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修煉大法後身邊發生的神奇事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九日】我於一九九九年三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黑龍江某地一個村的村長。在得法前曾經是一個有很多不良習慣的人,吃、喝、賭、抽,脾氣相當不好。三十八歲就患有腦血管阻塞、頭痛、頭部像有東西箍著,始終不清醒。肩周炎、頸椎病、關節炎、腰椎內有黃豆粒大小的瘤、痔瘡相當嚴重,有時甚至便血,三、四歲時玩把黃豆粒弄到兩個鼻孔裏去了,等大人發現時鼻子已經腫得不像樣了,用鑷子想把黃豆夾出來的時候卻把鼻竇摳壞了,從那以後兩個鼻孔就沒通過氣,如果擤鼻涕把其中一個堵住,氣從眼睛出來,從來聞不出香臭。我這一身的病痛折磨著我,走路都晃悠,幹不了農活。經過多方求醫都沒有效果,老專家說只能靠養著,也用了很多偏方,可是就是不好,壓力非常大,我非常沮喪,心裏就想著活一天算一天吧!就這樣在家吃、喝、賭、抽混日子,在家設賭局,有時自己身體難受堅持不住就拿錢叫別人替著玩。

看大法書三天病就全好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有一天我們村一個煉法輪功的鄰居拿一本書到我家,說「你看看吧,這書可好了,可能對你的病有好處。」我說:「你放那吧。」他還有點不放心,怕弄壞了似的,就放那了。當時我沒有看,過了兩天我無意當中拿起這本書,書的封面上是「轉法輪」三個字,我翻開封面,看著作者的照片挺年輕、挺慈祥的好像衝著我微笑,再往後翻看到《論語》,一看就把我吸引住了,我不知不覺看了兩講,這樣我連續看了三天,把整本書都看完了,往後一靠,身體感覺也不難受了!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感覺出現了,頭腦相當清晰,胳膊、腿、腰都不疼了,好像從來沒有過病一樣,心裏想怎麼都好了?又一想我這三天藥也沒吃啊,怎麼還好了呢?哎呀,是看書看好的,我高興的直蹦!直拍巴掌!「我好啦!我好啦!」屋裏人問:你啥好啦?我高興的和他們說「我病好啦唄!這書太神啦!」第四天我找到煉功點,開始和她們一起煉,煉靜功時師父說:「舌抵上顎,牙齒微微離縫,嘴唇閉上,」(《大圓滿法》)我心裏想我鼻子不通氣,這閉上嘴不得憋死嗎?可又一想得聽師父的啊,就把嘴閉上了,憋得相當難受,眼看憋不住了,這時鼻子噗嗤噗嗤了幾下就通氣了。頭一次我就雙盤了一小時,別人煉完都走了,我兩條腿還拿不下來。

煉了兩天,一天吃完早飯,在屋裏地上站著,突然頭部劇痛,感覺好像有根筋被拽出去!頭痛的向後一甩,待會好了,幾分鐘後又出現劇痛,就這樣疼了四、五個小時,然後突然好了,一點也不痛了,從此再也沒犯過。

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我在煉靜功雙盤時,每天腿疼痛難忍,汗水把衣服都濕透了,我還在堅持著不把腿拿下來,這過程中太難熬了,腿疼得受不了也不往下拿,想到了師父說的那句「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一直堅持到煉完。就這樣腿疼了七年,到二零零五年開始就不痛了,雙盤打坐可以達到兩個小時以上。

從煉功那天起抽煙、喝酒、賭錢就全部戒掉了,並且家裏家外的活都能幹了,別人都說我變了一個人似的。就這樣每天都按照師父要求的做,無論多忙多累都堅持每天學法煉功從不間斷。

二兒子支持大法得福報兩則

*患怪病念九字吉言顯神奇

零六年七月在外地打工的二兒子突然來電話,在電話裏他哭了。我說:「挺大小伙子哭啥?」他說:「我有病了!」我說:「好好的怎麼能有病呢?」他說:「真的,老闆領我在一家大醫院看的,說是血壞了得換血。大約得三、四十萬。」我說:「你怎麼能信他的呢?他說的不准,你看我以前那麼多病,去了那麼多醫院也沒看好,是不是?你離開家時(指出外打工)我告訴你的那幾個字你忘了沒有?」他說:「沒忘。」我說:「那你就從現在開始甚麼也別想,就念那幾個字(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這幾個字能救你的命。」因電話裏不能明說,就把電話掛了。

