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散文:棗林深處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初秋的農村田野,晨露微涼,草蟲悠鳴,飛鳥偶掠,淡雲輕飄。

就在這晨露凝重的初秋早上,我沿路發著講述法輪功(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路過一片繁茂的棗林,放眼望去,那裏的棗樹都不是高大喬木,而是一人多高的低矮灌木,樹雖小但卻掛滿了紅紅綠綠的棗子,據說這就是經過嫁接的冬棗,冬棗果大肉甜,營養豐富,甘醇爽口,再加之樹小果密,在城裏能賣好價錢,所以是果農們備受青睞的農種之一。

我並非被那即將成熟的棗子所誘惑,而是急於讓這棗林的主人快明真相從而得到救度,才繞著荊棘做的籬笆牆沿小路輕叩柴門。

來開樹枝柵欄門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大嬸:「你有事嗎?」

「你我緣份不淺,我想向您談談關乎我們生命的大事,您能讓我進去嗎?首先請您放心,我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哦,你是法輪功,還是別談了,我們還有很多活兒要幹,沒時間聽!」

「嬸啊,還有甚麼活計比生命更重要!你看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不要說汶川大地震,就是甘肅舟曲泥石流,那可是說來就來,來勢兇猛,瞬間就會摧毀一個村莊、一個城市,無數珍貴的生命被掩埋地下,慘不忍睹!我送您一張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您最好收下,因為他是有靈性的保護神。」

「看你不像壞人,進來說吧!」大嬸接過護身符應允我進去。

「在這稀有人煙的田野,有點防範心也是人之常情,我想,我送您的護身符以後會給您帶來很多益處,危難時刻一定誠念‘法輪大法好’,您肯定會逢凶化吉的!曾經有一位農民在大風突起而又大火蔓延的麥收時,就因雙手合十大喊‘法輪大法好’,結果大火燒到他家地頭前便瞬間改變風向掉頭走了,幾畝地的收成保住了,他們全家感動得淚流滿面……」

突然一個男子的聲音打斷我的話:「要真這麼靈驗,我也天天念!」

大嬸介紹說這是自己的丈夫,他們在棗林深處搭建了一座簡易房,只在果子成熟期為了看護棗子防人偷才搬來住。

「大叔,難得您這麼開明善良,我講的都是真的,請您相信!」

隨後棗林的女主人大嬸搬來一個乾草擰編的草墩讓我在小屋門口坐下,並捧來十幾個早熟的大個冬棗讓我嘗鮮,這種簡單樸實的待客方式多麼熟悉而又令人感動!

瞬間,我和他們幾生幾世的恩緣在天目迸發──原來他們數世追隨著我並報恩於我,就是為了今生這短暫的相遇和聆聽真相!是我該回報他們的時候了,我更感救度他們的緊迫!是啊,世事塵緣的安排真是玄妙無漏縝密無疏,在這樣一個初秋的清晨,在這樣豐果碩碩的棗林,在秋蟲鳴叫的陪伴聲中,在淳樸民風的回味之中,我開始講述那古樸而美麗,神聖而純善的關於大法的故事……

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可以讓人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多少無法治癒瀕臨死亡的病體都在大法法光的沐浴中枯木逢春,從新煥發生機!多少浪子在大法‘真善忍’的召喚下變的祥和善良,境界昇華!多少矛盾重重爭吵不斷的家庭在慈悲的法音中變的和睦幸福,充滿笑聲!他們邊聽眼中邊流露出羨慕嚮往的神情。大嬸還不住地點頭贊同。

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在十多年的風雨中所遭受的殘酷迫害和冤屈,多少無辜善良信仰真理的好人被中共迫害得遍體鱗傷含冤離世!多少置生死於度外、講真相救人的好人現在還在牢籠遭受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他們邊聽眼中邊掠過憤怒震撼的眼神。大叔還把拳頭攥得緊緊的。

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在全世界的廣傳和現在的退黨大潮,用真名、小名、化名退出黨、團、隊就會躲過不久天滅中共的大劫,現在已有幾千萬勇士選擇退黨乘上救生船。在這天災人禍頻發突來的生死攸關時刻,能用自己善良的一念換來永久平安,實在是明智的選擇!我還告訴他們《九評共產黨》在全世界的傳播,那是一本揭露中共的奇書,中共是如何編造謊言掩蓋謊言,推崇暴力濫施暴力,如何迫害良善製造冤獄招來天懲,如何大肆腐敗引起民憤以及氣數已盡瀕臨滅亡都在那本書裏揭露的淋漓盡致!

