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在堅持

五個多月電話講真相的心得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今年五月份左右,國內同修轉給我些電話號碼,希望我進一步講真相。知道應該配合同修一起救人,我便答應了下來,但是呢心裏卻發怵,因為我基本沒有電話講真相的經歷,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打。

開始時,遇到電話不通或被對方掛斷,心裏還有種高興的感覺,想反正已經撥了,不通也不算我的錯。即使電話接通了,也講得不好,在和對方講話的時候,我莫名其妙的緊張,渾身不自覺的發抖,聲音也發顫。好不容易,那十幾個電話撥完了,反饋給大陸同修後,同修又發給我一些,我不得不如實對她講,我打不了那麼多,我會把剩餘的電話號碼發到明慧網去。

師父安排同修鼓勵我上平台救人

其實這幾年來,我白天在家的時間很多,打電話講真相是很適合我的,但因為心性原因,一直沒有重視起來。也許師父看我在浪費時間,安排了同修讓我拿起電話講真相。沒過多久,就有一個英國同修鼓勵我參加全球RTC平台,我又犯了難,一堆人心上來了,我能行嗎?在底下打的不好,別人不知道,到上面去打,大家都聽著呢,如果講不好,多沒面子。

考慮了幾天後,我決定先上去聽聽同修們是怎麼講的。平台上撥打電話的同修風格各異,切入點不同,讓我深受啟發;尤其是平台上同修們互相鼓勵,心無雜念、一心救人的純淨心態深深觸動了我。幾天下來,不知不覺我也有了正念,我忽然覺得,其實打電話不難呀,他們講的都是簡簡單單的道理,而且主要就是「三退」和「大法真相」這兩方面的內容。於是我把同修們的部份真相素材結合起來寫了一篇適合自己的真相稿。幾天後,我終於在現場直播室裏,當眾撥打了一通電話,同修鼓勵我說打的挺好的,使我更加有了信心。

經歷的一個家庭心性關

後來的一月裏,我幾乎每週一至週五都堅持到平台上撥打電話,因沒有網絡電話,我用自家的座機打。沒想到一個月下來,電話費高的嚇人。事情是這樣的:月末,我收到了電話局寄來的話費單,費用比平時超出五十多鎊(平時是四十鎊),這可怎麼交代,因為我打電話是瞞著先生的。我心裏很亂,開始琢磨用甚麼辦法可以不讓他知道呢?

開始我想到,要不然告訴電話公司說「這月費用由我來付」,這樣的話,先生就不會知道了。可後來我又想起來了,電話費每月是從先生賬戶裏自動扣除的,所以這辦法行不通。

想來想去,還是找不到好辦法。就此事,我還特意和一個同修交流過,但是這是自己修煉路上遇到的心性關,還是得自己過才行,走不得半點捷徑。於是我開始向內找,之所以怕先生知道,是因為我有怕他生氣、發火的心,也怕看他拉長的臉。因為長期以來,我一直在過家庭關,雖然現在外出參加活動他不怎麼反對了,但他還是不了解真相,所以我做的很多大法的事情都是瞞著他的。

現在問題出現了,也只能去面對了,與其讓他發現訓斥我,還不如我自己先說出來。那段時間,先生在國外出差,我就在MSN裏向他真誠的道歉:對不起,這個月我往國內撥打了很多電話,我沒想到,電話費花了這麼多,為甚麼打電話,是想告訴中國人真相,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以後我不會用座機撥打了。

信息發出後,我心裏一下輕鬆了。他看到信息,甚麼也沒有說。回來後,他看了電話單,問了我一句:「怎麼花了這麼多?」我解釋說:「電話總打不通,我就重複打。」他說:「不通就別總是撥了。」然後就再也沒說別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很快,我就改換了網絡撥打。

接下來,我每週一至週五都上平台上來,雖然只有二個多小時的時間,有時我能退四個五個,雖比起那些有經驗的同修,這個數字太少,但是,當我將三退名單傳到「退黨網站」時,我真的覺得很踏實很滿足,有那種今天沒白過的感覺,實實在在的救了幾個人。我常想,以前幾年怎麼就沒有想到用電話救人呢。

打電話過程中的感人故事

打電話的過程中,會碰到各種類型的人,有破口大罵的、有說下流話的,有威脅說要報警的,還有被惡黨嚇破了膽,在接聽電話時,從頭到尾一句話不敢說的,也有佩服法輪功的,也有說要加入我們的。在這裏我和大家分享兩個感人的例子。

1. 一位先生,當告知他真相後,他十分感激。並告訴我,他敬佩為信仰自由而不懈努力的法輪功學員們。後來我們一直保持聯繫。

他在郵件中這樣寫道:人乃萬物之靈,絕對不是只在世上活幾十年的活物!如果沒有靈魂,為甚麼孔子死了兩千年,他的思想可以影響整個世界。我想我人生的價值,不在有限的幾十年。我多麼想能夠為中國宗教信仰自由,為人權做點事情!能夠和你這位法輪功學員做朋友是人生最大的快樂,使我找到人生的方向、懂得人生的價值。盼望我們多聯繫,讓我們成為同道!

