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做好人為甚麼這樣難?》有感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讀了六月八日和九月十七日明慧網先後發表的一位陝西政法幹部寫的文章《西安科大前副校長楊恆青父子冤案》和《秉持正義 遠離邪惡》及所附的西安科技大學楊恆青教授的「訴冤信」 ──《做好人為甚麼這樣難》,令人沉思良久, 感慨萬端。

一、大法弟子不僅在做好人,還在救人

楊恆青先生是一位曾擔任十一年大學校級領導的幹部,在西安科大師生中有很高的威望。特別是修煉法輪功以後,他用「真、善、忍」法理教育著自己的家人。他的三個孩子在單位表現的都很出色也都在做好人,他的大兒子楊昭俊的事蹟尤為感人。楊昭俊擔任西科大機電廠廠長後,在父母的鼓勵下他把朋友給他提供的、讓他個人賺錢發財的熱風爐技術貢獻給廠裏,為職工、為學校創造效益。楊昭俊為了將產品儘快推向市場,他組建公司、奔波在陝北高原為廠子創造了上千萬元的銷售收入,使廠子扭虧為盈,達到建廠以來效益最好的三年。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楊昭俊作為機電廠的承包經營人,在學校並不要求他上繳利潤的情況下,他卻把自己的經營盈餘600多萬元貢獻給了學校,所以連續四年受到校方表彰。

大法弟子的好和善不只是表現在對自己和家人的嚴格要求,更重要的是把講真相、救世人放在首位。因為人類大劫難將臨,大法弟子有責任讓更多的人明白法輪大法的美好,看到中共的邪惡,在這場正邪大戰中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楊先生為甚麼在2000年冒著風險要向省委寫信「如實表達自己對大法的認識和對這場鎮壓的看法,誠懇希望中央儘快糾正這一錯誤」的原因;2002年他一家三人遭綁架,不言而喻也是因為講法輪功真相遭到了迫害;在「訴冤信」中,楊先生毫不隱諱的講明了自己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他說:「當我認識到了法輪大法神奇的健身功效、高尚的精神境界和超常的科學理念,明白了大法的洪傳是在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時,我堅定了對‘真、善、忍’的信仰」;當遭非法逮捕時他寫下了「我無罪,鎮壓法輪功的人才是真正的罪人」這擲地有聲的字句;當談到他被以「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非法判刑時,寫道:「至今沒有一個人能給我說清楚我們破壞了哪個法律的實施」?一針見血的指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違憲、違法的犯罪。他在信中以平和的語言和心態敘述著他一家遭受的迫害,表現了大法弟子的坦蕩無私,目的是讓各級領導和朋友們(也包括迫害過他們的人)不要輕信謊言,更不要對大法犯罪,應該了解真相、明辨是非,作出正確的選擇。

二、「610」的邪惡與恐懼

楊先生在信中揭露了自2000年他給陝西省委寫信後遭到與全國其他大法弟子一樣所受的迫害:通報批判、非法拘禁、強迫洗腦、非法判刑。而他的家人受到的株連,尤其是他的大兒子楊昭俊所受的誣陷凸顯了「610」的邪惡。

2002年,楊昭俊在父親遭到批判的情況下被西安科大提拔為處級幹部、當了廠長。2003年「610」要求學校撤銷他的職務,學校卻設法保全了他。由於他的努力和貢獻,連續四年被學校評為優秀處級幹部、受到表彰。可以想像,在西安科大,當人們議論楊昭俊的業績時必然會把它和楊恆青修煉法輪功聯繫起來。所以,在「610」看來楊昭俊簡直就是他們迫害法輪功的又一個障礙。妒嫉與恐懼,促使他們必除之而後快。「訴冤信」所披露的事實證明對楊昭俊被誣功為罪的構陷,實際上就是由「610」策劃的一場陰謀。

2007年9月,楊昭俊剛被西安市檢察院帶走,陝西省教育紀工委就指示學校不得對案情自行調查要求與檢察院密切配合;西安市檢察院在案情尚未弄清的情況下,幾天之內倉促立案、抓人;省教育紀工委的一位書記早早的就在許多學校和大會上大肆通報「楊昭俊私分公款、集體貪污」的案情,迫不及待的把楊昭俊炒作成貪污份子;雖然楊先生拿到了證明楊昭俊無罪的大量證據和四位知名刑法學專家認定楊昭俊等人無罪的法律意見,但檢察官和法官們對這些卻不屑一顧,強行對楊昭俊非法判刑10年;2009年6月楊昭俊向省高院提出申訴被無理駁回;今年7月楊先生準備到最高法院替兒申訴時,「610」直接派人出面阻攔。這些事實證明了楊昭俊實際上是「610」為了抹黑法輪功而製造和綁架的一名人質。

