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無網登陸明慧網

——得法七年來精進之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得法的,得法後師父給了我新生,現在我無病一身輕,可病業關足足讓我過了四年多。通過學法,明白法理,我就不太管它,不在意這事了,甚麼時候好的我都不知道。

二零零五年我家開了一朵小花。做資料很辛苦,要佔用很多時間,但我知道自己是新學員,個人修煉不能放鬆。有一次我的打印頭堵了,我怎麼清洗、發正念也不好用,正好是星期五,要出資料。為了同修能及時看到《明慧週刊》,我就到同修家去打印。到了同修家之後我U盤裏的《明慧週刊》怎麼也打不開了,當時我就慌了神了,因為同修家沒上網!怎麼辦呢?一念求師父加持:上網。我點了U盤裏的小鴿子,真的就進了明慧網!無網登陸明慧網!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大家好!

第一次參加法會投稿。因為我只有小學三年文化,很多字不認識,從沒敢想自己寫交流文章。學法小組同修交流,借法會機會我們都要向師父交一份答卷,在同修的鼓勵下,我也拿起了筆。很神奇,字「嘩嘩」的從筆尖流出,思路清晰,一個晚上就打出了草稿,是師父加持,大法給我智慧,謝謝師父!叩謝師父!

一、幸得大法 精進實修

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得法的,得法後師父給了我新生,現在我無病一身輕,可病業關足足讓我過了四年多。

那是我走入修煉不長時間,一側小腿起了一片紅疙瘩,我沒在意,後來越來越厲害,開始爛了,我想可能這就是我的業力,我就得還,默默承受吧,這樣一直爛了四年,後來都爛到骨頭了,總是流血、流水、流膿,血糊糊一片,別人都不敢看,很噁心。白天學法、做正事都不影響,到了晚上就發燒、癢癢、疼痛,常常熟睡中被疼醒,我就坐起來哭,哭著哭著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就發正念善解它,也不好使,因為當時發正念時心也不善,抱著氣恨心情:「你要再不走,我就解體你。」心態不對,當然不好使。後來實在沒招了,就求師父幫助善解。

通過學法,明白法理,我就不太管它,不在意這事了,甚麼時候好的我都不知道。後來一位同修問我的腿怎麼樣了,說要看看。我很為難,不好意思給她看,覺的腿老不好,是自己做的不好。同修非要看,我只好把腿伸過去讓她看。她一看說:「這不是好了嗎?」我不敢相信,低頭一看,真的好了,當時眼淚就流出來了:謝謝師父!

二零零五年在我家成立學法小組,一個同修說:「你這兒條件真好,就你一人住這大房子。」同修走後我悟到:是不是讓我做資料呀?因為我知道這位同修幫助不少同修開了小花。第二天我找到同修說:「我做資料,開小花,但沒文化,怕學不會。」同修說:「人家八十歲的老同修都能學會,你剛五十,學不會嗎?」就這樣,小花開了。過程中,雖然經歷了許多波折,但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遇事、出麻煩我就學法、發正念、向內找,實在解決不了就求師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感受了許多大法的神奇、超常,更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的正念。從做真相傳單和小冊子開始,到出明慧週刊,做《九評共產黨》,刻光盤,做護身符,真相幣等,一個多功能資料點就這樣安全運行到今天。我不僅能操作機器,還能維修打印機,常與它們溝通,我們配合的很和諧,它們是我的法器,助我隨師正法,它們擺正了生命的位置,它們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做資料很辛苦,要佔用很多時間,但我知道自己是新學員,個人修煉不能放鬆,再忙我也要擠時間學法、煉功,晨煉幾乎沒缺席,常常晚上再煉一遍,學法別人一天學一講,我要求自己一天學三講。因為我知道老弟子在九九年前就走過了個人修煉階段,而我才得法,佛法修煉要勇猛精進嘛,時間不夠用,怎麼辦?只有擠用睡眠時間了。我還常常和同修結伴打通宵,一宿不睡的學法、煉功、發正念。這樣,個人修煉上昇華的也很快。

二、信師信法 正念闖關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上旬一天下午,我出去貼真相不乾膠,被不明真相的常人舉報,遭派出所綁架。

到了派出所,我就跟那裏的警察講真相,可他們被矇蔽的太深,有的翻我包,有的翻我兜,有的揪我頭髮打我。當時我一點都沒怕,就是善意的跟他們講真相,講大法美好,講江澤民怎樣喪盡天良的迫害大法,問他們:「你們家有沒有父母兄弟姐妹,我做了甚麼事了,你們這樣對我?」他們真的就把手鬆開了,再也沒有打我。後來他們問我叫甚麼名,家住在哪兒,我一直沒有告訴他們,他們就給我照相,從網上查,也沒有查到,等到半夜十一點多他們把我送到看守所,檢查身體不合格,看守所不收,警察們不死心,又送醫院檢查,說是血壓很高,只好叫家人去接。當時已夜半三更,家人白天又受了驚嚇,等膽膽突突的趕到,已晚了,警察又把我送回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就盤坐在地上發正念:「不許邪惡到我家翻家,我家裏一張紙片都不允許警察拿走,請師父開啟他們善的一面」。後來,警察就搬來了椅子,讓我坐在椅子上,我就在椅子上雙盤煉功。

