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摧殘 滅絕人性的罪惡(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網記者海濤綜合報導)二戰時期德國納粹集中營的焚屍爐、日本法西斯從事生物戰人體試驗的731部隊,幾十年來在人們的記憶中無法抹去,那是「恐怖」與「邪惡」的代名詞。

然而,五十多年後的今天,在中國這個擁有五千年燦爛文明的國度裏,再次發生了人們不願看到的罪行: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其手段不僅殘酷,而且邪惡,善良的人們甚至無法想像。大面積使用破壞神經中樞藥物、或給人增加痛苦的藥物、以達到酷刑達不到的痛苦,以強制「轉化」或「肉體上消滅」是中共在各勞教所、監獄、精神病院、看守所等場所,對法輪功學員普遍採取的滅絕人性的迫害手段之一。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多個人權組織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舉行了關於中國問題的研討會。討論會議題之一就是中共使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心智,毀壞他們思考、堅持信仰和保持良知的能力。

世人難以想像的罪行


圖:青海省崑崙山

青海省地處河西走廊、祁連山脈南面,青藏高原北部,是一個少為人知的省份,中國的第一個核研究、實驗基地就位於青海省。青海省也是一個中共關押、摧殘所謂「政治犯」的重要地區。按照監管人員的話說,到了這裏就不要把自己當「人」看。2002年至2004年,明慧網相繼報導了三位法輪功學員──原青海省師範大學後勤處科長平春峰(男)、27歲的法輪功學員樊麗紅(女)、張學鳳(女)被勞教所注射毒針或餵食不明藥物後,導致精神失常後死亡。青海省女子戒毒勞教所所長向建梅宣稱打的針一支一百多元。

范麗紅、張學鳳和平春峰在生前清醒時,訴說他們的遭遇,許多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甚至他們的家人也難以置信。

然而,十幾年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通過明慧網,向外界披露出來的事實,證實著藥物迫害的存在和廣泛使用。據明慧網資料館從2004年後的部份統計,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隱蔽或強制施用不明藥物、注射毒針的案例已有報導的1378例,發生在29個省、直轄市,其中以山東、河北、遼寧、黑龍江、湖南、四川最為嚴重;被直接劫持到精神病院施用藥物迫害的案例621例,遍布中國27個省市自治區的上百所省、市、縣、區精神病院。由於中共信息封鎖,沒有報導出來的案例更多。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暗中或強行注射各種不明藥物,有的就在日常生活飲食中被暗投藥物。被施藥後,人不同程度的出現困乏無力,行走艱難、言行遲緩、反應和記憶力迅速下降,更甚者昏睡不起、肢體僵直,或胸悶氣慌、思維錯亂。也有的藥物傷害各器官,使人痛苦異常,血管疼痛、腹部腫脹、嘴唇乾裂……在很多案例中,法輪功學員因此被致癱、致瘋、致死。

獄警、犯人及相關人的證詞

原山東濰坊市委政法委副縣級幹部姜國波,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被劫持到濰坊勞教所。他以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勞教所給他灌食時在食物中加藥。讓他頭暈得站不住,嚴重時坐都坐不住,一睜眼就感到天旋地轉。在四個多月的時間裏,勞教所變換著種類加藥:傷害神經,傷害五臟的,有時肝臟劇烈脹痛、或心臟跳動很快,渾身癱軟;讓人突然大汗淋漓或渾身發冷的;讓人渾身刺癢的……獄警怕姜國波發現,常常將藥研成粉末溶於水中完全溶解,再加上奶粉餅乾給他灌下。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他們加藥的量很大,姜國波胃痛得厲害,渾身出汗,心臟也難受。值班所警找來管理科科長朱安樂與所醫劉某到禁閉室。姜國波譴責他們在灌食時加藥,尤其是加破壞心臟的藥。朱安樂反覆辯解說沒加心臟方面的藥,並說:「我可以肯定沒加心臟方面的藥,因為醫生每次加甚麼藥都事先和我打聲招呼,而最近他們沒向我說要加這方面的藥……」說到這裏,朱安樂突然停住不說了,尷尬地轉身匆匆離開了禁閉室。


山東王村勞教所酷刑(演示圖):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勞教所小號裏,銬在門上長達80多天。

