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的遭遇與人情天理


【明慧網2000年11月23日】 自1999年7月江澤民一夥驅使廣大公安幹警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打壓愈演愈烈,官方使用的手段也越來越殘暴野蠻、肆無忌憚。在嚴密封鎖消息的情況下,僅據法輪功明慧網的報導,即已有八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警察拘留所被折磨致死,傷者無數;許多家庭妻離子散,親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很多人失去工作、黨籍、學籍,在流離失所、生活無著的情況下還冒著隨時被捕或被高額罰款的危險。而所有這一切,僅僅因為他們不願意放棄修煉法輪功,因為他們不願意說假話和違心的話。

隨著時間的推移,國際社會越來越關注法輪功事件的發展,人們也在從各自的角度了解法輪功的究竟。眾所周知,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冒著被暴打和勞教的危險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請願。那麼一年多來法輪功到底經歷了些甚麼?為甚麼這麼多學員無怨無悔地傾自己之所有就為了到哪裏向世人說一句心底話──「法輪大法是正法」?難道他們真的有甚麼政治目的,或者想跟政府或者誰過不去嗎?
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來話長,因為篇幅的關係,讓我們先來看看過去十六月裏法輪功學員的經歷吧。

人權團體最近報告,大約25000人未經審判而被勞教,至少600人被送到精神病院,超過500人被判處嚴厲的、最高達18年的監禁刑罰。這些還僅僅是被報告出來而且得到確認的案例。但數字還不能講清故事的全部。今年四月,「華爾街時報」的一篇報導是這樣開始的:

「在陳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者再次命令她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在遭到連續的趕牛用的通電刺棍的重擊、幾乎失去意識的情況下,這位58歲的老人堅定地搖了搖頭。暴怒的地方官命令陳女士光著腳在雪地裏跑。同監的和其他目擊了這一事件的犯人說,兩天的酷刑使她的腿嚴重淤傷,她的短髮上粘滿膿血。她在外面爬,嘔吐,暈倒,從此再也沒有恢復知覺,於2月21日離開人世。」

在西方的文明國家,國家機器甚至不會如此虐待最惡劣的罪犯,更別提對待一位善良無辜的老人。

明慧網4月20日報導了36歲的法輪功學員張正剛被活著火化的慘劇。這位受害人的妻子悲憤地控訴道:「3月25日上午8時許,淮安公安部門背著我們親屬將遭毒打造成頭部重傷、處於昏迷狀態的張正剛送進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進行了搶救治療,做了開顱手術,取出了淤血,手術後又進行了接氧掛水醫治,張正剛心跳、血壓均有,可是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到了3月30日晚約6點30分醫生做了心電圖,張正剛心跳微弱,有呼吸,仍處於昏迷狀態。公安人員碰頭後,突然呼來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員,戒嚴了醫院走廊、病房,誆騙看護在病房的我和婆婆等親屬到另外房間(說是談話,宣布死亡),實際是隔離監控,有幾名幹警強令醫生拔掉張正剛氧氣和掛水,並給張正剛注射了一針藥物。然後數名幹警一擁而上,強行推開了其他親屬和在病房觀望的病人及家屬,搶走了張正剛「屍體」強行送去了火葬廠,……」這不是濫殺無辜、草菅人命又是甚麼?!

10月25日美聯社在關於天安門見聞的一篇電子報導中寫道: 「一名男子(指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被擊倒在地,他們(指警察)踢他的腹部和頭,直到鮮血從他的口中噴洒到灰色的石板上。在旁觀者請求警察停下來的過程中,一位老年婦女被揪著頭髮拖出數碼。」

10月14日明慧網報導:「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監獄的邪惡警察,將18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與男犯人同居一室,其後果令人髮指。許多女學員告訴親人:「你們想像不到這裏的凶殘,邪惡……。該監所懼怕此事洩露,至今未釋放一名大法弟子。據說羅幹在此蹲點。」

11月初明慧網繼續報導:「據知情人透露:馬三家惡警極其殘酷、邪惡,他們將女學員衣服扒光,用物打擊女學員下體,有的女學員被打得下陰紅腫,幾天不能走路。現在他們採用強制轉化,將剛進去的學員吊著銬起來,腳尖著地,下面放一個盆,學員吃喝拉撒都在這一個盆裏,大便由其他人幫助,不轉化就不放人下來。大連市轉化中心的警察去馬三家「學習」後回來勸學員,說馬三家很苦,吃的都是發霉變綠的飯,幾十個人關在一個屋裏,用一盆水洗臉,水都變了臭了……」

