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師恩浩蕩中走向神(2)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我的品行、我對工作的任勞任怨,正在感化著一個時隱時現、每天都在監視我的人。一個星期天,我想:「自從大法遭到迫害,我幾乎沒在家裏過一天安穩的常人生活,今天我就過一把,崩爆米花去。我拎著爆米花袋子剛一進屋,緊跟著就有人說:「噢,太好了,我吃爆米花來了!」我驚訝的說:「D大哥(本地片警),請進。」我們坐在床邊吃著爆米花,他不斷的打量著我,我也看著他。他終於說話了:「我真不明白;為甚麼你的命運那麼好?!」我傻呵呵兒的說:「我得了大法,修煉了唄!」他說;「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於是他告訴我:……
──本文作者

(接前文)

五、時時存正念,處處證實法,一切師父說了算

凌晨回到家中,中午我去洗澡,姐姐在後面跟著(後來才知道;親屬們已排了班,全天二十四小時看著我)。我在裏面脫衣服,姐姐就在門外(隔著木門誰也看不見誰)勸我,我就在門裏耐心給她講真相。她突然一反常態,惡狠狠的說:「你再堅持就給你上老虎凳,用電棍電死你!」我一驚:「這哪是姐姐說的話呀?!」我的天目突然看到:在姐姐的右肩上蹲著一個生命,方方的腦袋,半透明的身體。我義正辭嚴的對它說:「那是你說了算的嗎?!一切是我師父說了算!!!」它突然不見了,只聽姐姐在外面傷心的哭了。「呀!姐姐是被邪惡操控的,她不知道我在跟那個生命說話,我傷害了她的感情。」我趕緊穿上衣服開門出來安慰她:「對不起姐姐,我說重了,別生氣了。」後來姐姐得了法了,我跟她講了這件事,她感到很吃驚!

我回來後的第二天就上班了,本來我一人幹過去三個人的工作(我小學文化,工人職稱,卻一直在代理另兩人的技術工作),現在都積攢在那裏。我輕車熟路,在師尊的加持下,「刷刷刷」完事!車間主任帶著驚詫的眼神看看這,瞅瞅那,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就說;「我想看看某某技術手冊,某某藍圖曬出來了嗎?」我說:「裝訂好了。」並麻利的送到他跟前。他說:「這麼快?」我點點頭。他又問:「所有的活都完了?!」我說:「是,完了!」他一邊往外走一邊說:「神了,真神了!你可以看書了!」

我的品行、我對工作的任勞任怨,正在感化著一個時隱時現、每天都在監視我的人。一個星期天,我想:「自從大法遭到迫害,我幾乎沒在家裏過一天安穩的常人生活,今天我就過一把,崩爆米花去。我拎著爆米花袋子剛一進屋,緊跟著就有人說:「噢,太好了,我吃爆米花來了!」我驚訝的說:「D大哥(本地片警),請進。」我們坐在床邊吃著爆米花,他不斷的打量著我,我也看著他。他終於說話了:「我真不明白;為甚麼你的命運那麼好?!」我傻呵呵兒的說:「我得了大法,修煉了唄!」他說;「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於是他告訴我:「把你們押送外地的那天是定好把你送看守所的,等車都走了一看,也把你送走了。打電話給市公安局,市局說那就關滿一個月後直接送她到監獄。可是某月某日,公安局早八點給關你的地方打電話,說我們去接你時,對方說:『半夜已叫家人接走了!』局裏人說:『今天才到日子,我們就夠早的了,你怎麼提前放人?!』所長說:『過了零點就是今天啊,我們也是看到條子放的人哪。』真的,那個取人的條子怎麼到你丈夫手了呢?」我說:「聽丈夫說派出所警察來電話,說明天到期去接我,家裏可跟去一個人並把汽油錢帶著。我丈夫到了派出所看要花很多汽油(車費)費,就說:『你們挺忙的,我把人接回來吧!』說著就把取人的條子拿過來,那個警察半推半就沒說甚麼。丈夫回家後連飯都沒吃,很快找到車去接我了。」片警說:「我當了這麼多年老公安,這事兒可頭一次遇到,簡直不可思議!」他告訴我說:「你們被關押在其它地方的『功友』為了爭取煉功環境,紛紛絕食,承受都很大,還死了一位。對你的監視現已解除,你可以去看看她們了。」他往外走時又說:「我要退休了,你多注意吧!」我說:「謝謝,再見!」師父啊!這一切一切都是您的苦心安排,讓我又一次體悟到了師恩浩蕩!

