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不倒的稻子和燒不壞的雪碧瓶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中共媒體最擅長的就是造假。老百姓調侃說,人民日報上除了日期是真的,其它都可能是假的。中共造假有著很長的歷史,廣為人知的「畝產萬斤」就是其中的一例。

那是在1958年夏秋之際,中共媒體大肆宣揚各地糧食畝產放衛星的謊言。1958年6月8日,人民日報聲稱河南省遂平縣衛星農業社5畝小麥平均畝產達到2105斤。6月16日,中共的新華社吹噓,湖北省谷城縣星光社王明進試驗田的小麥畝產4353斤。6月23日,人民日報繼續攀爬,湖北省谷城縣先鋒農業社小麥試驗田畝產4689斤。

接下來,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競相拋出越來越大的謊言,不斷地打破著撒謊紀錄。7月12日,人民日報畝產7320斤。7月25日,新華社畝產9195斤。到了7月31日,人民日報終於畝產萬斤,拋出了湖北省應城縣春光農業社生產隊長甘銀髮種的早稻平均畝產10597斤的謊言。8月13日,新華社不甘落後,謊稱湖北省麻城縣溪建園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早稻畝產36900斤。9月5日,人民日報撒下彌天大謊,聲稱廣東省連縣1.73畝中稻畝產60437斤。

在新華社和人民日報你追我趕的謊言競賽中,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下面的兩張照片。照片裏的稻子是如此的稠密,小孩坐在上面或站在上面,稻子居然不倒,按照中共媒體的說法,「如同軟綿綿的沙發」。

讀者可能會說,這種「壓不倒的稻子」畢竟是另一個時代的謊言了。可是事實上,中共的造假並沒有停止過。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中共的謊言又達到一個高峰。在一九九九年的那個夏天,中共動用所有的報紙、電台、電視台,滾動式的散布各種誣陷、謾罵法輪功的謊言,如同「大躍進」和「文革」再現。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又在天安門炮製了一起自焚慘案,之後在中央電視台上播出,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大陸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加劇對法輪功的迫害製造藉口。


中央電視台播出的自焚假戲畫面:所謂的「自焚者」王進東點火自焚後,兩腿間盛著汽油的綠色雪碧瓶卻完好無損,身後的警察等待王喊完奇怪的口號後才把滅火毯蓋在王的頭上。自焚本應是突發事件,央視卻能拍到近鏡頭並錄下喊口號的聲音。

與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相比,中央電視台在造假撒謊上有過之而無不及。中央電視台播出的自焚畫面有很多穿幫的地方,其中之一是所謂的「自焚者」之一的王進東的畫面。畫面中的王進東點火自焚之後,他兩腿間的綠色的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中共媒體稱,這個雪碧瓶裏裝著汽油,可是在烈燄中居然沒有燃燒。這個燒不壞的雪碧瓶可以和上面的壓不倒的稻子媲醜了。

畫面中可以看到,王進東後面站著的警察手裏拿著滅火毯,而滅火毯低垂在那裏。在中央電視台的錄像中,警察拿著滅火毯悠閒地站在王進東的背後,「耐心」地等待王進東喊完了一句為了構陷法輪功而編造的口號後,警察才把滅火毯蓋在王的頭上。自焚事件本應是突發事件,可是中央電視台卻能拍到王進東等人的近照、錄下他的莫名其妙的口號。所有這些都說明,這是中共導演拍攝的一出假戲。

在自焚事件發生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專程到自焚者之一的劉春玲女士的家鄉開封調查採訪,劉女士的鄰居說,從來沒有看到過她煉法輪功。可見,劉並不是法輪功學員。劉女士的鄰居還說,劉女士打她的養母,並靠三陪為生。法輪功要求修煉者按照真善忍修煉心性,絕不會毆打父母,也不會做三陪這種事情。顯然,自焚慘案是中共炮製的一個偽案。

《華盛頓郵報》不同於人民日報之類的媒體,《華盛頓郵報》並不是哪個政權的喉舌。相反,這個報紙的崛起是因為在七十年代揭露水門事件而導致尼克松總統辭職。在一個正常的國家,媒體不受政府的控制,客觀上起到了監督政府的作用。可是在中共統治的大陸,媒體卻被中共霸佔為喉舌,為中共製造謊言,欺騙民眾。中共不僅不允許民間辦報,反而封堵網絡,阻止民眾了解真實的信息,剝奪民眾的知情權。大陸法輪功學員冒著風險製作、散發真相傳單,是在行使天賦的信仰和言論的權利,客觀上也是在維護民眾的知情權。

中共媒體炮製的謊言其害處是非常大的。當年「畝產萬斤」的謊言為「大躍進」煽風點火,導致的大飢荒造成數以千萬計的人被活活餓死。而自焚栽贓案之後,中共加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很多法輪功學員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遭酷刑折磨,甚至被摧殘致死。更為嚴重的是,這個栽贓案煽動了大陸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教人重德行善,中共誤導民眾仇視教人向善的法輪功,是在敗壞大陸社會的道德。同時中共的貪官污吏也在帶動著社會的毒化和腐化,最後每個人都會成為受害者。法輪功學員冒著風險講真相,從根本上是為了挽救被中共敗壞的人心和道德,是為了挽救中華民族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