第三天的下午,來了一輛車停在門前,下來一個人一看是二兒子回來了,我說「你怎麼回來了?」「我想家,就回來了。」我一看這哪像有病的樣子啊?我問他「你念那幾個字了嗎?」他笑了沒有吱聲,把手機拿出來叫我看,他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到手機屏幕上了,看到這裏我就想起了打電話時說的那段話。一開始就全盤否定了病魔,否定了實證科學的假相,沒有被情所帶動,在邪惡對兒子進行迫害時,我能堅信師父堅信法,才有這樣的結果。

*車禍遭毀容,信師信法神奇康復

二兒子支持大法,在零七年惡警到我家騷擾時,二兒子堅決予以抵制,趕警察走,多次幫助我把大法經書收藏好,並且經常坐在路邊(我家在路邊第一家)給我放哨,觀察有沒有惡警來騷擾。在零八年八月六日,在他的衣服上突然發現十四朵優曇婆羅花,當時給他樂得夠嗆。

零八年八月八日,二兒子騎著摩托車和對面一台摩托車在轉彎處相撞,一台車撞報廢,一台車撞碎,雙方都血流滿面,昏死過去,趕緊送醫院搶救。經醫院檢查,二兒子面部骨折、顴骨塌陷,腦中三處淤血。經手術面部縫了十七針,頭部腫的老大,送危重病房看護,昏迷了三十八小時,昏迷期間有同修趴耳邊告訴二兒子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兒子醒過來後,同修幫發正念,告訴二兒子念九字吉言,二兒子信了開始默念。我問醫生下一步怎麼治療?得需要花多少錢?能恢復到甚麼結果?醫生說:「拆線後,預計得半個月能下地,因顴骨塌陷吃飯會困難,需要做整容手術嘴才能張開吃飯,以後得做多次整容手術,鼻樑骨塌陷再造,顴骨碎骨頭得檢出來,塌陷部份得用鈦合金鋼板支起來,醫藥費得五、六萬元,肯定會留疤痕的。」可是二兒子五天就下地了,就能張開嘴,能吃餃子了,能正常吃飯了。醫生感覺很神奇,沒做手術怎麼能張開嘴哪?!我一看這種情況,一下悟到:「師父在看管著他,師父能把他命留下,身體恢復正常應該沒有問題。」沒等拆線,我就要求回家,醫生不讓走,說:「孩子這樣年輕不做整容手術,恢復不好,把孩子不毀了嗎?」我沒聽醫生勸阻,住了十一天院我們回家了。回家後孩子拿鏡子照臉,開始哭了,說:「這麼難看,像大猩猩還不如死了呢!」我說:「師父能把命給你留下,身體就能恢復正常。」叫他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堅信才能徹底好,回去也沒有用消炎藥。十二天後拆線後,發現臉腫了,像發炎一樣,孩子和大人開始埋怨,我說:「這是好事,顴骨塌下來,不腫,塌陷地方怎麼能挺起來,這是師父給你調整哪,這都是好事?一定要信師信法。過了一天,腫消了,一天天塌陷的地方漸漸恢復正常,現在和正常人一樣,全好了,基本沒有痕跡了。

通過這件事情,再一次見證了師父的佛恩浩蕩,大法的神奇力量,無所不能;我悟到這是平時二兒子支持大法得福報了,慈悲的師父化解了二兒子的災難。通過這事也考驗我是否信師信法?同時也去掉我對親情的執著,否定了舊勢力對我的經濟迫害。

