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正定縣公安局副局長胡軍的犯罪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河北省正定縣負責政保科的公安局副局長胡軍及其下屬99年7月22日之後,在河北省610、石家莊市610的脅迫利誘下,充當急先鋒,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擇手段地殘酷迫害。

一、抄家搶劫、綁架勒索

惡警們如土匪般對法輪功人員進行抄家,並且大量罰款,少則幾千元,多則上萬元,在城區各街道非法關押數百名法輪功學員,不交錢不讓回家,連罰款的收據都沒有。就這樣,把這些善良的老百姓罰得傾家蕩產。

我自己被非法拘留過兩次,罰了我們家五千,我家人不得不四處借錢交罰款。婦幼站一個學員被幾次抄家,每次都罰幾千元,一共罰款一萬二千元,既不退款,也沒給收據,現在她只有700元的退休金養活全家,女兒都快三十了,由於邪惡的迫害,到現在還沒結婚。

李家莊李瑞彩李金香夫婦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以種地和榨油為生。就因二人煉法輪功,也幾次被非法抄家,勒索罰款一萬多元。這還不夠,還把二人送到市法教中心強制洗腦,回來後,縣裏還派人監視他們。他們剛買了榨油機,就又把李金香送到了市裏,不但沒掙上錢,兒子結婚都沒讓回來。從此,二人窮困潦倒,背上了沉重的負擔。

七吉村鄭建格全家因煉法輪功,受到嚴重迫害,他的兩個女兒一個女婿都被非法判刑,一人被非法關入洗腦班,留下兩個孩子無依無靠,現在家中幾乎沒有經濟來源。即使這樣,縣、鄉、村及「610」惡人還到其家中騷擾,對他們家幾次罰款,這使70多歲的老太太雪上加霜,痛不欲生,邪黨回訪人員剛走,就暈倒在路旁,兩次都是如此,打針輸液,住醫院,總算保住了性命。

鄭建格的女兒鄭蘭瑞,在看守所絕食後,身體極度虛弱,取保候審回家後,生活不能自理,一直在家人的陪護下度日,現在還不能下地。即使這樣,有關單位還要對她嚴密監控。

像這樣的情況,在正定縣的所有法輪功人員中數不勝數,他們都是手無寸鐵的善良老百姓。而這些老百姓納稅養活的邪黨執法人員讓法輪功弟子傾家蕩產,妻離子散,他們不僅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卻用這些搜刮的錢財來吃喝嫖賭,玩樂享受。

二、肉體折磨、強制洗腦

邪黨執法人員們不但在經濟上制裁,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上的折磨。凡是被他們抓到政保科審訊的法輪功人員,沒有一個不挨打的。不但毆打年輕力壯的男學員,連下至二十幾歲、上至五十多歲的婦女也不放過,輕則打耳光,重則用刑具。

化肥廠的王愛琴被綁架到政保科審訊時,胡軍手下的打手用警棍將王愛琴的尾骨打折,罰完款後,又將其送入市法教中心強行洗腦。

2000下半年,我在工作時,公安局派人來把我抓走了,到了政保科後,我還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有人就打了我六個耳光,緊接著兩三個人就抓住我,強迫我按手印,我不從有人就抓住我的頭髮,另外兩個人就把我按倒沙發上掰我手指,他們使出渾身力氣,也沒達到目的。

2000年12月,在胡軍的安排部署下,將進京上訪的吳某在駐京辦吊起來,脫去其外套和長褲,用腰帶狠抽吳某,又讓他在外面凍了一夜。回到鄉派出所,又有惡徒把我們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血,到縣公安局政保科後,幾名打手又把吳某打暈,躺倒在地上,嘴裏流著血,還向他的頭部潑冷水。

2004年,職教中心教師楊某,在政保科被非法審訊期間,由我陪同楊某吃住,他們來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當天晚上就把楊某提到隔壁。半夜,我親耳聽到楊某在隔壁房間不斷慘叫,過了好一會兒,打手唐某出來了,氣喘吁吁的,滿頭大汗,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嘴裏還罵著髒話。當楊某出來時,頭髮蓬亂,臉發腫,嘴角流血,腿腳也不靈便了。

2002年─2004年辦班期間,胡軍利用各種手段,如罰款、恐嚇、哄、騙、強制等手段將法輪功學員送到市法教中心洗腦,後來又用同樣的辦法在正定縣辦洗腦班,連高血壓、心臟病、乙肝等患者都不放過。在晚上,不准學員出門,連同陪教反鎖到屋裏,大小便都在屋裏,還有的學員晚上不讓睡覺。強制洗腦時,不讓隨便上廁所,有位五十多歲的老太太還尿濕了褲子……

胡軍還利用多種手段哄騙利用意志不堅定的人為其效力,以達到為自己升職的目的。如在班上,他用花言巧語和假慈悲獲得這些人對他的好感和信任,從而讓人為他送錦旗,每期班結束前都是如此,如果學員不送,他就自己花錢買錦旗。還讓這些人以「已轉化人員」的身份向縣委縣政府寫聯名信,稱讚胡軍對轉化工作做得如何到位,效果如何明顯。胡軍為了讓這些所謂的「已轉化人員」心甘情願地為他效力,在這些人面前他會表現出自己多偉大多負責任,甚至他都會擺幾桌宴席招待這些人,並且稱兄道弟,讓這些人隨叫隨到,死心塌地為他效力,配合他的洗腦。如市裏、縣裏來檢查,他就會讓這些人冒充學員,需要錄像了,也是這些人,他就靠這些,提高政績,獲得高額獎金;單位手頭緊了,他也是以辦班名義向財政局要錢。

每期辦班結束後,他都承諾,只要進了班以後再也不會找他們的麻煩。可事實並非如此,他不但安排人員所謂的「回訪」,實際上是騷擾和恐嚇,多的甚至一個月一次,而且在所謂的回訪過程中,導致兩人死亡,三人幾乎喪命,多人工作家庭受影響。

朱河村的趙留春,被縣公安局和610辦列為重點監控對像,多次到其家中回訪騷擾。由於趙留春有高血壓,血壓最高時達240,再加上心理壓力,承受不住多次打擊和恐嚇,2004年4月連續兩天政保科和610都到其家中回訪時,死於家中。

七吉村的於瑞蘭,煉法輪功之前重病纏身,都是穿過壽衣的人,煉了法輪功後,曾經從鬼門關兩次撿回一條命,自己的確是受益了。從洗腦班回來後,610人認為她死不改悔,就經常派610、派出所和村幹部經常到其家中騷擾,並嚴重監控,對其身心造成很大影響,致使疾病纏身,不治身亡。

恆州小區秦秀娥從洗腦班回來後,仍被列為重點人員,於是610和街道辦事處人員多次到其家中所謂「談話」,對其施加壓力並加以恐嚇,並稱再次送她到洗腦班,秦秀娥無奈之下轉身服下劇毒農藥(註﹕自殺有違大法修煉法理),幸虧搶救及時,才沒出現生命危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