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李洪志師父 感恩法輪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以來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身體迅速得到康復,心靈逐漸得到淨化,道德明顯在回升。

喜得法,身體不知不覺已康復

在我剛剛懂事時就記得母親經常生病,後來她不到四十就過世了。繼母來了也經常生病。我們家的經濟收入大部份支付了醫藥費,除了日子過得清苦外,主要是聽到她們的呻吟很難受,進了家門感到很壓抑,因此自然而然的選擇了醫生這個職業。

可沒想到:醫生還沒學成,我自己也生病了。好不容易堅持畢業了,老師忠告我:目前世界上還攻克不了乙肝,你這是「富貴病」,只能養,要吃好、不能生氣、不能勞累。找對像找個能幹活的、脾氣好的,別跟其他同學那樣逞能,也許能養好,否則……老師沒說下去,但是我知道,發展下去結果是肝硬化或者是肝癌。

所以參加工作後十分注意保養身體,但是「病」的狀態依然存在,最明顯的症狀就是食慾差、厭油膩,乏力、拖不動腿,最討厭的是恐懼那個病的發展後果,這個「陰影」一直籠罩著我。在這個精神壓力下我得了失眠症,嚴重到晚上鄰居家的掛鐘打幾點都知道,每晚只能連續睡兩個多小時覺,偶爾連續睡四個小時就像過年一樣高興。白天昏昏沉沉,晚上迷迷糊糊,又要工作、又要帶孩子,一天到晚很疲勞。

按理說,自己當醫生應該比普通人更知道吃甚麼補品、用甚麼藥物,但身體卻一直不好。有病亂投醫,我就去練了些氣功,結果練了一段時間都不見效,也就自動放棄了。

可神奇的是煉法輪功沒多長時間,不知不覺的、我沒留意哪天開始,纏繞我身體十多年不適的症狀都不見了。晚上無論幾點睡覺,倒頭就著;腿也不沉了,而且腳步輕鬆;不僅吃飯香、能吃肉、甚至覺得肥肉才香呢。而且那個籠罩我的「陰影」也消失了,我覺得心情特別愉快,心裏充滿了陽光,真是太感謝師父了。

一九九六年正月十五,還發生過一次令我難忘的事情:晚飯時一家人(小姑和孩子也在)邊吃菜喝酒,邊看電視,丈夫煮熟了餃子(說明一點:以前我身體不好,我帶孩子,家務活基本丈夫承包了,所以他掌勺)和孩子出去燒紙了(習俗),十多分鐘沒回來。我想看看爐子需不需要加蜂窩煤,提起水壺一看爐火正旺,放下水壺聞到一股煤氣味,抬頭一看打火灶開關(小閥)沒關閉,丈夫經常出現這類錯誤。我想:小閥沒關,一定是液化氣罐開關(大閥)沒關緊,漏氣了。當我伸手關閉大閥時卻發現大閥根本就沒關,我慌亂的不知向哪個方向是關,急忙關閉小閥,驚魂未定,丈夫和孩子回來了,丈夫說是沒關大閥(估計是習慣性的打開小閥沒點著火,誤以為是關閉了)。我家廚房不足五平米,而且還放了一個備用的液化氣罐,回想起來真是後怕。如果沒有師父保護,兩顆炸彈,別說我粉身碎骨,我家的房子、財產也得受損,恐怕鄰居都得跟著遭殃了。可想,我對大法、對師父那個感激的心情啊……無法用文字表述,每每想起都會淚流滿面。

那些年我花了多少錢,吃了多少草藥、補藥無濟於事,而師父沒要我一分錢,就給我治好了病,而且還救了我的命、保護了我們家,我想給師父送禮都沒地方送,想對師父說句感激的話都沒有機會,只能在心裏默默的給師父祝福。當然了,師父說不求弟子這些東西,只是要求弟子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更好的人、真正修煉的人。