基督徒學大法

我大嫂原來是一個信基督教信「主」非常虔誠,平時我給她講「三退」的事她相當反感,她說:「你信你的,我信我的,誰也別干擾誰。」零八年的一天我上她家去,一進門她就和我說:「我胳膊抬不起來了,不好使了(手裏拿飯碗拿不住都得掉地下)。你醫院有認識的人領我上那檢查檢查。」我說:「你怎麼不求你的主哪?你的主怎麼不管你了?」她說:「你別跟我說這些沒用的。」我說:「從現在開始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用想你胳膊好不好使,不用管它,就是念,你都不知道啥時候好的!」說完我就走了。她覺得病得很重,她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就開始念了。等到第二天我吃完早飯她就上我家來了,一進門笑嘻嘻的說:「你說可真奇怪了啊?」我說:「甚麼啊?」她說:「我胳膊能抬起來了!好了!」我說「那算啥啊?要不咋叫佛法神通呢?!甚麼都能!」她說「你那書能借我看看嗎?」我說:「看唄。」從那天起她就得法了。並且悟性特別好,遇事還能向內找,還很精進。

得法的一個月左右,突然有一天發生一件事,她在農村用牛車從後院往前院倒苞米秸稈從車上掉下來,平地把她的上嘴唇卡出一個大口子,舌頭一舔都能漏在外面了,大夥都說這人變成豁嘴了!到當地衛生所處置一下,把外面簡單縫了一下,裏面都沒有縫打上繃帶就回家了。不一會腦袋腫了很大,眼睛只剩下一條縫了,飯也不能張嘴吃了,只能紮個眼用吸管吸牛奶。即使這樣她還每天盤腿坐那看書,說「這是我嘴不好,我得修口。」她說:「每天學法時一點都不疼,還看見有法輪在‘病’處轉。晚上做夢時看見師父來給我‘換藥’。」大約一週左右就拆線了,後來就全好了。屯裏的人都說:「大法太神奇了,這要是去醫院得花多少錢啊!」

慈悲的師父保護了我的老伴

有一次老伴發高燒,燒得很厲害,在炕上倒了一天飯也沒吃,翻身都費勁了。我叫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就是不念。晚間我十二點發完正念時她燒得更厲害了。我說:「你不能這麼挺著,叫你念大法好你不念,那就得找大夫給你點個十瓶八瓶的也能好!」我知道她怕花錢,說完我就睡覺了。第二天早上她起得很早,就往後院去了,我都煉完功了可她還沒回來,我想這人幹啥去了?我也往後院找,一看在老同修家呢,一進門老同修跟我說:「你老伴說:‘昨晚高燒燒得太厲害了,實在堅持不住了,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念就睡著了,後來就好了。李洪志師父也太慈悲了!我這樣還管我!’」以前我過心性關沒過好,又和我老伴發生了爭吵,她一氣之下把師父法像摔了,所以這次叫她念大法好她不念。我和她說:「我師父怎能和你一般見識,只要你認同大法,師父就管你。」這事使她更加相信大法好。

零九年我在外地打工時,那是七月的一個上午,我往家掛了一個電話,問老伴在家忙啥活呢?她說在家呆著呢。我說:「今年的活幹的這麼快就掛鋤啦?」她說:「啥啊!我的手壞了。」我就問她怎麼壞的,她說:「鏟地時手磨了兩個大泡,二兒子往地裏打除草劑時把衣服弄濕了,我給他洗衣服時手上的泡磨開了,被農藥感染了。上衛生所買膏藥貼反倒嚴重了。」我說:「你一到關鍵時刻就忘了咋不念那幾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呢?從現在起你就念這幾個字吧!」我就掛電話了。第二天早上我往家裏掛電話想問問她念沒念,結果電話沒人接。到中午時又掛還是沒人接,直到晚上吃完飯電話才接,我問:「你今天幹啥去了?家沒人接電話。」她說:「能幹啥?幹活唄!」我說:「你手不是壞了嗎?」她說:「好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通過這幾件事,現在老伴也開始學法修煉了,走入大法中了。

