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後我還了那筆帳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名年輕大法弟子,我得到珍貴的法輪大法到現在已有十多年了。回頭看看自己和周圍,法輪大法使多少人從內心改變,變成好人,更好更好的人……在大法弟子中好人好事層出不窮,那是這些修煉人在大法修煉中不知不覺道德昇華、境界提高後自然而然的表現,根本不是做給別人看的,那就像呼吸一樣自然。有時候,根本不用考慮了,對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我就該這樣做,偶爾做不到時我會從內心難過,而做到了我會輕鬆和快樂。

一次,我和一位在政府單位任職的同學交談,談到大法讓無數人變好時,同學情緒激動而肯定的揮著手臂說:「不可能,現在不可能有這樣好的人!」我理解這位同學在那樣的一個充滿權鬥和相互利用的現實中會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我當時給同學講了一個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真實故事,同學聽後不再激動,好一會都一言不發,表情有些複雜,看得出來他很受觸動。我們是從小到大的朋友,這種事發生在他好朋友身上,一是真人真事無可否認,二來是在這物慾橫流的社會中可能有些天方夜譚般的感覺,多少年過去了,我還記得同學的表情,我想時至今日仍有多少人在用自己的觀念、有限的認識、或中共灌輸的謊言來衡量和誤解法輪大法與大法弟子,我就把當時我的那件事講出來,這一件事相比發生在億萬大法弟子中的事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不過,一葉知秋,希望能讓更多有緣人多一份對大法的正確認識。

我以前是在一個國營企業上班,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承包了廠裏一個門市,銷售的是本廠的產品。我經常要回廠購貨,到出納那兒交錢。有一次我交了錢後,出納給了我找補,因為以前從未出過錯,當時又在說其它甚麼事情,我把一扎錢掂了掂,想都沒想就塞小皮包裏了。回到門市後我要記帳,才清點錢,結果一點我發現多了九百多元的現金,我不敢相信,又重新盤了貨,才確認確實多了九百多元錢,這哪來的呢?我隱約覺得可能是出納少收了我的貨款,心裏略有不安,不過,很快又被貪慾和興奮代替了,那時的我整天都在想要發財的,我當時想:管它呢,又不是我搶的、偷的,錢這個東西當面點清,過後不認,撿到當買到。有了這筆意外之財,我高興壞了,要知道廠裏當時付我的工資一個月才300塊。

後來,出納果然打電話來詢問,說她短了款,已問了很多人了,問我是否少付了款呢?我當時有些緊張,但家裏人也說:不承認,你又不是故意的,誰叫她不點好,每天那麼多人出貨,你不承認,她沒辦法的,於是我「坦然」否認我少付了款……

後來我把這筆錢用了,一絲愧疚都沒有,時間一長沒人再提這事,也就忘到腦後去了。

後來,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師父教我們做一個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在敬讀《轉法輪》中、在對照大法的「真、善、忍」的標準實修自己的過程中,我漸漸的去掉了以前各種各樣不好的觀念、惡習,歸正著自己的言行,從一個脾氣暴躁、心胸狹窄、斤斤計較、貪佔便宜卻又煩惱多多、頑疾滿身的人變成了一個好脾氣、遇事想得開,能為別人著想,快樂、開朗,身強體健的修煉者,整個人真的從裏到外變了個樣。修煉後,我巨大的改變,被所有親人朋友見證,我真誠的對待別人,勤奮努力的工作,在廠裏贏得了領導和同事的一致好評和讚賞,包括那位出納。

修煉沒多久,一天我在學《轉法輪》時,突然想起了出納多給我900多元的那件事,心裏真切的感到不安,我得了這不義之財損了多少德啊。回憶我在佔有這筆錢後,我真的出了很多事:得病,摩托車被偷,掉錢,很倒霉,反過來花的錢真不止九百多,只是我壓根沒把它們聯繫到這件事上來,認為那些都是偶然的,那時誰這樣說我可能還會反感,認為是迷信。如今我修煉了大法,知道了善惡有報的道理,回頭看看自己以前的幾十年中發生的很多事真的是這樣,印證了這個天理。

我當時很矛盾,心裏想,還不還那筆錢呢,那真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我當時那麼肯定的否認昧了錢,現在過去一兩年了,大家相處得不錯,我去還,別人會怎麼看我呢?我猶豫了很久,後來又想:那是我修煉前做的,大家都忘了這事,我現在修煉了絕不會再做這種事,再說我當時也遭了天理的懲罰,以後嚴格要求自己吧。就這樣,我就沒想這事了。

