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不「過招」(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新北市採訪報導)婆媳問題,有人說它是千古無解的難題;也有人用「過招」來形容婆媳之間的相處過程。對一般人而言;「婆媳問題」確實是個惱人又無奈的困擾,可對於實踐「真善忍」為指導原則的法輪大法修煉人來說,天底下沒有善解不開的愛恨冤怨糾結。

秀貞在婆婆極為強勢火暴的壓力下,結婚六年無法受孕,夫妻倆暫時遠赴他鄉生活,半年左右便即順利懷孕。復於得法修煉法輪功後,搬回來面對嚴重憂鬱症的婆婆,從生活中力行「處處事事為對方著想」的法理,體諒婆婆的不安與委屈,真心將婆婆視同自己的母親一樣看待。

在「真善忍」的影響下,婆婆從以往向親戚歇斯底里的抱怨:「你說我大媳婦好,她有哪一點好?你跟我講,她到底哪裏好!」到二年前紅著眼眶,含淚緊握秀貞的雙手說:「你知道嗎?都沒有人真心對我,就只有你這個大媳婦是真心誠意的在對我好!」婆媳從貌合神離的表面親和,到傾聽心事,無所不談,倆人打從內心成為一對真正的母女。秀貞說:「若非修煉法輪功,我絕對做不到,說不定比我婆婆患的憂鬱症還要嚴重。」

艱辛的成長過程

一九七零年,台東縣關山鎮清水公園附近住家,一對阿美族原住民夫婦產下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姊妹,取名秀貞、秀吟;在此之前,他們已經育有二男五女。孩子的父親是台灣電力公司的技術人員,每天例行工作是沿著火車鐵軌巡檢電線,薪資雖不豐厚,但已足夠一家溫飽。無奈天有不測風雲,雙胞胎姊妹出生後三、四個月的某天,孩子們等不到父親回家吃晚飯,經人發現父親孤單的倒臥在某處鐵軌旁氣絕身亡,經初步研判很可能是巡檢電線時觸電導致不幸。

可憐屋漏偏逢連夜雨,父親突然離世不久,原就不怎麼喜歡媽媽的奶奶,嫌棄他們小孩太多,將他們趕出家門,天地之大竟無他們孤兒寡母棲身之處。幸得好心人士弄了塊地,搭了間茅草屋,讓他們兄弟姊妹九人和母親有個擋風遮雨的住所,哥哥姐姐們被迫輟學,北上都市地區討生活。在秀貞幼小的記憶中,家庭經濟全靠母親和幾位姐姐勉力維持,印象最深的感覺是:寄人籬下與生活艱苦。

由於鄉野偏村工作機會較少,七、八年後,母親帶著孩子們從台東故鄉搬到台北,就此定居下來。秀貞和妹妹不願向環境低頭,打從國中開始,每年寒暑假,姊妹倆都去打工賺取學費,半工半讀完成高中學業,一路走來,身心俱苦無比,秀貞渴望有個家。

廖秀貞(右)與雙胞胎妹妹秀吟(左)成長過程艱辛
廖秀貞(右)與雙胞胎妹妹秀吟(左)成長過程艱辛

渴望有個家

二十五歲那年,因為工作關係,秀貞認識了先生,第一次感受到有個溫暖的臂膀依靠是那麼幸福,交往二個月不到,她答應了先生的求婚而出嫁了。夫妻感情深篤,公婆為人都很不錯,似乎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一片錦繡光明,卻怎麼也料想不到,婆婆的壓力日漸沉重的壓將下來,從小習慣吃苦耐勞的秀貞,從未向先生吐露半句,但在內心深處,討厭婆婆的心思卻在不知不覺中滋長,不斷的盤根錯節地擴張開來。

夫家祖籍浙江省大陳島,一九五五年島民撤退到台灣來後,集體定居在現今的新北市永和區大陳新村,許多鄰居也是親戚。秀貞的公公從事商務船的海事工作,每次出海一去至少半年,有時長達十個月左右才能回家一趟。自他們新婚不久,婆婆就過著這樣的生活,三個兒子的生活照顧以及教養重擔,幾乎全賴婆婆承擔,好在先生三位兄弟都很爭氣,婆婆把他們教養得很好。