幫助同修正念除病業干擾

我屯一老年同修突然出現病業,那是零九年三月的一天晚上十點多鐘,我家電話響了,老同修的家人說老同修「病了」很嚴重,躺在床上不能動了,你快過來一趟。我緊忙和老伴趕過去,剛一進門,看同修在炕上倒著,兩個兒子和兒媳在地上站著,我在前面,我老伴在後面,她照我後背搥了兩下子,我知道她是怎麼想的,怕我說不讓上醫院以後受埋怨,我沒有被她帶動。走到老同修跟前對她說「不要怕,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洗手給師父上香,坐下開始發正念,發完十一點的正念,同修有所好轉。我接著給同修念《洪吟》,半小時後開始發十二點的正念,這時老同修也能坐起來了,和我一起發十二點的正念,我問她「你知道發十二點的正念有甚麼意義嗎?」她說「不知道。」我告訴她說「這是全世界大法弟子除惡的時間。咱倆也要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樣一起除惡。」大約發半個小時左右停下來了,我對老同修說「好了,沒有事了。」她還有點不相信,動動這,動動那,還在感應。我說「好了就是好了,你還感應甚麼?」她說「嗯,真好了!」說完就能下地了,兒子兒媳婦們在地下看到這一場面都震驚了!都說「太神了,甚麼藥也沒吃,就這樣一比量(指發正念)就好了!」平時不相信大法的兒子兒媳們都爭搶著向我要真相護身符,並且要學大法。以前我在家我發正念時,我老伴就不高興,「你不管閒忙,活也不幹,往那一坐(指發正念)能管啥用啊?」通過這次發正念她看見了發正念的作用,再在家裏發正念時,她也不說甚麼了,並且還和別人說這發正念:「還真管用!」我悟到,這是我剛剛進門說的那句「不要怕,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沒有被舊勢力邪惡安排的假相迷住,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同修雖然通過這次發正念好了,可是她臉色蒼白瘦了很多。我也是吸取前幾年的教訓,有兩名同修也是被病業干擾發正念當時好了,可是沒幾天又出現了病業,被病魔奪走了生命。我心裏想這次可不能上當了,一定要幫助她恢復到正常的狀態。就這樣我倆每天學法,到點就發正念,雖然只有出現幾個小時的病業狀態,可是她學法時添字、落字、念不成句,我就叫她多念,念累了我就念兩頁叫她歇一會,完了她再接著念,到了第四天她就恢復正常了,念的也流利了。這時我的人心出來了,心裏想你這老太太也太自私了,都已經恢復正常了還念個沒完,轉念一想這哪對呀!我就開始向內找,這不是我有自私的這顆心嘛?覺得這兩天自己法沒學多少,沒放下自我,我一定要把這顆執著自我的心放下,這時老同修還沒有念到自然段呢,就說你念吧,這幾天都是我念了。我說還是你念吧,你念的很好。當我的話音剛落,一股熱流通透全身非常美妙的感覺,我悟到:「幫同修就是修自己。」

講真相正念顯神跡

一次我和一老年同修出去發真相資料,剛一進屯沒走幾家就被人發現了,因在前幾天這家的大鵝被盜,還以為我倆是小偷呢!到屋裏拿出手電和木棍又叫出幾個人就來追我們,一邊攆一邊喊「站住!」跑在最前邊的那個人離我有大約十幾米時他喊「站住!」我回頭衝他說:「沒有你的事,你回去吧!」他轉身就往回走,後邊的人問往回返的人說:「是誰?」那人說:「你回去吧,沒有你的事,回去吧!」就這樣他們就都回去了。過後我悟到是因為我沒有動人念,沒有產生怕心,師父就幫了我保護了我。

再一次也是我和老同修到一個屯發真相資料時,我和老同修說:「你走後街,我走前街。」我倆就挨家挨戶的開始發資料,她發的比我快,因為我還得往牆上噴字,快發到一半的時候,我就聽到後街狗也叫,人也吵。過後才知道是老同修往那家放小冊子時碰到了大門,有一個人在大門的水泥台上睡覺(夏天),老同修沒有看見,門一響這個人就醒了,問「誰?」老同修嚇了一跳轉身就走,這個人到大門那裏一看是撒法輪功傳單的,他就到對面的一家去叫人,因為這家正在打麻將,這些人出來就去追老同修,這時老同修已經出屯躲起來了。這些人沒有追到就返回來了,這屯的中間有一條穿越村子的直道,我剛把小冊子放在道旁邊一家的門裏,這些人就向我這邊來了,我很自然的站到了道的一側,他們手裏拿著手電在我剛剛撒完的小冊子上照,說:「快看這還有小冊子呢,這人走不遠。」我心想我在旁邊站著呢,他們咋沒看見我?一會這些人走了。我心想這是師父看我沒出怕心就又一次保護了我,叫他們看不到我。過後與同修交流,同修說這是神通,隱身法!

