不是我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是不會去的。」他們說:「去不去由不得你。」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我的師父在管,一切由我的師父說了算,你們說的不算。我告訴你們,不到天亮我就要走了。」

警察說:「你怎麼走?」我說:「這你們不用管。」我一邊說著,一邊就拿起桌子上的鑰匙去開門。開了一會兒開不開,警察說:「你開門幹甚麼?」我說:「我走時才會開呀!」有一個警察真的就來教我開門。因為我一直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報應」的理,他們說:「我們也沒辦法,這是上邊交代的任務。」我對他們說:「做事要有良心,要為自己留條後路。」該講的我都講了,之後我就閉上眼睛背法、發正念。

一會兒,有一個警察睡著了,還有一個沒有睡,在玩電腦。這時天都快亮了,我心想:你也睡吧。那玩電腦的警察也就睡著了,兩個警察還都打起鼾來了。於是我用鑰匙打開了門,從五樓一直下來,走到大門口,只見大門用一把大鐵鎖鎖上,值班室的警察正趴在桌子上睡覺。這時我不害怕,也不緊張,立即雙手合十說:「師父,弟子不能呆在這裏,我要出去救度眾生,請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加持,幫我把鎖打開。」我才這樣一想,大鐵鎖「喀嚓」一聲就開了,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打開大鐵門往外走,心裏不住的念叨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一路闖關師尊護

闖出黑窩後,我一路發著正念,請師父加持。看到有人我就發出一念:「看不到我。」開始我想回家拿點衣服和錢再走,但是,快到家時,老遠就看見家門口有警察的人影在晃動。旁邊還停有警車。我看不對,這時天就要亮了,沒有地方可去,而且大路上、路口全是警察。我只好往山上走,邊走邊想:有個山洞就好了,白天歇歇腳,晚上再想辦法離開。也真神了,走不遠就看見一個小山洞,這山上我已經來過無數次,而且也從未聽人說過山上有甚麼洞,我心裏一熱:這都是師父的呵護呢。

整個白天我就在山洞裏煉功、背法、發正念,不知道渴、不知道餓,也不感覺累,大概晚上八點來鐘,我才下山。想先到單位找熟人,可剛走到離廠大門不遠,就聽見警察問守門的保安見到我沒有,保安說:「沒見。」警察告訴保安見到我要立即報告,保安回答說:「一定的。」見此情況我又退回到山上。約十點鐘,我下山後坐在路邊的一篷草旁想著下一步怎麼辦,突然看見幾個警察跑過來,這時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我就對著這篷草說:「我是大法弟子,現在惡警要抓我,你也是一個生命,希望你能把我遮掩起來,你保護了大法弟子,你會得福報,將來你就是我世界的眾生。」那草居然抖動著張開來就把我遮了起來。

惡警來到我跟前,東張西望都沒有看見我,有個惡警說:「剛才還看見有人,怎麼一下就不見了呢?」幾個警察轉來轉去,有個惡警說:「大概是我們眼睛看花了。」有個惡警說:「怎麼可能,明明見她從這兒下來的。」過了約十多分鐘,我念中想,你們不能老在這兒呀,趕快離開吧,我還得去做我要做的事,念中剛這樣一想,這時就聽見一個惡警說:「我們還是到別的地方找找吧!」立刻這些惡警就都走了。我也起來向不同方向走去,一路上在想:去找誰呢?我就請師父加持,師父就點化我去找明白真相的人。我馬上想起來附近這個村子裏就有一個聽我講過真相、明白真相的,但我不知道他的家住在哪兒。

這時都夜深了,人們都睡了。我進到村子正好看見有戶人家門還開著,我趕快過去打聽,他就指給我那人家住的地方。我敲開這個人的家門,向他們講明了我的處境。一家人先是罵邪黨惡警沒人性,接著說:「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你就安心住在這裏,你願住多久就住多久,他們抓不到你。」我說我就歇歇腳,我是大法弟子,我還要去做救度眾生的事。他們給我弄了許多好吃的東西,就安排我住下了。第二天,他們又幫我到自家的小店裏拿來了換洗的衣服和錢,我又進一步給他們一家人講了真相,還教家裏的主婦煉了五套功法。對他們的幫助表示感謝!並且謝絕了他們的挽留,堅持要走,我說:「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到大法弟子中去,參加救度眾生,而且我也不能連累你們。」主人說:「要走,也得讓我們把路探好,把你安全送出去。」

當晚那戶的主人參加開完村民大會回來告訴我:「公安來開會,內容就是要大家提供你的線索,對提供線索的人獎勵三千至五千元,當時大家就罵開了,誰會去做這缺德事,這種錢誰吃了要遭報的。」第三天晚上,主人探好了路,我穿上主婦給我的鞋子按照他們指的路就上路了,因為大路上都有警車、警察堵截,我就走山路、小路,繞開有可能布置警察的地方。因夜黑走著走著就迷失了方向,可我心裏有師父、有大法,我一點都不害怕,雖然高一腳,低一腳,摔了不知多少跤,有一次從田埂上掉到一個兩米多深的糞坑裏,可卻像有人托著我一樣很快就爬上來了,這時我看見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邊……,抹著滿臉的淚水我繼續往前走,這時天快亮了,心想能遇上個人問一下路就好了,我剛這樣一想,突然就聽到摩托聲,走近了看,原來是那個農村拉人跑運輸的三輪摩托車,我問了路,並請他把我送到某地。到某地後,我付錢給他,他說沒零錢找,我說:「你不用找了,你只要記住我告訴你的一句話就行,而且你一定會有好報的。」他問:「甚麼話?」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隨我念了兩遍後說:「我記住了,謝謝你!」告別三輪摩托車駕駛員後,我很快走上公路,又順利的坐上開往某地的班車,離開了我的家鄉,流離失所在外。在不同的環境中我繼續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從不懈怠,因為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

正念要回退休工資

我流離失所在外地已經三年了。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學完法後,突然心裏發出一念,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不能老呆在外地啊,得回去面對我要救度的眾生才行,他們可都在等待著我去救他們的呀!

於是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回到家的第二天,我不顧家人(常人)的阻攔,就到單位去要這幾年的退休工資。單位的書記以種種藉口原因推卸責任,我對他們講:「我的退休工資是我辛辛苦苦幹的,是我的血汗錢,你們誰都沒有權力扣我的,你們遲給不如早給,不要再助紂為虐,這樣對你們不好。」最後他們說:「明天你再來吧!」走時我很堅決的對他們說:「明天我來時,你們可一分都不能少我的。」書記連說:「不會,不會」。第二天我再去時書記親自帶我到財務,就這樣我堂堂正正要回了這三年的退休金。而且我回家後公安也從未再來干擾找過我,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

我能走到今天全是師父的呵護,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和給予。我只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隨時不忘記自己是個大法弟子,有一個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的願望。

謝謝師父!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