西安市檢察院、西安市中級法院、陝西省高級法院為甚麼面對這樣一樁明顯的錯案卻敢於無視法律和事實,無視專家意見,無視中經前沿管理研究中心《領導參考》內參編輯部西北辦事處的紅頭文件,無視最高法院和省人大對此案的督辦意見而對楊昭俊枉法冤判呢?為甚麼那些檢察官、法官敢用「楊昭俊他爸是煉法輪功的」去威脅律師和證人、威脅楊昭俊和楊恆青呢?因為他們清楚,在背後有一個凌駕於法律之上、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蓋世太保」──幕後推手「610」。

然而令「610」意想不到的是,一位秉持正義的陝西政法幹部在網上曝光了「610」對楊先生一家的迫害,令他們十分恐慌。所以他們一方面以煉法輪功的不能去北京為由阻擋楊先生替兒申訴,同時大造「一定要把楊昭俊的案子和楊恆青煉法輪功的事分開」的輿論,強要學校和楊先生承認楊昭俊沒受株連。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白更加證明了「610」的心虛與拙劣。

在楊先生的信中還提到了一件事:因要赴京替兒申訴與「610」的來人進行理論後的第三天,7月10日上午他在家裏突然接到一個女聲錄音電話:「我是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你有一張傳票,這是最後一次通知你,你必須在今天下午4點到中級人民法院,否則將強制執行。」

當我看到這段敘述時立即聯想到了因為揭露江澤民的「二假二奸」問題最近突然神秘失蹤的湖南邵陽市的呂加平先生。他在8月8日也接到了與上述內容完全相同的錄音電話,只是把西安市改成了邵陽市而已。這說明,這個誘騙電話是全國統一製作的「電話錄音」稿,學員一旦輕信後前往法院,就會被秘密非法抓捕。這既躲開了群眾的耳目,又達到了迫害的目的。這種把法輪功學員誘入陷阱以圖繼續迫害的邪惡伎倆,除了「610」安排和指揮,還會再有誰呢?

三、助紂為虐者當猛醒

楊先生在「訴冤信」的後邊寫道:「我只是因為堅持了自己的信仰卻遭到迫害,而且被株連了家人。」所以,對楊先生的迫害、對楊昭俊的誣陷實質上是對法輪大法的迫害。迫害的策劃主使者是「610」,但參與和幫著迫害的卻涉及到許多人,包括戶縣的公、檢、法,包括西安市檢察院、西安市中級法院、陝西省高級法院、陝西教育系統的人以及「610」中的人。這些人都應讀一讀「訴冤信」,思考一下自己的行為。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法輪功的反迫害這場正邪大戰已歷時十一年了,每個人都身在其中並擺放著自己的位置。歷史正在展現著法輪大法弘傳世界的時代潮流,也無情地證明著中共的解體指日可待。天網恢恢、善惡有報,當歷史的大審判到來時,所有對法輪功犯罪的人都將受到正義的審判和懲罰!可能有人會說自己是受「610」指示、在服從著上級安排。但千萬別忘記共產黨歷來是殺人滅口、殺卒保帥的流氓!相信人們一定知道那些曾是文革中的「支左模範」們被中共押到雲南秘密處決的事實,也可能聽說過江澤民曾提出用殺掉一批警察為條件以換取逃避法輪功在世界各國對他的起訴的消息吧!也一定知道許多行惡者遭惡報的事例吧!助紂為虐者歷來是害人也害己!

在這裏我向參與構陷楊昭俊的檢察官、法官和某些官員進一言。面對那麼多證明楊昭俊無罪的證據,面對那麼多法學專家們的法律意見,你們置若罔聞。難道你們就不明白著名刑法學專家、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院長、中國政法大學曲新久教授出具的《法律意見書》的結論嗎?你們為了自己的私利、迎合了一些人的政治需要,對本案枉法冤判。你們以為有「610」的支撐、有恃無恐,但當本案平反昭雪時,第一個追究的就是你們,「610」絕不會替你們承擔責任!

但願那些至今還在助紂為虐的人能夠很快的清醒,希望你們快快了解真相,讀一讀《九評共產黨》,了解一下當前已有八千萬人退出中共的「三退」大潮和「天滅中共」的歷史趨勢,走出謊言欺騙的泥潭,辨清是非、將功補過,勇敢的在網上聲明退出中共,誠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做出正確的選擇!我想這也是楊先生寫這封信的最大願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