第二天,派出所所長又找來一些人,偽善的問東問西的,又問我住在哪兒,說要把我送回家,當時我說:「我住在母親家,讓我母親來接我。」他說:「你母親多大歲數?」我說:「快八十歲了。」他說:「你看你母親快八十歲了,不要驚動老人,叫老人上火,我用生命保證一定給你送回家。」我看他還有善的一面,就說:「你這麼好的人,我也告訴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黨、團、隊保命」。他也沒說話就走了,過了一會兒,來了一個警察給我測血壓。到中午,他們強制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裏我跟警察講真相、勸三退,一個警察說:「我們都知道大法好,你別說了。現在趕上文化大革命了,把好人都抓來了,真正的大案、要案不管」。明白真相的警察對我特別好,不讓我幹活,還把我安排到暖氣邊坐著,對面正好掛著一面大表,我抬頭就看見,到了整點我就發正念,再背法,插空給警察和犯人講真相。

在拘留所裏第十三天,早晨五點他們叫我下樓,是派出所來人,給我戴上手銬,我說:「你們要幹甚麼?」他們說:「你的事兒大了,我們要把你送到馬三家勞教兩年。」我說:「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他們說:「你師父在美國。」我說:「我師父就在我身邊!」他們還說些不好聽的話,我厲聲說:「你們閉嘴!」他們就真的把嘴閉上不說話了。我知道我是真修弟子,師父說了:「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一路上,我就發正念、背《洪吟》、《洪吟二》,我知道「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到了馬三家醫院體檢,我對醫生發正念,並請師父開啟他善的一面,結果醫生對我特別客氣,量完血壓說:「你血壓這麼高呀?你以前有高血壓嗎?」我說:「有,現在好了。」醫生說:「你吃甚麼藥好的?」我說:「我以前吃了好多藥也沒好,修大法了,一粒藥沒吃就好了。」醫生說:「你們修大法的都這麼說。」我說:「大法是超常的。」這時警察說:「她是裝的,在車上還好好的。」我就善意的跟他說:「你不要這樣說,這樣說對你不好,你不相信儀器嗎?」這時派出所所長說:「讓她再休息休息。」休息一會兒又測,一連量了三次還是很高,這時醫生就把院長找來了。我就對院長發正念,並請師父開啟他善的一面,院長就從新給我量血壓,做心電圖,院長當時都嚇了一驚:「你怎麼心速這麼快!」馬上說不合格,不能收。所長忙了一頓沒送進人,罵罵咧咧的說我折騰了他們。

回來的路上,我一直發正念解體邪惡,結果所長頭疼、頭暈、頭脹,難受的很,到了派出所,所長氣急敗壞的對警察說:「快,快讓她走,一分鐘都別讓她在這兒。」就這樣,我回家了。

三、向內找修自己 奇蹟層出不窮

我的電腦用了五、六年了,幾個月前電腦死機了,同修幫我從新裝系統,可沒幾天,電腦又出現了死機,我又把同修找來,同修說:「你的電腦傷的太厲害,不一定能修好。」他在那兒忙了很長時間,我就發正念,求師父,電腦真的就好了。以前用母盤刻光盤,母盤的效果不好直接影響新刻的光盤,同修來教我做鏡像刻光盤,同修一打電腦沒打開,再試還不行,我們就找來了懂技術的同修,結果也沒打開。這時天色已晚,一位同修說:「我明天幫你到電子城去修吧。」我說:「好吧。」

等同修走了以後,我開始向內找:是不是自己有幹事心?我跪在地上求師父,我跟師父說:「師父啊,同修都住的很遠,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請師父幫我把電腦打開,不許邪惡爛鬼干擾,我做的是最正最偉大的事,即便我做的有漏,只能在大法中歸正。」結果電腦真的就打開了,當時我的眼淚就流出來了:師父就在我身邊,我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馬上給同修打電話,告訴同修明天不用去修了,我的電腦打開了,當時同修吃了一驚說:「是真的嗎?」我肯定的說:「是真的。」從那以後,我的電腦再也沒有發生故障,真是萬物皆有靈呀!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到另一位同修家取東西,主人說:「我家這台佳能4500機器不能打資料了,只能打光盤,你們看誰能用給誰用吧。」當時我就說:「給我用吧,我最喜歡4500機器。」就這樣,我把機器從很遠的地方拿回來了。