可是,一段時間後,隨著我修煉大法的深入,我又想起這事了,師父教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我想,當時出納短了這麼多錢,不知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我現在明白了這些道理,我如果怕自己丟面子,難為情,不敢去面對這事,我不僅自己心理上矛盾,更重要的是我沒做到大法要求的「真」啊,沒有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當時中共已在電視上鋪天蓋地的誹謗大法了,我也曾稍有猶豫,感到壓力,但一想,大家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不管電視、報紙如何誣陷、誹謗,我都要按師父的大法來要求自己,我們做好人絕對沒有錯。

因為當時我們廠裏集資建房,我們幾乎沒甚麼錢了,存摺上就一千多元,於是我把這事和家人商量。家人也修煉大法,支持我還掉這筆錢。我想不起那筆錢具體是九百幾十幾了,於是就取了一千元整。第二天,在出納辦公室只有她一人時,把錢還給了她,並誠懇的給她道了歉,並說明是因為我修煉大法後才這樣做的,希望她不要被電視、報紙中的謠言所迷惑……。我當時只見出納睜大了眼睛,激動得不知說甚麼好……

後來她主動找到我,說是她家丈夫請我到她家做客,想好好答謝我們,還感慨的說:「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好的人。」交談中她也說到了當時短了款,她們倆口子為此吵了架,她也哭過好幾次。我聽了更加愧疚。是啊,我當時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給別人造成了多大的傷害,自己做了壞事都不知道,我如果不修大法,可能仍然還在幹這種傷人害己的事呢。我當時婉拒了她的邀請,覺得我這樣做並不是想圖她的回報……

後來,我曾被非法關押,就是這位出納在警察那兒為我說過很多好話,警察聽了這些故事後也對大法弟子生起了敬意。

因為要講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2001年我被中共非法關押和勞教過,在勞教所每週要寫所謂「思想彙報」,我就藉這個機會,把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道德標準昇華後的所做具體事例寫了一些出來,讓別人了解我們的真實情況。誰知勞教所的警察看後說:「你們給自己臉上貼金」,不願相信。我當時就想,其實那些事在我幾年的修煉實踐中連十分之一都不到,這也不怪他們,想想自己以前,我不修煉我也可能不會相信。

在這樣一個世風日下的社會環境中,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爾虞我詐,相互利用又相互提防,甚至一家人都可能為了利益彼此傷害、大打出手,在單位裏,工作環境中更是這樣,而且在中共長期的愚民宣傳和教育中,中國大陸的很多人真的已不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好人,以為人與人之間只有利用、利益的爭奪和權謀。因此說起大法弟子做好人,很多人都認為傻,說起大法弟子在被迫害和被誣陷時講真相,很多人就認為大法弟子在「搞政治」。

可是每一個人,只要他良知還未泯滅,他都會認同「真、善、忍」的,誰不願別人真誠的對待自己呢?人們在爭名奪利的苦累中誰不渴望能有一個彼此善待、相互寬容的環境呢?真正了解大法弟子的人知道在大法弟子這兒真有世間的一塊淨土,就包括我接觸過的很多參與迫害的警察,他們中很多都還是有善良的一面,在和大法弟子長期的接觸中,內心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只不過在那樣一個環境中,他們身不由己,或迫於壓力,或被名利誘惑湮滅了良知本性,或被中共的不斷的謊言所欺騙,然而參與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卻給他們自己造成了深重的傷害。因為看得到或能知道警察幹那種壞事的結果,所以大法弟子才對曾傷害自己的警察無怨無恨,有的只是真心希望他們為自己的未來和幸福考慮,千萬別參與迫害,一定要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為自己留一條退路留一份平安。

物質的得到、利益的佔有只能讓人一時滿足,並不能讓人從內心真正長久的快樂,我和一位身家千萬做生意的同學談到這點時,他也深表贊同,人為甚麼來到這世上,面對撲朔迷離的未來,是福是禍?現在怎樣把握?找來大法弟子製作的真相資料、找來《九評共產黨》、有緣人找來《轉法輪》,不帶偏見,不帶觀念,靜心看一看,您就會有正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