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我們摯愛的親人,讓我們勇敢地站出來

寫給深受株連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屬

【明慧網2003年12月29日】

同我一樣深受牽連迫害法輪功學員家屬:

您們好!

我同你們一樣,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歷時四年多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同為家屬的我們,受到的牽連迫害和心理上的承受並不亞於我們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家人,在他們被迫妻離子散、離家棄業,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身體受到殘酷的折磨以致被迫害致死的同時,我們也同樣飽受了人世間最沉重的打擊。

回首往事,也許我們的心態都經歷了一個相同的過程:由原先自己的親人因修煉法輪功使有病的身體得到康復、思想得到昇華、家庭得到和睦而對大法產生的喜悅和感激之情,到99年7.20因法輪功被鎮壓,電視媒體鋪天蓋地的虛假宣傳而對大法產生的懷疑態度;再到對家人在國家明文禁止的情況下依然堅持修煉、前赴後繼走上天安門進行上訪、冒險講真相行為的不理解和怨恨心理;到現在的明白真相,在家人受到殘酷迫害時能夠正確對待,對惡人予以抵制,給家人以支持和理解。因此,我想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和同我一樣深受牽連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說說心裏話。

在我剛獲知自己的家人受到非法關押甚至將被判重刑的當時,我將他們所受到的迫害以及因此而給家庭帶來的損失這一切都歸罪於他們自己,我總是埋怨:如果他們不去修煉「真、善、忍」,不去修煉「法輪功」,在被關押、被逮捕時說一句「不煉了」,這一切不就可以避免了嗎?於是在這種心理的驅使下,我對他們極其不理解,冷嘲熱諷,甚至在他們生命受到非法的殘酷折磨時我也是麻木、無動於衷。

然而在自己靜下心來好好的思考了一切前因後果時,我的內心非常痛苦,因為在心靈的最深處,我清楚的知道:這一切並不是他們的錯!因為從92年法輪功弘傳到99年開始被打壓這7年之中,我親眼目睹了身邊的親人和朋友因為修煉法輪功後有病的人獲得了健康,思想道德標準低下的人得到了昇華,破裂的家庭重新和睦幸福,吸毒殺人的浪子成為上進青年,我也從中受益頗多。這幸福的一切都歸功於他們修煉了「真善忍」,修煉了法輪功啊!然而一夕之間,這和平祥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我被迫妻離子散、被迫承受家人被關押被判刑不能相見的生離死別,這一切究竟是誰的錯?!如果沒有江XX因為個人的心胸狹隘和強烈的妒忌心,妒忌獲益眾多而不斷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逐漸增多,以自己狹隘的心胸去衡量那些只是一心向善、對國家政治絲毫不感興趣的修煉人,那就不會有這場以謊言和誣陷構築的鎮壓。那樣的話,我們依然在享受著法輪功為自己和家人所帶來的種種福祉,這悲慘的一切又怎麼會發生?!然而自己卻因為在人世間所經歷的風風雨雨讓自己不再能夠對真理予以堅持,不再能夠對善良給予支持,而是屈從於「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無奈,在強大的被江XX操縱的國家機器面前無能為力,只好將一切怨恨發到親人身上,從側面對這些只是堅持自己信仰的善良人們給予壓力和打擊。自己不但沒有勇氣去譴責這真正的害人兇手,還僅僅因為其是國家的領導人就將一切罪惡抹殺,將一切的過錯強加於與自己血脈相通的親人身上,他們是和我們骨肉相連的最親的家人啊,這對他們是否公平?在還是幼年時,老師就教導要勇於堅持真理,能夠「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這才算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人。可是當今天真正面對壓力時,自己不僅退縮了,還對那些真正堂堂正正的人施以壓力。我總是埋怨他們為何堅持修煉給家庭造成那麼多的痛苦,但卻沒有深入的想一想,如果他們沒有修煉法輪功也許有病的家人早已重病在床,家庭不睦的早已破碎不堪了,心靈空虛的早已走上不歸路了!