雖然經濟方面沒有任何匱乏之虞,可是心神的操勞與孤寂,著實不難想像。或許是因此之故,婆婆脾氣火爆、作風極為強勢霸道,凡事必須以她的意見為主,沒有任何溝通的空間,加上好強愛面子的矜持,婆婆的憂鬱症傾向日益加重,到了她的長子--秀貞的先生就讀高中時,變得明顯和嚴重,必須靠醫藥來控制。

來自婆婆的壓力

秀貞婚後,夫妻倆的小家庭就在公婆同棟公寓的五樓,公婆則住四樓,雖是各有門戶,但是生活方式則與三代同堂沒有兩樣。婆媳倆常一起上市場買菜,碰到左鄰右舍,婆婆喜歡牽著秀貞的手,外人看了都說:「好像母女,不像婆媳。」但秀貞內心著實很不喜歡。婆婆愛嘮叨抱怨:「我為你們付出這麼多,你們都沒有人關心我。」夫妻倆都上班,每月孝敬婆婆的錢無論再多,她總是嫌不夠,偶而外出遊玩或回娘家探望,婆婆很不高興,認為他們浪費錢。

有次,秀貞無意間聽到婆婆對先生抱怨:「你當初為甚麼要娶她,明知道有那麼多麻煩,你為甚麼要娶她?」秀貞很難過。原來,秀貞二十歲左右在親戚的公司上班時,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秀貞的身份證被拿去當人頭,公司解散後,她莫名其妙變成債務人,雖然親戚負責把債務處理了,但在過程中的麻煩與折騰,確實煩人。婆婆針對她個人發脾氣,秀貞對婆婆的想法也越深越重,日積月累種下很多心結。在理智上秀貞明白:「婆婆是長輩,再怎麼說,我都不能衝撞她。」

表面上,婆媳從未有過衝突或白熱化的矛盾,但生活上點點滴滴的摩擦沒少過,尤其婆婆憂鬱症較嚴重時,動不動就揚言要跳樓自殺,秀貞心驚膽顫,隱藏在內心的壓力也越發沉重,背地裏;有時情緒嚴重到歇斯底里。六年過去了,秀貞一直沒懷孕,婆婆問她:「你為甚麼不生小孩?」秀貞無奈的回答:「媽,我們沒有避孕,可不曉得為甚麼小孩就是一直不來,如果有人再問起,請您跟他們說:我大媳婦不能生,這樣回答就好了。」

成為世上最福氣的生命

先生很喜歡台灣原住民,也很喜歡台灣東部民風淳樸、風景優美的好山好水,夢寐以求的嚮往台東的生活環境;他服兵役時最要好的同袍邀他到台東新港去發展,當先生把這個決定告訴秀貞時,她內心非常高興能夠離開這個壓力重重的地方。夫妻倆搬到台東新港七個月左右,秀貞懷上孩子了,大女兒一歲半時又懷上了二女兒,秀貞說:「最幸運的是在這段期間,我遇到法輪大法,成為這世上最有福氣的人。」

二零零三年,妹妹秀吟在電視上看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報導,「真善忍」三個字深刻的雋入心扉,同時也感到詫異不解:「真善忍沒有錯!真善忍很好啊,中共為甚麼要打壓真善忍!?」秀吟好奇的上網搜尋,找到法輪大法網站,拜讀了《轉法輪》之後,打電話給秀貞:「姊,我找到這輩子要找的了!」秀吟找到煉功點,走進大法修煉,一個月後,從網上下載《轉法輪》寄給秀貞,時序已是二零零三年底。

接獲《轉法輪》的秀貞如獲至寶,二天時間就把整本《轉法輪》看完;之後,再也沒有放下這部法。先生說:「你以前念書像現在這麼認真的話,我想你讀博士都不成問題。」秀貞說:「那二天我如飢似渴的,只覺得最重要的事就是趕緊把《轉法輪》看下來。」一個月後,秀貞學全五套功法,自此一修到底,至今不懈。