誰不是爹媽生父母養?誰家沒有老人?誰人沒有手足情?這樣的殘暴,不似在求天誅地滅嗎?然而,這還不能構成那幅鎮壓法輪功的全景圖。

明慧網11月15日的報導還披露了高獻民──廣州市暨南大學一位身材高大的生物老師的真正死因:「這位功友告訴我老高是因為在廣州的一個公園裏和朋友們聊天,被扣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刑事拘留,在看守所裏老高用絕食來抗議公安局的這種非法行為,被強行灌濃鹽水,而且一次給老高灌了兩斤鹽,鹽都沒有化開,像稠粥一樣就殘忍地灌進去。老高當場休克,看守所將人送到醫院時人已經不行了,這才通知老高的家屬。按法律規定,老高死因不明,法醫對老高遺體解剖時家屬可以在場看結果,但老高的家屬卻被告知不可以在場,自然也看不到解剖的結果。看守所對外說老高死於心臟病,但所有認識老高的人都能作證老高從來沒有心臟病。」

還有,在一篇題為「一位七歲兒童的苦難經歷及證言」(11月2日明慧網)中,小學生陳正敘述了他和媽媽一起因為為法輪功上訪而遭到警察毆打、關押的經歷:「(在警車上)媽媽善意對警察洪法,警察就把我的手反背著扒我的手,另一隻手拽我的耳朵,我痛得大哭,他仍不放手,要媽媽停口才放我,大法弟子們見狀大聲正氣說:‘不准傷害小孩!不准打小孩!小孩無罪!’警察就關上車門,拉上窗簾,使勁打媽媽,把媽媽打的臉腫了,又打頭,打耳朵。」「後來(在天安門派出所)他們就開始把小弟子們分別帶到屋裏盤問、恐嚇、威脅。那位9歲的小哥哥一直不講,最後他們對小哥哥大打出手,把臉都打青了。」

還有,在因鎮壓法輪功而臭名昭著的馬三家,邪惡之徒為了防止一位女學員煉功,對其大打出手,多次用電棍對她施虐,被電至昏迷,又用冷水潑遍全身迫其甦醒。一場折磨下來,體無完膚、神智不清,其狀慘見者無不動容。如今她因遭多次折磨,神志恍惚,經常尋白布條,欲上吊。管教卻置之不理,說其裝病想回家。同室人向管教提出:「她現在已經這個樣子了,放她回家吧」。管教卻說:「不能放!放她出去會對我們造成不好的影響!」

還有,這些還僅僅是關起門來之後門內發生的罪惡事件。事態的發展並沒有到此為限,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的仇恨和瘋狂迫害已經反映在海外學員身上。就在昨天(20日),在聯合國高級專員到北京與中國首腦會晤期間,法新社報導說,一名定居美國紐約的法輪功女學員將於本週四在北京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為境外組織非法刺探情報」被秘密審判,並可能面臨最高十年的有期徒刑。提供消息的香港人權中心指出,她將是首名被秘密審判的持美國綠卡的法輪功學員。

據法新社報導,「現年三十七歲的女學員滕春燕是一名針灸師,移居紐約達八年,持有俗稱「綠卡」的美國永久拘留權,丈夫是美國人。今年三月,滕春燕到深圳後失蹤,直到十月,其家人才獲通知,她已被北京檢察院第一分院以「為境外組織非法刺探情報」罪起訴,現正被關在北京半步橋看守所。信息中心稱,北京所謂的「情報」,是指滕春燕收集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及證據。到目前為止,中國沒有通知其丈夫審判的消息也未知會美國大使館。」
還有,還有,……。

寫到這裏,我深切體會到甚麼叫「罄竹難書」!人活在世上,就有吃喝、說話的權利,有信仰和不信仰甚麼的權利。不管是誰認為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如何,後者維護自己信仰的權利是天賦的,更何況他們信奉的是「真善忍」這樣純正的信條。不管天理人情,沒有法律依據,把人都殘害到那樣的程度了,還不許人找個活路喊冤、陳情嗎?