同我一樣深受牽連迫害的家屬啊,其實我們最了解自己的親人,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他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和心靈產生的變化,會不會像造謠媒體宣傳的所謂的「走火入魔」搞自焚、殺人,拋妻棄子,我們不是最清楚嗎?他們就在我們的身邊,他們是不是「反對政府,反對國家」我們不是最清楚嗎?在今天的社會,人類道德低下,為了錢,為了名利任何事情都敢做,在強大國家機器的壓力下,就有了媒體造假。當年的劉少奇、當年的「六四」事件還歷歷在目。當法輪功被造謠污衊,我們善良的家人只是行使他們自己合法的上訪權利,他們何錯之有?為甚麼一旦上訪回來就是拘留,就是勞教?哪條法律規定公民上訪反映情況就要被關押?我們的家人他們才是真正吃果子的人,是苦是甜是酸是澀,他們不是最有發言權嗎,可為甚麼他們卻連說真話都要付出如此沉重的生命代價?

然而,在我們的親人受到這種殘酷的不公正的對待時,我們又是以何種心態對待這一切的呢?也許我們曾經因為怕自己受到牽連,而與他們斷絕了關係;也許我們可能在對他們生命安危擔心的情況下,對他們證實真理的做法不理解;也許我們可能在日夜的擔驚受怕下,對他們不顧家庭,捨小我取大我的做法心生怨恨,也許我們在多次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對他們由埋怨到麻木,甚至在他們生命遭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依然冷漠、袖手旁觀。但是我們更應該想到:他們並沒有錯,他們只是一群敢於為真理捨生取義的人,他們只是一群敢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而捨棄生命的人。最重要的是:他們是我們的親人啊,同我們血脈相連,在他們受到這樣的殘酷迫害和打擊下,我們為甚麼不能站出來保護他們,給他們以支持?家人的概念,不就意味著在困難時要不離不棄、互相扶持嗎?如果我們做不到這一點,卻還在明知他們沒有錯的前提下,出於私的目的,還要對他們橫加指責,在他們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時還要再給予沉重的打擊,那麼在某種意義上說,這和迫害他們的江XX有甚麼區別?

同我一樣深受牽連迫害的家屬啊,當我們的家人被非法關押,拘留,勞教,判刑時,我想我們不能再無動於衷、袖手旁觀了。我們要勇敢地站出來,向世人講明白我們的親人並沒有錯,而且我們為有這樣勇於堅持真理的親人而自豪。向警察、法官講清楚我們最了解自己的家人,他們沒有錯,因為他們從沒反對國家和政府,他們只是告訴世人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他們不應該被關押和判刑!向那些殘酷迫害和折磨我們親人的打人兇手聲明,我們決不會對自己親人遭受的種種迫害視若無睹,我們將一定會運用法律的手段將之繩之以法!

同我一樣深受牽連迫害的家屬啊,我們不但要維護親人的利益,我們也要勇於維護我們自己的利益。當那些惡毒的兇手在迫害我們的親人後還向我們收取各種名目的「保證金、遣返費、醫療費」趁機搜刮民財、中飽私囊時,我們要勇敢地學會說「不」!當警察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妄圖隨便侵入我們的住所搜查時,我們應該告訴他我們決不會開門,他們的行為是不合法的,是侵犯我們合法權益的。當警察在扣押了我們的財物後任意地毀壞和佔有時,我們應該勇敢地索回並要求他們給予賠償。當那些將我們的親人迫害致死不但不承認錯誤甚至還叫囂「打死算自殺」時,我們更應該把其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同我一樣深受牽連迫害的家屬啊,在經歷這四年多的痛苦魔難中,我們也應該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堅強,抹乾傷心的眼淚,勇敢地去做我們應該做的份內的事,為了那和我們血脈相連的親人,為了那心中依然未泯的善良和正義,為了使這場邪惡的迫害不再繼續,不要再麻木和等待,也不要再被動承受這不公的一切了。

為了我們摯愛的親人,讓我們勇敢地站出來;為了呵護那永恆的善良,讓我們挺起那不屈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