當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我想:打壓沒有用,我接觸了好幾種氣功,甚麼功法好、甚麼功法不好我心裏清楚呢。因為法輪功已經在我心裏扎根了,哪怕只剩我一個人,我也不放棄。但那時候還沒想到要護法。現在想想,這麼好的功法被取締、自己的救命恩人被誣陷,我卻沒有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真是太不應該、太自私了。有人說「你們覺得好自己在家煉就行了,又是上訪、又是發真相資料,你們這是搞政治。」自己在家煉,又安全、又省心,法輪功學員又何必省吃儉用、不辭辛苦、冒著危險發資料、講真相呢?一不留名,二不圖報,還不被人理解,是不是太傻了?不是! 法輪功學員的行為不是為了自己,不是搞政治,而完全是為了別人、是無私的,是為了把這福音傳給世人。

學大法,心靈不知不覺被淨化

從小就經常聽人誇我,老師、同學誇我學習好,領導誇我工作好,同事、鄰居誇我脾氣好……時間久了我也就認為我真的很好。從開始看寶書《轉法輪》,我覺得太好了,師父書中講的太對了。而且每次看到書中舉的例子,都心中感慨:師父太偉大了,現在社會上的那些人可不就是這樣嘛!都是自私的、都想自己。舉例說的那些不好思想和不好行為的人,我從來都沒有想那是說我的,認為師父說的就是張三、李四……(給別人對號入座),那個時候就是不會向內修。後來隨著不斷學法、看同修交流文章,逐步的學會了修煉自己。某一天突然悟到:原來師父書中講的那些不好思想和不好行為的人就是我呀!我非常驚訝,自己一直認為自己不錯的,怎麼這麼差勁哪!?怎麼有這麼骯髒的思想?做了這麼不好的事呀?

可以說在我生病以前一直有「自我感覺不錯」的優越感。自從生病以後則每況愈下,哎!時運不濟,自覺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跟同學比,人家車、房、錢、權都有了,名利雙收,而我卻沒有一官半職,還在貧困線上掙扎,但又無能為力和無望,感覺生活灰濛濛的。表面上沒做甚麼,但內心常常浮想聯翩:如果沒生病我也……,或許我比他(她)更……修煉前經常胡思亂想,時常幻想著某一天能發點財,甚至更骯髒的想法都有。

修煉前我曾跟人家發生過一次兩自行車相撞的事,實際車速並不快,沒摔疼,我抬頭一看那人車後座上載了兩套瓷器,腦子裏反映的很迅速:包裝盒挺好,會不會很貴啊?萬一撞碎了得賠多少錢哪,我可沒有錢賠他。我就坐在地上撫摸著腿唏噓。那人支好車子,回過頭來狠狠訓了我一通走了。其實我並不想訛他的錢,我看他面相不善,怕他訛我,所以先出招了。說起來我很愛面子,不是那種發潑的主,被人訓斥的很尷尬。

我很奇怪:我不與人斤斤計較,不跟人家爭名爭利,評先進、標兵、長工資沒有份也不爭,向來覺得自己沒有利益之心,實際上骨子裏還不就是怕損失錢嗎?不就是利益之心嗎?

對照大法,向內找自己,我的心靈逐漸淨化。

勤修煉,道德明明白白在回升

回想我以前的所做作為,根本就不是甚麼淡泊名利的人。在我做醫生時,有一段時間有機會能撈到點外快,介紹病號去住院可以得到提成、好處費。在接觸這項工作前,聽同事私下裏議論過某某能撈到好處的事,我心想那樣做確實是不道德的。可是真正自己幹的時候就忘了,因為好像不用自己去想辦法索取,自然而然就送到手了(都知道這叫潛規則)。剛開始自己還挺意外,後來就習以為常了,還時常為有這灰色收入而竊喜,至少能給自己心裏找找平衡吧。至於甚麼道德不道德的話題,早就忘九霄雲外去了,因為都這樣,也沒覺得有甚麼不妥。

