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散文:晨醒


【明慧網2004年7月12日】這是一個發生在晨曦中的真實小故事:

一個初夏的早晨,我帶了一套大法真象磁帶出門了。一路上,空氣清新,晨光柔和,清風徐徐,小鳥飛叫,我置身於晨景,心情舒暢。儘管此刻大地沉寂,行人稀少,但我仍滿懷希望的尋找著塵霧中迷失的人們。

忽然,一處風景吸引了我的視線──在一所中學附近那開闊而沒有圍欄的校外操場上,有幾個正在晨讀的中學生。我慢慢走近他們,李白的《夢遊天姥吟留別》飄入耳際:「……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千岩萬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一個看起來非常聰明的大眼睛男孩在流利的背誦著。當他背到最後一句時,我為了好找話題講真象,便接了他背了下去:「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幾個孩子都用一種好奇的目光靜靜的看著我,那個大眼睛男孩很有禮貌的開了口:「阿姨,您也懂唐詩嗎?」我微笑的點點頭,說:「不瞞你們說,兩年前,我曾是某中學的語文教師,可惜……」

「可惜甚麼?是不是你教的不好下崗了?中國現在下崗的太多了。」一個調皮男孩帶著一種戲蔑的口氣說。

「不,我任教期間連續多年被評為‘市模範教師’,還獲得過‘全國優秀教師’、‘全國三育人標兵’稱號。曾發表幾十篇教學論文及文學作品並獲‘全國優秀文藝工作者’稱號,親受北京著名作家栽培。也曾當選我省‘十大女傑’候選人。我的事蹟多次上過省報,上過《光明日報》。我培養的學生獲得過‘全國好少年’稱號,我指導的多名同學獲得過多次全國大獎,我的教學成績總是名列前茅……」我平靜的向他們講述著自己昔日的輝煌。

「真的嗎?那麼,誰能做您的學生真是太幸運了!」這回他們瞪大了眼睛,對我肅然起敬。

「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榮譽證書摞在一起足有一米多高。我憑著自己的真才實學獲得的一項項全國大獎和各種榮譽都是得到公認和公證的。」

「一個如此優秀出色的教師,為甚麼還會下崗呢?」調皮男孩開始一本正經的問我。

「是啊,在現今善惡不辨、黑白不分的中國,不管你多麼優秀、出類拔萃,多麼有才學有品行,只要修煉法輪大法,堅信‘真善忍’,按大法要求的‘待人真誠、與人為善、寬容忍讓’去做,都得被強行辭退。江澤民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和對好人的迫害,已經使千千萬萬像我一樣按大法要求、踏實肯幹、任勞任怨、不為名利不圖回報的人民教師以及教授、學者、大學生被迫害的離開校園,並遭受著各種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有的被抓被關,有的被施以酷刑,有的被強行洗腦,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說到這裏,我哽咽了,因為我想到了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北京工商大學青年女教師趙昕。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們真是太冤枉了!就拿您來說吧,如果不是因為這場迫害,您得為國家培養多少優秀人才,為社會造多少福啊!」大眼睛男孩憤憤的說。

「是啊,這場史無前例的對善良人的殘酷迫害給中國造成的巨大損失是無法用價值來估量的。且不說這場迫害壓制了多少優秀人才,從而抑制了中國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就單說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不惜人民的血汗錢,傾盡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就足見中國近五年所遭受的損失之慘之巨!然而這一切僅是我們看得見的物質上的損失,而給中國人民億萬家庭所造成的精神傷害和對全民道德良知的抹殺和宰割卻是一種無形而又更巨大的損失!」我仿佛又回到了久別兩年的課堂,望著一雙雙渴望的眼睛,我沉重而理性的給孩子們講著。大家靜靜的聽著,就連嘰嘰喳喳的小鳥也飛過來聽真象了,那些鳥兒在我們頭上飛旋著久久不肯離去。

突然,調皮男孩氣憤的說:「這個禍國殃民的江澤民,該殺!千刀萬剮也不足以平民憤!」別的孩子也呼應著如是說。

我忽然想起包裏的那套真象磁帶,便分給他們:「我知道你們都有學英語用的‘隨身聽’,好好聽聽這個吧,裏面有許多更詳細更翔實的內容,比如‘天安門自焚’偽案真象、全球公審江澤民、善惡有報、大法洪傳世界、修煉人的故事等許多精彩的內容。同學們,今日一遇,分外有緣啊!送你們兩句話吧: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記住‘真善忍’好,美好前程無限!」

孩子們發自內心的笑了,看著他們那曾被謊言矇蔽的心一點一點在晨曦中、在真象中醒來,我真的很高興。我想,他們一定不會忘記這個令他們受益無窮並改變了他們命運的早晨,因為這一天他們從迷中醒來,新的希望從這裏升起,洪福從這天漸漸降臨。

太陽升起來了,放射出萬丈光芒,新的一天又開始了,不同的是,世上又多了幾顆清醒的心,又多了幾個充滿希望的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