在萬萬千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這個過程中,每個政府機構和單位負責人,每個公、檢、法人員都在各自的崗位上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少數人為了追逐眼前的利益不惜踩著法輪功學員的屍骨向上爬;有的為了發洩自己的獸性不惜大打出手;還有的人麻木不仁,不管對與錯,愚昧地執行上級命令。不知那些人在內心深處可曾意識到:自己酷刑以待的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當今社會上少有的道德高尚的、老實巴交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一夥是在以執法者的身份踐踏著法律的尊嚴,執法犯法。
在中國的歷史上,不乏惡人當道、顛倒黑白的時期,文化大革命剛剛過去,難道沒有給人們留下足夠的教訓嗎。幾個別有用心的人把一個中國攪得天翻地覆,多少好人蒙冤,甚至多少國家領導人都被迫害致死。那些參與迫害好人的公、檢、法人員最後結局如何呢?

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幫以後,中央對那些迫害過革命老幹部的「三種人」進行內部清查。新上任的軍委秘書長羅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長馮基平等人,為慘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們討回公道。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軍管的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趕緊自殺了,他知道那些冤魂是不會放過他的。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個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幹部血跡的看守員或審訊員。對他們內部審訊之後秘密槍決,王震和馮基平親自去監場。理由是很充足的:在井岡山時代中共中央已經規定,不准以肉刑求供,下達了正式文件,以後又三令五申,在文化大革命中周總理也下達了以毛澤東的「要把犯人當人看」的語錄作為導言,宣布不准在監獄中對犯人施以肉刑或變相體罰。這十七個人被槍斃了,並沒有經過公開的法律程序,只是「知法犯法,家法制裁」,也沒有在社會上進行宣傳。據說北京公安系統的這次清理後,對被清理的這些人的家屬只是宣布因公殉職。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出《關於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軍隊幹部調回部隊的通知》,軍管會時期留下的七百九十三名軍隊幹部全部撤離北京市公安局。這次清理是在北京公安系統的軍代表都已經回到軍隊去了以後進行的,那些手上有革命老幹部或幹部子弟鮮血的軍人也沒有因此逃脫。據說軍隊也按同樣的模式進行內部清理,把一批軍人押解到雲南秘密處決,也以「因公殉職」通知家屬。幾年後自稱「是毛主席的一條狗」的江青也在獄中結束了自己仗勢害人的一生。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遺憾的是金錢地位物質追求就像迷魂湯,為了這些,再慘烈的歷史人們也會輕易淡忘。江澤民、羅幹、李嵐清是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血債累累在劫難逃,那些各地的政府官員、公、檢、法人員呢?也許你只是抱著僥倖心理參與鎮壓,可是執行傷天害理的「上級命令」就不是塗炭生靈了嗎?「冤有頭,債有主」啊!也許你忘記了歷史,那麼夜深人靜時就請你回憶一下上述這段歷史。也許你沒聽說過這段歷史,那麼就請你問一問那個時期在北京公檢法崗位上工作的前輩們;也許你可能根本就不相信這個事情的存在而一意孤行,那麼請你想一想陳毅元帥所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劉傳新的自殺不就是這段話的最真實的寫照嗎?而那些被處決的打手們在他們生命的最後時刻是否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了呢?畢竟歷史的發展是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冥冥之中有沒有天法和佛道神,更不是利慾熏心的肉眼凡胎就能識得清的。

除此之外,法輪功發言人10月23日對媒體透露,法輪功目前正在尋求通過法律途徑,在美國起訴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並同時對大陸公檢法系統參與毆打及虐待學員致死的兇手提出訴訟。據台灣聯合報引述張而平強調,一旦江澤民訪美,或公安來美出差或觀光探親,案件將有可能成立。他並稱,目前已有許多人願意提供法律援助,支持他們的行動。人心向善,正在越來越多公布出來的世界各國各地政府對法輪功的支持和褒獎,是不是就在向人們指示大勢的發展方向呢?

飽經天災人禍和滄海桑田的變遷,人類平安進入二十一世紀實在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每一個生命都應該學會惜福和敬畏神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奉勸所有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陸黨政軍幹部和公檢法人員:放下屠刀,立即行善積德,給自己修條後路,否則大夢醒時,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