在台東的工作沒有想像中的順利,又聽得小嬸(小叔的太太)說,自從秀貞夫婦搬走後,婆婆的憂鬱症更嚴重了,於是,懷著二女兒的秀貞與先生帶著大女兒,於二零零四年一月搬回新北市原住處。

產後崩血頃刻即癒

雖是剛得法修煉不久,也已經是嶄新的生命了,秀貞在醫院生下二女兒第三天出院回家,吃完午餐,秀貞突然感覺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開來了似的,她拒絕二姊和妹妹的攙扶,自己勉力走到盥洗室,一坐上馬桶立即感到有東西排出來,秀貞大叫一聲,她血崩了!

產後崩血是會要人命的!未修煉的先生和二姊很緊張,要送醫院去,可秀貞說沒事兒,妹妹扶她上床躺下,倆人決意學法,秀貞還是躺著,妹妹問:「姊這樣躺著學法對嗎?」「是啊,這樣不對。」「姊是修煉人嗎?」「是啊,我是修煉人啊!」「那你就坐起來學法。」「對,我應該坐起來學法。」姊妹倆開始捧讀《轉法輪》,秀貞的情況不斷的迅速的改善。她倆安慰在門外緊張張望的人說:「我們在學法,沒事兒的,不要擔心。」二姊不敢相信真的沒事兒,秀貞說:「那我跳下床來給你看。」二姊斬釘截鐵的說:「不可能!」說時遲那時快,秀貞從床上下來,還蹦跳了二下,二姊目瞪口呆的見識了這不可思議的神奇!

心態行止已然不同

帶著女兒搬回新北市原住處,與公婆可真是三代同堂了,來自婆婆的衝擊與壓力可一點兒也沒減少,有時還更加嚴重。對於已經修煉法輪功的秀貞而言,心思與態度已經完全不同了,她不再暗自苦惱,而是用法對照自己,守住心性,把這些摩擦與壓力,當作向內查找自己是否做到「真、善、忍」的檢驗與提醒,努力作為一個修煉人份所當為的心態與行止。

小叔婚後在外居住,他的女兒和秀貞的女兒年齡相差不多,婆婆非常疼愛這個不是天天見面的小孫女,也很露骨的表現出很不喜歡秀貞的二個女兒,秀貞經常揪心難過到背地裏掉眼淚。有次家裏來了很多親戚,婆婆只抱小叔的女兒親熱,卻完全漠視仰著小臉蛋等在一旁、期盼奶奶抱抱的秀貞的女兒那熱切期待的眼光。親戚們看不過去,忍不住對婆婆說:「你這個做奶奶的怎麼這麼偏心啊,只抱這個,另外那二個你抱都不抱一下,你真的很偏心喔。」看著女兒失望的眼淚欲滴的模樣,秀貞心疼極了、難過極了,很難察覺的、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也恨極了,從那個角落不時泛起的聲音:「我說甚麼都不能原諒」又響起,秀貞驚心觸動的想壓,可說甚麼也壓不住這個念頭。

秀貞悄悄問先生:「為甚麼媽媽不疼我的小孩?」先生回答:「因為是你的小孩,她就是不疼,你能怎麼樣?!」這句話直如當頭棒喝重搥下來,秀貞悟過來了:「因為我沒做好,對情的執著揪結在那兒,這不就是要我悟的嗎,我為甚麼不放下這顆心呢?」由此秀貞挖根找出自己原來有顆「妒嫉心」在作祟,放下之後,類似的衝擊情景不再牽動她的情緒,這樣的情形也相對的減少了。

不斷學法與向內找

有一天,小叔獨自回來看望婆婆,婆婆拿了些現搾的果汁要小叔帶回去,碰巧秀貞下樓,婆婆看到她就發作了:「你看,你看你大嫂那個嘴臉,我沒把果汁給她,她就擺那張臭臉給我看!」秀貞與小叔當場愣在那兒不知所措。畢竟是修煉人,秀貞當下內找自己是否還有未去的「妒嫉心」,以及對婆婆始終祛除不清的怨恨之心。她內心經常矛盾掙扎著,真心誠意想要去除不喜歡婆婆的那些心,可是不知來處的恨意,好像一層層紗霧籠罩下來一般,剜心透骨去掉一層,從生命不知處的底層又冒出來一層,揭不完、清不淨,秀貞非常苦惱自己在這上頭為甚麼這麼提不起、放不下。