六、第四次進京證實法,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二零零二年,是邪惡最猖獗的時候。為了讓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為了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大法弟子在中國正在遭受邪惡的迫害,我經過大量的學法後,從思想本源深處發出強大正念:「我要用生命去證實法!」這一念我感覺到突破了層層空間!

這一天是正月十六上午十點左右(陽曆二月二十七日),我和一同修一路順利的來到天安門廣場,看見毛魔頭紀念堂開館,眾多人們都湧向那裏。我來到距紀念館門前三十米處(人群最集中的地方),一看在約四十米處有一崗樓裏有人站崗、約五十米處有一輛二層的大警車,車的上層有幾個警察正在密切的注視著周圍,有的拿望遠鏡在看,車的周圍還有很多警察巡邏。師父說:「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視惡人,惡人馬上避開目光。因為正念使操縱惡人的邪惡生命被嚇跑了,因為它們知道逃的慢一點將瞬間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北美巡迴講法》)我收回視線,無意間與離我幾步遠的一個腋下夾著公文包的、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眼光相遇,他一下覺得很驚慌。我覺得很詫異,又看了他一眼,他一下鑽到人群裏不見了。我沒有多想,威嚴的拿出寫著「真善忍好」的條幅,雙手高高舉起,用盡全身力氣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這時聽到不同的地方有鼓掌的聲音,遠處有一位高個子西方女士高喊:「OK!」我對著這些可貴的人們舉起右手喊聲:「再見!」我順利回到火車站,在約定的地點等那位同修,並為她發正念(三天後知道她被邪惡綁架了)。

當天晚七點多鐘我順利的回到家,看到丈夫急的眼睛發紅正在房間裏來回踱步。我倆四目相對,從他的眼神裏一下使我感受到:「呀,他也很苦啊!自從迫害以來,我風風雨雨的,他經常為我擔驚受怕。我修煉了這麼多年,有承受能力,他沒修煉哪!」我頓時心生慈悲,走過去,說:「擔心了吧?我這不是回來了嗎!以後我儘量做好,放心啊!」他的情緒一下就穩定下來,可眼睛卻濕潤了。

七、重壓堅修志不移,遍發真相救人急

邪黨十六大召開的前期,邪惡到處找我。我非常堅定,慈悲的給本地公安寫了勸善信,講了大量的真相,後來知道效果非常好。

在外地居住的哥哥在親戚家找到了我,一定要帶我到他家去住一段時間。我知道兩個哥哥想用常人的辦法保護我,並想讓我放棄修煉。我說:「不去!」這時突然想到師父的話:「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是啊,他們改變不了我,而我要改變他們。我說:「去!」我把哥哥大羽絨服的三個大兜裏裝了一百五十張光盤,我的兜小,只裝了一百多點兒。旅行袋的衣服裏裝進二千多張真相傳單和粘貼。哥哥害怕,我們沒經檢票口直接進的站台。

這個大城市真相資料很少,我儘量到部隊、高幹、高校住宅區去發、粘貼。東北的冬天,防盜門都關的嚴嚴實實,我心裏沒這個概念,一拽就開。有時我對著這一片小區的防盜門發正念:「防盜門,你的作用應該是防盜,而我在救人,其中也包括你!你的生命也應得到回升啊。」效果很好。有時我對著緊閉的防盜門,想著請師尊加持,心中一念:「開!」開了。

有一次,我在一個臨街的樓口貼真相貼,正在用手貼,一個人悄悄的來歪著身子看。我貼完走了一段路回頭一看,他還在那歪著身,走了很遠他還是那樣!「呀!定住了吧?那就『解』吧!」這樣一想,他才走了。

有時間我就給哥哥講真相,哥哥明白大法好,知道我做的對,只是為我擔心。一天晚上發完正念後我正要出去,坐在廳裏沙發上閉目養神的哥哥叫住了我,說:「小妹,還有多少沒發完呢?」我說:「不多了。」他說:「都拿去發完吧!」我不解的看著他。他說:「哥哥已經被你改變了,但哥哥還是不行,已經半個月沒睡著覺了。你今天都發完,你甚麼時候回來我甚麼時候睡覺。別著急,注意安全!」我說:「謝謝哥哥!」我走了很多地方,腳下打了泡,泡磨破了很痛。我心裏念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在一個大學的宣傳欄前,我珍惜的想把最後一張真相貼上去,看到不遠處的門衛和下課後絡繹不絕的大學生,想到大哥的話就猶豫了。但馬上想到師父要我們「放下名、利、情」,我要救的是眾生!於是毅然的貼了上去。

