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善惡各有報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古語云:「為善者天報之以福,為惡者天報之以禍」,「福禍無門,唯人自召」,因此君子敬天知命, 修善修德,善待他人,是以積福。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有其因果關係,從古至今,因果報應無不歷歷應驗。是福是禍,要看種的是善或惡的因。以下為古籍中記載的明代的兩個故事。

拯飢救溺 福澤綿長

廣東鼎湖山慶雲寺的主持大慧長老,養氣悟道的工夫相當深厚,知道一些天機。他七十多歲時,仍然仙風道骨。雖然他精通醫術和相面,卻不隨便輕易表現。當時高要縣的縣令來到慶雲寺遊覽,隨行的有位姓劉的幕僚官,因為與大慧長老熟悉,知道他精於命理,便告訴縣令。縣令便請大慧長老為自己看相。

大慧長老推辭不了,只好勉強答應縣令的請求。他請縣令閒坐休息,心情放鬆,自己定神看過後,便告訴縣令說:「生靈操在手,積德能保壽。」縣令又問:「我的前途如何呢?」大慧長老微笑地說:「老衲愚昧,不敢預言您的前程。大德之人自有福澤。只要您能保持虔誠的仁愛心,便是縣民的大幸。」縣令知道大慧長老不輕易暢談,又見他說話很含蓄。於是茗茶完畢時,便請劉幕僚官私下去探問玄機。

大慧長老坦白告訴劉幕僚官:「老衲觀看縣令的相,發現他臉上的光華和瑞氣已經消失了,呈現灰黑色的氣。他的壽命恐怕不出一年。幸好原來的氣色尚未退盡,表示:險中有救,命不該絕。他身為百里的父母官,舉手投足,布施政令,關係著百姓的性命安危。如果他本著一念的善心,濟人助人,未嘗不可以造福萬民。所以老衲最後斷言他積德保壽,並不是空口亂說話啊!」劉幕僚官一直點頭說:「是!」他不敢直接把話稟告縣令,只是委婉地告訴縣令:「老僧的意思是:尊縣在數個月內,必須做出一件拯救許多蒼生的善事,才可以增長壽元!」

不久,西潦一帶泛濫成災。洪水在一夜之間漲了數尺,淹沒了農田,接著又淹浸許多房屋。不少災民身溺水中,急聲呼救。縣令急忙趕到附近的高崗瞭望,驚心慘目,一時無法處理善後。只見年壯而且勇敢的鄉民紛紛駕小船逃命,但是年紀較小的孩子嬰兒卻沒有援救,任他們在水中浮沉。見到這種情景,縣令突然下令:救起一位小孩的人,可以獲賞一兩銀子,多救多賞。於是,有船的人家相繼出動拯救小孩,一共救了四百多位孩子。隨後縣令又開倉賑濟、安置災民,使很多百姓得以活命。

後來,縣令升任惠州的知府。當他路過羅浮山時,又會晤了大慧長老。大慧長老一看見他,便說:「善心人終於得到報應,您的福澤以後綿長了。」

人生在世,壽夭貪富,雖說命中註定,但也可以靠行善積德來改運。所以說,心為一身之主,心善則命善,心惡則命惡,欲知吉凶禍福,但問自心便知。如有的人任意非為,種下罪根,雖本有福而終得兇災,難逃因果報應之理。

驕橫欺人遭惡報

某太守,本是部郎。外放雲間(華亭)作太守。性情貪婪而暴戾,每次出府,騎馬在前開道的衛隊所過處,路上行人躲避稍有遲緩,就遭鞭撻。

有一天太守從城西回府,有一個為紙店擔紙的挑工,擔著擔子立在路的左邊。太守嫌他不放下擔子就生氣了,命轎旁的役夫把他拖到轎前,呵責他。他性格憨直,說:「我沒有衝道。不放下擔子,有甚麼罪?」太守大怒說:「你是甚麼東西,竟敢頂撞。」大聲叱令役夫把他痛打一頓,打完,又命把他拖到轎前,說:「你知罪不?」他回答說:「小民有甚麼罪而遭責打,真不知道。」太守本性很傲慢,現在竟然在街市廣眾之中被人頂撞,惱羞成怒之極,又下令打了幾百棍,打得他血肉橫飛,還不放他,命令役夫把他押送到華亭縣府,治他衝道之罪。吏役乘機勒索紙店店主數十千錢。幸虧華亭縣令見他傷的很重,沒有再責打他,只關了幾天就放了出來。他回到店裏,老闆埋怨他惹出事來牽連老闆,把他趕了出去。他無緣無故遭到酷刑,回到店上又被逐出,兩天後就死了。

不到十天,太守背上生了五個疽癰,疼痛難忍。醫生說這種瘡名百鳥朝鳳,幸好沒有潰爛,還有救治的希望。有天夜裏,太守夢見擔紙的人,用手揭他的疽瘡,痛極大叫而醒,呼來侍婢拿燭火一照,全部潰爛,膿血四溢,被褥都濕透了。醫生已束手無策。他想盡辦法祈禱消災,都歸無效。太守不能仰面平躺,只有用肘撐住床板翹著頭,俯伏在床上,稍一轉動身體,就痛入心肺。見此情景的人都說這真是地獄變相,就這樣痛苦號叫了幾十天,才斷氣。

清代的汪道鼎對此事評論說:「當官掌權的士大夫,當你威福在手之時,任意妄行,一點不考慮別人的難堪處境,可悲啊!大家都是人,難道可以隨意逞顯自己的兇狠殘忍,以求自己快意嗎?你把他打得血肉橫飛之時,他固然把你無可奈何!而當自己瘡潰膿溢時,你也就無可奈何他了!我但願世上當官掌權的士大夫們,謹慎小心,不要把事情弄到‘無可奈何’的地步,就後悔莫及了!」

人能一心向善,遵循天理,濟人利人,才會有好的機遇和前程。天地神明鑑察,絲毫不爽。境由心造,境隨心轉,人的命運與禍福,都是取決於自己心念行為的結果,因為天道對於善惡的果報,必定是如影隨形!

(資料來源《太上感應篇彙編》、《坐花志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