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正定縣惡警幾年來對我的迫害

——寫給家鄉民眾的公開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我叫白敬一,河北省正定縣西柏棠村人。我給父老鄉親們寫這封信,不是想向你們索取甚麼,我只是想以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你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受嚴重迫害的事實,希望你們能明白真相,以你們的良知和正義,從自己內心裏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同時也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一年到頭離不開藥箱子,親戚鄰居都知道我是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父母看到我的身體狀況,也從來都不忍心讓我幹重活兒。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簡直像換了一個人,原本弱不禁風的我變得精神抖擻,原來想都不敢想幹的重體力活兒現在幹起來都特別輕鬆,並且我還意外幸運地找到了一份很不錯的工作。從此以後,我每天都沐浴在佛光中,真是其樂融融。

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事事處處為他人著想,講究遇到問題先想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無私無我,一切活動都是公開、自願、免費的。對個人來說,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和平,而且能開啟智慧,逐漸達到洞悉認識人生和宇宙奧秘的自在境界;對社會來說,修煉法輪功能增加社會的穩定、包容與祥和,提高人們的整體精神、生活質量。1999年7月中共迫害前,《中國青年報》、《北京日報》、《中國經濟時報》、《羊城晚報》及部份省市的電台、電視台曾經都對法輪功使人身心健康、福益社會的奇效做了報導。1998年5月15日中央電視台在第一套節目《晚間新聞》和第五套節目中分別報導了國家體育總局伍紹祖局長視察長春時,廣大群眾修煉法輪功的盛況。

可是1999年7月20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惡黨公然違反憲法和人民的意志,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他們一手製造了「4•25中南海事件」 、「天安門自焚偽案」,肆意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我人生的噩夢也從此開始了。

因為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確實感受到了師尊的威德和大法的美好,為了證實大法,揭穿中共邪黨的無恥謊言,1999年11月11日我和另一個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可卻被正定縣公安局政保科惡警綁架並被非法關押在正定縣看守所。直到過了一個星期,張瑞玉(政保科副科長)利用欺騙、威脅等手段逼我簽下了保證書(那是違背良知的)後,才釋放了我們。而單位(正定縣衛生局)領導由於受到公安局惡警的壓力與威脅,將我辭退。

我回到家,心中感到非常傷心失落,但當我冷靜下來仔細考慮,我想到公民有上訪的權利,而且中央也沒有給出一個公正的結果,我不能就這樣違背自己的良知去一味的退縮和逃避。1999年12月16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訪,不幸又被正定公安局截回並非法關進正定看守所,同時被非法關押的還有十幾個大法弟子。我們在看守所堅持煉功,看守所所長和其他獄警看到這種情況,惱羞成怒。他們氣急敗壞地讓其他犯人給我們幾個大法弟子戴背銬(就是雙手背在身後用鐵環鎖住,使雙臂距離很近,不能躺,而且用刑時間極長。兩肩胛酸痛,胳膊酸痛得直鬧心),一銬就是七天七夜。後來因為要去西兆通塔子口村廣場批鬥我們,才給我摘了背銬。給我摘背銬的一個犯人說:「以前懲罰犯了大罪的人才用背銬,一般人挨不到三天就哭鬧著受不了了……這警察也真邪,不就煉煉功嘛,又沒偷沒搶的,幹嘛這麼殘忍,真是造孽了,有本事去抓貪官……」

非法關押了我一個月後,他們又勒索我家人2000元,才放我回家。以後每到4•25、7•20等所謂的敏感日子,派出所(我原來所在的正定縣南牛鄉派出所)惡警就到我家監控騷擾我和我的家人。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南牛鄉派出所強行把我從家中綁架到正定縣黨校過年,說要過一個「安全」年。被綁架來的還有幾個同修,派出所的一個警察罵說:「這江澤民就不是個玩意兒,他自個兒一家高高興興地過年,讓我們在這兒遭罪,幹這缺德事……」

2001年7月7日上午,張瑞玉(政保科副科長)以問幾句話為由騙我去公安局,到了辦公室後,他要我構陷同修,我沒答應。張東彬(政保科警員)和於立剛(政保科警員)把我帶到一間休息室,室內靠牆一邊是張桌子,桌子旁是一個立櫃,櫃裏邊有幾根膠皮棍、木棒、手銬,牆另一邊是張單人床。於立剛從櫃子裏拿出手銬,背銬住我的雙手綁在床上,弄的我既站不起來也蹲不下。於立剛猛地踹了我一腳,問我,某某事是不是某某幹的,我說不知道。張東彬一聽這話,臉色大變,轉身拿出一根膠皮棍,衝我大腿上狠狠地打了下去,邊打邊嚷:「叫你不知道,叫你不知道……」。他掄著胳膊像瘋了一樣,不停地使勁打在我的雙腿上。

於立剛也拿起膠皮棍,並說:別的棍子打宋建敏(大法弟子)不禁打,一打下去斷了幾節,這個斷不了」,說著就衝著我的胳膊膀子打了下去。

我頓時感到剜心的痛,幾乎要承受不住,我告訴他們:不能打人,打人是執法犯法。他們根本不聽,依然惡狠狠的打在我身上。就這樣,他們一直打了我將近3個小時,疼得我都沒了知覺,耳朵嗡嗡直響,也聽不清他們說話。因為手銬拽著我(已經沒力氣了),只知道自己癱靠在床邊。

下午五點半左右,雋立華(政保科科長,女)過來後,他們才打開了手銬。我要求去廁所,雋立華帶我去,等脫衣服時,她說:「小於他們下手太狠了,腿上都成青黑色…」我的腿當時已經腫的連褲子都不好脫了,剛從廁所踉踉蹌蹌的出來,眼前一黑,我就暈了過去。