二零零八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男子第二勞教所(王村勞教所)七大隊、八大隊的法輪功學員有三百多人。這裏的惡警指使服刑人員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藥物,摧殘法輪功學員。經部份善心未泯的監控法輪功學員的服刑人員證實:對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秘密的情況下,七大隊惡警李公明、宋男、畢海濤,安排服刑人員姜國成、黃偉、叢培寬、曹仁、吳志剛、逯興寶(音)、那景學、梁志峰,惡警羅光榮、張勤,安排服刑人員於松良、王勇,在法輪功學員的食物中投放導致精神異常的不明藥物,致使法輪功學員有頭痛、頭暈、半身麻木、出鼻血、臉、腳、腿發腫等狀況。

在北京女子監獄,優秀小學教師龔瑞平2003年被劫持在三分監區,長期關在禁閉室遭受毒打。龔瑞平意志堅決不「轉化」,惡警隊長偷偷施加藥物半年。一天,惡警隊長透露:「她現在每天都被迫吃藥,快半年了,好人也吃壞了。」


圖:現年七十歲的岳昌智老人(左),於零八年十一月在澳大利亞起訴主導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公安部長周永康。

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岳昌智,曾是北京航天部電子設備工程師,也曾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岳昌智是意志堅強、思路敏捷的女性,二零零四年七月初在獄中聲明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之後遭受殘酷迫害,四個月中始終保持頭腦清醒。可是到了年末,突然出現神志不清、伴有全身劇痛的症狀。岳昌智自述,狀況嚴重到:「我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很陌生,我不知道我身在何處,感覺好像在地下室,實際一直在四樓十分監區,沒有動地方;我不知道去廁所的路怎麼走。我來到十分監區已經十個月了,怎麼可能不知道去廁所的路呢?可是當時就是那樣。」同時伴有全身劇烈疼痛、每個細胞都痛,無法站立。

四川省南充市儀隴縣法輪功學員鮮玉珍,從四川省楠木寺勞教所回到家中五個多月後,仍是全身發腫,兩腿又痛又麻、無力行走、還伴有頭痛、頭昏,記憶力下降。在勞教期間,她曾被拖到勞教醫院輸了三天不明液體。當時在旁邊有一個比較好心的勞教所幹事就告訴她:中共政府製造了一種專門對法輪功人員進行迫害的毒藥。「凡是被強行用了藥物的人,普遍出現周身長紅斑,周身奇癢難忍,腿腳流膿,神志不清……」。

也有的勞教所不避關押人員耳目,強制使用藥物迫害。西安女子勞教所(陝西女子勞教所)二大隊隊長任某指使吸毒犯投不明藥物。凡是被關小號的法輪功學員都長期吃投放了不明藥物的飯菜,有的全身浮腫,有的骨瘦如柴。延安法輪功學員李樹蓮曾被關押在這裏。每次打飯時,由一個專管煙民拿出李樹蓮的菜碗,把隊長發給的膠囊狀藥物打開,倒出白色粉末入碗內,舀一勺菜湯拌勻,再舀一點菜再拌幾下,領上饃饃端進牢房給李樹蓮及其他關小號的學員吃。被關押的學員不知底細,吃過這種飯菜後,肚子發脹、渾身無力、頭痛惡心。

健康人被致瘋、致殘

當酷刑、欺騙都不能動搖修煉人堅定的信仰時,中共採用藥物迫害,大劑量地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讓健康、清醒的人在短時間內就變得神志不清,甚至失去說話能力。


圖: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醫院(三大隊)

法輪功學員亢宏,男,畢業於重慶醫科大學兒科系,為人謙和,對孩童充滿愛心。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有八年在中共牢獄中度過。2008年8月底,亢宏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被迫害致雙腳骨折。在此情況下湯毅、亢宏等法輪功學員高呼內心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惡警驚慌,急忙把亢宏轉西山坪勞教所中心醫院強行輸液,飲食起居也被嚴密控制。不久亢宏就出現了重度昏迷,亂吼狂叫,精神狂躁,嚴重到大便塗在身上都不清楚,他母親去看他都不認得了。這明顯的藥物迫害所致精神失常症狀。

西南交通大學碩士、法輪功學員湯毅,男,鐵道建築工程師。在亢宏轉到西山坪中心醫院不久,湯毅也被轉到西山坪中心醫院灌食,輸液,不久生命垂危,「保外就醫」。湯毅回家不久就出現了癱瘓、大小便失禁等中樞神經受損症狀,於2009年9月22日含冤去世,年僅46歲。

吉林省松原市前郭縣白依拉嘎鄉紅光農場幹部張春林,原是農場一分場的場長,待人誠懇,聰明能幹,是大家公認的好幹部。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遭中共迫害。2008年9月1日在前郭縣拘留所被靜脈點滴不明藥物,第二天即出現整日昏睡,醒來後精神失常,語無倫次,失去記憶。據知情者反映,給張春林注射藥物時,有好心人在看守人員不在時將藥瓶中很多藥物倒出去,使藥物沒有全部注入到張春林的體內,否則後果更不堪設想。