正念制止迫害

零七年九月,一次被惡人舉報,一天早晨天還沒亮,大約四點鐘,市公安局來了六個警察,偷偷摸進村子,從我家的院牆翻牆進來。我正在裏屋打坐煉功,三個警察衝我來了拿出拘留證,要綁架我。我抵制綁架,在家人的保護下,我向村外走去。走了一會兒感覺有人在後面跟蹤,我走快他也走快。我一想我走甚麼?我怕甚麼?我做的都是正事,我轉身向村裏走去,後面跟蹤的人也隨我往回走。我看到從村子開出一台金杯麵包車,停在去村子道路中間,車上下來五個警察,打開兩面車門,一邊站三個、一邊站兩個,瞅那架勢要把我強行塞進車裏帶走。我不知從哪上來那股勁,毫無懼怕,走近麵包車,對著這幫惡警(包括後面跟上來的惡警),大聲說:「我看你們誰敢動!」我幾乎和他們擦肩而過,他們全愣住了!誰也沒動!我走出老遠還看他們一動沒動。等進村了,想他們該走了吧。後來和同修交流,同修說:「這是神通把惡警定住了!」後來,惡警想在過年期間來綁架我,我不為所動,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幫助,警車開在途中就掉頭回去了,後來再也沒來騷擾。

我認識到,在邪惡想迫害我的關鍵時刻,我放下怕心,沒有向邪惡妥協,用正念否定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解體了邪惡,師父幫助我化解了這一難,保護了我。

常人信師信法得福報走入修煉

我們相鄰的村子有一戶人家,二零零六年那家的老頭通過我得法,我經常和老頭學法交流,那家的老太太也在旁邊聽著頻頻點頭,也知道大法好,我們幾次勸她修煉但她不想修煉。

老太太突然一天睡一宿覺起不來了,半個身子不會動了,用針扎半邊身體都沒有知覺。老頭趕緊去衛生所找大夫,大夫沒在家,他去我家找我,我聽說這事回來後飯也沒吃就去了(相隔六里多地)。我一進他家門,看她在炕上躺著,我就說笑話:「大妹子,怎麼大白天在炕上躺著,不起來做飯?」她一聽是我說話,就說:「我好好的咋得這病啦?」我說這哪是病?我說師父說了:「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你說它不是病就不是病。我就開始在法上和她交流:「作為常人說不上哪天就有病,甚至就到壽了!只有修煉的人才能徹底沒有病,經過修煉消去病業,了脫生死輪迴,你信師信法,師父就管你,就能把病業消掉。」她就不斷的點頭,嘮著嘮著,大約三、四十分鐘,她突然喊老伴說:「要起來,要下地!」老頭扶她起來,她下地時兩腿發顫,扶著炕沿走,老頭上前要扶,她不讓,就這樣她就上廁所去了。大約十多分鐘沒回來,老頭著急了,去廁所一看人沒了,感覺奇怪,人哪去了?又等了十幾分鐘,看到老太太拿著冰棍回來了!原來從她家後院一米來高的土牆翻過去,給我買冰棍去了。看到了這裏,我非常激動,師父太慈悲了,她就這樣開始得法了,而且一直很精進。過後我悟到,這是她該得法了,慈悲的師父通過這件事,叫她醒悟,好壞出自一念,真正符合法了,沒有人念,想修煉了,師父就會幫助,病也就沒了,同時也考驗我是否信師信法?走正了師父安排的路,心性也得到昇華。

師父已經賦予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很多神通法力,我們學好法,向內找,修好自己,信師信法,堅如磐石,才能神起來,才能做好三件事情,達到整體配合、整體提高,多救人,才能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才能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

以上是個人所悟,如有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