回來後,我就跟它溝通,我說:「4500機器呀,你從那麼遠來到我家,咱們一定要發揮作用,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說完後我就把機器通上電,開始打印,第一張打出來的字都是歪的,我一直在跟機器說話:「咱們一定共同精進,選擇美好未來。」結果機器真的發揮正常,打出來的資料非常清楚,我也非常高興,就開始打印資料。第二天跟同修講,同修們也覺的太神奇了。

用了兩天機器突然打不出字來了,當時我想是堵了吧,就開始清洗打印頭,洗完也沒好,我想:算了吧,讓它休息休息吧,我就把我自己的機器打開了開始做資料,一打印,我自己的機器也是一個字也打不出來。我急了:同修們還等著拿資料,怎麼辦?我就給懂技術的同修打電話說明情況,同修買了新的打印頭送給我。當時我真的不捨得打開新的打印頭,因為4500機器已不再生產,很不好買,

我又想:為甚麼這兩台機器一樣的病?是不是我心性的問題?我就開始向內找,發現是起了歡喜心、顯示心,這些心都是不自覺出來的,我就跟師父說:「師父呀,我一定要把這些不好的心都修去,不能再損失大法資金,請師父幫我,讓打印頭暢通。」我又跟4500機器說:「大法資金都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的錢,打印機、打印頭你們各自都要發揮你們的作用,我真的不想把你們哪一位換掉,我真的想你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說完我又把兩個打印頭拿出來從新清洗,結果兩個打印頭都好了,都工作正常了。真是像師父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找對了一切都正常,至今再也沒壞過。

零六年看到明慧一篇文章,說一同修家裏水管漏了,同修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心性提高上來了,水管不修自好了。我當時想:有這麼神嗎?那是鐵管呀!過了兩天,我家熱水器水管漏了,怎麼可能呢?因為我家熱水器和水管都是新買的,剛換的,當時我正在家裏做《九評》,也沒有時間找人修,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就求師父,結果奇蹟出現了,水管馬上不漏了,當時的心情激動的無法形容,都想跑到大街上喊出來,告訴世人:太神奇了!

有一次我的打印頭堵了,我怎麼清洗、發正念也不好用,正好是星期五,要出資料。為了同修能及時看到《明慧週刊》,我就到同修家去打印。到了同修家之後我U盤裏的《明慧週刊》怎麼也打不開了,當時我就慌了神了,因為同修家沒上網!怎麼辦呢?一念求師父加持:上網。我點了U盤裏的小鴿子,真的就進了明慧網!看到師父在山中靜觀世間,我們眼淚都流出來了──同修是第一次看到明慧網,這種的喜悅與我們無網登陸明慧網的神奇交織在一起,我倆高興的手舞足蹈!

四、慈悲眾生 惜緣救人

我現在已退休多年,單位在開發區,每年退休職工都得去單位簽一次字。因為我們是大企業,退休職工特別多,一、兩天排著隊也辦不完,單位就開放三天,個人隨便選一天簽完字就沒事了。我每次簽字,都和前後的工友講真相,勸三退,辦完事就走了。

後來學法,師父的一段經文敲醒了我:「任何一個地區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們就是那個地區眾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那裏的眾生啊,要聽到你們的福音,要聽到你們在講清真相中使他們認識到大法是甚麼,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就很重大。」(《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是呀,天地這麼大,我們能在一起做工友幾十年,這是多大的緣份呀,我就是他們得救的唯一希望了。後來,每年簽字的三天我都去,他們排隊簽字,我就順著隊伍從前向後一路講去,以前講過,明白真相的,現在也幫著講,也有幫忙記名的,去年三天勸退二百七十六人,許多人退後連聲說謝謝,那份真誠是來自心靈深處的,是他生命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救了。

廠長來看望退休職工,我就給廠長講真相、勸三退,廠長說:「你累不累?天天來。」我說:「我是真心真意為你好,我要救你,中國高官都退了,現在三退人數已經九千萬了,別做中共的陪葬品。」他非常激動:「好,我退,我退。」我給他《九評》,他都愉快的接受了。我先後把三屆廠長都勸退了,他們也都愉快的接受了真相資料。

今年因家裏有事錯過了時間,只去了一天,熟識的見了面都說我變了,變漂亮了,變年輕了,他們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以前講退的見了我都非常熱情,有的還一個勁的謝謝我,我說:「別謝我,要謝,你就謝謝我師父吧。」他們都答應了。我向一個老師傅講真相,勸三退時,他激動的說:「退,咱們不能當它(邪黨)的一個棋子了,咱們要與它決裂。」這次真相更好講了,明白真相的多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幫著講,一天下來又有五十八人得救,許多人更深入的明白了真相。

我剛得法時,有的同修說:她是下一批弟子。我也沒管我是哪一批弟子,我就知道大法好,我就信師信法,就照師父說的去做,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有事兒,我就找師父,就求師父,沒有過不了的火燄山。現在我可以自信的告訴同修們、堅定的向師父承諾:我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就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

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