某天,不知為何事由,婆婆突然站在陽台上狂罵秀貞的不是,秀貞與先生趕緊來到婆婆身邊,她還是罵個不停。住在對面的舅婆被驚動了,站在她家的陽台上對婆婆說:「你媳婦那麼好,你還在那邊大聲的罵她不停,你到底在罵個甚麼意思?」秀貞與先生好言好語的把婆婆勸進家裏坐下後問道:「媽,你不要生氣,有甚麼事情惹您不高興嗎?請跟我說。」婆婆一把推開秀貞,指著她的鼻子厲聲罵道:「其實你最希望我死掉!」「媽,我沒有這個想法。」話還沒講完,婆婆就說:「你就是這樣的想法!」一旁的先生想要幫忙釐清,婆婆罵的更兇:「你娶了媳婦忘了娘!」

秀貞靜下心來向內查找自己的心思,雖然從未有過希望婆婆死掉的念頭,但是渴望遠離婆婆身邊卻是不爭的事實,自己只是表面上做到為人子媳應盡的本份而已,沒有真心誠意的對待婆婆,不是婆婆不可理喻,而是自己有所不足,婆婆這樣不就是反映出自己的不足嗎?她不斷透過學法及與同修交流,懇切的希望從根本處清除恨意,改變對婆婆的負面想法。

觀念轉,清除累世的冤怨情仇

婆婆與鄰居親戚外出旅遊一週,這天下午就要回來了,先生讓秀貞趕在婆婆到家之前,買些婆婆需要的東西回來。走在街道旁,每當行人較少處,她就忍不住眼淚潸然而下,心中不住請求師父幫忙,一邊淚眼婆娑、一邊不停的求助師父,秀貞說:「我永遠難忘,耳邊清清楚楚傳來師父的聲音說:‘只要你能想到一點,我就會讓你看到不一樣’,我邊走邊著急的想著,突然轉過一個念頭:‘最起碼她是我先生的母親,她生養了我先生。’我還是邊掉眼淚懇求師父:‘我就只能想到這一點。’」

秀貞回到家門樓下,親戚攙扶著婆婆都在那兒,親戚說:「遊覽車走山線,你媽媽很不舒服,沿路一直在吐,現在已經沒甚麼體力了。」她是由二位親戚攙扶才能勉強下車、走到住處公寓樓下大門口的。秀貞想都沒想就接過手來:「沒關係,我扶她上樓。」「你一個人可以嗎?」「可以,可以,我真的可以!」不知哪來的力氣,秀貞一人半攙半抱的把婆婆扶上四樓。安頓好後,秀貞體悟到:「這才是真正的我,沒有一點點怨和恨,心裏只想儘快讓婆婆好好休息。之前對婆婆的怨恨無非都是後天積累的觀念形成的,那些後天的觀念絕對不是‘真我’,我怎能被那些個‘假我’控制的失去‘真我’呢!」秀貞說:「那時;我真正看到內心的自己,沒有一點恨意,可以很平和的跟婆婆相處,我好感謝師父,真的讓我看到不一樣的自己和一切。我想自己應該是從那時起,才真正是個修煉人走在修煉的路上吧!」

敞開心胸後是這麼的海闊天空,秀貞說:「從這起我才真正懂得向內找,感覺以前的內找都是很表面的隔靴瘙癢。」她沒有任何想法的去關心婆婆,遇有衝擊,秀貞總想:「先生的母親不就是我的母親嗎,單衝著這一點,我怎能有分別心呢,婆婆不是個名詞,而是個有血有淚的我的媽媽,跟生育我的親生母親沒有甚麼兩樣。」她陪婆婆聊天、放《轉法輪》講法錄音帶給婆婆聽,跟婆婆分享自己在法理上的一些認識,把婆婆當成自己親生媽媽一樣的關心她的生活起居、身體健康,以及她內心的空虛世界。