八、金剛不動,坦蕩正法,修去證實自我的心

自從師父讓我們全面向世人講清真相後,記的一次我面對面講真相講退了三個人後,第四個人是個警察,五十來歲,我禮貌的與他打了招呼後,向他講真相,他一時不能接受,但又邪惡不起來,只是反覆的喃喃的說:「我們就自己過自己的日子唄。」我看他不接受,就告訴他:多了解大法真相,千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說了聲:「再見!」他回答了一聲:「再見!」這時來了他的一個同伙,向他問著甚麼,我沒注意發正念走了。當我們剛通過一條大道、路過一個穿著講究、正坐在一輛豪華摩托車上聽著歌曲的年輕人身邊,歌曲突然停了,只聽他對著對話筒說:「嘿,你說的那兩個人正好路過我身邊!」我意識到被跟蹤、堵截了。我的心一點兒沒動,我告訴同修:「我在前,你在後,和我拉開一段距離。」我站的是高處,看到前面某派出所門前警察們正在緊急的往三個警車裏鑽。師父說:「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我想:「宇宙在正法,一切邪的、不正的必將解體!誰怕誰呢?!」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不允許任何生命迫害我。『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只見車裏的警察和一腳門裏一腳門外,沒有進到車裏的警察,都在那裏愣愣的目送我們從他們身邊過去。

我們回到家裏發完正念後向內找:近幾年來自認為自己沒怕心、正念強,不知不覺中就放鬆了發正念。有時一邊發著真相資料一邊心裏唱著大法歌曲,忘了發正念!我大吃一驚!這裏邊包藏著多少不好的心:歡喜心、顯示心,還有證實自我的心!「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轉法輪》)我好汗顏!這種心要發展下去是非常危險的!師父對這樣的弟子是最操心的!是啊,從我走入大法至今,風風雨雨,發生的事情太多了,這裏充滿了師父的無量慈悲與苦度!沒有師父的時刻呵護,我們一天都走不過來!我繼續發正念:「那不是真正的我,滅掉它!」在以後的實修當中徹底去掉了這顆心,努力做一個師父最放心的弟子!

九、善待親人,喚醒同修

在個人修煉時期,由於我得法後超常而顯著的變化,使我們全家和長年在我家住的丈夫的兩位親戚也得了法,全家真是其樂融融。那時明顯的感到功長的太快了!但是邪惡一迫害,人們聽信了鋪天蓋地的邪惡謊言,形勢一下反過來了!表面形式:丈夫打罵要離婚;親戚挑撥,恩將仇報;哥、姐逼著不許再煉;警察騷擾、社區監視。真是百苦一齊降!由於執著於情,人心受傷的太重,實實在在感受到如同死了兩回!心裏好苦。慈悲的師父幫我過難關,讓我看到:我世界內無量眾生,在盼著我修成從而得救,無數的神盼著他們的主回家!「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洪吟二》〈堅定〉)。我守住心性,一邊堅定的維護法,一邊善待這些給我造成魔難的人。因為我悟到這裏有我要修去的心,還有平衡好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問題。我想修、想跟師父回家,就必須聽師父的話。在這期間,我丈夫的手碰壞了,怕凍著,我給他做了一副棉手套,過幾天腳又砸腫,我用大半夜時間給他做了一雙厚軟的棉鞋。他的親戚我一直都照顧的很好(後來離去)。丈夫由衷的感謝我對他的善心與幫助,五年前又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也在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前幾年有一位同修,在做真相時被邪惡綁架後走脫,在親友家看不到《明慧週刊》,並隨邪悟者鑽進了所謂的「十講」裏。經多處打聽,我來到她親戚家,見她已出現嚴重病態。她本想改變我,我與她一同悟法理,幫她分析邪惡「十講」的來源,揭露邪惡的目地。她在法理面前已無話可說,但一再堅持說:「你也沒看『十講』,你怎麼就肯定不是師父講的呢?」我思想深處發了一念:「她無論身處何地、泥潭陷阱、邪惡黑窩,我一定把她救出來!請師尊加持!」我迅速的瀏覽了這篇邪惡的假經文,針對其中四個邪惡觀點,我用師父的法破除邪理,清晰的剖析講給她。她聽後馬上流出眼淚說:我錯了,太錯了!我現在徹底明白了!我把她接到我家幾天,陪她學法、煉功,分析為甚麼會邪悟。找出了因自認為近二、三年自己層次被拉下了想走捷徑,加之怕心、求安逸心等。我說這裏有我和同修對你關心不夠的責任,真對不起!從現在開始,我們再回到師父的法船上,哪怕是在最「底艙」,可這終歸是法船啊!我們能跟師父回家呀!說到這裏,我們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都已淚流滿面……我為這位同修找了一個學法小組,她一直都在堅定、穩步的做著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十、智慧講真相,慈悲救世人