他還說,他過去就經常使用自由門軟件閱讀我們的文章。後來,我發給他《九評共產黨》和很多真相資料,他表示一定會好好看的,並一再表示希望能為我們做點甚麼。我說,那就請把我告訴你的,還有發給你的真相資料傳播給你的親朋好友,就是在做一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他回答說:「會的,一定會的。」。

2.有位老年男士,第一次給他打電話時,他說:「我沒有時間,你改天再打吧」。過了幾天,我又撥打過去,正趕上他和朋友一起喝酒。一接通電話,當我告知他是國外打來的電話後,他十分親切的向我介紹說:「我和朋友在喝酒呢」,寒暄了幾句後,我問他是否黨員,他說是的,我說那我幫你取個化名退了吧,他說好。然後他主動招呼他朋友說:「是國外打來的,你也來說兩句。」我又簡單介紹了「三退」大潮,問對方是否黨員,他說是,也很痛快同意退。兩人退完了後,開頭的那位男士對我說:「好了,我們要去喝酒了,不和你聊了,再見吧」。這通電話,讓我感覺好像是專門在等我救他們一樣。

修去爭鬥心

大概在一週前,我撥通了一個電話,開始這個老年男士態度很和氣,說自己甚麼也沒有入過,是信佛的,但是突然他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開始破口大罵我,我平靜的說:「不要罵人,你不是信佛的嗎,信佛的更不能隨便出口傷人」,他不停的罵,我只好掛斷電話,但是心裏很平靜,我告誡自己不要被他帶動,不能影響我下一通電話,就繼續撥打。

緊接著,第二天,又有一個考驗出現。一年輕男士,我和他講了很久關於退黨的話題,他一直在聽我講,中途還問我些問題。然後他問我是否是法輪功,我說是的,他就開始破口大罵,我沒動心,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惡因素,他還是罵個不停,我就掛了電話。那時,我沒有怨恨,只有為他遺憾的心: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不明白真相,還是這樣仇視法輪功,我真心希望他有朝一日能遇見一個能解開他心結的同修。

經過這兩次的考驗,我發現,我以前很強的爭鬥心不知不覺修去了,要知道一個多月前,也是類似的考驗,我不但動了心,還罵了對方:一個多月前,我偶爾上了幾次營救平台撥打電話,一次,接聽的是個派出所警察,幾次撥過去後,他連續掛斷,再撥打過去,他開始罵我,我順嘴就回罵了一句。話出口後,我意識到自己的爭鬥心是多麼的強烈。我趕緊向平台上同修道歉,同修安慰我說沒關係,剛上來撥打的同修很多經歷過這個過程。

同樣是被人罵,在前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我的反應是天壤之別,我發現在平台上講真相的這幾個月,那顆爭鬥心不知不覺修去了不少。而且現在在家裏,當先生數落或批評我時,我也越來越少的和他爭辯了。以前如果他說我,我馬上就會頂回去和他爭起來,我總是有理由。

貴在堅持

雖然每天僅兩個多小時撥打電話,勸退率無法和其他同修相比,但是對我來講,這已經是個巨大的收穫。這四個多月裏,我感到充實快樂。因有人心在,怕先生說我整天把時間用在大法上,所以週六、週日我不打電話。我發現,停了兩天不打,週一再撥打時安逸心就上來了,就有不想打的想法,腦子裏就會出現很多藉口,這時往往會想起平台上一位同修鼓勵我的話:「貴在堅持」。

既然不想打,那就先上平台聽聽吧,這樣在聽平台上同修撥打幾通後,不想打的念頭消失了,馬上自己就開始撥打了。我知道,是平台上那個強大的正念之場,純淨了我的空間場,才使我很快恢復了正念。

其實每天撥打電話前,思想多少都會有波動,不想打。但是知道這些不是自己的想法,不管怎樣,就是要堅持,不要在意自己一天退了多少,打的順還是不順,接通還是不通,就這樣持之以恆堅持下去,得救的生命就會由一到十,由十到百。

以上是我五個多月撥打電話的心得體會,也真心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能參與進來。謝謝大家!

(二零一一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