婆婆的內心世界

「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寄心知。心知接了顛倒看,橫也絲來豎也絲。這般心事有誰知?」明朝文人馮夢龍的這首《山歌》,可說正是婆婆幾十年來內心的寫照。與公公新婚不久便即聚少離多,及至公公六十幾歲退休後,倆人朝夕相處。婆婆夢寐以求浪漫式的鶼鰈情深,偏偏公公非常傳統,認為生活上照顧你、為你做任何事,那就已經是非常疼你了啊。老夫老妻對於感情的祈求與表達方式,有如兩條平行線般的沒有任何交集。

修煉後的秀貞,因為有真善忍法理的指導,習慣於凡事為他人設身處地的去著想,在日常生活中體貼婆婆的互動下,她看到婆婆眼中的期盼與失落,秀真問婆婆:「媽,你是不是真的很希望爸爸真的很疼你、很愛你?你很希望出門時,爸爸都能牽著你的手,是嗎?」婆婆點點頭,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一起外出時,秀貞總是製造機會並對公公說:「爸,你牽著媽媽的手嘛!」公公總是靦腆的一笑、看一下婆婆,卻無論如何不敢當著外人的面牽起太太的手。

秀貞與婆婆談心時,總是安慰她:「爸其實對你很好、很疼你,你看,所有事情只要你不想做,他就接手起來做,沒有任何不高興,把你照顧得無微不至,你看看我們的鄰居親戚,有誰能做到這樣?」婆婆無法否認這個事實,只有掉眼淚的份,秀貞說:「媽,你要是真的很難過,就請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大幫助的。」婆婆答應了。

近二年來,婆婆的憂鬱症雖未痊癒,但已輕微許多,情緒穩定許多用藥減少很多。她,也允許別人說她不對的地方,只是憂鬱時,坐那兒汨汨的掉眼淚。有次聊著聊著,婆婆含淚緊握秀貞的雙手說:「你知道嗎?都沒有人真心對我,就只有你這個大媳婦是真心誠意的在對我好!」

前陣子,婆婆住院,她直要秀貞陪伴,並且說些奇怪的話:「我好像得了老年痴呆症了。」秀貞想起「老者為解後顧」這句話(《精進要旨》〈富而有德〉),體會到婆婆所要表達的意思是:希望以後她老了、不能動了的時候,能有人照顧她。秀貞握著婆婆的說:「媽,我是您的女兒,您不用擔心未來沒人照顧,我一定會照顧您,這點請您不用擔心。」

婆媳親如母女 全家受益

秀貞從婆婆身上感受到「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好處,在真善忍的氛圍的薰陶下,未修煉的婆婆不但憂鬱減輕、情緒穩定許多,二年前也開始會為秀貞他們設想。以往;秀貞夫妻回娘家或出去玩,婆婆總是不高興,認為他們浪費;不但嫌秀貞他們給錢少,還會伸手再要。近二年來,婆婆總是鼓勵他們:「你們出去哪裏玩都沒關係,只要跟我講一聲,讓我知道你們在哪裏,這樣就好。」秀貞拿錢給她,婆婆總是說:「你們賺錢很少,又要養小孩,你們真的不用拿錢給我,沒關係。」秀貞說:「媽,請不用擔心,我們身上還有錢,很夠用,這錢您還是拿著好。」婆婆既欣慰又高興。

婆媳倆的關係有如倒吃甘蔗,她們從表面的貌合神離,直到秀貞以修煉人的心性真誠體貼婆婆後,倆人打從內心真正是對母女,鄰居親戚都羨慕。秀貞說:「如果不是有幸修煉大法,我比婆婆好不到那裏去,說不定比我婆婆患的憂鬱症還要嚴重。師父給了我向內找的法寶,大法指導我向內查找自己,明白了原來所有的一切癥結都在我這兒,與婆婆能夠親如母女這麼溶洽,如果不是修煉大法,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背景簡介: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迄今法輪功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已經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法輪功在海外獲得包括美國、加拿大、歐洲等各國的褒獎一千六百三十二份,三百一十三個支持議案,一千一百五十四封支持信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