修煉法輪功以後一下想起來了,突然覺得不對勁了,這不是佔便宜嗎?師父說了修煉的人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我應該還回去。可是到手的錢再拿出去不是滋味,因為我很需要錢,而且別人也不會追究,曾想還回去是不是太傻了?又想:師父說了修煉就修人心,不用做給別人看。尤其修煉的初期,思想中在個人利益得、失問題上反覆好幾次,最終覺得應該聽師父的話,不能得這不義之財,因此我把錢還給他們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應該拿這錢,給病號用吧。可是他們又給我送回來個存摺(我的名字),說是都這樣,別擔心。最後我把錢提出來上交了。再以後我們就達成協議不搞這個了。

現在社會上為房產、家產等兄弟姐妹都鬧得不可開交,也有父母把孩子告上法庭的。作為一個修煉者,我談一下自己是如何處理這個事情的:我家兩套房子,但都不大,房子是當年老人在世時單位分配的。老人過世了,小姑子住一套(她不是這個房產單位的),我們住一套(我們交房租)。房改時我們按政策買下來了,是我們夫妻倆人的共同財產。房改後小姑子她們沒有房子仍然繼續住在這兒。後來小姑子單位也有房子了,但是她們說住慣了,說我們孩子小現在不需要房子,她把新房子租出去給孩子弄點學費,我們啥都沒說。再後來她孩子畢業了,仍然住在這兒,直到她們買了第二套房子,又裝修了近一年的時間才搬出去。這一住就是十幾年,至於她們房子租了多少錢我們從來不去過問,也不提及此事。所以我們一直相處得很好。

在這個期間經常有好朋友閒聊得知我們家的事,提及房子,他們都為我鳴不平說:你小姑也太不像話了,沒有房子住在這也就罷了,自己有房子了還賴在這不走!?那麼你說住習慣了繼續住也行,可是把自己房子租出去賺錢,自己住哥嫂的房子不給房租,這算哪門子理?別人不說我也不去想,大家都說的時候,心裏也不平衡。每當心裏波動時,我就想師父講的法「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爭不來。」師父讓我們凡事要為別人著想,所以我想:也許小姑覺得她有居住的理由;也許那個理由(即便是不合常人的理)正是我們前世的債務結算。我現在也有房子住,那房子誰住不是住呢?說到底不就是錢、利益問題嗎?我要做到師父說的房子是金子砌的但心裏沒有,想著師父的法,我就心理平衡了。一直到後來她們姊妹都催她快搬走。有一次她姐姐跟我談到此事,我說我是因為煉了法輪功,否則我怎麼也做不到的。確實是這樣的,想想修煉前,我把錢看得那麼重,做夢都想發財的人,能夠對如此數目把此事看淡?聽起來都是天方夜譚,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就名利心而言,我由一個自以為是的人,到發現自己是個名利心很重的人,到真正放下如此利益之心,傾注了師父多少心血,是隨著修煉一步步走到今天、做到這一步的,但是並非這一件事做好就說明名利心修掉了,還沒有徹底,時常出現反復,稍微一放鬆就出問題。

我管理一些辦公用品、勞保品時,常有人要點這個那個的說是給孩子用(這樣的事簡直太普遍了,可以說這不叫甚麼事)。開始我並沒多想,時間久了就覺得不平衡了:我孩子也上學,他們給孩子用?就算以後對不上帳,還不能說誰誰領用了,我不拿不是白不拿嗎?這個時候師父的話忘腦後去了。可是真正拿回家用了心裏又不舒服:常人拿我也拿,這不和常人一樣了嗎?這怎麼是修煉呢?貪便宜就是失德,不去掉這壞思想、壞行為怎麼能長功、怎麼能祛病呢?經過一段時間修煉還覺得沒有利益之心了呢,怎麼又冒出來了呢?難怪師父說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大洪流的污染,要想不著色太難了。要想不被污染,唯有多學法、經常學法,不放過一思一念,才能成為合格的修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