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一家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位大學教師,七十年代因知識份子勞動改造,我被派攔海修田種水稻,經常泡在冰冷的水裏,染上嚴重的風濕症,有時疼起來像刀撅一樣,別人不能碰我、扶我,睡覺翻個身,疼得咬牙切齒;中藥、西藥、藥酒從不間斷。學校體檢查出胃和腸子都萎縮,涼蘋果都不敢吃;陸陸續續地貧血、眩暈症、抑鬱症……接踵上身;丈夫說我是「十不全」,二十多年活受罪,不知道沒病是啥滋味。為治病我花錢參加過三種氣功班,沒甚麼起色也就不練了,從此對所有氣功都不聞不問。

九六年四月讀大三的兒子寄來一封厚厚的信。兒子告訴我:同學們都上課去了,他一個人在寢室裏熬中藥,他已經不能上課了,書也不能看了,白天黑夜睡不著覺,一看書腦袋就難受得不行;全身酸痛,特別是腰疼得厲害,總感覺涼冰冰的……這是我一生最大的悲哀……字裏行間一片哀鳴,萬念俱灰。這封信把我推進了萬丈深淵,像一座大山壓在我心上透不過氣來。兒子從小心氣甚高,學習刻苦優秀,住宅區人見人誇,好不容易考入名牌大學剛讀了一半,如果半途而廢後果不堪設想。根據我的經驗這些病哪一個都不是好治的,拖的時間長了學業必然荒廢,這晴天霹靂兒子能承受住嗎?萬一走極端怎麼辦,那不是要我們的命嗎?

後來找朋友商量休學如何,朋友說:不行,小孩的專業本身就五年制,休學就變成六年或七年,將來就業用人單位都會懷疑你……但是不休學兒子也讀不下去了,怎麼辦?兒子眼裏,我是他的靠山,我心裏,兒子是我的希望,真的山窮水盡這一切要毀了嗎?整天吃不下睡不著,心急如焚,淚水漣漣。我上完課不想回家,失魂落魄漫無目的地在馬路上徘徊,有時從家出來站在門口,六神無主不知該朝哪走。兒行千里母擔憂,那種剜心的痛苦遠遠超過疾病帶來的痛苦,許多天精神恍恍惚惚,我擔心自己要崩潰了,天要塌下來了。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我痛苦不堪的時候,一天路過傳達室從窗戶看見一個人在屋裏煉功,眼前突然一亮,就覺得這個功法好。忙問傳達員她煉的是甚麼,傳達員告訴是法輪功,還說她本人也在煉,並勸我去煉。我問清時間和地點,當晚就迫不及待地去了煉功點,又借一本《法輪功》書,自己白天照書學,一個星期已經煉得很熟練了。我原本計劃自己先學會,讓兒子在學校堅持到期末回家我教他煉功,沒想到十多天的功夫,發現我自己的後背和腿不疼了,當時都難以置信,怎麼如此神速呀!我欣喜若狂,馬上給兒子寫信:兒子不必驚慌,媽媽自有辦法。並把我這幾天煉法輪功的神奇事講一番……鼓勵兒子咬牙堅持到期末,放假回來煉法輪功。更讓我沒想到的是,不久兒子來信告訴我:收到我的信他就去煉法輪功了,他們學校老師都在煉,並且免費教大家。

就這樣我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之門,我因禍得福。七月末我在車站迎接兒子,從兒子滿面春風得意的笑容中我就知道,師父把頭上的天給我們擎起來了,時間只有短短三個月。兒子不但如期畢業,而且畢業論文成績是優,還獲得全額獎學金到北美讀研究生。本來我是為教兒子才學煉法輪功的,不知不覺我那一身病也不翼而飛,而且天目開了。每當想起這翻天覆地的歷程,熱淚盈眶,千言萬語彙成四個字:師恩浩蕩。

學習李洪志師父的經書《轉法輪》,我明白了,法輪大法不是治病大法,他是修煉大法。而且書中寫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轉法輪》)那時我沒見過師父,師父也不要我一分錢,我卻有幸成為最幸福的人,我默默的向師父發誓:我要為大法而生,為大法而活……以報師恩。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九八年長江發洪水需要救災捐款,全系我捐的最多,張榜公布時總支書記覺得我是「黨外人士」,比他多一百元面子上過不去,特地回家取一百元補交。

學校辦公樓的傳達員都是外來民工。九八年新年就要到了,傳達員老馬看見我就哭了,告訴我:女婿才三十多歲,胸腔里長癌症,不久於人世了,她想回去看看唯一的女兒需要十天時間,但沒人替她值班,如果硬走就被解雇。當時正置寒假,兩個讀大學的兒子回家過年,新年剛好在中間,但是我只想到:我要善,做事先考慮別人,這是師父教給我的,我不能辜負了師父。我當即表示:明天開始我替你,你走吧。老馬感動得又哭了。值班從早七點到晚五點,兒子常來電話抱怨家裏沒飯吃,我讓他們吃麵包。老馬回校後也請了《轉法輪》書,開始學習法輪大法。

修大法的人對名和利要看淡,煉功之後我由大病號變成健康的人,這是全系教師公認的,誰有事求我代課從不推辭,一般上一節課有三、四十元講課費,我代課都是義務的;評各種獎項從不去爭;二零零二年我資助四個貧困學生五千元,從不圖回報,不許帶土產品去看我……那種善舉和付出,完全是發自內心,自覺自願的,我努力按真、善、忍的法理淨化自己。隨著我的心性不斷提高,師父從微觀到宏觀給我徹底淨化身體,煉功後再沒吃過藥,走路兩腳生風,心胸容量不斷擴大,心情總是那麼愉悅,切身體會到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最幸福的。

慈悲的師父要救度無量無計的眾生,先得法的人肩負著弘揚大法的歷史責任。一個週日早晨,我正炒菜,有學員在樓下喊我去周邊郊區弘法,我甚麼也沒想,關掉煤氣就走了,共有六、七十人,音樂響起眼睛剛閉上,我就看見煉功場紅光罩著,一片紅;那種感覺美妙極了,我知道天目看見了,是師父加持我修煉的信心。現如今法輪大法傳遍世界,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民眾修煉法輪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江××為首的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狂言三個月鏟除法輪功,要把中國變成沒有真、善、忍的黑暗社會。面對腥風血雨的恐怖,良心促使我走出去為師父和大法伸張正義,揭露中共的欺世謊言,喚醒善良的同胞莫掉進中共設的罪惡陷阱,為此被中共警察非法通緝、流亡海外。

現在天滅中共在即,順天者昌,逆天者亡,廣大同胞趕快拋棄中共無神論的緊箍咒,退黨(團、隊)保平安,勿做邪黨的殉葬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