大叔大嬸聽的是那麼認真,生怕漏掉一句話,連在田野悠閒飛翔的鳥兒也落在棗樹枝上不走,那緣線交融緊牽的場景真是感人啊!棗林深處雖環境幽靜少見陽光,但這真相之音穿過樹林的每一個角落,卻是佛光普照,令心底亮堂。

一向不愛說話的大叔這次風趣地告訴我:「說到共產黨的腐敗和掩蓋,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別看他們天天在電視吹捧黨的政策好,其實那破爛政策是最糟的,有街頭文化人編了一首打油詩,我念給你聽聽,挺逗的,但都是實話:黨的政策糟,農民受不了。生活水平低,物價倒蠻高。種地天災多,逐年收入少。整天田間泡,腰包還是薄。烈日頂頭照,身體吃不消。四季血汗錢,還不夠買藥。上老下有小,重擔一肩挑。辛苦無處訴,白髮伴彎腰。政府一聲令,交錢沒的跑。錢入誰腰包?誰貪誰知道。貪官一頓飯,全家一年飽。百姓不敢言,誰說將誰銬。破爛政策糟,謊言紙難包。等到天火起,統統都燒焦。」

大叔念完,我們三人都大笑起來,我說:「這都是底層農民的心聲,更是他們的心裏話和巨大冤屈,中國農民的日子不是像某歌星唱的‘越來越好’而是‘越來越糟’,明眼人早就看出中共是假繁榮真腐敗,假昌盛真癱瘓,中共給中國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不是唱幾句高調就能挽救的……」

大嬸忽然打斷我:「你的話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你看,表面上這個棗子很光滑新鮮,可是咬開一看裏面就有蛆蟲在啃食棗肉,整個棗子就不能要了,就像你說的某黨,個個油頭粉面西裝革履,可他們風光的背後吞食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啊!」

大叔搖著頭告訴我:「今年雨量大雨場多,棗樹的蛆蟲繁殖特別快,雖然也不停的噴洒蟲藥,可還是爛掉很多,收成比往年減了好幾成,沒辦法,農民日子苦啊!」

大嬸接著告訴我:「我們種樹還算好的,鄰近種地的就更慘了,去年一場百年不遇的大雪,使大片大片的冬小麥都凍死了,換種別的已來不及,就只好荒著等下季種玉米,沒想到小麥死了,地裏的雜草開始瘋長,大家又得花很多錢買農藥噴洒,不但沒有半點收成,還得往地裏扔錢,誰不心疼啊!我的鄰居有位老哥六十多歲了,就指望那三畝地生活,雪災凍死小麥心疼得哭了好幾天,因為怕花錢買農藥除草,就只好自己拿個鐮刀每天去田間割草,可由於著急上火再加年老多病結果昏倒在地,輸了好幾天液才緩過來,醒來後老哥第一句話就說:‘我真想上吊!’在場的人聽後都哭了。」

我面對整個棗林感慨地說:「罪魁禍首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大法招來的天懲啊!所以天滅中共是上天的旨意,不是人力所能扭轉的,所有勇敢退黨的都是在順應天意替天行道,將來都功不可沒,神都一筆一筆的記著呢!」

善良的大叔大嬸搶著說:「退!退!讓大夥都退!」

這聽似平常的一句話,卻有千斤份量,整個棗林笑了,清清露珠笑了,藍天白雲笑了。

不知不覺間,太陽已爬了很高,那柔美輝麗的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斜照下來,為我們的相遇和交談喝彩!為他們明白真相走向未來鋪滿陽光和祥瑞。

我腦海快速閃過一首詩:晨林迎客歸,真相牽故人。一念千金貴,生命永長翠!

當我告別大叔大嬸走出棗林的時候,我發現天更藍了,雲更白了,氣更爽了,心更甜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