師父說:「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儘量安排時間走出來講真相。我接觸到社會各階層的人,都是我講清真相的對像,不挑人。我每遇到能打上招呼的人,只要他能聽我講,我就能改變他,讓他真正明白「法輪大法好」與「三退」的目地,就能救了他。

有一次我在人工湖邊跟一位在釣魚的人搭上話,他五十歲左右,很敏感,剛一涉及到真相他就說:「請你走開,我不想聽這些!」並把手機拿了出來。我笑了笑沒動心,思想深處真想救他。我就轉換話題和他嘮起了魚苗、魚食。很自然的嘮到毒大米、毒奶粉。高官極度的貪污腐化,人心的敗壞。以及為甚麼人心敗壞到如此程度?我頓了頓,看他一直低頭在聽,就繼續說:中國上下五千年,人們所承傳的是神傳文化、傳統文化,講仁、義、禮、智、信。而中共多年來給中國人灌輸黨文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神佛的存在。摧毀了人的道德理念心中最本質的東西,從而人無所顧忌的做壞事。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真善忍』的這群善良民眾,不惜毀掉人類的道德,宣揚假、惡、暴、色情那些人類社會最壞的東西來對抗法輪功」,可是「這些不好的東西一成氣候,反過來也危及了它自己的政權,現在它想收拾也收拾不了了」(《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現在的天災人禍是奔誰來的?是奔壞人來的!現在只是在警示人。人不治天治,真正的天懲為時不遠了。中共在和平時期害死了八千多萬無辜百姓,現在腐敗透頂。它就是個流氓殺人犯!我們當初對著血旗發毒誓,把命交給了它,你不就是它一夥的嗎!我真不願看到好人、無辜的人也跟著遭殃!」這時,他突然抬頭很感慨的問道:「你們大法弟子都像你這樣善良嗎?!」我真誠的說;「大法弟子千千萬,他們都在救人,我救的太少了!」他很感動的告訴我:「我姓李,在政府部門工作,你替我把這個黨退了吧!謝謝你,真謝謝你!注意安全!」

一路走來遇到一年輕大學生,我和他講幾句真相,他把剛入兩個月的黨退了。遇到一年輕警察他答應不迫害大法弟子,記住「法輪大法好」。遇到一老紅軍一邊聽一邊點頭,若有所思,但突然看表,一邊急走一邊說:「我明白了,謝謝你!」轉身看到一婦女坐在路邊,我過去和她講真相,她退了隊並告訴我,她也曾煉過法輪功。我問她為甚麼不堅持修下去?她說:「脊椎有毛病,一煉功脊椎就疼。」我說:「呀!那不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嗎!《轉法輪》裏師父說的夠清楚的了,你好好看看法一定會明白的!」她笑著點點頭。我跟她講了講個人修煉時期的法理和體悟。她決心再繼續修煉。遇到打聽汽車站的農民,我領他到汽車站給他講真相,……這位農民把全家三口人都給退了。我告訴他:「你和家人講清楚,她們同意才算!」他說:「我保證她們都同意!」

看到路邊有兩個賣水果的在說法輪功不好,我來到兩人處,邊買水果邊和他們聊了起來。原來他們對錢幣上有大法真相感到不理解,我給他們講完後,他們都笑著說:「噢,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給他們講「三退」他們都說家人煉法輪功,已給退完了。

我的最大體悟是;當法學的好的時候,整個身心都溶在法中了,那麼從裏到外發出的就都是高境界思想。發出的真理之光就能慈悲一切眾生、解體一切邪惡。這是大法弟子應有的永恆狀態,是在法中正悟、不斷精進、自然做出來的。面對任何事情就會不迷不惑,按照師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在盡力多救人的同時,時刻堅持向內找,修好自己,互相配合,圓容整體,多多救人。達到法對我們不同層次的不同要求。

讓我們不負師恩,精進如初,在師恩浩蕩中成神!

(全文完)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