醒來時已是7月9日了,我發現自己在一家小診所的床上,白天人來人往,由於我腿上蓋著單子,身邊還有好幾個警察看著,人們都好奇的往這邊看。我忽然聽到一個聲音惡狠狠地說:「醒了,如果醒不過來,就把你從四樓扔下去,然後說你是跳樓自殺……」又一個聲音說:「如果有人問,就說是發高燒燒的。」我看了看那兩個人,一個是於立剛,另一個是胡軍。因為在診所太顯眼,到晚上的時候,他們就把我抬到了正定縣人民醫院庫房。我自己一個房間,每天都有兩個保安在門口守著,還有幾個警察在屋裏看著。他們怕我「不配合」就用手銬把我銬在床頭,強行插胃管給我灌藥和濃鹽水,一邊的小護士看到後都嚇得哭著跑了出去,歲數大點的護士看不下去,也不幫他們,都出去了。

7月19日,我剛能走,張東彬,張瑞玉就把我從正定看守所轉到了新樂看守所。到新樂後,那的警察看到我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就問我怎麼弄得,聽我說是正定那邊打的後,就當著張瑞玉的面說:這得登記,不是我們打的,是正定幹的。張瑞玉在一旁假笑著試圖掩蓋。還有一個新樂警察對我說:「你們那真狠,把一個小姑娘打成這樣,你放心,我們這兒不打人。」

幾天後,張東彬,雋立華來提審時,張東彬當著雋立華的面打我的臉。雋說:「你要實話實說,我們就不打你了,只要你承認,就放你回正定。」我趕緊大喊:快來人啊,正定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張東彬嚇得一愣,慌忙拽我,雋立華一看新樂警察來了,忙說:沒打,我們只是嚇嚇她。新樂警察嚴肅地說:「你們有證來提審可以,人是我們看的,我們得保證人沒事,在正定怎麼著我們管不著,但在這裏打人不行。」

8月20日,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們非法勞教我三年,張瑞玉還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不需要上訴,上訴也沒用,我們想怎麼判刑,怎麼勞教,都隨我們意。

後來,我被非法勞教,惡警把我押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2002年4月9日,在勞教所,三中隊隊長喬曉霞罰我站在南牆邊,天氣冷再加上正定縣政保科惡警打的傷,我暈了過去。等我醒來時,雙腿癱軟無力。40多天後,被鑑定是肌肉萎縮,勞教所不得不放人,保外就醫。

回家後不久,我堅持煉法輪功,腿漸漸能動了。正定「610」還是隔三差五來騷擾我和我的家人,並且威脅我說,要把我帶回勞教所繼續服刑。我只好離家,從此被迫流離失所四年。

2010年8月10日,正定縣城關分局在胡軍的唆使下,上午9點半左右,城關分局西柏棠警員邢金虎,馬寶存,崔X,竇X,以了解我的近況為由,闖進我家中,我不讓他們進屋,他們就強行跳窗打開屋門,進屋後就開始翻箱倒櫃,最後搜走所有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還搶走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台、DVD一台、衛星接收器一套、移動硬盤一個、MP4一個,還有手機等物品。當看到這種情況,我發正念求師尊保祐,趁他們不注意,離開了家,被迫再一次流離失所。

現在,我有一個4歲的兒子和一個將近70歲的婆婆在家,無人照顧。兒子整天哭鬧著要找媽媽,丈夫也整日精神不振沒心思上班,全家亂作一團。由於公安局的非法搜查和迫害,讓我有家不能回,再次給我和我的家人造成巨大的傷害,尤其給年幼的兒子帶來無法彌補的心靈創傷。

其實,還有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像我這樣因為信仰並修煉法輪功而遭受迫害,在十一年來,透過網絡封鎖報導出來的迫害案例中,至少已經有3397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折磨致死,此外,至少六千人被中共操縱法庭非法判刑,至少10萬人被中共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投入勞教所。他們中有教師、醫生、工程師、工人、國家幹部、農民,是來自社會各個階層的主流民眾。只因信仰「真、善、忍」,難以計數的人被劫持到洗腦班強迫放棄信仰。這是過去十一年來最大的人權災難。

父老鄉親們,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我不忍心看到你們被共產邪黨的謊言所矇蔽,更不願意看到你們同即將滅亡的惡黨一同遭殃,你們也不用害怕,現在全國退黨,退團,退隊的人數已超過八千萬,共產黨滅亡在即。雖然我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但是我依然無怨無悔,我要把真相告訴你們,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我祝願你們擁有美好的未來。

在這裏,我還要正告正定縣公安局,城關分局,及以胡軍為首的正定縣610辦公室,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停止助紂為虐的迫害行為,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無條件償還我們的所有物品。我們共同生活在這一片熱土上,都是鄉里鄉親。我們相信你也原本純樸,你也天生良善,你也和我們一樣很清楚的知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並沒有傷害任何個人及社會,但是中共及江氏集團卻迫使你們執法犯法,直接或間接的將那麼多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審判,使他們身體和精神上遭受雙重摧殘,甚至失去生命。也許你很無奈,也許你認為,只要眼前能拿到工資,生活的好就行。可是現實真是這樣嗎?全國各地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事例屢見不鮮,各地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也已經成為潮流。這些說明了甚麼,對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迫害也都是在迫害自己啊,都是觸犯法律的犯罪行為,你將來怎麼辦呢?你和我們一樣也有父母弟兄、妻子兒女,你現在的行為不但會害了你自己,也會使他們遭受不幸和痛苦,希望你三思而行。為了你自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懸崖勒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