圖:參與營救高蓉蓉的董敬哲,被點滴不明藥物後下肢癱瘓,生活不能自理。

董敬哲,32歲,廣告設計師,參與營救高蓉蓉而遭綁架的幾名法輪功學員之一。董敬哲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經受了精神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2005年3月,馬三家惡警將她定位在鐵床上,連續給她注射不明藥物,致使其下肢癱瘓。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被強制打完點滴後下肢癱瘓。

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七大隊三小隊管教王麗華,將法輪功學員趙金玲以提審為由帶走,大約兩小時後,趙金玲回來時目光呆滯、不能說話、流口水、淌眼淚、四肢麻木。大家都圍著她問話,她意識不清,也不會說話,不知道穿衣服,上廁所後不知道提褲子。二十一、二歲的趙金玲原本心靈手巧,是一個文靜漂亮的未婚女孩,只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遭受中共如此殘酷的迫害,僅兩小時左右就被摧殘成了傻子。類似這種情況的還有被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李偉、劉文文,而且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漂亮的女性法輪功學員。

如果不是被注射了大劑量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人怎麼這麼快就變成這樣了?如果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為甚麼把人弄成不會說話了?

草菅人命 滅絕人性

張付珍
張付珍

山東省平度市法輪功學員張付珍,女,38歲,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的職工,2001年被綁架關入山東平度「610」洗腦班後,就再也沒有回來。據目擊者說,警察將張付珍的衣服扒光、頭髮剃光,強行按倒成「大」字形,長時間綁在床上,折磨、侮辱她,爾後,給她打了一針,打完後,張付珍痛苦得就像瘋了一樣,直到她在床上痛苦地掙扎著死去……整個過程「610」的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

黑龍江省阿城市玉泉鎮普通農民鞠亞軍,男,33歲,身體非常健康,為人忠厚,是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只因他堅信「真、善、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他因抗議非法勞教而絕食,大約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進長林子監獄衛生院暴力灌食,灌食期間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從此鞠亞軍頭抬不起來,神志不清,嘴張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氣,說話艱難,並用手不停地指著手臂說:「打針了,打針了……」。勞教所為逃脫罪責,2001年10月24日送他回家,兩天後鞠亞軍離開人世,年僅33歲,拋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圖:蒙陰縣中學教師張德珍被一劑毒針致死

山東省蒙陰縣第六中學女教師、法輪功學員張德珍,2002年9月被劫持到蒙陰縣看守所,多次被蒙陰縣中醫院強制灌食,於2003年1月31日被一劑毒針致死,年僅38歲。事發前一日,法輪功學員張德珍、王相英、張桂鳳都被拉到蒙陰縣中醫院。張德珍身體已非常虛弱,不省人事。惡警不但不搶救,還給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注射了不明藥物。藥只打了一半,就覺得渾身發熱、口乾,全身疼,兩腿發軟。王相英質問獄醫王春曉、看守所的所長孫克海,究竟用的甚麼藥,孫沒有回答,反而得意地說:「這不是很好嘛!」1月31日,張德珍還沒嚥氣,惡警們合謀在王相英和張桂鳳面前演戲,把張德珍放在一個能推的小床上,醫生把床的四個床角上掛上吊瓶,講了一番如何如何搶救。隨後,一個醫生在張德珍身體上用小針推了一針藥,張德珍一會兒就沒有聲音了。在一旁等著的惡警小聲說「又結束了一個」。

這樣的案例在明慧網上十多年以來的報導記錄中還有許多,令人不忍卒睹。

行惡者逃不脫天理的懲罰

在中國大陸,十餘年來堅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到底經歷了甚麼,還有哪些殘忍的迫害沒有被揭露出來?自從2006年中共活體摘取並買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被披露後,人們從不敢相信,在大量的證據和事實面前,才意識到「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基本的善念和良知,有基本的同情心。跟著中共行兇的人,對自己的同類做出這樣的事情,就是喪失了基本人性,天理和人間的法律都不會放過行惡者。上天也不會允許共產邪靈繼續危害世人,「天滅中共」這是註定了的。

被迫參與到其中的公檢法、醫院、街道等部門人員,都有自己的選擇,是維護自己的良知、保護修煉人,還是出賣靈魂給中共?自己的選擇就決定了自己的禍福、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