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甚麼時候也能說這樣一句話?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可以說相當多的中國人並不如外國人了解中國,這並不是說中國人傻,而是因為中國人在中共的信息封鎖之下,得到的信息都是中共「加工」過的。沒有真實的信息作為思考的基礎,再加上中共媒體的刻意引導,中國人要想保持清醒的頭腦的確不易。

我們舉例說,二十年前學生為主的「反腐敗、反官倒」遭中共血腥鎮壓事件,中共操控所有媒體單方面宣傳之後,又有多少中國人相信中共血洗天安門的事實呢?可是海外的報導卻把天安門廣場上的機槍掃射和坦克追殺學生的鏡頭如實的報導了出去。海外見證的是中共的血腥,國內看到的是中共洗淨血污後談笑自若的臉。

再比如法輪功,中共挑起事端導致的法輪功修煉者萬人大上訪,當時在電視上報導之後,很多中國人感到驚奇,也為法輪功修煉者的和平理性所折服。外國媒體報導說,這是中共領導人妥善處理民間事件的開明之舉。即使在中共對法輪功高調打擊的初期,相當多的中國人仍然是同情法輪功的,普遍認為法輪功不過就是鍛煉身體的一個方法而已,是中共把這件事擴大了。可是當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出台後,許多人卻被騙得站到了中共的立場上來了。

那麼外國人是怎麼看待法輪功的,針對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他們有自己理性的分析。中共對海內外造謠說,自焚鏡頭是美國媒體CNN記者所拍攝,可是 CNN的發言人說,他們的記者在事發之初就被中共警察控制了。美國《華盛頓郵報》更在頭版登出「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的驚世調查文章。特別是依據中共所播放的自焚錄像經過慢鏡頭和縝密分析後製作的紀錄片《偽火》出來後,更是在全世界範圍內引起轟動。世人通過《偽火》洞悉了中共構陷法輪功的陰謀,就連「國際教育發展組織」都在聯合國明確宣布,此自焚事件實際上是被策劃導演的。

可是在中國,人們很難得到這方面的信息,頭腦中充斥的幾乎都是中共栽贓法輪功的信息,搞得人一聽法輪功的真相就趕忙迴避,甚至相當多的人還無知地充當了中共的幫兇。世人迴避和指責法輪功的現實極大地方便了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

當然,中共的欺騙是方方面面的。海外如實的報導法輪功的信息,它就造謠說這是「反華勢力」所為。其實,中共是把一切反對它惡毒政策的力量統稱為 「反華勢力」的。這樣一來,還真有許多被中共洗腦的人,不知不覺地就把海外幫助國內民眾而去指責中共惡行的力量以「反華勢力」去看待了。明確地說,這些所謂的「反華勢力」反的是中共,幫助的是國內的民眾。中共欺騙了民眾,用「反華勢力」一詞來把中國和它綁在了一起。

美國國會早在二零零二年的時候,就全票通過了188號決議。該決議要求「中國(江氏集團)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並敦促美國政府利用一切適當的公開或私下場合對中共當局施加壓力,要求他們釋放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停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非人、侮辱人格的折磨。」今年三月,美國國會眾議員以412 票贊成,1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了第605號決議案。國會眾議員在議案中對過去十年來僅僅因為個人信仰而遭受中共持續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表示同情,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脅迫、監禁及酷刑折磨,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其實,這樣的消息傳到國內,那些被中共嚴重洗腦的人會不會說,這美國是在利用法輪功干涉中國內政呢?他就是這樣的思想,自己被中共利用了還不知道。我們看下面的例子: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南澤西法輪功學員應邀參加美國聯邦眾議員羅伯特-安德魯斯舉辦的野餐會。餐會中安德魯斯議員與其家人親切接待與會來賓。安德魯斯議員詢問與會的法輪功學員:「大陸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是否好些?」他還問:「我能為法輪功學員再做些甚麼?」這是一個美國議員的詢問。

作為中國人,為了國人,為了我們民族的正氣,也為了自己的生活環境,我們甚麼時候也能像外國人那樣說一句「我能為法輪功學員再做些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